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圆满(07)

    作者:礁石

    2017/05/04

    字数:12622

    「啪!啪!啪!」

    「媳妇,我的肉棒大不大?」

    「...大...大...好大」

    「媳妇你的菊花好棒啊,收缩的好厉害!我插的你舒不舒服?」

    「好~~~舒服~~.....」

    「啪!啪!啪!」

    「我的好媳妇,是我的肉棒厉害,还是杨悦的肉棒厉害?」

    「我...我不...不...不知道...」

    听到小娴回避这个问题,老莽再次加大力度狠狠的鞭挞小娴的菊花。

    「你的菊花是属于我的谁都不可以用,连杨悦都不可以,知道吗?」

    那汹涌的撞击和菊花处传来的撕裂般的快感,让小娴清楚的知道老莽的决绝

    ,被狠狠摧残着菊花的小娴说话都变得不怎么利索。

    「我的菊花只属于父亲,连杨悦都不可以碰。」

    小娴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出话来。

    听到小娴的回答,兴奋得让老莽双眼通红,老莽干脆再次趴到小娴身上,伸

    出双手将小娴的胸部掏了出来狠狠的蹂躏着,硕大丰满的乳房在老莽的手中不停

    的变换着形状,有时随着老莽的手上的挤压,小娴的乳房时不时还会射出乳汁来。

    这时开始下起雨来,很快就把两人的衣服都打湿了,但两人都完全没有顾忌

    天气的变化。

    因为趴着的关系老莽整根肉棒都塞在小娴的肛门处没有动弹,两人紧紧得贴

    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在雨中老莽用力的把全身的力气压在胯下,似乎想把

    整根肉棒深深的塞在小娴肉体深处再也不拔出来。

    此时的小娴已经完全趴在了地上但还是用力的崛起屁股往上迎合父亲肉棒的

    下压。

    这一刻,老莽的肉棒完完全全塞入了小娴的肛门,再也不留一点缝隙,从两

    人的身后看去,只能看到两双屁股叠在一起,上面的一双黝黑的小屁股是老莽的

    ,下面一双白白的大屁股是小娴的,两对屁股中间夹着一对乌黑卵蛋。

    被雨水打湿了头发的小娴越发楚楚动人,嘴里还喃喃道:「爸~~,好深~

    ~~!」

    完全趴在地上的小娴使得老莽即使半曲着腿也能保持那屁股叠屁股的姿势,

    老莽把嘴凑到小娴的耳边轻声说道:「用力趴着别动,让我把一切都给你。」

    听着父亲坚定的话语,小娴死死的趴在地上,等待着父亲狂风暴雨的攻势。

    看到小娴照自己的话死死盘在地上准备好后,老莽直立起双腿,把肉棒从深

    埋的肛门中拔了出来,最后定格在龟头处。

    从身后看去那长长的肉棒茎身连接着两人的屁股,紧张万分的小娴似乎意识

    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白屁股开始轻微的颤抖,但是还是牢记着父亲的话,

    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黝黑小屁贵垂下长长的肉棒悬在半空如同利剑一般准备对下面那还在颤抖

