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5-做一回露水夫妻)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8189。

    第十五章 做一回露水夫妻。

    躺下去之后很久,我迟迟无法入睡,洞外好似被恶魔侵蚀着,要撕裂这个世

    界的风,要劈开地球的雷和闪电,以及喋喋不休的雨,洞内,篝火木头快要燃尽,

    火势越来越小,但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我的内心在煎熬着。

    我很想像那种乱伦里的主人公一样,假装睡觉然后不经意间,去触碰那

    个我朝思暮想的女人的胴体,也想像那些蹩脚的主人公一样,把我的岳母给

    强上了。我曾无数次的想着这一天的到来,等真的这一天到来,我的岳母和我赤

    身裸体躺在一张床上,一个被窝里的时候,我却胆怯了。

    我扭头去偷瞄岳母,她换了一个姿势,侧身背对着我,我看着她那乌黑浓密

    的长发,想用手去摸摸,但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做了这个动作,

    我是否有能力去解释好这一切。我的下体已经涨得要爆炸一般,我想象着岳母在

    这个被窝之下的模样,她侧身躺着,光滑的背部,以及那翘而圆润的屁股对着我

    ……。

    就在我觉得理智和怯懦即将崩溃的时候,岳母由侧身换成了平躺,我赶忙将

    视线离开岳母闭上眼睛。近在咫尺间传来岳母的声音:「小李,你睡了吗?」。

    我睁开眼睛,侧过头看到岳母正好与我对视,那柔情似水的眼神,让我动容,

    岳母可能没想到我忽然侧过去与她对视,脸瞬间就红了,将视线转移到别处,说:

    「陪妈说说话,妈睡不着」。

    我也将视线转移到别处,说:「妈,我也睡不着,你为什么睡不着,是不是

    伤口疼」。

    岳母说:「没有,腿早就没事了,我在想这些天发生的事,也在想希望明天

    不要下雨了,更希望不要遇上那个疯子,你呢」。

    我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借口,所以诚实的说:「因为妈你在我身边,所以睡不

    着」。

    岳母诧异的瞄了我一样,然后悻悻的说:「是不是妈这个老太婆和你在一个

    被窝里,你不习惯」。

    我说:「其实妈你自己好不好看,老不老,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何必每次自

    嘲呢,你要知道,有时候过分谦虚,也是高傲的一种表现」。

    岳母说:「好吧,但是女人在有的男人面前就会不自信」。

    我没想到岳母会这么说,便侧着身子,用手撑起头,盯着岳母说:「妈,你

    的意思是说,在我面前不自信?」。

    岳母发现我在看她,闭上眼睛说:「恩」。我想,内敛保守的岳母能说出这

    样的话,显然已经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

    此情此景,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动情的说道:「妈,我爱你」。

    岳母似乎并不诧异我这么说,仍然闭着眼睛,说了一声:「哦」。我以为她

    会生气或者至少和我说「别开玩笑之类」的话,我在心中连怎么解释对她的爱意

    都想好了,却不曾想她竟然什么都没表达,这倒弄得我手足无措了。

    我忐忑的说:「对不起,妈,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

    岳母淡淡的说:「妈不怪你,经过今天的事,妈也想通了很多,你就是个傻

    孩子,一根筋」。

    为了缓和气氛,我假装不开心的说:「怎么就一根筋了,还说我傻」。

    岳母睁开眼睛,露出美丽的眸子,但很快就白了我一眼,略带责怪的说:

    「还不傻啊,妈掉到水里也就算了,你还傻傻的跳下来陪妈,也是咱们娘俩运气

    好,要是运气稍微差一点,早就葬身河里,指不定被冲到哪里去了,我现在想想

    都后怕,我死了无所谓,可你不能死啊,小芬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你」。

    我说:「妈,其实我压根就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你掉下去了,把你救上来,

    如果你真的不在了,我会伤心死的,不过在河里你晕过去的时候,我把你放在木

    头上的时候想了很多」。

    岳母迫切的问道:「想的什么,是不是后悔自己不成熟了」。

    我深情的望着岳母的眼睛,说:「那倒不是,我想着,能和妈这样的大美人

    死在一起,也是件幸福的事了」。

    岳母噗嗤笑道:「就知道贫嘴,逗我开心」。

    我说:「逗你开心不假,我这也不是贫嘴,妈,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尤其是

    在木头上压着你的时候,我就想着,就算这样和妈死在一起,这一生也无憾了」。

    岳母又白了我一眼:「这点出息」,但她脸上的红晕出卖了她。

    我的下体依然膨胀着,尤其是和岳母聊聊心事之后,对岳母愈发的蠢蠢欲动,

    我大着胆子说:「妈,今天在河里的木头上抱着你,好舒服,觉得什么都可以不

    用去管,就抱着你感觉拥有了全世界」,我见岳母脸上更红了,但没有阻止我的

    意思,战战兢兢的继续说道:「妈,我想抱着你睡,好吗?」。

    岳母没有说话,闭上眼睛将头别过去不看我,我不知道这是她反对还是默许

    的意思。思忖几秒后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用手搭在岳母美丽的锁骨上,往岳母

    身边靠拢,而岳母在我的手接触到她的锁骨时,全身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拒绝

    的意思,也没有睁开眼睛。我一是手无足措,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要干嘛。

    良久,我听到岳母急促的呼吸声,才晃过神来,将双唇凑在岳母那微微发抖的唇

    上,岳母的呼吸更加急促,喷在我的脸上。我抚摸着岳母光滑的脖子,在被窝里,

    慢慢的往下探,一直摸到岳母那柔软的胸部边缘的时候,我的手被岳母的双手拦

    住了,她睁开双眼,大颗的泪水从眼角滑下,我仅存的理智让我的双唇离开岳母

    的双唇,但摸着岳母胸部边缘的手还被她双手拿着。

    见岳母大颗大颗的泪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冲动。我

    看着她的眼睛,动容的说:「妈,对不起,我太爱你了」。

    岳母啜泣着,看着我的眼睛,任由自己的泪水从眼角流出,我大着胆子用另

    一只手帮她不停的擦。岳母说:「小李」,停顿很久,才继续说道:「躺好陪妈

    说话好吗,妈觉得心里好苦」。

    我心疼的说:「好的」,然后便躺下来,侧身望着岳母,而岳母似乎并没有

    要松开我那只手的意思。而是用一只手的大拇指,不停的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抚摸。

