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14)

    作者:礁石。

    2017/10/05。

    字数:9099字。

    到处都是乱石子的颠簸道路上,车子在行驶的路途中磕碰到了较大的石块,

    使得整个车子都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杨悦赶紧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后车位上的公媳

    两人有没有受伤,发现除了妻子由于车子晃动的原因上身倒在了父亲的双腿上之

    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事,杨悦出于对妻子的关心关切的问道:「小娴,你没事吧?」。

    小娴并没有开口回应丈夫的话语,而是举起了一只手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

    上身却依旧趴伏在老莽的腿上没有动弹,直到老莽轻轻的拍了拍小娴的脑袋,小

    娴才缓缓直起了身子,带着一脸迷醉的神情,隐晦的舔了舔性感的红唇。

    原来在车子剧烈晃动的瞬间,小娴一个中心不稳侧倒在了公公的腿上,一瞬

    间公公的超大龟头贴到了小娴的嘴唇边上,没有丝毫的犹豫,小娴顺势就张开嘴

    尝试去含住公公巨大无比的猩红龟头,一时之间竟是没能含住只能含住龟头的前

    端部分,含住之后小娴就开始卖力的吮吸舔弄起来,公公肉棒浓郁独特的味道第

    一时间充斥了整个嘴巴,那味道熟悉又让人迷醉,小娴嘴里分泌出的唾液第一时

    间就顺着嘴角挂满了整个猩红龟头,带着光润色泽的龟头看起来越发鲜艳狰狞,

    握紧公公肉棒茎身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搓动起来,那一只手完全无法握住的

    感觉让小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粗壮,小臂般粗长的肉棒在近距离的观看下显得更

    为夸张,真大!这就是小娴心里唯一的想法。

    沉浸在肉棒的时刻很短暂,丈夫的问候和紧跟着公公的轻轻拍打,小娴稍微

    清醒了一些,即使满脑子都是公公肉棒的身影,也只能无奈的坐直身子从公公的

    腿上离开,在脑袋准备离开公公的胯下之际小娴还特意从肉棒根部由下至上的用

    舌头舔弄了一遍,使得整根肉棒上都挂满了小娴粘稠的唾液。

    经历了刚才颠簸的场景杨悦开车也变得谨慎了,看看了中央后视镜里的妻子

    已经坐直了身子但神情似乎不太对劲,杨悦还以为妻子是给刚才的突发事故给吓

    到了,出于对老婆的担心杨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提议到:「小娴,你要不

    坐在爸的腿上吧,这后车位做两人也确实太挤了,你做爸腿上车子要是再颠簸起

    来,爸也能扶着你稳住身子」。

    听到儿子的建议,老莽感觉心花怒放但嘴上却说着:「志儿,这不合适吧?」。

    面对父亲义正言辞的话语杨悦彻底放下了让自己妻子坐在其他男人腿上的那

    一丝不满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什么不合适的,都是一家人,又不是外人,小娴

    赶紧的,这颠簸的路段还长着呢,这后面的位置就那么大,安全带也不方便绑,

    你就听我的坐到爸的腿上去」。

    小娴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丈夫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双手提着毛毯缓缓的站

    了起来,挪着步子来到了公公的身前。

    当儿媳站起来的时候老莽已经将扣在儿媳屁眼的手指抽了出来,借着儿媳提

    着毛毯的掩护,老莽第一时间将伸手将儿媳的裤子和内裤褪了下来,肥白的双臀

    就这么出现在了老莽身前,当儿媳尝试坐下来的时候,老莽两眼放过的早已经握

    住自己的大肉棒将龟头对准了儿媳的屁眼就等着儿媳自己主动坐下来。

    或许是命中注定吧,小娴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以小娴也没有更多的挣扎,只是内心依旧紧张无比,下落的臀部很快就使得屁