    着的肉肉大屁股作出最终的审判。

    突然雨夜中响起一声惊雷,在这惊雷照亮夜空的那一刻悬在半空的小屁股以

    雷霆万钧之势往下狠狠的一砸!随着小屁股的下坠长长的肉棒在两个屁股之间迅

    速的消失,小屁股狠狠砸到大屁股的瞬间惊雷炸响!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天空

    中雷鸣滚滚,雨也来越大,风越来越急,小屁股抽出来后再次砸落到大屁股上的

    频率也越来越快。

    老莽疯狂的挺动着下身使得小屁股如同狂风暴雨般击打着小娴的大屁股。

    随着节奏越来越快老莽干脆只拔出一部分肉棒就瞬间插入,小娴的大屁股在

    父亲不间断的撞击下泛起了连绵的浪花。

    此时小娴已经被父亲轰炸的无意识的张开了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唾液顺着

    嘴角流淌了出来。

    感觉肛门在父亲的抽插下越来越热,菊花处更是滚烫滚烫的,突然肛门深处

    一股奇异的感觉袭来,小娴开始剧烈的收缩肛门和缩紧菊花。

    感受到小娴肛门和菊花处穿来的异样,老莽也越发的加大力度和速度,密集

    的「啪啪啪」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雨声。

    很快小娴紧缩的肛门和菊花突然猛地一松,老莽知道小娴的高潮要来了,迅

    速拔出了肉棒,因为菊花突然松开的缘故,老莽的肉棒差一点就把龟头也给带出

    来,不待菊花再次收缩,老莽这次直接弹起双腿让下身完全腾空然后往下狠狠的

    一压,肉棒再次完全深入到小娴肛门深处。

    老莽的肉棒完全没入后就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收缩力,整根肉棒都在这收

    缩力的作用下颤动着,肉棒根部也被小娴的菊花用力紧箍着,龟头前段还有一股

    吸力在拔动着龟头。

    老莽抽出一只手将小娴的脸侧了过来,张大嘴巴盖上小娴那无意识张开的嘴

    巴,舌头用力的搅动着。

    在舌头搅动的那一刻,老莽开始第二次射精了,比第一次更强烈的激射,更

    大的射出量,携带着更滚烫的温度射入了小娴肛门深处。

    感觉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早已射精完毕的老莽依旧没有动作,而恶

    劣的天气还在继续,但老莽就这么安静的趴在媳妇的后背上闭上了双眼,任由自

    己的大肉棒静静的待在媳妇温暖的肛门内,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家就是自己躲避

    外面风雨的避风港,只要自己的肉棒深深的埋在里面,任外界的风再大雨再急,

    藏在里面就能遮风挡雨感受温暖,老莽从媳妇那包裹着自己大肉棒的肛门清晰的

    体会到了媳妇那颗对自己包容和温柔的心。

    小娴发现父亲在第二次射精结束后就不再动弹了,高潮过后的小娴这时才清

    醒了些目光却逐渐变得迷离起来,身体的知觉不断传来,自己的大白屁股不再继

    续颤抖了,肛门也不再收缩,那娇嫩的粉色菊花此时也如同习惯了父亲肉棒尺寸

    一般不再传来撕裂的感觉,绽放的菊花和父亲的肉棒契合的那么完美不留一丝多

    余的缝隙,感受最深的是肛门中父亲那巨大的肉棒,虽然自己的肛门不再收缩,

    但肛门内壁依旧紧贴着环绕在父亲粗壮的肉棒茎身上,肛门里塞着再次变长一号

    的肉棒也不再感到涨的感觉,而是一种充实的感觉,长长的肉棒在自己深邃的肛

    门里感觉就像房屋里的顶梁柱东海里的定海神针一样让自己安心,又像一条长长

    的稳定的隧道般连通着两人的心,父亲那已经变得硕大无比的龟头深入到了肛门

    的最深处则如同女娲补天的女娲石一样填补了自己那一直以来空虚的心,小娴从

    父亲那填满自己肛门的大肉棒上清晰体会到父亲那愿意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和那义

    无反顾占有自己一切的心。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和双方结合的地方,也不知过了多久,

    风停了雨也停了,风雨过后的夜晚显得格外宁静。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杨志还在帐篷里等他们的回来,仿佛都忘记了一般,

    又像是都不愿提起,亦或是....都不在乎了。

    但这份和谐宁静没多久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破,把这如同梦境般的场景拉回

    了先是。

    小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着儿子的名字,没有接而是挂断了,没说什么,但老

    莽却出声了:「媳妇,该回去了。」

    「是该回去了。」

    父亲的话语让小娴清醒了些。

    「媳妇,你看这暂时拔不出来,怎么办呀?」

    老莽瞅了瞅胯下孤零零悬挂在媳妇菊花外头的两粒卵蛋不知廉耻的问道。

    「我咋知道,是你硬要塞进来的,现在拔不出来还有脸问我怎么办!」

    小娴气鼓鼓的回头一脸责备的望着父亲。

    被媳妇狠狠盯着的老莽似乎也感觉自己理亏,不敢正视媳妇的目光,干脆直

    接把脸贴在媳妇背上嘴里却还在给自己辩解:「这也不能全怪我呀,要怪就怪我

    那不老实的老伙计,太争气了都争气过头了,现在好了吧出不来了,害得我骑妇

    难下!媳妇你放心!回头我就收拾他!」------老伙计:「....

    怪我咯...」-------「你!你!你还说!」

    小娴都快被父亲的浑话给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要不...要不媳妇你先背着我回去吧?」

