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脸红的岳母(连载10朱阿姨的柔情)

    作者:绝非韩寒。

    字数:6078。

    (连载十朱阿姨的柔情)。

    一个礼拜没更新了,主要是太忙,刚出差回来一个礼拜,所以有很多事情要

    做,报表报销之类杂七杂八的,我在公众号「撩倒熟佳丽」里面也说过,所以深

    感抱歉。

    写肉戏真的是个痛苦的过程,因为朱阿姨不是女主,我在写的过程中,内心

    对于朱阿姨也没有太多的企盼,所以总是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我本来打算把

    这章直接搁置,但想到和岳母的肉戏还遥遥无期,不写点肉戏,还真对不起大家。

    朱阿姨作为一个配角,很快就会领盒饭了。——这是痛定思痛的决定,但没

    办法,如果不领盒饭,无法推动剧情发展。另外就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在前

    文里写过岳父的姐姐吴雨涵,我想后期在和岳母遥遥无期的肉戏空隙中,加上吴

    雨涵的戏份,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以下是正文。

    在发泄了体内的积攒多月的欲望之后,我看着身下的女人,并没有多大的成

    就感,反而从内心深处涌出强烈的愧疚和自责,这愧疚和自责,既有对吴芬的,

    也有对岳母的。但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并假装深情的抱着朱阿姨,虽然我此刻对

    她毫无感觉,可我也不想让她觉得我是穿起裤子就不认人的那种类型。

    待我的鸡巴因为一点小动作而离开朱阿姨的蜜穴后,我顺势平躺在床上。而

    朱阿姨则不说话,扯着被子盖在了我俩的身上,露出她的大半个酥胸。她的手机

    「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刚才做爱的时候,因为她的淫叫声而并没觉得有什么

    不妥,但此刻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刺耳。她拿起手机,我不经意的瞟了

    一下,一大排未读消息,我不无讽刺的说:「阿姨你业务可真繁忙啊」。

    朱阿姨一个一个的回复着消息,说道:「长得好看没办法,哈哈」。

    我应和的笑着,但心中五味杂陈。我从床头柜那里拿起手机,看到岳母给我

    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语,这不免又让我一阵自责,有点后悔来到

    这个房间并和朱阿姨发生了关系。想到要是岳母和吴芬知道我刚刚还把朱阿姨干

    得嗷嗷大叫,她们得多伤心。

    我回复岳母:「妈,上车了,刚才车上信号一直不好,信息都发不出去」。

    刚一发送过去,岳母就回复了一条:「那就好」。也许她一直都在那边等着

    我的回复,这么一想,我的心里暖暖的,同时又夹杂几分落寞。

    我回复到:「妈你早点休息吧,我到了给你发信息」。

    岳母回复到:「好的,你也眯一下」。

    我回复到:「恩,晚安妈,我忽然有点想你了」。发过去之后想了一下,我

    就觉得有点不妥,赶忙撤回来。

    但我马上又看到岳母发了一条:「妈也想你」。可能是岳母见我撤回了,所

    以也马上撤回去。透过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岳母的脸红,不禁一个人笑出了声。

    朱阿姨被我这兀自的笑声打断,诧异的看着我,然后凑过来看我的手机,我赶紧

    关掉屏幕。

    朱阿姨说:「啊哟,还不让我看,和哪个小姑娘聊天呢」。

    我说:「什么小姑娘啊,和我妈聊天」。

    朱阿姨说:「和岳母聊天笑的那么幸福,说,是不是和你岳母有一腿」。

    我不满的说:「阿姨,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邪恶,哪有女婿和丈母娘有一腿的」。

    朱阿姨扔下手机,侧着将半个身子压在我身上,我能明显感觉到那肉球盖在

    了我的胸膛上,她说:「那我就不知道了,你那个俏岳母,当老师时可是我们的

    校花,连小屁孩都写情书给她呢」。

    我从朱阿姨的话中似乎听到了酸楚,想来也是,朱阿姨是个艳丽的女人,自

    然不希望有人盖过她的风光,我说:「那估计写给你的人更多吧,我的大奶子阿

    姨」。说着扔掉手机将一只手伸进去摸着朱阿姨柔软的木瓜奶,朱阿姨也不阻拦。

    朱阿姨「嗯哼」一声,用手摸着我的胸膛,然后慢慢往下探,一边游走一边

