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10)

    作者:礁石。

    2017/07/20首发:本站。

    字数:5618。

    今天是出差多日的杨悦准备回家的日子,多日的出差早已让杨悦感到身心上

    的疲惫,但是一想到家中的两个孩子,年迈苍老的父亲还有那为这个家默默奉献

    的妻子小娴,杨悦感到整个身心都放松了几分,他那幸福的家庭是他坚持不懈努

    力赚钱的源动力,想到家人的默默付出,杨悦准备趁这次出差回来的机会带些礼

    物回家给家里人一个惊喜,一边考虑着该送什么礼物杨悦甚至能想象到家人收到

    自己礼物的那一刻的神情,脑海中那温馨的家庭气氛让杨悦的嘴角都不自禁的上

    扬了起来,他的家人想必也在为迎接他出差多日的归来而做着准备吧。

    此时在杨悦心心念念的家里他的家人也确实在为他的归来做着最后的准备。

    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下,杨悦的房子却是窗门紧闭,如果你能穿过窗门的遮挡

    你就能看到屋子里有两具赤裸的身躯正在床上不时的蠕动,一位下身带着贞操带

    的少妇正匍匐在一个年迈老头的胯下卖力的吞吐着一根巨大的阳具,赤裸着娇躯

    的少妇犹如温顺的母狗一般匍匐在老头的胯间,眼里折射着温柔的目光犹如在舔

    犊一般孜孜不倦的温柔舔弄着的粗大阳具,有事因为动作过大那银色的贞操带上

    的铃铛还会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时少妇的动作就会放的更缓,舔弄的更为轻

    柔细致,那在杨悦的夫妻床上行着苟且之事的赫然是杨悦心里牵挂着的妻子和父

    亲。

    在那宽敞舒适的双人场上,老莽以一个舒服的姿态上身斜靠着枕头的躺坐着,

    微微的叉开伸直的双腿享受着儿媳小娴那娴熟的口交技巧,儿媳可爱的小嘴吐着

    长长的舌头紧贴着阳具的茎身自下而上的舔弄着整根阳具犹如在不断品尝着融化

    的冰棒,粗大的阳具随着舌头的舔弄滑动越发的坚硬挺拔,每当儿媳灵动的舌头

    舔滑到龟头顶端抽离舌尖的瞬间,老莽都会感到身体和灵魂的悸动,仿佛每一次

    的舔弄都会差点使自己忍不住射出来。

    或许是对儿媳的温顺模样和细致认真的认可,老莽情不自禁的伸出满是老茧

    的大手轻轻的抚摸起儿媳的乌黑秀发,微眯着双眼回忆起这几日对儿媳的调教历

    程。

    就在儿子杨悦离开的当天老莽就已经开始盘算着该如何调教小娴比较好。

    最后围绕着如何让儿媳在的短短几天时间内彻底成为自己胯下的专属禁脔,

    老莽给出了一套简单的方案,那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不断调教小娴,尽可能的让自

    己的大肉棒无时无刻的嵌在小娴的肛穴内,让小娴的肛门内时刻都有东西填塞在

    里面,直到儿媳那美妙的菊花能随时随地的为自己而绽放。

    行动派的老莽彻底的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落实了对儿媳无微不至的调教,平常

    的时候就在小娴的肛门内塞入底部嵌有跳蛋的肛塞,不断的刺激小娴的菊花,一

    旦自己的肉棒勃起了就与媳妇的肛门结合在一起,无论小娴是在吃饭睡觉上厕所,

    亦或是在洗澡做菜晾衣服,甚至是在给小孙子喂奶的时候,肛穴都被老莽时刻占

    据着塞的满满的。

    在日以继夜的肛门调教配合着老莽变着花样的肛交玩法,老莽要让小娴产生

    出公公的肉棒成为了身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极端想法,所以那跳蛋肛塞就是不

    可或缺的一部分,老莽清楚的知道那小小的跳蛋肛塞是远远比拟不了自己肉棒的,

    跳蛋肛塞只能略微缓解儿媳肛穴的空虚之感,那肛塞底部不断跳动的跳蛋时刻刺

    激着儿媳的菊花微微发麻,直到儿媳脑海里全是公公肉棒的影子,在没有公公肉

    棒插入的时候只能徒劳的收缩着肛穴夹紧着那冰冷的肛塞,产生仿佛灵魂和肉体