    老莽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

    「也只能这样了,你抓稳了。」

    小娴也是没想到什么办法,只能听取父亲的建议照做了。

    小娴伸出双手抄起父亲的双腿,把父亲背到自己背上,然后开始慢慢的站立

    起来,一步步的帐篷的方向迈向。

    很快背着父亲的小娴就走到了帐篷附近。

    突然杨志的小脑袋从帐篷里冒了出来,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杨志勉强看到

    全身湿透的母亲似乎正背着个人在身后,不用猜那身后的一定是爷爷,不禁问道

    :「妈妈你么那么晚才回来,爷爷怎么了?」

    「外面刚才又下起了雨,你爷爷不小心摔了一跤,我去找你爷爷才那么晚,

    现在你爷爷在我背上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现在很晚了。」

    小娴回答的很淡定,明明儿子就在自己面前而父亲的下体还插在自己体内却

    一点也不感到紧张,这都是那肛门内插着跟「主心骨」

    的功劳,只是这定海神针在自己见到儿子后似乎开始变得躁动起来,仿佛逐

    渐苏醒的巨龙。

    「哦,那我睡觉去了!」

    杨志说完又躲回房间内继续玩起了游戏。

    此时如果杨志再打开帐篷就能看到母亲背着爷爷从自己帐篷前离去的身影,

    母亲后面的裙子被高高的撩起,一根长长的「棍子」

    自爷爷的黑色小屁股处延伸到母亲的白色大白屁股稳稳的连接着两人的身体

    ,可惜杨志早已急不可耐的戴上耳机再一次沉迷在游戏之中。

    小娴抱着老莽来到了自己的帐篷,一进帐篷小娴就先弯腰曲下双腿,双手轻

    轻的把父亲的双脚放到地上站稳,然后把帐篷里的灯打开。

    「接下来怎么办?」

    已经完全没了主意的小娴只能再次求助父亲。

    「咱得继续让我的老伙计再射多几次才能软下来,虽然小志在旁边帐篷里,

    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咱小点声加快些速度,尽早把我的老伙计放出来。」

    老莽不怀好意的大手再次伸向了媳妇的大屁股开始揉动起来。

    「那你得多使点劲,争取快一点,我怕小志突然过来了。」

    小娴寻思着这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这样了,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心里又再次

    紧张起来。

    「我的好媳妇,我就怕太使劲了,你这小身板经不起我折腾,突然忘乎所以

    叫出声来那可就不得了了。」

    说罢,老莽轻轻拍了拍媳妇的肉臀,打趣的说到。

    「嘿!就凭你那小家伙,还敢大言不惭?可别一会就折腾不起来了!」

    小娴可见不得父亲那倨傲的嘴脸,立马就出言打击父亲。

    见到媳妇居然瞧不起自己的老伙计,老莽顿时就来劲了:「本人常山赵子龙

    ,手里一杆大银枪,且看我杀你个七进七出!」

    小娴挑衅的看了父亲一眼,伸出一只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臀部带起臀肉一阵

    晃动嘴里还说道:「放马过来,我接着就是!记住别发出声音!」

    说完就拿了块布揉成一团塞在自己嘴里,也是怕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然后

    眼神示意父亲可以开始了。

    「媳妇,那我可就来了!」

    两眼放光的老莽感觉自己的大肉棒又再次饥渴难耐了。

    老莽没有再说话,而是伸出双手从媳妇的项颈一路拂过,最后双手在媳妇的

    臀部处停了下来用力一抓,胯下慢慢的往后拉把肉棒茎身从肛门里完全抽出,留

    下一个已经大到拔不出来的龟头堵在肛门内顶着菊花内侧。

    已经变长两次的肉棒看起来依旧挺翘如初,侧面看起来长长的肉棒如同一把

    锋利的武士刀一般,老莽先是慢慢的往前推动肉棒,待肉棒的茎身进入了三分之

    一时猛然间大力的快速往后一拉,大龟头狠狠的顶了一下媳妇的菊花内侧,整个

    菊花都被顶的凸起了一圈,只见媳妇原本垂下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顶给刺激的

    抬了起来,美丽的大眼睛也睁得大大的,然后不待媳妇反应老莽迅速地再次用力

    把肉棒推入到媳妇肛门内,只听「啪」

    的一声,老莽已经完成了收刀入鞘的动作,整根肉棒一鼓作气进入了媳妇的

    肛门深处,两粒大卵蛋还在半空晃动着,那简短有力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

    「唔!」嘴里塞着东西的小娴喉咙传出闷哼。

    原本还在享受着父亲缓缓插入带来的快感心里还琢磨着绝对不发出声音向父

    亲屈服,谁知父亲居然就凭着大肉棒在这进退之间打了自己个措手不及,先是缓

    慢的插入麻痹自己,然后快速的抽出肉棒,大龟头撞得自己的菊花似乎都要炸裂

    开来一般,紧接着的直捣黄龙更是让自己心神失守,见到父亲微眯着眼嘴角带着

    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对刚才自己的反应很满意,小娴感到一阵羞恼,狠狠的瞪了

    父亲一眼,再次把头低了下来。

    老莽看出了媳妇眼中不服气的情绪,打定主意接下来一定得让媳妇跪地求饶

    ,二话不说老莽开始再次抽动起肉棒来。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一下猛击带来的声响有点大,这一次老莽保持着一

    个平缓的频率抽插着,尽量不撞击媳妇的臀部发出声音。

    这不急不缓的老汉推车虽然没什么声音但是却远远无法满足小娴和老莽的欲

    望。

    而且维持这个姿势双方都感觉到吃力。

    没过多久小娴就感觉受不了了,撑着地的手臂开始弯曲小腿开始打颤有些站

    不稳,菊花处父亲大肉棒持之以恒的活塞运动使得自己的菊花由开始的刺痛变成

    热辣辣的感觉。

    老莽也好不到哪里去,黝黑精壮的身子冒出了很多汗水,自己的大肉棒总感

    觉这种姿势插的不够尽兴,而且老莽也注意到了小娴的体力有些跟不上,索性停

    了下来,试探性的向小娴问道:「媳妇呀,照这么下去没完没了啊,要不咱换个

    姿势?放开点?小志估计早睡了,你也不要太担心。」

    小娴也是累的不行,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老莽先是让小娴跪在地上,以狗交式的姿势开始抽动起来。