    眼顶到了公公的龟头!明明丈夫和儿子就在自己的身前,然而自己却依旧不知廉

    耻的暗中挪动臀部用自己的屁眼肛穴去品尝公公的肉棒,带着无尽的羞愧与万分

    的紧张感小娴深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臀部缓缓的下落,犹如小山般的雪白肥臀直直

    的往下方的通天巨棍镇压了下去,被公公手指预先扣挖过的屁眼微微的张开着如

    同云层中的漩涡带着某种神秘的牵引之力渴望着吞噬什么,随着小娴主动的放松

    菊花,龟头的前端顺利的挤入了菊门内,但是让小娴没想到的是当臀部继续下落

    的时候自己那久经沙场的母猪屁眼依旧在公公龟头最为膨大的末端出现了堵住的

    感觉,而就在小娴看不到的自己肥臀的中心,整个屁眼已经随着龟头的莫入而拉

    伸到了极限,菊花上也完全看不到半点褶皱的痕迹,但是依旧无法吞纳下公公的

    龟头,小娴微弯腰缓缓往下坐的身子就这么僵在了半空,坐也不是起来也不是。

    杨悦发现了妻子弯着腰杵在父亲身前僵硬的身影,心里为妻子犹豫的动作感

    到欣慰但是嘴上还是忍不住说道:「小娴,你怎么还不坐下去,爸又不是什么洪

    水猛兽还能吃了你不成?」。

    「我,我,我又没说爸是洪水猛兽,只.....只是......」。

    被公公肉棒顶着的小娴脸上满是窘迫的神情,回答丈夫的话语中都带着难以

    掩饰的紧张。

    「小娴,没事的赶紧坐下来吧」。

    没有等小娴将话说完,老莽一边说着一边将双手扶住儿媳的腰间,已经塞入

    部分龟头的肉棒让老莽不担心会脱离开来,只见老莽在说话之际腰部配合着胯下

    用力的往前一顶,最为膨大的龟头部分就被塞入了儿媳的肛门内,整个屁眼已经

    被撑开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屁眼周围的皮肤甚至泛起了细细的血丝,被肉棒撑开

    的圆形轮廓犹如拉伸到极限的橡皮筋似乎随时都会崩裂开来。

    在父子两人催促的话语下,小娴陷入了自己在丈夫和儿子面前跟公公肛交结

    合在一起的想法之中,腰肢在公公的摆动下臀部缓缓的顺着挺的直直的肉棒巨根

    坐了下去,小臂长的肉棒一点一点的隐没在深不见底的肛穴之中,当母猪屁眼完

    全将整根「怪物」

    肉棒吞下的时候,小娴的额头上已经挂满了汗珠,背心也已经完全湿透了,

    抓着毛毯的双手不停的微微颤抖,小娴再一次在公公的肉棒上感受到了整个屁眼

    上犹如被撕裂般的感觉,整个肛门被完完全全的塞满甚至涨的有些难受,实在是

    太大!太大了!仅仅是完全插入就使得小娴步入了高潮,那无往不利的肛穴漩涡

    犹如在漩涡中心处扎入了一根巨大无比的定海神针一般,无论整个肛穴如何收紧

    绞杀都无法撼动公公的肉棒丝毫,在小娴使劲浑身解数之下整个肛穴吸,缩,拔

    ,磨都试遍了,除了让自己更快的步入下一阶段的高潮,那坚硬如铁的肉棒依旧

    坚挺如初。

    或许是害怕被儿子和孙子发现,老莽抽插的动作分外的小心,缓缓的挪动着

    肉棒从儿媳绷紧的肛穴中一点一点的抽出,直到肉棒的茎身被抽出的有五公分左

    右的长度老莽便会再次将肉棒缓缓推入到儿媳的肛穴内,那抽插的速度和以往肛

    交的速度比起来显得异常缓慢,但是老莽却体会到不一样的快感与刺激,儿媳在

    当着丈夫和儿子面的情况下用她那用来排泄的屁眼吞噬了自己这个作为她公公的