    缺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似得错觉。

    甚至为了让小娴的欲望升华的更为彻底,为了彻底解放小娴的肛穴完成身心

    的蜕变彻底的沉沦,老莽提前两天结束了调教的活动改成给小娴戴上了贞操带实

    行了禁欲,儿媳小娴在丈夫准备要回来的今天将要接受来他最终的调教,彻彻底

    底的沦为他的禁脔。

    到目前为止老莽的调教计划都很成功,儿媳小娴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属肉

    便器,小娴那温顺的母狗姿态和对老莽肉棒的极度痴迷都让老莽感到颇为满意,

    就差验证儿媳在丈夫回来的情况下是否依旧对自己言听计从了,为此老莽利用强

    制的带上贞操带来暂时压抑儿媳的索取欲望,好让最后儿媳最终忍耐不住自己爆

    发。

    正在给公公口交的小娴又再次习惯性的伸出手指向自己的股间摸索而去,触

    及到的依旧是那冰冷的贞操带,无情的阻止了小娴打算用手指去减轻菊花处那酥

    麻的震颤感和肛门内的空虚。

    回想起两天前开始戴上贞操带后淫靡的生活被强制终止的那一刻,小娴现在

    依旧会感到一阵精神恍惚,那从夜夜笙歌到平淡如水的生活这之间的强烈反转让

    小娴感到强烈的不适。

    公公给自己带上贞操带后便不再碰自己的身子了,甚至跟自己的语言交流都

    少了很多,在公公的刻意疏远之下,在那两天时间内日子回归了平静,似乎那些

    荒唐事不曾发生过一般,唯有那贞操带中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菊花的肛塞时刻提醒

    着自己那刻意压抑下来的平静是为了酝酿出极致的疯狂,在丈夫杨悦准备回来的

    今天,小娴才得到公公的许可,接触到那日思夜想的粗大肉棒。

    在小娴的卖力舔弄下老莽的肉棒越发的油亮挺拔,小娴牢牢的抓住这次机会

    使劲浑身解数来表现自己,渴望得到公公的怜悯摘除下身那禁锢着自己强烈肉欲

    的贞操带。

    或许是因为前几日疯狂调教的原因,老莽肉棒的持久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

    增强,以至于儿媳小娴无论如何的逗弄肉棒都依旧波澜不惊,乌亮的肉棒都纹丝

    不动,偶尔几次出现射精的前兆都能被老莽压制下念头。

    老莽惊人的忍耐力和持久力让小娴感到苦不堪言,小嘴和大肉棒的零距离接

    触让小娴的身子越发燥热难耐,肛穴的渴求欲望变得极其强烈,禁欲两天所带来

    的是对肉棒的迫切渴望,近在迟尺的肉棒只能在嘴里品味却无法用来填补后庭的

    空虚让小娴感到越发的饥渴,口交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贞操带上的铃铛开始

    泛起一阵阵清脆的铃声。

    正当老莽打算细细体会儿媳加快节奏的口交方式所带来的快感时一阵不合时

    宜的铃声响了起来,那是小娴的手机的铃声,看着依旧无动于衷沉迷在口交之中

    的小娴老莽从床边的桌子上拿起了小娴的电话,看到闪动的电话屏幕上显示来电

    的是儿子杨悦,老莽顿时呆住了。

    嘴里口交动作依旧没停的小娴抬头看了看公公的表情,似乎意识到到来电话

    的是自己的丈夫杨悦,内心依旧无法抑制的泛起波澜,嘴里吞咽肉棒的的动作也

    变得断断续续的。

    呆住的老莽很快感受到跨下儿媳的变化,内心不禁生出一股烦躁的情绪,一

    个邪恶的念头在老莽的脑海里不断生成。

    「你的屁眼想要我的肉棒了吗?想的话就在通话结束前口交让我射出来,我

    就会解开贞操带,没成功的话你就继续忍着吧!」

    小娴被老莽突如其来的要求给吓到了一时还没回过神来,话音刚落的老莽就

    不由分说的点击了电话的接通按钮并调成了扩音放在了自己胯下。

    「喂!老婆!」

    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了丈夫杨悦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嗯,老公我在。」