    说:「也就那样吧,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岳母,命好,嫁了个百依百顺的

    好老公,又有个争气的女儿,到头来还得了你这么个好女婿,你说同样是女人,

    怎么差别这么大」。

    她的话冷冷的,让我听不出任何感情,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决

    定打断这个话题,一边用力的揉着朱阿姨的奶子,一边感受到朱阿姨的手已经探

    到我的下体,我说:「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朱阿姨比我岳母更有趣,至少有一点

    你比我岳母强,就是你睡了我,而她没有」。

    朱阿姨被我这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她凌乱的头发下,眼神显得异常的妩媚

    动人。我刚刚的愧疚和自责,瞬间被这妩媚给吞噬了。

    我的鸡巴感受到朱阿姨柔嫩的手掌传来的温度,再次蠢蠢欲动起来,我也用

    力揉着她的肉球说:「阿姨,我又想要了」。

    朱阿姨手没停着,说:「恩,阿姨也想要你了」。

    我说:「阿姨,我想你穿丝袜让我干」。

    朱阿姨说:「好啊,阿姨刚才答应你的肯定不会食言的,你去洗个澡,我马

    上就穿好了,等下阿姨让你好好的舒服一番」。说着的同时,轻轻用力的捏着我

    的鸡巴。

    虽然此刻就很想把朱阿姨掀起来干,但为了接下来的好戏,我决定还是忍一

    忍,遵从朱阿姨的意思,松开捏着朱阿姨的奶子的手,也不顾她还握着我的鸡巴,

    迅速的爬起来去了浴室。因为下体已经膨胀的不行,我急不可耐的打开喷头,随

    便冲了一下,抹了沐浴露冲干净后就将浴巾别在腰间出去了。

    一出去,发现朱阿姨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我走过去说:「阿姨,你速

    度够快嘛」。

    阿姨妩媚的笑到:「你小子也很猴急嘛,洗个澡这么快,小弟弟洗干净没有

    啊,没洗干净没有奖励的哦」。说着站起身来,我这才细细的打量朱阿姨,她穿

    了一身黑色的套装,上半身是西服,里面配一件白色的衬衫,扣子系得紧紧的,

    但给我的感受是里面的两个肉球随时都会把扣子崩坏跑出来,下半身则是短裙,

    将她的下身包裹得把曲线显得淋漓尽致,虽然只是看着前身,但我都能感觉到她

    的后面,大屁股被裹成什么样,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唯一让有点失望的是,红色

    的高跟鞋和短裙中间并没有丝袜。

    我悻悻的说:「阿姨你骗人,不是说穿丝袜的吗?」。

    朱阿姨噗嗤一笑,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个小傻瓜,你自己摸摸,这是

    不是丝袜」。

    我闻着朱阿姨浓浓的香味,一阵恍惚,再仔细一看朱阿姨的美腿,才发现因

    为灯管太暗,朱阿姨的丝袜并不明显,但我还是假装没看清楚的弯腰去摸了一下,

    说:「哈哈,我近视眼,所以刚才没看清,阿姨你就穿这身过来的吗,不冷啊这

    大冬天的」。

    朱阿姨说:「没骗你吧,我外面穿了件大衣的,不然得冷死」。说着就将我

    别在腰间的浴巾快速扯掉,我那不争气的鸡巴昂首挺胸的矗立起来,朱阿姨见到

    此番模样,花容失色的笑个不停。我也不顾这些,捧着朱阿姨的精致的脸蛋,将

    双唇贴上她那性感的两瓣纯,她迅速的回应我,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和我的舌

    头相互纠缠起来,朱阿姨一手下探至我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一手摸着我的奶

    头挑逗着我。我感受到她愈发沉重的呼吸声,我的手也没闲着,一手摸着她的秀

    发,一手透过衬衫摸她的胸部,因为穿了胸罩和衣服的缘故,她的奶子显得圆又

    大,完全不似脱了奶罩下垂的模样。

    就这样大概纠缠了一分多钟,我已经用一只手将朱阿姨的小外套脱了,并且

    将她的衬衫扣子也扯开了几个。而朱阿姨帮我套弄着小弟弟,以至于她的手上全

    是我的水。直到朱阿姨喘不过气来,才将舌头离开我的嘴里,和我四目相对,那

    眼神格外的柔情似水。她示意我躺在床上,温柔的说:「小子,让我好好的伺候

    你,让你终身都忘不了我」。

    我听从朱阿姨的指挥,乖乖的躺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朱阿姨半跪着

