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58)完

    第五十八章。

    老家后院的菜地,疏于管理,烂成了一片。这几天。离夏带着小诚诚回到了

    娘家。魏喜就一个人回到了老家。去清理那些菜地。魏喜在处理后院的烂摊子时,

    儿子来了电话。电话里,宗建告诉父亲顺道回来,一起去孩子姥姥家接离夏。

    上午十点左右,抵达孩子姥姥家。离夏和母亲正在陪着小诚诚玩耍。看到魏

    喜来了,孩子姥姥热情的招呼起来,唠了一阵儿就忙着买菜去了。宗建这边给小

    勇打了电话,正要给老泰山打,被离夏拦住了。

    她说道:「他姥爷就在下面玩棋呢,你去招呼他回来吧。」想想也是,宗建

    收好手机,就走了出去。这回家里就剩下了离夏和魏喜两个人魏喜环顾着孩子姥

    姥家,瞅着瞅着就走进了离夏的卧室。别看有个小孩,小屋子里布置的却挺温馨

    挺干净的,看得出女主人的用心。魏喜关切着问道:「这几天没碰凉水吧?」说

    着,他看到了书桌上摆放着一个封压着的卡片。

    离夏笑嘻嘻的说道:「这话都不知道你说了多少遍了,也不看看都多长时间

    了」。

    抄起了塑封的卡片,魏喜侧头严肃地说道:「刚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怎么

    着也要忌讳一些的。你的身子骨重要啊,可别总让我操心」。

    魏喜严肃地说完却带着笑,这哪里叫严肃?他说话的口气就像哄孩子,可话

    里的意思显而易见。离夏嘻嘻哈哈的凑上来,抢过了那个塑封的卡片,崩豆般地

    说道:「知道啦知道啦」。

    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魏喜也是心情开朗,慈爱中的他,指了指那个塑

    封的卡片问道:「那写的是什么?怎么不叫我看呢?」带着甜蜜,离夏嘴里说道:

    「就是不想给你看。嘻嘻。坏老头。」可她还是把那个彩色的卡片递了过去。

    巴掌大的卡片上,两个牵着手的人,漫步在海边。上面还标记着一堆字。

    「爱你一生嫌不够,想是前世爱过头。爱你一生嫌不够,哪怕一望就白头。爱你

    一生嫌不够,来生还要拴着走」。

    看到这些,魏喜冲着离夏呵呵笑道:「还挺浪漫的。你们年轻人就是朝气蓬

    勃啊」。

    离夏劈手再次从魏喜手中抢了过来,弄得魏喜莫名其妙的。离夏挑着眼角,

    媚了一眼魏喜说道:「这是一首歌好不好,好多年前看的一部电视剧的歌曲。我

    觉得挺好的,就把它弄在这上面了」。

    看着离夏那性感的小嘴唇,魏喜舔了舔嘴角「哦。」了一声,然后还是盯着

    那里看。

    这幅模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了。心明眼亮的离夏哪里还感觉不出魏

    喜的想法。她看着魏喜,渐渐的合上了眼睛。

    无声无息间,魏喜和离夏的嘴唇就连在了一起。他们彼此深情而陶醉的相互

    吻着对方,从彼此的交缠中呼吸间感受着那份属于他们的快乐和秘密。

    虽然只是亲吻,可这场景实在是温情无限,同样一番滋味在心头。吻着吻着。

    魏喜的一只大手撩开了儿媳妇的衣襟下摆。就把手伸了进去。直接抚摸到了儿媳

    妇硕大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摸起来。又揉捏着硬挺的奶头。

    离夏的身子颤抖起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离夏吧公公的手拿出来。整理好

    衣服。对公公说。好了。妈妈买菜快回来了。小勇也要来。别让他们发现。等回

    家宗建走了。再彻底让你爽快。不过可要小心了。不能再让我怀上了。

    说完对魏喜娇羞的笑着从孩子姥姥家吃过了中饭,宗建和离夏选择了离开。

    诚诚周岁来临之际,也为了弥补结婚纪念日,宗建带着老婆孩子还有父亲,一起

    来到照相馆。这是魏宗建的朋友赵哥开的照相馆。服务当然不会错。

    在那个年月里。人们都崇尚军人。赵哥给他们每人找来了一身军装。穿戴好

    后魏喜起身看了一眼儿子,又看了一眼儿媳妇。他看到离夏眼里透出来的笑意,

    那粉嫩的脸蛋上红扑扑的样子煞是好看,魏喜心里甜甜的。

    刚才,离夏替自己丈夫整理了两次帽子,却都被儿子的手给抓歪了,看到公

    爹站起来,她睨了一眼魏喜,把这个事儿让给了他。

    宗建求救似地冲着父亲说道:「爸,你再帮我一下,把我帽子戴好。别抓了

    别抓了」。

    儿子的呼唤求助,魏喜的心里正乐不得呢。抓住了绿色的帽檐,替儿子戴正

    了帽子。端详着儿子的模样,英姿飒爽中还真有那股子军人味儿。魏喜点了点头,

    冲着儿子笑道:「这回行了,帽子戴好了」。

    他又凑到了小孙子脸蛋上亲了一口,说道:「诚诚听话,别抓爸爸的帽子,

    一会儿咱们就回家。这小家伙有点不耐烦了,呵呵。」受到爷爷的眷顾,小家伙

    乌溜溜的大眼盯着魏喜,嘿嘿的笑着。这一闹,引得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抓住了机会,赵哥喊着口号「一,二,啊。」随着「咔咔。」几声,闪光灯

    晃了几下,全家福算是拍了下来。相片里,魏喜端坐在椅子上。一身整齐的绿色

    军装,他露着和蔼可亲的笑容。身后,儿子和儿媳妇抱着小孙子,同样是一身绿

    色的军装,同样是笑容可掬。

    全家福有些八十年代的特色,看着电脑中相片上朴素整齐的军装,魏喜和离

    夏偷偷的交换了一下眼神,相互微笑了一下。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东西非常耐人

    寻味。

    这边的宗建和赵哥续着旧,门外响起了筷子兄弟的歌曲「总是向你索取,却

    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做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听到歌曲,赵哥对着宗建说道:「你听这歌,

    唱的多好」。

    宗建点着头,感慨万分的说道:「是啊。父亲确实是很不容易,我就是希望

    他的晚年生活能够更充实。嗯,赵哥,谢谢你」。

    赵哥盯着宗建,然后锤了他一下,笑道:「你呀,这么多年了,脾气秉性还

    是那样。你我兄弟之间还用说这些话吗?你有心,老爷子心里不会不知道」。

    宗建憨厚的笑了起来,他看着父亲和妻子走出门外钻进车里,心里真的是很

    知足。用赵哥一句话说,那就是「魏哥,你这辈子,幸福啊…哈哈。」秋日明媚

    的阳光,依旧暖洋洋的。在车子里,等待宗建时,离夏看着副驾驶上的魏喜,娇

    羞的笑着。嘴里吐出了一句话。「嘿嘿。刚才亲手给你儿子戴绿帽子。感觉滋味

    如何呢?你个坏老头」。

    离夏说话的时候,她那美艳的脸蛋上飘着晕红,如熟透了的果实,等待着人

    去采摘。这样的季节,不正是喜获丰收的季节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