    丈夫的声音将错愕中的小娴唤醒了过来,低头看着那随时可能结束的通话时

    长,混乱的脑海里一边回想着公公的要求,嘴里一边回应着丈夫的话语。

    「我出差那么久你有没有想我啊?」

    「嗯~~!」

    小娴极力的张开小嘴一口含住了公公的整个龟头,口腔不断的吸气紧紧的裹

    住龟头,小嘴被大龟头塞满的小娴只能发出浓浓的鼻音回应丈夫的问话,嘴里一

    刻不停的不断吞入公公粗大肉棒,吞入的速度不算快却异常的坚定,乌亮的肉棒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小娴的嘴里不断小时。

    「这次出差回来我打算带家里人一起出去旅游,话说我们一家子好久没有一

    起出去玩了,我常常加班不在家里,家里的一切都只能靠你来打理,我知道你的

    幸苦,又要照顾父亲又要照顾孩子,这次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或许是一下子吞入肉棒太深的关系,小娴一下子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奈的将

    已被吞入大半的肉棒一口气从嘴里快速抽离出来,或许是因为小嘴吸的太紧的关

    系,大龟头被吐出的瞬间甚至从小娴的嘴里发出犹如香槟开塞一般「啵!」的一

    生脆响。

    「老婆怎么了?刚才是什么声音,你怎么喘的那么厉害?」

    「没事~~~刚才开了一瓶汽水,我在陪公公跑步呢,刚刚停下来接你的电

    话所以有点喘。」

    小娴先是缓了缓因为用力过度吸吮肉棒导致的气短,然后一边有条不絮的回

    应着丈夫的话,一边紧紧的盯着公公肉棒产生的反应,硕大龟头上的马眼上开始

    分泌出的晶莹液体,手里也没有闲着,一只手不断撸动着挺拔的肉棒茎身,另一

    只手伸到了公公的胯下不断搓动那两粒硕大的卵蛋,嘴里咽了咽唾沫小娴准备发

    起对公公肉棒新的一轮进攻,但是丈夫杨悦接下来的话语打断了小娴接下来的行

    动。

    「你在跑步吗?那晚点我下飞机了我再打给你吧,我这也快准备上飞机了。」

    虽然对于妻子小娴会和父亲一起跑步锻炼感到一丝惊讶但是杨悦并没有太多

    的其他的想法。

    「老公你先别挂电话!我……!我想听你给我唱首歌。」

    害怕电话被挂断的小娴慌乱之中提出了让丈夫唱歌的要求。

    「额?怎么那么突然?等我回去再给你唱吧。」

    「不行!我现在就要听你唱,我要听你唱那首,就是你当初表白

    我唱的歌!」

    急中生智的小娴甚至以撒娇的方式让丈夫唱歌来延长口交的时间。

    「哦~~!那好吧。」

    面对妻子为数不多的对自己撒娇提出的要求,即使杨悦感到有些唐突但最后

    依旧选择了接受。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低声的吟唱起这首当初表白妻子所唱的歌曲,那以往的种种与妻子相识的美

    好回忆似乎再次浮现在杨悦的眼前。

    在杨悦歌声响起的瞬间,小娴已经抱起雪白的巨乳稳稳的夹住了公公的粗壮

    肉棒,挺拔的雪白巨乳将整根肉棒的茎身裹住不断的上下套弄起来,那唯一没被

    巨乳淹没的大龟头被小娴再次含在了嘴里,滑腻灵动的舌头如同小蛇一般围绕着

    大龟头不断游动打转。

    随着歌声旋律的飘荡,小娴手上抱着双乳撸动肉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舌尖

    顶在了肉棒马眼的位置,含着龟头的小嘴再次开始卖力的吸吮起来,只见小娴的

    两个腮帮都因为用力过度的原因往下凹陷下去。

    看到儿媳小娴在杨悦的歌声中如此卖力的吸吮口交,老莽感到前所未有的满

    足感,那暗中征服儿子媳妇的感觉让老莽感到病态的兴奋与痴迷,一直徘徊在射

    精边缘的老莽再也无法压抑射精的冲动,两粒乌黑卵蛋开始剧烈的收缩,整根肉

    棒在儿媳的双乳中不断颤动,被紧紧吸附在儿媳嘴里的大龟头也仿佛要炸裂一般

    膨胀着。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老莽那忍耐到极限的粗大肉棒,在儿媳锲而不舍竭尽全力的口交下,伴着儿