    趴在我身上,一手套弄着我的鸡巴,然后对我的奶头进攻,我哪里受的了这种伺

    候,不禁「嗯哼」起来,朱阿姨时而亲吻时而轻咬,她偶尔抬头看着我,一脸的

    满足,而我的双手除了摸着她的秀发,毫无用处,我看着她衬衫里面那被黑色的

    网纱边纹胸罩包裹的大半个奶子,想摸却摸不到。良久,朱阿姨温柔的小嘴离开

    我的奶头,慢慢的舔下去,我的整个胸膛都是她的口水,一直舔到我那浓密的毛

    发处,朱阿姨才停下来,跪在我的双腿之间,一只手依然不离开我的鸡巴,另一

    只手则轻轻抚摸我的大腿两侧。

    朱阿姨温柔的说:「让阿姨好好伺候你哦,以后一定不要忘记我」。我看着

    朱阿姨嘴角边的扣税,才想起来朱阿姨似乎不再自称妈,也不叫我儿子了。

    我说:「好的,快点吧阿姨,我快要死了,受不了」。

    朱阿姨冲我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将那樱桃小嘴凑到我的鸡巴顶端。她

    的刘海掉下来,这样看过去显得格外的美丽动人。朱阿姨试探性的伸出舌头触碰

    我的龟头,这使得我的全身一颤,她感受我的反应,冲我眨巴着眼睛,然后又继

    续这样试探着触碰了几次,我哪里受得了,起身半躺着双手抱着她的头。朱阿姨

    识趣的不再挑逗我的龟头,用舌头去舔我的蛋,舔鸡巴的四周,一直整个鸡巴和

    蛋都沾满了她的口水,她才温柔的说:「现在进入主题了哦。」没等我答话,就

    用她那美丽的小嘴,含住了我的小半个龟头,让我一时无以言表,仿佛置身于暖

    暖的汪洋中。

    朱阿姨一手玩弄着我的蛋蛋,一手揉着我的屁股,时而缓慢时而快速的用小

    嘴套弄着我的鸡巴,想来朱阿姨以前也没少做这些,所以好几次感觉我的龟头顶

    到她的喉咙,她的嘴巴鼓鼓囊囊的将我的鸡巴整根含下,让我有射的冲动,然后

    她都能明显感觉到我的变化,迅速吐出来一半,并稍稍用力的握着我的两颗蛋,

    阻止我要射的冲动。不一会儿,我的鸡巴上就全是朱阿姨的口水和我分泌的精液

    混合物包裹。

    我哪里受的了这些,也不肯闲着,赶忙示意朱阿姨将下半身转过来,朱阿姨

    倒很配合,嘴里含着我的肉棒不肯离开,转了大半圈之后,两腿跪在我的脑袋两

    侧,将穿着短裙和丝袜的下体呈现在我的面前。我迅速将朱阿姨的短裙脱去扔到

    一旁,她的一个高跟鞋被短裙蹭掉了,另一个还在穿着丝袜的脚上。我一手揉着

    朱阿姨的大屁股,一手轻轻的抚摸着朱阿姨那凸起的阴阜,原来朱阿姨并没有穿

    内裤,而是直接套上了丝袜,我将手指伸到朱阿姨的蜜穴处,透过丝袜摸到朱阿

    姨的湿润,情不自禁的轻轻往里按,朱阿姨嗯哼一声,我的鸡巴感受到来自她口

    腔深处的用力。慢慢的揉了一会儿,我开始用舌头舔朱阿姨那湿湿的地方,透过

    网状的黑丝,我还是品尝到了咸咸的感觉,而朱阿姨吸允我的鸡巴也更用力了。

    我顾不得其它,在朱阿姨隆起的阴阜处,把丝袜扯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用力,

    顺势把裹在朱阿姨大屁股的丝袜扯成两半,朱阿姨那黑红的肉穴刚好在我眼前,

    我透过暗黄的光,看到阿姨的阴毛上泛着晶莹的水珠。

    朱阿姨嗯哼的嘟哝了一句:「流氓」。嘴巴还是不肯离开我的肉棒,我见朱

    阿姨并不生气,双手轻轻的将朱阿姨的蜜穴掰开,里面的嫩肉以及嫩肉上的水,

    让我万分激动,我用手指沾了沾朱阿姨蜜穴里的水,然后去触碰朱阿姨那小巧的

    阴蒂,朱阿姨「啊」的一声,全身一颤,将我的鸡巴整根吐出来。

    朱阿姨说:「你个坏蛋,就知道作弄人家」。

    听到朱阿姨这种口气说话,我全身都酥酥的,也不搭理她,将一根手指在朱

    阿姨的蜜穴口转了几圈,然后顺势插了进去,朱阿姨舒服的嗯哼起来,然后又含

    着我的肉棒,套弄起来。我被朱阿姨伺候得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般,将手指

    抽出,也用舌头去试探性的伸进朱阿姨的蜜穴,朱阿姨似乎很受用,但朱阿姨下

    体咸咸的味道,让我无法忍受,再想到朱阿姨刚刚没洗澡,也不知道这味道里,

    有没有我自己的子孙,这么一想,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将食指插入朱阿姨的蜜穴

    抽送,感觉朱阿姨屁股扭动得更厉害的时候,我将中指也插进去了,朱阿姨肉穴

    里面,全是水,我的手指感受到那温暖的同时,也感受到里面的乾坤。

    这样大概互动了五六分钟,朱阿姨终于忍不住吐出我的肉棒,对我说:「小

    李,让阿姨舒服吧,阿姨想要你的肉棒」。说着转过身来,我的手指离开朱阿姨

    的蜜穴,她正对着我。