    等了很久,岳母还没有说话,我开口决定向岳母坦白:「妈,您知道您微信

    里那个陪你玩游戏的人是谁吗?」。

    岳母说:「我知道,是你,其实刚开始我就知道是你」。

    我的心里不禁唏嘘,想来成熟女人都是一样的聪明,又或者说我太笨,容易

    穿帮,我问:「妈,那您怎么不拆穿我」。

    岳母的泪水停了下来,苦笑着说:「有什么好拆穿的呢,不理你就是了,我

    之前以为你是恶作剧,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我知道,但刚开始你是不喜

    欢我的,所以我以为你想作弄我,我就没理你」。

    「不是这样的妈」。我插嘴道。

    看来岳母心里跟明镜似的,所以还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个熟女,毕竟他们经历

    过的风雨比我们多的多,通俗的来说,她们吃的盐比我们吃的饭还多,只有拆不

    拆穿,没有知不知道的。我问道:「那后来您怎么又愿意和我说话了呢」。

    岳母清了清嗓子,低沉的说到:「你还记不记得,你从江西回到北京后,从

    没有主动给我发过一个消息,就连你到了北京,也是小芬告诉我的,你知道的,

    我和你们在北京生活了那么一段时间,是我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开心日子,而你,

    回了北京之后却连一个消息也不告诉我,我以为你在想着你的朱阿姨」。

    我想不到岳母竟然会和我说这么多,更没想到她会和我如此坦诚相待,那一

    刻我似乎才领悟到,她也在和我一样,饱受相思之苦。我说:「妈,我不发消息

    给你,是因为我不敢发给你,我以为你在生我的气,怕我再惹你不开心」。

    岳母傻笑着说:「我知道,傻孩子,妈后来想清楚了,尤其是你用你的那个

    微信和妈聊天的时候,妈就知道了」。说着我能明显感受到岳母握着我的手更用

    力了。

    我说:「妈,我对不起你」。

    岳母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小芬,我也对不起她」。

    我说:「妈,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两,我是罪人,不管你的事,我们什么都没

    有做」。

    岳母的眼泪又下来了,但还是冷笑着说:「我之前埋怨你和小朱,其实我和

    她是一样的人,我比她还恶劣,我竟然对自己的女婿念念不忘」。说完岳母已经

    泣不成声,松开我的手,双手掩面,我听到她那伤心的几乎干吼的哭声,无比心

    疼,我将手从岳母的脖子下面伸过去,抱着的她的头,让她的头趴在我的怀里,

    她的一个丰满的奶子随即压在我的身上,那感觉无以形容,但我却无法去享受,

    只想着如何让眼前这个女人开心起来。我一遍拍着她肩膀,一遍摸着她的秀发,

    说:「妈,其实你完全不用和我说这些的,我不该让你受这么大委屈」。

    岳母泣不成声的说:「我…我和你……说这些,是因…为因为我怕明天…就

    没有机会和你说了」。她的泪水从脸颊流到我的胸膛,暖暖的,却就像硫酸一样,

    渗进我的心里让我难受。

    我将一只手摸着她的背,让她不至于因为哭的歇斯底里而难受,我说:「妈,

    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明天没有机会了,我们以后有的时间,以后我对加倍对你

    好的」。

    岳母说:「我有…不好的…不好的预感,那个……坏人……会回来,如果…

    …她碰了我的……我的身子…我就一头撞死去」。

    我苦笑着说:「妈,放心吧,有我在呢,我会一直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

    你的,何况他回不回来还不一定,你肯定是白天太累加上受到惊吓,才会这样,

    乖,我抱着你睡觉」。

    岳母说:「小李,有你真好」。

    我说:「妈,我有你也真好,就这样抱着你,我觉得一辈子都这么过也挺好

    的,明天死了也值了」。

    岳母说:「傻孩子,妈要你一直活下去」。

    我摸着岳母光滑的肩膀,说:「一直活下去啊,活个几百年,那不成老僵尸

    了」。

    岳母在我的怀里「咯咯」的笑着:「要成僵尸才好,免得你使坏」,然后温

    柔的问道:「今天你背着妈的时候,你知道妈想什么吗?」。

    我诧异岳母的问答,开玩笑的说:「我可不知道妈想什么,就是觉得妈在我

    背上的时候,后面软绵绵的,好舒服,就像现在一样」。

    岳母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腰,然后从我的怀里离开,一并离开的是那个大大

    的肉球,这让我无比后悔刚刚的嘴欠。

    正在我想着如何再次拥抱岳母的时候,身边这个美丽的女人像是在回忆什么

    似的,淡淡的说道:「趴在你的后背上的时候,让我有一种错觉,就像回到了小

    时候,被爸爸背着的感觉,觉得很有安全感,不管旁边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怕」。

    没想到岳母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如何回答,假装轻松的说:「来,妈妈,

    叫爸爸,哈哈」。说着伸手捏了一下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她正对着我,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回答逗得「咯咯」的笑了,见她心情好转,