    子杨悦结束的歌声终于在儿媳的小嘴中喷薄而出。

    「老婆我唱得还可以吧?」

    将整首完整唱完的杨悦急不可耐的问起媳妇的感受。

    「好棒!」

    公公射出的大量精液瞬间将小娴的小嘴填满了,面对丈夫的问话,小娴只能

    放弃吞咽公公精液的念头将大了一号的龟头从嘴里艰难吐出,随着大龟头的吐出,

    粘稠的精液从小娴的嘴里流淌出来顺着嘴角流淌到了美丽的锁骨上,被吐出嘴里

    的大龟头依旧没有停止喷射,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随着肉棒的颤动激射而出,

    不断的溅射在小娴美丽的脸庞上和头发上,随着部分精液从嘴里漏出,小娴才得

    以开口说话,小娴就这么嘴里一边含着部分精液一边含糊的说出「好棒」

    两个字眼,分不清是对丈夫歌声的肯定亦或是对公公那充满活力的肉棒的赞

    叹。

    「要上飞机了,我先挂了,还要听我唱歌的话回去我在唱给你听!」

    或许是真的时间比较赶,杨悦话音刚落便先行挂断了电话。

    在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盲音在房间中不断回荡,小娴轻轻的吻了吻公公那已

    经停止射精的大龟头,温柔的用舌头一点一点的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收刮到嘴里

    细细的品味着,前几日调教所养成的习惯深深的刻进了小娴的骨子里。

    「差不多了,转过身来让我把贞操带给你解了。」

    看到小娴将残留的精液清理的差不多了,老莽便示意小娴配合自己打开贞操

    带。

    小娴顺从的将身子转了过来,硕大的屁股摆动到了老莽的正前方,随着一生

    轻响,贞操带的锁头打开了,随着贞操带的滑落,儿媳那硕大雪白的屁股再一次

    展现在老莽的眼前,双股中间夹着的一个巨大的绿色肛塞在周边白色臀肉的对比

    下清晰可见,那裸露在菊花外部的圆饼型肛塞底部将肥大的臀部向两边微微撑开

    着,如果凑的足够接近甚至能听到肛塞底部那嵌在里面的跳蛋嗡嗡作响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失去了贞操带作为底部的支撑,早已无力夹紧肛塞的菊花随着肛

    门内壁的一阵蠕动硬生生的靠着肛门的压力将肛穴内的肛塞一点一点的推挤了出

    来。

    「呀~~~哈~~~!」

    忍耐多时的小娴攥紧拳头发出了一声轻呵,绿色的肛塞随着菊花发出「噗」

    的声响终于脱离了肛穴的舒服被挤出体外。

    微微开合的菊花在拜托了肛塞的阻碍后缓缓的蠕动向中间闭合起来,犹如一

    道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闭合痊愈着,老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儿媳那美妙的菊

    花不断的变化最后闭合起来纹丝不动,那菊花的颜色和纹理在老莽的调教下在一

    摆脱以往稚嫩的颜色,嫩红的粉色菊花俨然变成了一朵成熟美艳的棕红色菊花,

    原本细密的菊花褶皱也不见了,变成了现在清晰的脉络纹理的模样,这是一朵完

    全为他蜕变而成的肛穴菊花,让老莽感到迷醉。

    明明才射精没多久的老莽在看着儿媳的菊花只感觉一阵饥渴难耐,恨不得马

    上抄起肉棒直接插入,但是老莽依旧强迫着自己忍耐下来,他要将旺盛的精力保

    留到儿媳肉欲彻底爆发的那一刻,带着这样的想法,老莽让小娴去清理身子,为

    迎接儿子杨悦的归来做准备,也为他那饥渴的肉棒做最后的准备。

    很感谢第九章中,读者的热情长评,我这第十章的更新严格来说就是为了感

    谢这位读者和其他支持我作品的读者而更新额(这一章写的颇为粗糙,很抱歉,

    未来有空的话我会对现在的第十章进行完善和修改),还是那句话,你们的评论

    就是我更新的动力,即使再忙我依旧会挤出时间完成这部作品,顺便透露一下本

    文并不会单纯的围绕着公公和肛交这两个内容而写下去,后面还会有不一样的精

    彩内容,我会在后文中一一为大家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