    阳具,而且自己正在用这根孕育了儿子杨悦的阳具不断的蹂躏着儿子的妻子的肛

    门,不断探索着儿媳身上连儿子都未曾接触过的神秘洞穴,老莽甚至想到自己终

    归有一天会将儿媳的阴道也一同占据,把儿子杨悦的弟弟妹妹们都射到儿媳的子

    宫里,那孕育出的孩子将会是儿子杨悦和孙子杨志一同的弟弟或妹妹,同时也是

    自己与儿媳情绪升华的结晶,或许很疯狂,但那就是老莽所渴望的,想到这老莽

    的肉棒似乎跟硬了几分。

    小娴没有像公公那样想的那么多,她正沉浸在强烈无比的快感浪潮中就如同

    置身于泛起大潮的黄浦江之中,那被公公肉棒弄得绷的紧紧的屁眼和肿胀无比的

    肛门不断的刺激着小娴的神经,那巨大肉瘤般的超大龟头直接卡在肛门最深处随

    着公公缓慢的抽插而不断挪动,车子时不时就会传来颠簸的感觉使得车子一阵晃

    动,但是任由车子颠簸的如何厉害,小娴的身子再也没出现失衡的情况,因为公

    公的肉棒犹如一颗最为结实的螺丝钉配合着自己那犹如螺母一般锁紧的屁眼将自

    己和公公的身躯稳定的连接在了一起,那卡在肛门伸出的龟头更是将肛门固定的

    死死的,即使再剧烈的颠簸也只能让公公的肉棒插入的更为深入。

    道路越来越崎岖,但是车子依旧有条不絮的往前行驶着,车子在崎岖的道路

    上不知不觉已经行驶的超过了一个多小时,而老莽的肉棒在儿媳的肛门内也缓慢

    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然而老莽始终都没有射精迹象,整根肉棒硬的异常难受,而

    儿媳的整个肛门却已经热到了一定程度,深深扎根在肛穴内的肉棒就如同陷入了

    岩浆里快要融化了一般,整根肉棒似乎都快要和儿媳的肛门融为一体。

    和公公的感受不同的是小娴感觉那肉棒如同烧得通红的巨大铁柱,自己的整

    个肛门都在不断的适应着肉棒铁柱的大小如同模具在根据模型的大小在变换着相

    应的形态,而在这一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小娴已经记不清自己高潮了多少次,是1

    0次?20次?还是?那随着不断高潮后交合之处却显得越发的契合甚至让小娴

    觉得公公的肉棒化为了自己肛门内的一部分,公媳两人在这长达一个多小时交合

    之中不断的在磨合,缓慢而又漫长的结合过程让两人有种灵肉交融的感觉。

    就在公媳两人肛交的渐入佳境的时候,杨悦望了望车窗外周围的环境缓缓的

    将车子停了下来,开口和父亲说道:「爸,我肚子不太舒服,我去周围方便一下

    ,你们三先在车子上待一会」。

    或许是真的有些急,杨悦还未等老莽回答就径直下了车,向林木比较繁茂的

    一处小跑了过去。

    「爸爸,等等我,我也去」。

    杨志一路下来一直在边吃零食和饮料,肚子也是不太舒服,看到父亲下了车

    也赶紧跟了过去上。

    车子上一时就只剩下了老莽和小娴还在车上坐着,长时间的肛交虽然使得公

    媳两人体会到了无穷的乐趣但是两人生理上的极限也在不知不觉中到了临界值,

    杨悦不曾提起好还,公媳两人或许还会继续保持着交媾的姿势持续相当长的一段

    时间,但是现在却明显的感到了膀胱中早已经肿胀不堪了,小娴的感觉最为明显

    ,整个后庭被一根巨物所塞满涨的难受,而尿意漫漫的膀胱也是微微的涨痛,感

    觉一刻也等待不了的小娴也打算下车去方便,小娴捏了捏公公的手臂开口说道:

    「好公公,先停一下,我也要去方便一下」。

    老莽还在望着儿子和孙子消失的方向似乎估摸着两人一时半会没那么快回来

    ,假装没听到儿媳的话语,老莽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分别一把抄起小娴两边的膝盖

    搂了起来,一瞬间小娴的整个身子犹如大人抱着小孩尿尿的姿势被老莽抱在了怀

    里,小娴那丰满的肥臀由于双膝被搂着高高抬起的缘故,臀部如同一团圆滚滚充

    满肉欲的肥美肉球一般向前挺着,那贴在阴部上的布袋贴片由于被大量溢出的淫

    液完全浸透的关系随着小娴身子的摆动直接脱落了下来。

    「别这样!快放开我!我忍不住了」。

    小娴一边焦急无比的惊呼一边被公公以一种极度羞人的姿势抱下了车子,小

    娴不是没想过挣扎,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肛交和颠簸的路途小娴早已经疲惫不堪,

    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力气了,只能任由公公的摆布。

    离开了车子上狭小的空间后,老莽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腰部,然后抱着儿媳的

    身子走到车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上下晃了两下,感受了一下怀里的「肉便器」

    沉甸甸的份量,老莽迈开双腿微微将双膝下压开始缓缓的将臀部往后抬高。

    只见拳头大的菊门屁眼中一根小臂般大小的巨大阳具随着老莽臀部的后拉一

    点一点的被拉扯了出来,那骇人无比的巨物似乎完全没有丝毫颓势依旧精神无比

    而且还在不断的跳动颤抖似乎在忍耐着酝酿着某样东西,老莽将肉棒拉扯到只剩

    下龟头留在儿媳肛门里面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没有将整个肉棒完全抽出,因为实

    在是太长了,以现在的姿势将肉棒完全抽出显得颇为困难。

    就在小娴以公公要放过自己的时候,犹如一辆巨型列车疾驰而入自己肛门的

    感觉让小娴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然而这远远还未停止!公公那可怕无比的肉棒对

    自己的肛门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强势的冲锋,那不断在自己肛门内穿梭的巨棍在

    疾驰的同时似乎在忍耐着什么不断的在颤抖犹如一颗似乎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一般。

    感受着肛门内仿佛随时会爆炸的肉棒,小娴不禁想到【或许公公是快要射精

    了吧,所以才不愿意停下来。

    只要自己在忍耐多一下,公公就会放自己下来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小娴一边苦苦的忍耐着胀痛的膀胱带来的强烈尿意和

    公公对自己肛门的抗洪乱炸,一边祈祷着公公快点射精。

    似乎上天听到了小娴的祷告一般,公公并没有抽插多久就突兀的停了下来,在小娴的不断祈祷下,肛门内的肉棒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猩红的龟头的马眼出一