    我刚刚压制的欲望终于无法克制,双手捧起岳母的脸庞,双唇再次凑近她的美唇,

    岳母下意识的躲了一下,但很快就没有躲避,任由我亲她,我的舌头伸进岳母的

    嘴里,她的皓齿是闭着的,显然她不会舌吻,只会在那里和我嘴唇相互吸咬着,

    我试图撬开她的牙齿,她「恩宁」了几声,便配合的张开皓齿,任由我的舌头在

    里面驰骋,并很快伸出舌头与我缠绕,我感受到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强所未有的

    热情,手再也不肯闲住,迅速的找到主战场,时而轻时而重的蹂躏着岳母那两个

    大大的奶子,岳母的奶头细细的,这点摸上去倒和她的大奶子不太匹配。我将整

    个人都压在了岳母的曼妙的胴体上,早已膨胀的下体顶着岳母的森林,一只手继

    续在岳母丰满的胸部战斗,一只手则转移战场来到了她那圆而翘的屁股上揉捏着,

    这个屁股在岳母练瑜伽让我帮忙的时候,我曾朝思暮想过的,我当时怎么也不会

    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不用隔着裤子去摸,更不用偷偷的去摸。

    岳母的的乳头越来越硬,她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沉重,我甚至感受到压着的这

    个女人有些慌乱了,她的躯体不停的扭动,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初紧紧的抱

    着我的头,慢慢的往下,不停的抚摸我宽阔的肩膀,我的臀部,她就像我企图吞

    噬她一样,也要吞噬我。我们就这样彼此心照不宣的想要吞噬着对方,没有强求,

    也没有难为情。

    我膨胀的下体,顶着她的森林,她愈发的急躁,扭动着臀部,将我的下体弄

    到她的两条如竹笋般白嫩光滑的大腿中间,我的下体碰到她的阴蒂,她全身为之

    一颤,我睁眼看着这个我深爱的女人,脸蛋红得不像话,我的脸都能感受到她红

    彤彤的脸蛋发热的气息。

    终于,我的下体再也忍不住,我一边和岳母激烈的舌吻,一遍咕哝着:「妈,

    我要进去」。

    岳母似乎忽然惊醒了一般,停下抚摸我臀部的双手,也停止了和我的舌吻,

    我不知道哪里做错,只得跟着岳母停了下来,岳母双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捧着我

    的双颊,就像捧着一个孩子的脸蛋问道:「小李,你想好了吗,如果真的这样,

    我们会万劫不复的,这是乱伦」。

    听到岳母的口中说出「乱伦」二字,我知道岳母已经想好,便温柔的的望着

    岳母,说:「哪怕万劫不复,哪怕进十八层地狱,我也要妈做我的女人」。

    岳母的眼神有几丝迷离,然后就变成闪闪发光,她主动凑过来吻我,我知道

    这是身下这个我深爱的女人在默许我了,我与她热烈的接吻着,一只手下探,扶

    着自己的鸡巴,就像一个船长,企图驾驶一条帆船,要进到岳母的港口,往岳母

    的河里扬帆而去,也许是过于激动,好几次都在岳母港口外面磨蹭,不能驶入港

    口,岳母感觉到我的窘态,配合的将双腿微微抬起,让我能明显感觉到港口就在

    前方,赶忙将帆船塞入那温暖的港口,那里早已湿透,滑滑的,暖暖的,仿佛地

    中海的天气一样让我神清气爽,在我将我的帆船,停留在岳母的港口之际,岳母

    的全身再次颤抖起来,她的呼吸再次加重,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为了照顾岳母

    的情绪,我的帆船缓缓的驶入岳母的河流,就像麦哲伦回到故乡一般,我来到了

    我妻子出生的地方,这种感觉,没有任何文字可以形容它的无与伦比。

    当我的帆船第一次驶向岳母河流的尽头时,我才意识到,她已经成为了我的

