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23)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432。

    女警半朵淫花〈23〉。

    睁大眼睛看眼前,弱势长者的棒身,佈满岁月的斑点,难以想像的旧物,可

    包皮内却包着老灵魂,皱皱的让人期待。

    我即是期待,也是喝彩,又是鼓励的口气,问:「阿伯!你这物件还可以用

    吗?」从色素沈淀推测频於磨擦,这傢伙年轻时肯定风光。

    老阿伯眼中有神釆,回:「当然!风光了数十年…落入穷途才落魄。」他把

    龟头眼上那滴晶莹液体,抹在我的手心上。说:「这…老东西。有古味,你闻闻

    看?」。

    看我拿到鼻前嗅闻,他说:「呵…你喜欢?多年未出清,积郁可多着呢」。

    看老阿伯就在我面前,慢条斯理的撸了一会,旋转几下,又挤出一些晶液,

    送到我的嘴唇上。我伸出舌头把那汁液舔进嘴里,用舌头撩动,一阵既甘甜又湿

    粘的感觉包围了我口腔。

    「呵!你老当益壮…这老货儿,可是老皮鲜品啊」。

    上回和年轻的哈士奇,搞到都要被炸乾了,才逼出一点五彩缤纷的光。这回

    换老物件催情迷药的光,比上回强了一些,但还是没F。

    但不得不说,这健硕老头儿真有迷人之处,忍不住嘴角失守。那道光,不是

    很强,但足够让女人的矜持动摇了。

    「你既然对我有过承诺,这会儿也来找我了,就来试试这老物件吧?」。

    「蛤?阿伯误会了,那是你自己解读啦」。

    老人家不听,伸手抱住我,我彆扭得浑身僵硬起来。而他,居然还笑嘻嘻地,

    再一次搓揉我的乳房,登时搞到我脸上红晕满佈,而且浑身像爬满了蚂蚁般的不

    安。

    「看你年纪也不小啦!不学一些特别的,将来怎应付丈夫呢?」他趁势伸手

    向下一捞。

    「唉哟!真会装。哇~这么湿。」是湿,但肯定和老阿伯无关,那是浩文搞

    的。

    自从浩文归建,在迷药情境下扮演妓女后,我就无法逃脱他的魔掌。理智时

    一再想疏远他,但是只要他帅气的递一杯咖啡,我就失守任他予取予求。

    更惨的是,对别的男人完全没有做爱的F,即使有也只是淡淡的五彩缤纷。

    「不,不要呀!阿伯,你不能这样对我的呀!」惊慌中,我大声地嚷。

    「那男警像豺狼,我当年也是虎豹,今儿轮到我,即使掉光了牙,也要把你

    这小绵羊吃掉」。

    他说浩文学长是豺狼,没错。迷药发作下的承诺,是有。都很无可奈何,只

    好迂回的问他:「阿伯,那你要我…我该…」。

    啊呀,又说错了,马上改口:「阿伯…那是误会。那…我现在,该如何做好

    呢?」。

    「你在上班,也做不了甚么的,就先帮我吹吹老东西,看还可不可以用」。

    相害取其轻,我蹲了下来,老阴茎上长满老人斑,缓慢地褪去包皮,看那龟

    头虽然皱皱的,像乾枯的的朽木。

    一定是没女人,生鏽坏了!心生怜悯,把口水聚集在舌尖,再把滋润沁在老

    龟头上。

    嘻!老龟头润湿后还算红润,搓搓还有反应,捏捏还算有实没虚空。

    老物看来残旧,热的很慢,不知道可否勃起?而我兴趣是想看它,完全勃起

    会有多大?。

    一开始我没有全部含着,只是轻轻的用舌尖对那绕圈。老人家受不了了,开

    始吐着大气。我,喜欢听男人呻吟,会觉得自己超得意的。

    边含边绕,等到他受不了了,才整个含住,但只用口腔做不动的含吸,让老

    物件感受我的温暖。

    一会后,我改从最底部慢慢的舔上来,用舌尖在龟头上打圈。

    老阿伯更用力在喘息,看来它快要勃起了。这时候我用手握住,嘴也开始加

    强力道。

    对自己说:「倪虹,你要做,就做最棒的。」我用吸吮配合动作,尽量让老

    阿伯感到舒服。承诺终究得兑现,我更想看它完全勃起。

    老阿伯想佔我便宜,我童心未泯也想折磨这老傢伙,改去舔的蛋蛋,或咬对

    方的包皮。当然,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忸怩动作激励他。