    这次的到媳妇允许可以放开一点,老莽干脆趴在媳妇身上,自上而下的挺动

    胯部来抽插肉棒,时不时撞击一下媳妇的大屁股,一只手探到媳妇胸前开始揉动

    起来,另一只手则伸到媳妇肉穴处抠挖起来,嘴巴也不断的在媳妇的脖子上吻着。

    夜深人静,帐篷里不断传出一阵阵声响诉说着公媳的奋战,而隔壁帐篷里的

    小志戴着耳机在玩着游戏机也准备奋战通宵,对于隔壁的声音浑然不觉。

    「嗦,嗦,嗦,啪!嗦,嗦,嗦,啪!」

    三下快速的抽动接一记用力的撞击,老莽不断变换着频率玩弄着小娴的菊穴

    ,在老莽的不懈努力下,媳妇的肛门开始随着自己的抽插缓缓的抽搐起来,使得

    自己的肉棒不断感受到菊花收缩带来的一阵阵律动。

    小娴觉得自己的肛门菊花开始有感觉了,那是一种肉欲的冲动与渴望,与树

    林里肛交时感觉有些不同,当时更多是公媳肛交野战所带来的精神上的性兴奋,

    而现在小娴觉得自己的菊穴似乎成了和肉穴一样的性器,渴望被大肉棒塞满渴望

    被注入滚烫的精液,父亲的大肉棒在自己肛门里快速的穿梭着,使得菊花处开始

    微微发麻,性欲也越来越强烈,小娴感觉很舒服很想叫唤处声音来,但是嘴里塞

    着的东西让小娴知道这个场合不合适,只能苦苦的咬紧嘴里塞着的东西忍耐着。

    老莽卖力得肏着菊花,他不仅要征服媳妇的肉体,更想要征服媳妇的心,媳

    妇被自己鞭挞时忘情的呻吟和美丽脸庞上不断变换的表情是最好的性欲催化剂也

    是对自己大肉棒的认可,但是媳妇此时的苦苦忍耐所表现出来的沉默让老莽感到

    一阵难以形容感觉,虽然老莽知道孙子在隔壁,但是媳妇的毫无反应依旧然自己

    感到难受。

    老莽曾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通往女人内心最快的途径是阴道」,难道肛

    交就始终比不上性交吗?难道不管自己多卖力都征服不了媳妇的身心吗?倔强的

    老莽越想心里越不舒服,胯下抽插的力度也不断加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媳妇的

    大白屁股很快就在老莽的重重冲击下泛起一片嫣红,但媳妇的头颅却埋的更低了

    ,依旧保持着无言的沉默。

    「啪!啪!啪!」

    帐篷里沉重的撞击声早已代替了之前轻快的节奏,老莽每一次的重击都会使

    得跪着的小娴重心不稳整个身躯往前挺,大屁股也如同炸开的浪花般不断摇曳泛

    起涟漪。

    「媳妇你知道吗?通往女人内心最快的途径除了阴道之外还有一个地方,我

    会证明给你看的!」

    耳边传来父亲奇怪的话语,小娴知道父亲犯倔了准备阻止他,谁知父亲话语

    刚落就在自己的菊穴处展开了如同潮水般的攻势,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大海中暴

    风雨里的一叶扁舟不断的挣扎摇摆似乎随时会沉没一般,双手苦苦的支撑着前身

    ,只能勉强不让自己剧烈晃动的身子倒下,跟别说阻止父亲了,唯有喉咙里不断

    发出呜呜的声音和不断晃动头部,希望能让父亲冷静下来。

    但是已经上头的老莽哪是那么容易就清醒过来的,媳妇的摇头和呜咽声让老

    莽更多的感觉到的是拒绝与不情愿,胯下的力度又再次加大了几分,感觉一直维

    持一个姿势不过瘾的老莽更是伸出一只手抬起媳妇的一条腿悬在空中,如同母狗

    撒尿的姿势使得小娴的大屁股向一边挤去,菊花处卡的肉棒更紧了但是依旧无法

    阻止老莽快速的抽插重击,叉开的大腿也让肉穴整个展露出来,大量的爱液顺着

    大腿不断流到地上,还有一些在空中就滴落下来拉出了一条条淫液细线。

    「呜...呜..呜.」

    小娴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小,整个身子却开始幅度越来越大的颤抖,撑着地的

    双手也晃的越来越厉害,菊花处感觉越来越酥麻,小娴知道自己要迎来第三次高

    潮了。

    老莽第一时间发现了小娴即将高潮所带来的反应,伸手把媳妇悬空的腿往斜

    向上抬得更高,大幅度岔开的双腿让阴部更加完全的展开如同绽放的鲜花,胯下

    抽插的速度开始放缓,但是每一次都插的很深撞击的力度也很大。

    「呜!呜!呜!呜!」

    随着小娴发出急促的呜咽声剧烈的高潮如期到来,老莽再一次将肉棒深深插

    在肛门内不动等待着小娴的高潮过去。

    本小説第一時間更新.diyibanhu.wang小心病毒站。

    小娴只感觉那已经完全酥麻的菊花无意识的轻轻收缩一下就松弛了下来完全

    不像之前高潮那般紧紧箍住肉棒,但是肛门里却收缩挤动的厉害,收紧的肛门产

    生了一股推力,不断推着父亲的肉棒往菊穴外挤出。