    股液体终究是射了出来,已经提前捂住自己小嘴准备迎接好公公射精冲击的小娴

    在那股液体的冲击下依旧没忍住发出了低沉扭曲的呻吟声,那呻吟的声音并没有

    多大声却带着撕心裂肺般的哀嚎和忍耐到极点的宣泄甚至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

    明的畅快淋漓。

    在公公肉棒激射的一瞬间,小娴就毫无保留的高潮了,同时也知道自己错了

    ,那远远超过精液所能排出量的强大激射,和那连绵不绝的不断射出让小娴第一

    时间意识到公公居然在自己肛门内尿了出来,那巨量的尿液从深埋在肛门最深处

    的龟头上不断射出,喷射到了小娴完全无法想象的地方,小娴只感觉自己的灵魂

    和肉体都受到了最为猛烈的冲击,而那冲击所带来的如潮快感是小娴从未感受过

    的存在,即使之前在家中公公在自己排泄的时候依旧对自己进行肛交过虽然极度

    羞耻但是那依旧处于小娴能接受的范围内,但是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丈夫和儿

    子就在不远处随时有回来的可能,万一两人发现了车子不远处的自己正在被公公

    的阳具侵犯着屁眼而且公公还在往肛门内注射着尿液这种变态的事情那么结果会

    ....!小娴已经无法想象下去了,那前所未有的高潮快感一瞬间就弥漫到了

    全身,使得那早已无力收缩的肛门也象征性的收缩了两下,一直紧绷着的膀胱直

    接在高潮的来袭下松了下来,金黄色的尿液无法自抑的从尿道口宣泄而出,就这

    样小娴在公公尿尿的同时也尿了出来,只是小娴是尿在了身前的大树上,而公公

    却尿在了自己肛门内。

    老莽在小娴的肛门内尿了足足长达四十秒的时间,而小娴也随同自己尿了近

    四十秒同时也高潮了这么长的时间,直到自己尿尿结束小娴的高潮才缓缓褪去,

    然而这仅仅是刚刚开始,老莽那刚刚尿完的肉棒依旧坚挺还深深的插在小娴的肛

    门内,在尿尿刚结束后就又开始抽插了起来,而且抽插的速度还非常的快,每一

    次的抽出都会从肛门内带出大量的尿液喷洒出来甚至有些还洒在了老莽的裤脚上

    ,然而老莽却浑然不顾继续疯狂的抽插着,那充斥着大量尿液的肛门中老莽的肉

    棒犹如深海隧道的穿梭机一般不断来回穿梭,小娴尚未平息下去的高潮快感再次

    硬生生的在抽插中不断的攀升迅速达到了高潮的巅峰,在急速抽插百来下之后老

    莽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再次将肉棒狠狠的完全刺入了小娴的肛门内,这一次老

    莽在小娴的肛门内射精了。

    精液在有力的喷涌,那已经粗的不像话的肉棒再次变粗了一圈,已经扩张到

    最大程度的屁眼菊花在公公肉棒再一次变粗下犹如蹦紧到极限的橡皮筋断裂开来

    一般失去了知觉,整个肛门却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剧烈的收缩仿佛在尝试着榨取肉

    棒更多的精液。

    多么汹涌澎湃的射精啊!即使整个肛门都充斥着尿液也依旧能感受到那有力

    的喷射,肛交了一个多小时的肛门终于迎来精液滋润的一刻,那处于高潮巅峰的

    小娴只感觉自己在高潮状态下再次高潮了,在高潮状态之中突破而出的高潮,一

    种完全无法形容的体验,身上所有的孔洞都似乎在一瞬间舒展了开来,被公公抱

    住向前挺着的硕大屁股在高潮的作用下不自觉的用力往上抬高,只见自己的下身

    处尿液在不断激射,淫水在四处飞溅,阴精在不断涌出,潮吹的液体在肆意喷洒

    ,泪水从里流出,口水无意识的流淌到嘴外,张的大大的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

    音,耳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公公那伟岸的肉棒在自己肛门内

    射精的场景。

    绝顶巅峰的快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见小娴肉穴处笔直的激射向高空的潮吹

    液体和尿液水柱缓缓的降了下来,似乎只是一瞬间又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结束射精的老莽趁着儿媳还处在高潮的失禁中将肉棒从儿媳塞紧的肛门内毫不留

    情的一把抽了出来,因为老莽肉棒实在太大了将儿媳收缩的肛门卡紧的缘故随着

    肉棒用力的拔出儿媳肛门内的一小节肛肉也被拉扯到了屁眼外,那脱肛而出的鲜

    红色肛肠犹如怒张的巨大屁眼延伸到外头的出水管道一般不住的喷涌出尿液和精

    液的混合液体,与此同时小娴再一次的在高潮尚未褪去的时候再一次被强制高潮

    了,肉穴尿道处份量减少的水柱再一次顽强的激射出了更多的尿液和潮吹的液体

    ,一时之间一上一下两道不同的水柱从空中划过两道优美的弧线喷射在了身前的

    大树上。

    还不待小娴完全尿完,老莽急匆匆的将抱在怀里的小娴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然后来到小娴的身前将占满自身尿液和精液的肉棒递到了小娴面前,蹲坐在地上