    「阿伯!香港女警口技如何,这样服务您老人家满意吗?」。

    「我要弄到你完全勃起,要加油喔。嘻嘻」。

    他配合着我的舌头,摆动着腰,说:「快了!爽意由丹田直透全身,老东西,

    快喷出来了!」他提醒我。

    「蛤,怎会?它还没完全勃起呢」。

    「身贫落魄,老东西,几年没用,射精也是半软着」。

    老人鸡皮鹤发,老阿伯有此能耐,不能强求啦!於是安慰他:「那,不勉强。

    出来没关系,让女警为您佬服务…」。

    又不是清纯小女生,女警为老人服务,我不避讳反而更努力的撩拨他的阴茎。

    「喔…俺家是落魄江湖流浪汉,有汝楚腰纤细,绵掌轻柔…舒服呀」。

    老阿伯会引用杜牧的诗?这老叟绝非凡人。但被他暗喻我是青楼妓女,小生

    气,更加大的力道。就在几秒钟后,他按不住,就在我小嘴内,我让它在最深的

    地方爆喷了。

    感觉阿伯爽意充斥全身,他在低吼。「哎~噢…喔…喔…」,那热浆一下一

    下的直喷到我喉咙内。

    「嗯…嗯…嗯…」体谅他无处发泄我不敢松口,积存太多,小嘴装满了不下,

    就从嘴角满溢,让我的手也全是精液。

    直到快窒息了,才吐出肉棒。

    「小姐!含着它。」他弯身蹲在满口精液的我身旁,阻止我吐出嘴里的东西。

    我只好紧闭小嘴,陌生的东西噁心,我脸颊扭曲,无法呼吸。

    「乖女孩!老东西很珍贵,别吐出来!」阿伯伸出手在我背上,缓慢温柔地

    抚摸顺着。

    「好些了?那把头向后仰,我要看你把这些营养全吞下去」。

    我竟然听老人家号令,把头向后仰一些,让他看得见,那浓郁的东西在喉咙

    里。

    「乖女孩!老东西滋阴补身,慢慢地吞下它!全部,全部吞下它」。

    我保持着后仰,照着老人家的话,慢慢地把口中物吞下。

    老阿伯看着我喉部的韵律,确定我完全吞下后,一脸得意地说:「很乖!你

    今后也算我的女人了」。

    「阿伯!舒服吗?」我得意又俏皮的的笑着问。

    没有回答,我仰头看着星空,夜色好美,我用沾满精液的手坞着脸,心里害

    羞在想,阿伯大既很多年没这么享受了吧?。

    当我再睁开眼时,已失去了他的影子,人勒?顿然有一点失落。

    退勤。

    今天的工作纪录就写为民服务。服务内容写什么?忘了。

    脑海里,全是老人家的重要部位。还是半软着,就有十四、五公分长,四公

    分多粗。人家半软的Sie,就比谷枫硬时,粗大很多。

    如果完全勃起硬起来,会有多大呀?。

    急忙赶回宿舍,先拍一白底粉色豹纹内裤的相片,脱下来再写一段感性的心

    得。数一数原味内裤,十七件。这一趟回婺源要交货十八件,代表回家的日子近

    了。

    人在香港打拼,我最向往的生活,仍是期待假日回婺源,和谷枫散步。

    自从卧虹居落成,成为婺源媳妇后,我不会放弃十多年的感情,即使谷枫对

    我有成见,我会努力解开彼此的心结。

    明天的班机,要回婺源了。

    可今儿被老阿伯这一搞,我下面超湿,等不急,想发骚,睡不着。

    穿上第十八件新品,想到四合院有很多男人会帮女人解惑。打开笔电,又想

    到生意,先用谷枫帐号登入〈软男风潮〉平台。

    看买家的留言这才发现,原来我的内裤,比千莹和雅婷抢手,是谷枫会PO

    我的淫照,自古徽商会做生意,谷枫更会,竟然订出层级,买愈多看愈多,他根

    本在做卖老婆的生意,原来色狗都很想肏我,才买我的原味。

    今天有买家,贴出拿我内裤打手枪的直播。更有人PO,把一沱精射在我脸

    上照片。

    买家都建议谷枫,多PO一些供货小姐的淫照,更要求升到彩虹级的买家,

    可以肏供货小姐,谷枫竟然答应了。

    谷枫呀谷枫!你可真会做生意,连老婆都卖,想到一群买家想肏我,就浑身

    颤抖。

    婺源徽派建筑的特色是黛瓦、粉壁、马头墙。马头墙的作用是防火、封火墙,

    在古代,更是徽商外出时,遮俺家居,防止女人红杏出墙…。

    可是徽商的女人自古就懂得牺牲,我不好意思用电话讲,改用微信发给谷枫:

    「千莹和雅婷不愿意提供淫照,你就挑几张我的,PO上去供大家打枪和幻想吧」。

    偏偏浩文学长来电,说要疏远他,却禁不住挑逗,不懂得拒绝。心里的马头

    墙不够高,失去防火、封火功能,我半夜还是被浩文约出去愉悦了。

    红杏出墙,到了饭店敲门,浩文一迎我进去,就奉上一杯咖啡。

    站在落地窗前啜饮咖啡看夜景,他不耐等;我冷不防,被拿绳子绑了起来。

    并没有绑的太紧,但扭动也无法挣脱那种束缚。

    就说只要他帅气的递一杯咖啡,我就任他予取予求。知道要玩绳缚,但是明

    儿一早的班机,我有些害怕这傢伙,心里担心,会不会不让我回婺源,玩过头就

    完蛋了。

    落地窗和对面楼,其实只有一巷之隔,不远,我都能看见对面楼,人家里的

    电视在播新闻。

    我能看见对面楼的每一户,对方自能看见我被绑在落地窗前。

    浩文从背后挺进,那种被填满的感觉超棒的。浩文一边说:「把乳房贴在玻

    璃上,我用大鸡巴干你…」一边拍打我的臀肉。

    「喔…痛,别打出伤痕,人家明天回婺源啊!」拜託他不要,谷枫会发现的。

    不说还好,一说他更加强力道,感觉都红肿了。

    打完,他力用把我正面压在玻璃墙上,乳房都压平,整个人粘在玻璃上了。

    「嗯…学长啊,拜託不要这样玩,对面楼会看到的」。

    「你会担心被看吗?就是要等对面楼的观众报案。」他还问我:「这会儿,

    咱队上谁〈坐堂〉?」。

    好像是一个新进同仁,一脸落腮鬍平时看我猥琐的很,如果他来处理,那真

    的是超可怕的事,紧张到全身颤栗。

    浩文是一个很勇於尝试的伴侣,他不只做爱会变换各种不同的姿势,懂得用

    我喜欢的方式对待我。有时还会搞一些情境,像今天这样,带给我不一样的性爱。

    害怕被看到,羞赧!曝露,加上五彩缤纷的光,觉得很刺激。但都抵不过同

    事,随时会来敲门。

    对面楼已经有人发现了,而我还趴在玻璃墙上,浩文在身后不断的抽插着,

    我已无力思考,只能迎合着他每一次挺进。

    「贴墙很累,去床上好吗?」这傢伙创儿佛心来了,同意,却要我不可以离

    开他的身体,否则…好可怕。

    我只好当人犯,让他用警察逮捕犯人的姿势,一起回到床上。

    「你,在上面,用身体贿赂警察!」他躺了下来,我身上的绳索没有被解开,

    主动地骑了上去,演女犯人挣脱的戏码。

    「倪虹,被制约爽吗?」。

    「啊~学长,这样玩舒服,又刺激…」肉棒在深处真的好舒服,我也全力忸

    怩。

    看浩文舒服到颤抖的直叫,真让人得意。被他大屌顶着花心,受不了舒爽,

    湿的一塌糊涂。

    浩文不谷枫做爱只顾自己爽,他总会说:「你快低头,看大鸡巴在干你的样

    子」。

    「喂!是我的小屄在吃你的大鸡巴吧」。

    「哦?我看看。哇,小穴这么湿润,沾满淫水的鸡巴晶亮晶亮,像孙悟空的

    金棒棒,是我直捣你的水晶宫啦」。

    「对呀!那是我高潮的汁液。」疯狂性爱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让我听得脸

    红心跳。

    浩文解开拘束我的绳索,要我半蹲着腿一上一下,我看是小穴在吃鸡巴;他

    拿相机猛拍,说金箍棒在捣水晶宫。