    这推挤之力来的突然,等老莽反应过来肉棒茎身已经被挤出了一部分,这时

    「呜~~~~~~!」

    高亢的声音从小娴喉咙里传出,老莽只感觉肛门内的推挤之力更大了,在老

    莽的眼里媳妇的肛门里传来的推挤之力是对自己大肉棒表示不愿意臣服的表现,

    那么自己就必须逆流而上肏服媳妇的菊穴,老莽立马调整姿势自上而下的用力推

    动肉棒往媳妇肛门深处顶去,大肉棒顶着肛门的推挤力依旧缓缓的推入肛门深处。

    小娴的高亢的呜咽声越来越大,两只眼睛也睁的大大的,嘴巴也夸张的大开

    着,因为张的太开的缘故嘴里塞着的东西似乎随时会掉出来似的。

    终于老莽将整根肉棒再次推回了小娴肛门深处后,小娴的呜咽声也戛然而止

    ,塞在嘴里的东西掉了出来,双臂已经撑不住上半身完全趴在了地面上,美丽的

    脸庞依旧保持着双眼怒睁嘴巴合不上的状态。

    看着如同丢了魂一般的小娴,老莽感到一阵征服的快感,但也感到一阵不忍,

    伸手准备抚摸媳妇的脸庞,突然小娴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发出:「哦~~!」的

    惊呼声,随着这声惊呼小娴下身不断颤抖,一股清泉从小娴的阴部射了出来只听

    「嘶……!」的一声尿液划过一个长长的抛物线尿的很远。

    目瞪口呆看完小娴尿完的老莽把小娴扶着的腿放了下来然后凑到小娴的耳边

    阴阳怪气的低声说道:「媳妇,你好棒,尿的好远哦!我伺候的还可以吧?咱继

    续,我可还有一发没出来呢!」

    话音刚落老莽就将双手环抱在小娴腰部,一个侧翻老莽躺在了地上,小娴只

    来得及发出「呀!」的一声就被连带着翻转了过来躺在了老莽的身上,然后老莽

    把小娴的身子扶了起来,小娴自然的曲起双腿坐在了父亲的胯上整个姿势变成了

    女上男下的姿势。

    一柱擎天的肉棒依旧稳稳的嵌在肛门内,小娴被稳当的固定在父亲的跨上坐

    着。

    首次尝试新的体位肛交老莽感到异常兴奋,媳妇整个身体的体重都压在自己

    的胯上使得自己的肉棒顶的很深,媳妇岔开双腿的坐姿使得两边的屁股往中间压

    迫,菊花变得更加收紧狠狠的箍住肉棒根部。

    菊花口对肉棒根部的强烈刺激让老莽急不可耐的双手托住媳妇的大屁股开始

    往上托举,此时已经浑身酸软无力的小娴只能任由父亲摆布。

    或许是因为菊花收缩的很紧的缘故小娴的大白屁股在老莽的托举下上升的不

    是很顺利,随着老莽的双手用力和小娴的自身配合,肥大的肉屁股终于脱离了胯

    下开始上升,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很稳定,肉棒一点一点的被释放出来,菊花环绕

    着肉棒从根部开始往上刮过,那拉拔的感觉差一点就让老莽射了出来,幸亏老莽

    将速度控制的比较慢使得自己只是徘徊在射精的边缘。

    很快小娴的大屁股就被托举到了最高点,白白的肉屁股如同两片轻飘飘的云

    朵一般悬在空中,粗大无比的肉棒则像一根连接天地的巨棍一般高耸入云穿入两

    片屁股云朵之间屹立着。

    老莽刻意保持这个姿势停顿了下来,欣赏着媳妇被自己托举屁股的淫荡姿势。

    此时的小娴以蹲坐的姿势高举着屁股,肉棒离体后的肛门感觉空荡荡的,渴

    望被填满塞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奈何父亲此时确是停了下来,难受的要死的小

    娴不禁扭动屁股想摆脱父亲大手的束缚。

    看出媳妇意图的老莽哪里会让她得逞,一双手稳稳的托住媳妇的屁股下方不

    让其成功下落,有时老莽还会刻意让媳妇的屁股下落一部分然后立马又双手用力

    往上推回原来的位置,如此来回玩弄了媳妇几次不断吊着媳妇的胃口。

    「你个坏老头到底想怎么样嘛!」

    来回几次都没能成功的小娴对于搞怪的父亲毫无办法。

    「媳妇我不想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只要我想要的时候都要无条件的配

    合我,我就满足你。」

    机智的老莽不忘抓住机会向媳妇提条件。

    「我的知道了!快给我!」

    充斥着无尽空虚的肛门不容小娴有拒绝的余地,伦理道德丈夫儿子早在父亲

    的连番挑逗下忘到了九霄云外,俨然已经变成渴望肉欲的性器菊花让小娴心里只

    有父亲的大肉棒。

    得到媳妇承诺的老莽感觉自己的肉棒似乎变得更硬了二话不说立即松开了双

    手,肉肉的大白屁股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快速下落如同一座大山般往下镇压,早

    已准备好迎接大屁股下落的大肉棒就像一条怒龙一样无声的咆哮着迎着镇压下来