    的小娴此时眼角噙着泪水嘴角挂着无意识流出的口水带着一脸的茫然的表情看着

    眼前的巨根,居然下意识的就张大嘴含了上去,完全没有顾及上面占满的污秽,

    很快在老莽一脸舒服的表情中巨大的肉棒在小娴的不断舔弄吸吮下再次恢复了本

    身深邃黝亮的光彩,但是那舔吸的动作依旧没有停止下来,即使小娴茫然的目光

    早已经恢复了清明却弥漫上了迷醉的色彩。

    老莽抬头望了望停在在附近的车子和儿孙两人离开的方向感觉时间也差不多

    了不敢多做耽误,转身来到儿媳的身后伸出两根手指从脱肛的洞口处随意的扣挖

    了两下将残留的精液给掏了出来然后弯下身在将肉棒再一次对准儿媳的屁眼,缓

    缓的顶着儿媳那脱肛出来的鲜红肛肉一点一点的将巨棍再一次的挺入了儿媳的肛

    穴内,那挺动肉棒插入的过程异常的顺利,俨然已经崩坏掉的屁眼只能任由肉棒

    的插入,当老莽感觉肉棒已经完全插入就位好之后便将儿媳像刚才一样抱了起来

    ,以走两步就用力抽插两下的方式富有节奏的一边肛交着一边走向车子,随着老

    莽走动的步伐和胯下不时对小娴臀部的撞击,晶莹的爱液从肉穴处顺着高挺的肥

    臀流淌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水渍。

    老莽就这么抱着小娴一点一点的挪着步子回到了车上然后将小娴的双腿放了

    下来恢复成了之前车上的坐姿,到了车上后老莽还细心的拿出纸巾将小娴身上弥

    留的一些痕迹擦拭干净,老莽先是温柔的将小娴的口水和泪水给擦拭干净然后才

    开始擦拭小娴的下身,当老莽擦拭到小娴肉穴处的时候,那肉穴处的淫液随着老

    莽的触碰反而越擦越多,老莽干脆从小娴身上找出了布袋贴片从新给肉穴贴上。

    清理完儿媳身上痕迹的老莽环顾了一下车子四周,确定儿子和孙子还没有回

    来的迹象,双手再次握住了儿媳的腰肢下身再次奋力的挺动起来。

    不同于之前车上偷偷默默的肛交,老莽此时胯下往上挺动的力度很大,力求

    每次都将儿媳的臀部高高顶起然后重重落下,握住儿媳腰部的双手也配合着肉棒

    抽插的节奏不时的发力推动儿媳的身子好让肉棒插得更用力,整个车子都在随着

    儿媳不断跳动的身影轻微的晃动起来。

    「唔~~!别那么~~~唔!~~~用力~~~啊!唔」。

    夹杂着断断续续的话语不断被公公顶的高高弹起身子的小娴艰难的发出声音

    ,公公那富有节奏的用力上顶每一次都会让自己的身子整个被顶飞起来,当臀部

    悬至最高点的时候又随着肛门处塞着的巨大肉棒柱子快速的下落发出沉闷的撞击

    声,每一下的撞击都是那么的强力,小娴感觉自己的魂都要给顶飞了。

    老莽没有理会小娴的话语依旧埋头苦干,肉棒啪哒啪哒的在肛门中不断的进

    进出出,黝亮的棒身仿佛依旧充满着无穷的精力,儿媳那早已崩坏的屁眼早已无

    法对自己的肉棒产生任何的束缚了,但是那脱肛而出的肛肉却如同肛穴从屁眼延

    伸出来的吸嘴一般牢牢的将自己的肉棒吸附住,每一次强力的拉扯都能清晰的看

    到儿媳的肛肉就像肉色的避孕套一样将自己的肉棒裹住一部分,老莽毫不怀疑即

    使自己将龟头部分抽离儿媳的肛门,那脱肛的肛肉小嘴依旧会叼住自己的肉棒,

    仿佛舍不得老莽的大肉棒一般。

    肉棒在肛门内穿梭的速度越来越快,上顶的力度也随之变小,但是那连绵不

    断的抽插节奏使得小娴隐隐感觉下一轮的高潮即将再次来临,很快随着小娴那被

    顶起的臀部再一次重重的下落,老莽用力的搂着小娴的腰部将肉棒深深插入肛穴

    的最深处,那才排空液体的肛门再一次的被浓厚的白色液体所注入。

    仿佛触电了一般小娴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瘫倒在了老莽的身

    上只有嘴里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在此时老莽不动声色的掏出了毛巾然后将疲

    软下来的肉棒从小娴的屁眼中抽了出来,老莽仔细的将小娴菊门处外漏的精液擦

    拭了干净然后将自己那滑不溜秋的下体也草草的擦拭了一下,这时老莽才留意到

    小娴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

    小娴姣好的面容上岁月似乎没有给她留下太多的痕迹,依旧是白的让人迷醉

    带着成熟妇女所特有的气质只是此时却显得有些苍白,微皱的眉头和那不太顺畅

    的呼吸似乎映射着睡梦中的她并没有梦到什么好梦,老莽静静的看着怀里儿媳的

    侧脸似乎回想起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对儿媳所做的一切,此刻儿媳疲倦的面容使

    得老莽的内心似乎隐隐的泛起了一丝酸楚和莫名的心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或

    许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吧。」,内心不太平静的老莽没有继续感叹下去,因为儿

    子和孙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面了,老莽不急不缓的将自己和小娴的裤子

    和内裤给穿戴上整理好,然后将熟睡的小娴温柔的抱在了怀里将毛毯盖上等待着

    儿孙两人回到车上来。

    「爸,不好意思我拉肚子所以...」。

    「嘘!开车吧」。

    杨悦看了一眼父亲怀里妻子熟睡的面容,没有在多说什么,「或许是昨晚没

    有休息好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杨悦从新将车子发动默默的继续向目的地出发了。

    路途还在继续,老莽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只是单纯的将儿媳抱

    在怀里隔着衣服感受着儿媳身体的温度,心里却没有更多异样的想法,手上也不

    再有其他的动作了,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儿媳,之前燥热跳动的心此时却化为了如

    水般的温柔,一股不知名的东西在老莽的内心深处慢慢的滋生让老莽不自觉的想

    起了自己去世已久的妻子,老莽从儿媳身上感受到了妻子那熟悉的气息,眼眶微

    微有些湿润的老莽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同时第一次在内心深处拷问起了自己对

    儿媳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这个问题老莽一时半会却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或许

    只有时间才能让这个答案变的清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