    女人。我的岳母,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成为了我的女人。

    我问道:「妈,您不是很久没做了,里面好紧」。

    岳母任由我温柔的蹂躏着她的臀部和大奶子,脸上的红晕越来越重,娇柔的

    说:「是的,很久…很久了」。我看着岳母柔情似水的眼神,亲了亲她的眉毛,

    下体继续抽插着,而她则抚摸着我的每一个她能抚摸到的部位,她的手很嫩,摸

    在我的身上就像温水流淌。

    我说:「妈,刚刚你说我们要下十八层地狱,其实你错了,我们会上天堂」。

    岳母从被窝中伸出一只白嫩的手摸着我的脸,大拇指拨弄我的眉毛:「你又

    有…有什么谬论」。

    我深深的吻过岳母,手依然不停的在玩弄着岳母那大大的奶子和细细的乳头,

    说:「西方哲学里,说男人女人高潮的时候就是最接近神的时刻,所以说到了天

    堂不为过的妈」。

    岳母笑着说:「胡诌」。这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那种风情万种的笑,让我

    莫名的兴奋。人就是这样,对A是这样一幅脸谱,对B是那样一幅脸谱,如果某

    天对你展现你从未见过的脸谱,那么恭喜你,或者说替你可悲,很显然,我是属

    于前者。

    我说:「是不是胡诌,妈您待会儿就知道了」,说着加速用力抽送着,岳母

    那温润的河流,水越来越多,似乎要溢到岸上了,「妈,舒服吗?」。

    岳母娇媚的白了我一样,然后感受到我的加速,用力的捏着我的脸说:「就

    知道嗯……胡说……胡说八道,让你使坏……让你…使坏,嗯」。

    篝火里的木柴越来越少,发出暗红色的光,而我和岳母在床上却刚刚燃烧起

    来,在愈发黑暗的洞里,我们释放着彼此,而没有了篝火强烈的光线,岳母似乎

    放得更开一些,每次我顶进去的时候,她都会配合着提臀往上,以此希望我能驶

    入得更深一些。

    山里的夜里太冷,我们始终没有扯开被子,我的头钻进被窝里,舔着岳母那

    肥硕的奶子,舔着她奶头旁边的乳晕,岳母不自禁的双手抱着我的头,直到我舔

    到她那细细的乳头,吸允着要喝奶。大概做了十多分钟后,岳母再也忍不住,之

    前强忍着轻声的「嗯嗯婴宁」声,变成了发自内心的嘶吼,她的全身快速的扭动

    着,就像一条曼妙的蛇一样,呼吸深也越来越重,圆润的臀部摆动的更厉害,双

    手更用力的抓着我的后背,仿佛要把我的帆船淹没在她的河里,她低吼着:「小

    李,快…快给妈…妈要尿尿…尿尿」。

    而我,为了身下这个我爱的中年女人,也拼命的满足她的要求,像打桩机一

    般的抽插,用力的吸允着她细细的奶头。终于,岳母双腿夹紧我的臀部,配合我

    的动作也越来越猛烈,发出的低吼声也越发频繁,她双手用力的抓着我的头,粗

    暴的抓弄我的头发,略带羞涩的呻吟着:「小李……妈好幸福…快……快点,让

    妈妈……快点,小李……我的好孩子…妈妈……妈妈好……好……爱你…好幸福

    …好……舒服…恩恩…舒服…」。

    在一阵「啊」的大声嘶吼中,岳母全身颤抖起来,然后整个人崩得紧紧的,

    她河里的水,彻底山洪暴发,溢了出来,而我的帆船沉浸在她的河里,就像冬日

    里躺在阳关下,无比的温暖。我的舌头离开岳母的奶头,钻出被子和喘着粗气的

    岳母再次激烈的接吻起来,好一会儿,她的身子才软了下来。感觉到岳母有些疲

    倦,我轻轻的抽插起来,因为岳母的小穴里已经泛滥成灾,所以感觉无比湿润舒

    服,她的双腿依然紧紧的夹着我的屁股,舍不得离开,以致我抽插都不好抽插了,

    我没有想到岳母在床上是如此的动人,虽然她不说粗话,但她用实际行动,向我

    表明了她对我之前的感情,以及我们彻底拥有了彼此这个事实。

    我继续蹂躏着岳母的那对大奶子,问道:「妈,舒服吗?」。

    岳母因为高潮而导致的脸上红晕,迟迟未能消散,她摸着我的头发,说:

    「谢谢你,小李,妈好久没这么…这么舒服了,难为你和我这个老太婆做……这

    种……这种事」。

    我说:「妈,我谢谢你,你才不老呢,你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我看到岳

    母的眼角泛着泪花,「妈,是不是我哪里又说错了,你怎么哭了」。

    岳母嫣然笑道,眼角处有细细的眼角纹,显得成熟动人,说:「妈是感动的,

    小李,你好那个…快点射吧」。

    我问道:「妈,我好哪个啊」。

    「你知道就好,妈好…舒服」,岳母娇羞的不肯说出,不过我也不想强求她,

    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和朱阿姨一样的。

    想到岳母腿上还有伤,我也不忍心继续折腾她。我上下其手,说:「那好吧,

    妈,我射到你里面」。岳母欲言又止,但还是点头应允。

    就这样,我双手托起岳母的翘屁股,再次冲锋起来,因为岳母的河流中的水

    已经完全溢出,我的帆船驾驶得更好更熟练。在经过猛烈的抽插之后,在岳母压

    着嗓子嘶吼的呻吟中,我射了,射在我老婆出生的地方,在我射的那一瞬间,我

    感觉似乎到了天堂,而岳母,更是用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屁股,任由我的炮弹发

    射到她的河流中,而她,在一次的大声嘶吼中接收了这全部的一切,她的水再次

    溢了出来。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岳母,竟然是如此多水,这是我和这个中年女人第

    一次做爱,我曾经意淫过无数个场景,意淫过无数个姿势,幻想过无数次对白,

    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离奇的山洞,这样一个床,这样一个男上女下没有

    任何变换的姿势——当然,我最最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真的和我的岳母有了夫

    妻之实。我忽然想起看过的一个毒鸡汤,说但凡需要咬牙坚持的事儿,都不太成

    功,其实这句话不一定正确,但反过来肯定是正确的,就是但凡成功的事,都是

    水到渠成的,不是刻意强求来的。

    射完之后,我的身心舒畅,压在岳母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她亦是

    如此。我的帆船迟迟舍不得离开她的港湾,一直沉浸其中,静静的随风而起。我

    和岳母彼此沉默良久,我才打破僵局,深情的望着她那娇羞的脸蛋,很显然,再

    高潮之后,我们都趋于冷静,我为了不让身下的女人感到尴尬,假装镇定的,深

    情的吻了她的眉毛几秒,然后再看着她,说:「妈,我爱你」。

    透过暗红的光,身下的岳母柔情似水的说:「妈也爱你」。然后摸着我的头

    发,满足的冲我笑着。

    我将头伏在岳母耳边,悄声对她说:「妈,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我会永远都

    记得,我希望下次我们能尝试更多不同的姿势,让妈妈您更舒服,尿尿更多」。

    我故意把「尿尿」加重。

    岳母脸又红了一阵,避开我的话题,只说:「快睡吧,不早了」,然后用力

    在我的腰上的掐了一下。

    我怕压坏岳母,依依不舍的从她的身上下来,帆船也从她的港湾中拖出,连

    带着浓浓的精液。

    岳母娇羞的说道:「小坏蛋,去帮我拿点纸巾过来,全都流出来了」。

    我坏笑着说道:「我美丽的妈妈,您说什么全都流出来了」。

    岳母的脸更红了,又掐了我一下,说:「别贫嘴,快拿点纸巾来」。

    我只得忍着寒冷,光溜溜的起身去找,翻箱倒柜好一会都没有看到纸巾,对

    岳母说:「妈,没纸巾呢」。

    岳母心疼的说:「那算了,就这样吧,你快到床上来,别冻坏了」。想到岳

    母的小穴里此刻正流着我的子子孙孙,我立马高兴的钻进了被窝。

    然后岳母便不再说话,侧过身子,背对着我,就像我们还没做爱之前那样,

    我侧身躺过去,整个人贴紧岳母的身体,下体贴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我能感觉到

    一丝丝尚存的精液流到了上面,滑滑的,我用手从她的脖子上穿过,让她垫在我

    的胳膊上,她没有说话,抓着我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另一只手,则在她曼妙的身

    上游走,再次体会岳母完美的曲线。

    就在游走到岳母那微微下垂的双峰之际,被岳母的另一只手捉住拍打了一下,

    然后握着我的手,放在她软绵绵的胸部上,柔声说道:「别闹,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