    的大山沿着大山的洞穴快速窜入,只听「噗!」的一声沉重的闷响怒龙已经被大

    山完全镇压在了体内。

    「哦~~~!」

    再一次被肉棒填满肛门,那充实无比和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小娴只感觉似乎重

    新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嘴里发出不受控制的呻吟声。

    媳妇那饱含满足感的呻吟声让老莽感到满意无比,腰上乏力配合胯下开始往

    上顶起摆动,小娴的身子被顶的上下窜动起来。

    「噗!噗!噗!」

    小娴的屁股一次次的被用力快速顶起然后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重重的落下,

    在落下的瞬间又会迎来更凶猛的向上冲刺,小娴双手撑住父亲的双腿随着撞击的

    同时抬起臀部让每一次的抽插变得更深。

    随着父亲往上顶的力度越来越大,屁股抬起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每当被顶起

    的瞬间小娴嘴里就会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我的好父亲,我感觉要飞了!飞了!」

    屁股抬起时抽出肉棒的幅度眼看着就快要达到完全抽取肉棒茎身顶到大龟头

    这个瓶颈了,那顶起的失重感使得快高潮的小娴有种要飞天的感觉,老莽立马用

    力往上狠狠的一顶。

    「飞...飞..飞了!」

    臀部被撞的快速的太高,肉棒顶端的大龟头依旧坚挺顽强的起到卡住的作用

    拴住那被击飞的大屁股,如锁链一样大肉棒稳稳的连着大屁股不让其飞走,只见

    小娴的大屁股在肉棒的拖曳下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往下飞落。

    「哈~~~!」

    身子再一次坐落在父亲跨上的小娴身体显得分外的僵硬如同石化一般,肛门

    再一次用力的收缩起来。

    老莽只感觉这最后的一顶让自己的大肉棒如同火箭般窜入媳妇的肛门内,那

    一往无前深入肛门的大龟头这次似乎突破了某种阻碍一般,就像从深邃的压迫通

    道到达了一个小洞穴的地方,那是一个充满液体的小洞穴,里面的液体粘稠湿润

    还带着丁点的温度,被自己的龟头突破后,那粘稠液体从小洞穴里不断流出顺着

    肉棒充斥着媳妇那包裹着自己肉棒的肛门,原本只是光滑充满压迫感的肛门在神

    秘液体的作用下变成了充满粘稠液体的通道。

    老莽也发现媳妇的肉体在自己大肉棒的调教下变得越来越敏感高潮的反应也

    越来越强烈,对于自己这根争气的老伙计老莽感到很自豪,但是老伙计在把媳妇

    弄的高潮两次后依然没有消停的意思这就让老莽感到很着急了,而还沉浸在高潮

    余韵中的小娴并没有察觉父亲的异样情绪。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焦急的老莽准备全力以赴速战速决了。

    老莽把垒成一块豆腐般的被子垫在自己身后,让自己仰躺在上面,上身以一

    定角度倾靠在被子上,然后双手揽住小娴的两条大腿往后一拉,小娴上身就倒在

    了老莽身上紧贴着身子,老莽就这么拦着小娴岔开的双腿抱在了怀里,如同抱着

    小孩撒尿一般。

    肛门还在时不时用力的收缩着没有完全舒缓下来,小娴就被父亲抱在怀里仰

    躺着开始抽插,肛门内充斥着的粘稠液体让父亲的大肉棒在自己肛门的收缩下依

    旧畅通无阻,这一次的体位没有缓慢的前奏,一上来就是狂风暴雨的攻势,父亲

    的怒龙肉棒在肛门内翻江倒海的搅动着粘稠液体。

    老莽卖力的肏着媳妇的菊花,眼睛紧闭着,咬着牙关打算以这个姿势一直肏

    到自己射精为止。

    「要去了啊!太快了!」

    高潮刚过的小娴马上迎来了再一波高潮,小娴立即提醒父亲,若是往常父亲

    都会配合的停下来让自己缓过劲,但这次父亲如同没听见一样依旧对这自己的菊

    花狂轰滥炸。

    菊花已经如同着火了一样火辣辣的,高潮反应所带来的菊花收缩并没能阻止

    父亲的肉棒继续抽插,粗大的肉棒即使在菊花收缩的情况下依旧被快速用力拔出

    再插入,肛门的收紧压迫也无法减缓抽插的速度。

    「不!不!不要!啊!要,要坏掉....呃..啊!」

    小娴已经被肏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强烈的高潮快感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大脑