    「胸挺起来,双手用力揉乳房…这是你男朋友最爱看的。」我照做,将双手

    放在双峰上恣意揉捏挑淫。

    「啊~学长你坏,人家又要高潮了,怎办?」我难以控制,下身传来一阵颤

    栗。接着全身彷彿被电击一般,乳头紧缩,小穴也不断收缩。

    「到了。不要…不要了啦!明早的飞机,真的不行再来了…」。

    浩文不肯放过我,说:「今晚要肏到你回不去!」扶着我的腰,从下往上顶,

    还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一下都将我推向高潮之巅。

    有这种炮友,本来就回不去了。

    这一夜和浩文彻夜淫欢。翌晨,真差点赶不上飞机。

    第十二章〈滋滋纠结夜夜飘淫〉。

    往南昌的班机上。

    看向窗外,就如一场春梦,二腿间湿漉漉很真实,明知是你情我愿,可在回

    家前还出轨做这种事,有罪恶感啊。

    到了婺源,黛瓦、白粉壁、超喜欢,可是马头墙让我忐忑不安,一踏进卧虹

    居,罪恶感更是强烈。

    小穴里带着外遇男人的精液回来,真不知怎么向谷枫交待。我该不该向他自

    首呢?。

    轻声叫了一声,「老公!我…我…」想自首,说不出口。

    「枫!我…我…I。sorry…」太小声,他跟本没听到,谷枫急着在我

    身上需索。

    「亏你叫老公,老公想肏时,你人在那儿?还我…我…我什么呀?还不快脱

    掉」。

    先帮他脱光,才羞怯怯的脱自己,明明有洗过,但身上依旧有淫糜的感觉,

    连呼吸都有男性贺尔蒙的余韵。

    脱下内裤,这才发现怎还有一沱精液,一股讨厌的臭腥味。看来饮食不同,

    精味也不同。

    赶快把内裤塞进枕头下,以为他会扑上来就插进去,应该不会被发现。谁知,

    这牛说要舔屄。冏!被他发现未开肏,我就湿不忍睹。

    我心意已决,「好吧!被发现,就自首。」擦也没用不只穴口,子宫里全是

    浩文的精液。

    我觉得,这样摊开来讲,也挺好的。谷枫明明深嗅私处,还翻开阴唇、看的

    很仔细,还吃的津津有味,却没发出疑问。

    看来谷枫蒙在鼓里没发现,依然一如往常地干劲十足,掐住大乳对乳头猛吸,

    满足后还压在我身上,直到分身在我体内疲软,才慢慢翻身下来。紧紧把我抱

    在怀里,说的卧虹居的日常生活,使我徜徉於夫妻之乐。

    被他发现,我身上有绳缚和咬痕了!他有伸手去轻抚,眼神很爱怜,却仍然

    没有质问。

    谷枫啊,你的女人昨夜被别人狠狠肏一整晚呢!正常男人会心痛,很痛,像

    胸口被刺了好几刀的痛。你怎都不吭一声?。

    难不成,谷枫喜欢戴绿帽?。

    还有,小屄被肏到红肿,谷枫有深嗅私处,还翻开阴唇看,一定可以察觉异

    状,更何况别人精液的味道那么浓。

    就这些判断,谷枫不只喜欢绿帽,我感觉他就是一个绿奴。

    好吧,他不问,不如我放弃矜持,坦然自首,这样才能根本解决问题。

    「枫!翻开阴唇看那么仔细,今天的味道…吃起来,不同吧?」很紧张,要

    用那一句,拉开自首的帘幕。

    就在这时,谷枫有短信,很多…连着进来。

    他拿手机开始收,显然是很多张相片,谷枫一看到相片,那跨下垂软的屌马

    上往上高高举起。

    谷枫想掩饰,伸手捏住,那龟头又从手掌中窜出,这傢伙,这会儿怎那么凶?