    我说:「好」。然后抱着朱阿姨那还套着两半丝袜的大屁股,让她跪在我的

    上方,朱阿姨急不可耐的抓着我的肉棒,那上面已经全是她的唾液,然后迅速的

    在自己的蜜穴处蹭了几下,便「啊」的一声,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的肉棒再次回

    到这暖暖的海洋中,然后朱阿姨自顾的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了下来,再将黑色的奶

    罩也扯了下来,两个肉球像瀑布一样掉了出来。

    不得不说,朱阿姨确实是个性爱高手,在之后的大半个小时里,她带我体会

    了前所未有的欢愉。我们尝试了很多姿势,起初是她观音坐莲般在我身上飞舞,

    然后我们下床,我站起来抱着她美妙的大腿,她的小腿勾着我的屁股,她像个孩

    子一样挂在我的身上不停抽送,我们也尝试过两人相互站着,我抱着她的一条腿

    然后狠狠抽插她的蜜穴,但朱阿姨和我最喜欢的,似乎都是我从后面进入她的身

    体,包括她跪在床上,我跪在她后面狠狠抽插,然后打她那大屁股,透过丝袜打

    她的屁股,别有一番滋味,而她也因为这个姿势泄了几次,我能明显感受到她的

    肉穴里全是淫水。

    最后让我们真正爆发的,是朱阿姨穿着高跟鞋,站在那里翘着屁股,而我从

    后面进入她的身体,双手抱着她的两个木瓜奶,蹂躏着,朱阿姨转过头来伸出舌

    头,艰难的和我接吻,因为我的动作过于激烈,以至于接吻一会儿就会因为我的

    猛烈撞击而分开,但我们依旧乐此不疲,直到我射精。

    当我再一次将子子孙孙射入到朱阿姨的蜜穴中,朱阿姨累瘫了,直直的扑倒

    床上,而我因为抓着朱阿姨的奶子的缘故,也扑倒了朱阿姨的的后背上。我那渐

    渐软却的鸡巴,压在朱阿姨还穿着破烂丝袜的腿上。我听到朱阿姨沉重的喘息生,

    久久未能平复,她反手摸着我的头发,满足的闭着眼睛。

    理智再一次让我愧疚起来,以至于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我说:「我

    去洗个澡」。也不顾朱阿姨是否答话,将她的手从头上拿开,兀自一人去了浴室。

    浴室里,我将头埋在花洒下,水开到最大,以至于我一度无法呼吸。我彷徨

    了,害怕这些事情被岳母和吴芬知道。将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用力的搓洗一番,

    我才平复心情出了浴室。朱阿姨似乎睡着了,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姿势,赤裸的趴

    在床上,此刻我看着她那略显臃肿的体态,又不免觉得自己无情,走过去将被子

    盖在她身上。朱阿姨被我弄醒了,惺忪的睁开双眼,翻过身来,柔声说道:「太

    累了,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

    我说:「那你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吧,我去候车室了,免得错过火车」。

    朱阿姨撒娇的说道:「再陪一下人家,好吗?」

    我说:「还是算了吧,不然错过火车又要等明天」。说完穿好衣服,整理好

    东西,朱阿姨见挽留我也没有,便不多说话,只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背上包,对朱阿姨说:「阿姨,那我先去候车室了,

    你好好休息一下,今晚就别回去了」。

    朱阿姨不舍的说:「好的,那你去吧」,然后又撒娇的说道:「亲我一个,

    临别之吻」。

    看着朱阿姨那妩媚的表情,我却提不起兴趣,我强装欢笑的说:「反正以后

    有的是机会,你说是吧,拜拜」。

    朱阿姨说:「好吧,拜拜」。她落寞的眼神让我心生歉意,但我还是假装潇

    洒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到了候车室,发现火车还要两个多小时才到,寒冷的深夜让我苦不堪言,而

    因为发泄肉欲之后带来的空虚以及愧疚,让我久久无法释怀。

    我打开微信,发现岳母一个小时前给我发了一条「晚安」。我没有回她,只

    是前所未有的惆怅,总觉得刚刚发生的那一段不应该,在寒冷的候车室里,我没

    有丝毫的眷恋朱阿姨的肉体以及刚刚的欢愉,因为我的内心总觉得隐隐不安,仿

    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而在后来的日子里,事实也证明,我那天的不安并非空穴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