    ,已经不再是一波接一波的高潮了,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肛门内的肉棒仿佛

    永不停歇一般快速的机械的抽插着,每一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冲刺,一往无前的伸

    入到自己肛门最深处。

    老莽不是没听到媳妇的话,但是肉棒上强烈的快感让自己完全停不下来,老

    莽怕一旦停下射精就将遥遥无期了,所以无视了媳妇的话一心的卖力探索着媳妇

    的肛门,自己必须不断深入媳妇肝门的最深处,自己的老伙计才能得以解脱。

    也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快被高潮快感弄的神志不清的小娴无力的哀嚎呻吟着

    ,虽然小娴的肛门和菊花早已无力收缩,菊花也不在感到灼热而是已经完全麻了

    ,但是菊花前的不断抽搐的肉穴一开一合的流淌出大量的爱液诉说着小娴现在所

    承受的有多强烈。

    父亲的肉棒并没有因为肛门的松弛而停下来依旧疯狂的抽插着,高潮爆炸般

    的充斥着小娴的肉体和精神,小娴只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连呻吟的声音都要发不

    出来了。

    老莽感觉自己的肉棒在不断的抽送中越来越硬,如同一把神兵利器般在不断

    淬炼着,媳妇的肛门则越来越松弛仿佛快禁锢不了自己的肉棒一般,所以老莽越

    发卖力寻求那突破封印的契机。

    随着小娴的呻吟声越来越弱,老莽抽送肉棒的速度却越发的快,直到小娴使

    出最后的一点力气发出「哈~~~!」的一声长叹,老莽也奋力的一击插入了小

    娴肛门最深处。

    「出来了!呀.....哈!」

    老莽大喊了一声,只感觉肉棒如火山喷发般把大量的精液在泥泞的肛门内不

    断激射冲刷着,肉棒也在射精中逐步缩小变软。

    小娴感觉到父亲已经停下来开始了最后的射精,疯狂高潮的感觉也停了下来

    ,快要目光涣散的眼睛也开始恢复了一丝神采。

    那不断颤动的怒龙肉棒挣扎着将最后一股灼热精液奋力射入到小娴肛门的最

    深处后略显疲惫的老莽并没有第一时间将肉棒抽出而是保持着姿势缓了口气,一

    直维持剧烈的抽插老莽也是感觉快累的不行了,缓了一口气后老莽双手依旧揽着

    小娴两腿颤颤巍巍的把小娴抱着站了起来,开始逐渐疲软的肉棒却依旧深陷在媳

    妇的肛门之中仿佛不愿意离开一般。

    「我的好父亲,快点拔出来吧。」

    发现父亲射精完后没有第一时间抽出疲软的肉棒,这时盼望快点结束的小娴

    不得不低声哀求父亲。

    「媳妇,你说清楚点呀,你让我把什么拔出来呀?」

    望着楚楚可怜的媳妇,志得意满老莽不禁出言调戏起媳妇来。

    「就是你下面那个坏东西呗!」

    深知父亲秉性的小娴听到父亲的调戏话语无奈的瞪了父亲一眼,可是父亲却

    不为所动就是要等自己说出羞人的话语。

    「好父亲,快把你那大肉棒拔出来吧。」

    面对父亲的赖皮性子小娴只能再次开口哀求父亲。

    「从哪里拔出来呀,媳妇?」

    对于小娴哀求的话语,老莽感到很受用。

    察觉到父亲那已经疲软下来的大肉棒在自己的肛门内仿佛又有些蠢蠢欲动,

    生怕又父亲对自己那虚弱无比的菊花再进行新一轮鞭挞小娴连忙开口:「好父亲

    ,好爸爸,好爹爹快把你插在媳妇小菊花里的大肉棒拔出来吧,媳妇受不了了。」

    望着媳妇泪眼汪汪的可怜模样老莽也不好在作怪,双手揽着媳妇的两腿颠了

    颠,调整好姿势,老莽打算一鼓作气将肉棒抽出。

    「好嘞,媳妇我这就给你拔出来。」

    话音刚落老莽就抱着媳妇的身子往上一抬胯下也用力往后一缩,就听到听

    「噗嗤」的一声,一条萎靡的肉棒长蛇就从那无力开合的菊花洞口中电射而出,

    肉棒长蛇电射而出的瞬间小娴发出「呀!!!」的一声惨叫。

    小娴那姣好的面容变得一阵扭曲嘴里的银牙紧咬着两只美丽的大眼睛眯成了

    一条缝眼角里直接流出了眼泪,紧握着双拳的小娴全身上下都在剧烈的抽搐着大

    屁股处抽搐的尤为厉害,大量的粘稠精液从菊花口喷涌而出,已经完全松弛下来