    肯定是看到刺激的淫照。了解他的体力,知道他又将狠狠的肏我,伸手把塞

    在枕头下的内裤拿出来,待会儿就从内裤的精斑开始破题,利用他精虫上脑时自

    首。

    谷枫怎边看相片,边舔自己的嘴唇。别人的精液好吃吗?把内裤拿过来闻一

    闻,手又摸私处,再拿到鼻头闻一闻。好噁。

    发现老婆带别人的精液回家,他吃的津津有味,连吭都不吭一声?。

    好像有听到我在淫啼的声音,肯定是我的视频?藉个大翻身偷瞄,谷枫马上

    遮掩,但还被我用余光窥见,谷枫看的是我的淫照没错。

    藉故问他:「人都脱光了,你还看我淫照?对了,你别把我露脸的PO上网

    去」。

    谷枫继续在看手机,用屌的角度回答,这会儿手机里的,肯定比床上的我更

    让他激动。

    问他:「你在看那一组,让你这么血脉贲张?」。

    「最近都没注意看,今儿看才发现,你腋毛变浓的耶」。

    「呃,是喔?」。

    「看来,和你愈来愈淫荡有关吧?哈哈」。

    「哈哈…枫哥喜欢就好…」。

    照片显然不少,我说:「我也想看看自己,给一起看啦!」他顾左右言他,

    说:「你在网购平台露半脸!反应热烈,这二天我有得忙。你。自己上去回应留

    言吧」。

    「也不出去找工作。忙?忙着肏我吧」。

    「对呀!愈淫荡的屄,肏起来愈爽…」谷枫把手机丢在床上,我却听到一句:

    「不要…不要了啦!明早的飞机,真的不行再来了…」好耳熟的话,迷糊,在那

    里说的?。

    没时间思考,他人已压了上来,眼珠简直就快喷出火来了。

    二腿被他伸手掰开,看到我阴蒂红肿,说:「你被肏太多,阴唇开始慢慢外

    翻,小豆蒄,也比前几年激凸,大很多」。

    谷枫再一次把鼻孔贴住小屄吸嗅。这回我没有羞惭,而是一阵直冲心扉的刺

    激感,让我脸颊瞬间红透,下意识缩紧屁眼,二个男人的精液同时涌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呢?常听人说,很多男人爱这种绿妻的变态,却没想过谷枫是这

    种人?。

    不!谷枫一定还被蒙在鼓里,因为他不生气,更没说有戴绿帽的癖好。

    谷枫用舌头拨开阴唇,再窜入阴道就是一阵吸吮,吃的津湕有味。说:「喔

    喔!这味道比想像中更不一样呢」。

    心里闷,男人真难想像,吃奸夫的精液,竟然津津有味?。

    谷枫吃完后说:「新鲜,味道真的不一样。」一边抿嘴一边用二手敞开我的

    大腿就要开肏。

    看来不是蒙在鼓里,他早知道了?更加害羞、更加耻辱、也更加地…刺激。

    背德本该害怕的罪恶感,怎会变成扣人心弦的刺激,触动欲火的刺激?。

    感觉那屌从未有过的烫,顺从的弯曲双腿配合,看着他挪一下阴茎的角度,

    不做任何调情,就插入我湿润的下体。

    插入时,我「啊!枫哥,都是你的,甭急,慢慢吃…我话对你说…」同时,

    谷枫发出了一股解放的呻吟。

    接着开始狠狠的插着我的小穴,同时嘴巴不停轻咬着我的娇躯,他到处啃咬,

    我的锁骨、乳房、脖子、嘴唇…无一倖免。

    「枫,你会想看我更淫荡…甚至看我被…」我想自首,谷枫没在听。动作很

    狂,就像掠夺像报复,又像个懦弱小男孩,贪婪的吸取我身上所有的味道。

    可是面对浩文造成的绳缚和咬痕,谷枫会停下所有动作,用舌头慢慢的…轻

    轻的…温柔的舔,感觉很疗癒。

    「痛吗?倪虹~我爱你,你是我的…你一直是我的…」。

    「嗯~我的人我的心都是枫哥的…」这话让他又急促的冲刺了几下,说:

    「你是我的…太刺激,承受不住…爽,我要放进去了…」。

    「嗯~我的心我爱…不会出轨,肯定是你的。射给我…把你的一切都射给我

    …让我接受你的所有…」。

    「倪虹…倪…虹…倪虹…倪…虹…」谷枫忍不住了,感觉他用尽所有力气,

    就只是为了将所有的东西灌进我体内。

    「阿………」一声长叹。心里呐闷,他今儿怎了?。

    陪他纵情驰骋第二次后,谷枫照旧压趴在我身上。明知,却没有问我,带回

    来的精液是谁的。

    反而从另一角度切入,问我:「倪虹,你这一趟回来,小屄湿又多汁,和我

    看的那些淫照,有关连吗?」。

    轻轻的推他,让他下来躺到一边,回一句:「那一组?你又不给看,怎回答。」

    用手抚摸谷枫的阴茎,尽管刚射精,上头全是二个男人的体液,我毫不在意。今

    儿若换别人,我肯定不敢碰。

    谷枫习惯我用嘴巴帮他清理乾净,今儿有点犹豫,因为谷枫阴茎上,混着浩

    文的精液。

    刚射完的阴茎十分敏感,我改用手指头轻刮着敏感的龟头,显然不够柔,谷

    枫忍不住发出呻吟。

    「小枫枫,软Q…软Q…好可爱。」看他满足我十分开心,对他抛了个媚眼,

    随后将长发拨到一旁,张开小嘴将软Q唅了进去。

    都舔乾净了,才给他一个神回答,说:「我从昨晚,就被买家轮着奸。今儿

    一进门,轮到你跟着肏,有可能不湿又多汁吗?」。

    谷枫一脸猥琐,说:「我一直有在思考,你说过乾脆挂着牌子,连人出售

    好了!这句话」。

    「喔……」看我在傻笑,他直接着试探说:「那下回,我来约买家,你回来

    先接客,做卖老婆的生意」。

    我是搞外遇,怕他追究才傻笑!他把话题转到卖老婆,换我藉机翻脸了,开

    骂:「你是神经,还是穷怕了?成天想做卖老婆的生意」。

    要穿回牛仔短裤时,感觉怎突然太紧了,缩小腹几次才扣上钮釦. 觉得下腹

    传来热流,二个男人的精液撑大我的肚子,双方的千军万马,为了争夺子宫的占

    有权,想必撕杀到热气腾腾。

    脑子里充满了谜团,陪他家人吃过午饭后,婺源却是凉风徐徐,不燥热!

    心里还是想自首…拉着谷枫,要他陪我去附近的山上走走。想找机会…坦诚

    告诉他我和浩文的事。

    途中碰到祝金雁,都要脱口而出的话,又吞了下去。

    「倪虹!啥时回来的,和老公散步呀?」在面交女警内裤那回认识的朋友。

    「今儿,刚到,要住三天」。

    「倪虹!我没内裤穿了。」她现在是谷枫的下线,我原味内裤缓不济急时,

    谷枫会向她调货。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款式,搁在她那儿。

    夏末,婺源处处美景。

    站在高处向远看,层层梯田、曲折线条;盆地中散见小河,河边聚集着三、

    四个村庄,拥有青山绿水、粉墙黛瓦、飞簷翘角。

    拿相机拍照,臀沟被棍子顶了一下,回头,谷枫说他又想要了。

    我笑着,拿相机敲他翘的高高的肉棍子。说:「我在拍粉墙黛瓦、飞簷翘角,

    你这是什么?」。

    谷枫说:「看,我这儿,粉红硬硕、见女翘首,也是婺源好色。快~帮我口

    口」。

    只好下蹲下来,侍候夫君。

    路过一处玉米田,他比着一株株玉米穗说,这株长的…这株短的…这根很粗

    ……。

    我看都一个样,都吐着长长的玉米鬚,就像男人的肉棍子,大小不一,一见

    女人就滴着透明的汁液。

    「你要那一根?」知道他想在玉米田里肏我,偏不给。

    我故意指着玉米,说:「这根!」没想到他伸手摘下来,剥出玉米,说:

    「宾果,这根,又粗又长喔」。

    听得出他的企图,但我想法单纯,只是想隔着黑色内裤,拿玉米…拍出来应

    该挻有艺术感的。

    只要不露脸,就可以在〈软男风潮〉平台放送,靠我的身材,金色耻毛,刺

    激新鲜增加人气。为了生意,叫谷枫拿相机帮我拍。拍着拍着不知不觉内裤就被

    脱了,当时真的很有感觉,下面湿到滴出水来了。

    谷枫问:「倪虹,这玊米,是你第几个男人?」。

    感觉他话中有话。我心里也在忙着数数,从右手,谷枫1、被迷奸2、浩文

    3、哈士奇4……再伸出左手,志杰督察、珠宝大盗、小刚、老阿伯…,这几个

    算不算?。

    啊呀!十支手指快用完了,我怎那么贱呀?不如就藉这机会自首好了,於是

    开口回:「人家不会算啦」。

    谷枫脸色不太对劲,「有那么多个吗?」他说完,我「啊~」惨叫一声,那

    玉米真的肏进我的屄里。

    他问我:「不会算?那这根,排老几呢?」。

    「啊!这根最大,要用脚趾算…」。

    谷枫拿相机,拍了一些我小屄吃玉米的相片。还说:「算好了,告诉我,P

    O上去时,要标售老婆」。

    「拍到脸的,不要PO上去,我会丢官的。」露脸很害怕被人认出来,但拍

    这些吃玉米的照片,淫荡超有感。

    我用玉米稍稍的来回蹭着小豆豆,超舒服,淫液大量的渗了出来。要拿起来

    看,谷枫喊:「不要动!」他猛按下快门,说淫液黏黏的还牵丝。

    我真的很淫荡,见到不一样的就想要,感觉来了当然要解决的阿!我忙我的,

    他拍他的,在玉米田里,这种体验超刺激的。

    觉的自己好淫荡!就高潮了。喷出不少男人梦寐以求的「水」。

    满足了之后,我说想尿尿,当我蹲下来低头尿,头顶上沙沙吹过来阵阵清风,

    格外舒畅。尿完,一抬头竟撞上谷枫的肉棍子。

    「来,再帮我口一口!」这牛,只要在自个地盘上,他就很敢。近来对我的

    口气,很放肆。常话中有话,在试探,等我自己自首吗?我也想,却开不了口,

    怕毁了这段感情。

    心里有鬼,就愈百依百顺。看附近没人,像小女人半跪着,大胆帮他口交。

    陪他调情,他想野合,小女人我也配合。

    一开始我想,只需掀起裙子就行了,但谷枫说要玩就疯一点,他竟然把我全

    脱了。

    「枫!你什时候会去香港,带我去穿乳环好不好?」给谷枫看过雅婷的穿环

    照;还夹着浩文送的乳夹,让谷枫奸过,他说有感、很喜欢。

    为了情趣我常吵着谷枫,要他带我去穿乳环。

    「先缓一缓,等你生过孩子后再说」。

    「人家穿在乳晕上,不会影响哺乳啦」。

    「不!我谷枫要,就彻底,直接穿在乳头上。」他竟然还说,吊饰早就选好

    了。

    玉米高大叶茂盛,有如绿色纱帐,阳光随风洒匀洁白的裸体,谷枫的勃起翘

    高高指着蓝天白云。

    很逗。

    「想肏我?来呀…」我跑给他追,二人一阵嘻闹离衣服来愈远。我被抓到时,

    他摸我下面,说:

    「哇!淫水涟涟,可以淹玉米田了。」说完把我扑倒在玉米田里,掰开我的

    双腿,手扶肉棒,直接插了进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