    的菊花大大的敞开着即使肉棒已经抽出也依旧无力合上任由那白浊精液流淌而出,

    从那张开到极限的菊花口处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肛门内的情况,与那毫无生机的菊

    花相比那未被老莽蹂躏过的粉嫩肉穴则显得活力十足,已经勃起的如豆粒般的阴

    蒂凸起的尤为明显,因为双腿被叉开的缘故肉穴也被完全的舒展开来,肉穴不断

    的收缩开合着仿佛在渴望着吞噬一切,大股大股的清泉在小娴惨叫的那一刻从颤

    抖的肉穴处激射而出与那菊花处无力流淌的精液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把小娴抱在怀里屁股抬的很高的缘故,老莽清楚的看到小娴菊花和肉穴处的

    情况,那不断蠕动激烈潮吹着的粉嫩肉穴才是自己真正渴望的,可是自己现在却

    无法享用,那对媳妇肉穴占有的怨念不断刺激着老莽。

    再激烈的潮吹也有结束的时候,渐渐的小娴抽搐的身子渐渐平缓了下来,肉

    穴处也不在继续潮吹,大开着的菊花也不再有精液流淌而出,只留下地上那大滩

    大滩的浑浊液体诉说着方才惊天动地般的激射喷涌。

    眼角还挂着泪水的小娴依旧呆滞着好像还未从那激烈的身体反应中回过神来

    ,一张宽厚的大手却不知什么时候覆盖在了自己那依旧泛滥着爱液的肉穴处,突

    然那蠕动着不断一张一合的肉穴内就被插入了一根手指,那突兀插入的手指立即

    让小娴回过神来,但不等自己张嘴准备出声阻止父亲,一张大嘴却抢先一步吻住

    自己的双唇。

    父亲那一根手指如同一条不断钻动的泥鳅在自己的肉穴中不断游动,还不待

    小娴适应过来老莽就插入了第二根手指,两根手指灵活的在肉穴内窜动着,小娴

    被刺激的两条腿不断的想夹紧奈何父亲双手依旧各揽着自己的一条腿用力的向两

    边岔开,两条泥鳅般的手指很快迎来了新的小伙伴,第三根手指加入了队伍后三

    根手指仿佛变成了一条小鱼,三根手指剧烈的在自己肉穴内抠挖着,「呱哧!呱

    哧!呱哧!」的声音在肉穴处不断传出,大量的爱液在三根手指抠挖时被带了出

    来。

    小娴的小腿在不断的乱蹬着,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伸到自己肉穴处作怪的

    手臂希望能阻止父亲的动作但是这只是徒劳,嘴里被父亲的大舌头占据了不断的

    在搅动着,小娴只能无奈的发出「唔唔唔!」的声响。

    渐渐的父亲三根手指的搅动开始放缓,小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身子扭动挣扎

    更加厉害了,但是这些动作反而让老莽更为兴奋,第四根手指艰难的塞入了自己

    的肉穴中,四根手指如同挖掘机一样不断在自己肉穴内疯狂的刨动着,小娴瞪大

    的眼睛开始翻出白眼,剧烈挣扎的身子渐渐的不再颤动,当小娴的整个身体都瘫

    软下来的那一刻,那泛滥的肉穴处猛地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了老莽的手指,

    大量的液体再次潮吹而出喷在了老莽的手上,不死心的老莽继续抠挖了两下,发

    现小娴似乎昏睡过去了,老莽也只能无奈的停了下来。

    昏睡过去的小娴直接瘫倒在老莽的身上,老莽将抠在小娴肉穴里的四根手指

    缓缓的往外抽出,刚潮吹过两次的肉穴依旧活力十足不断的开合收缩仿佛对离去

    的手指恋恋不舍一般,老莽怔怔的看着沾满爱液的手指回味着与媳妇翻云覆雨的

    过程。

    那肉欲的时光是如此的美妙在伦理的作用下更是如产生化学反应一般让人沉

    醉其中,那感觉如同甘泉一般浸润了老莽和小娴长久饥渴的身心,却又如毒药一

    般让两人忘却了伦理家人沉迷在公媳不伦中无法自拔,毒药也好甘泉也罢,老莽

    都不会为自己做出的一切感到后悔,人的一辈子很短,老莽很珍惜与媳妇小娴的

    一切,以后的事情老莽不会去多加考虑,只要活在当下过的快乐就好,哪管死后

    洪水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