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31)

    〈31〉。

    咘咘低头不语。我又问了一次:「你那个性伴侣,是不是我认识的人?」。

    她吞吞吐吐的说,就情趣商品店认识的警察。来买遥控跳蛋,贪图长的帅、

    风趣,一开始只是玩玩,也没当真,想说职业敏感,就没在意问什名字,只知街

    上的小混混都叫他贼仔文。

    「当贼仔文炮友半年后,直到你拿我卖给他的跳蛋来找我设定,才知道贼仔

    文是你男朋友」。

    「咱是好姐妹,想疏远他,已经来不及了…」。

    我急着问:「我的遥控跳蛋?再说一次,它是你在认识我之前半年,卖出去

    的?」。心里着实很惊讶。

    「没错!东西是用过,但包装盒子,是我后来给他的新品」。我这一吓非同

    小可,拿浩文相片给咘咘指认。二人面面相觑,原来设计咘咘去借高利贷,沦落

    当妓女的警察,竟然是浩文学长。

    更可怕的是,我的最爱、也陪我度过寂寞夜晚的跳蛋,竟然是有人用过的旧

    品,怪不得。光回想,我就起鸡皮疙瘩。

    咘咘说:「姐姐可还记得?当初我有问,『你的遥控跳蛋,已有预设一个主

    人…』,问你是谁,记得吗?」。

    我想起来了,咘咘问我,当时我回她:「我也不知道」。被爱冲昏头的色女,

    只急着要帮跳蛋找一个窝,就是用自己的私蜜小穴当它的窝。

    「想起来就好。我知道贼仔文…不,江浩文是姐姐的男朋友后,我默默疏远

    他。后来得知他诱姐姐为妓,有阻止,江浩文怕我告密,翻脸控制我的自由」。

    「唉!这该死的色魔」。我真迷糊到可以了,有我这种女警,香港人的悲哀。

    「姐姐也别内疚了,就当我是用身体还债。咱都这款歹命,谁让咱没能耐呢?

    谁知借钱利滚利会这么严重,就只好给人家玩弄折磨啦」。

    问她,目前欠债多少钱?一听,很可怕的天文数字。歹徒逼咘咘当妓女,也

    只能还利息,即使她耗尽青春,也还不了本金。

    更可怕的是,牵连甚广,咘咘只是一群受害者的其中之一。因为咘咘说:

    「你跳蛋的前一个主人,是一个叫茵茵的女子。比我我小一岁,现在还陷在

    娼寮之中,因长的漂亮,每天接客超过廿人」。

    还真要感谢鸡爸,看他平时无为,竟能够把咘咘保护的这么好。还利用浩文

    在受训,安排这一次秘密约见。薑是老的辣,就凭我一定无法保护咘咘不再被抓

    去当妓女。

    但我决定,安排咘咘去婺源。

    因为我曾带她回彩虹桥,小叔很喜欢她,但咘咘拒绝,说嫁到婺源,会闷坏

    了。

    这回她走头无路,小叔反而很义气,说一夜情人一世夫妻,不会计较她有被

    逼为娼的过去,也不在乎年纪,真心要娶咘咘姐为妻。

    得知小叔准备迎聚妓女,谷枫也不知在乐什么?。

    我送咘咘去暂时安全的地方之后,决定听从鸡爸的建议,用自捡方式从警署

    内部,清除这群害群之马。

    再由鸡爸、蒋秋,结合一些正直的老警员,去清理那些非警职的人渣。唯有

    这样,才能一并塔救茵茵,和那些被控制着的女孩。

    同事、长官那么多,谁是黑、谁是白?。

    天啊!我竟然不知谁才是正义的使者,於是我找上很照顾我的女警司邓钰芳。

    听我说要检举,她一脸笑说:「是鸡爸介绍你来的吧?这案子牵连很广,已

    经在侦办中…」。

    另得一提的是,那些恶意中伤的事儿,在上级介入调查浩文后,整场风暴似

    乎瞬间平息了。

    或许高层授意,我不再和浩文一起上班。虽然我功过未定,褒贬不一,但同

    事口头仍叫我见习督察,也不再有酸言酸语。

    志杰督察似乎也得到风声,从此不再找我麻烦,让我在工作全力发挥,一有

    作为就安排我被表扬或上媒体。

    在一场抢救雏妓的破案记者会后,邓警司把我叫到办公室。

    「你自检的案子,我已全盘掌握,警察和色情业者挂勾很深,为首的就是被

    雅婷和蒋秋去办公室拍性爱影片的陈警司」。

    「但是上级怕媒体追案况,所以拿你拯救雏妓案,来转移新闻焦点。至於内

    鬼的案子,上级要求低调处理,但会给你一个交待」。

    交待?我被绑架差点被奸;咘咘、茵茵…被逼成妓女,怎会只有低调处理。

    邓警司说:「绑你的不是警察,逼咘咘为妓的,也不是警察。内鬼只是躲在

    幕后的警察」。

    「还有,姚千莹败絮其中。你自己也花名在外,身为见习督察,还曾当过妓

    女。只要咘咘可以重新做人,这事儿听我劝,你别再追究了」。

    「报告长官,我没有当过妓女」。

    邓警司瞪了我一眼,说:「没当妓,那网路流传的视频,就是造假啰?」。

    我要离开办公室时,邓警司又丢了一句:「另外,雅婷和蒋秋以后归你管。

    上级要求,你得约制这对狗男女。我看你也一丘之貉,好不到那里去…」。

    「嘻…嘻~那可不可以,加上鸡爸、姚千莹…我们组成一小队…」。

    「就依你。坏坏的警察,最适合网路巡罗。快给我清除那些…包括你…败坏

    香港警察形象的视频」。

    边走边笑。几个坏坏男,加上色色女警员,组成一小队,会是什么景况?

    但心里还是憋闷,如果为首的是陈警司,那浩文算什么?也是一夥的督察志

    杰呢?。

    又是下雨的夜。

    我心却不平静,为什么坏人得不到应得之罪?。

    想去咖啡店好好沉殿一下心情,想想怎么领导这几个色色的部属。

    呵!呵!邓警司要我清除,自己见不得人的视频。那我的人呢?。

    屋漏偏逢连夜雨,碰到志杰,心里笑,「我虽然是见习督察当警员,等破格

    升迁核定,我官阶就比你高了」。假意闲聊几句后,他竟提议去看夜景,说要聊

    一些事?。

    「呸!下雨天那来夜景?是你又想吃我吧!」志杰不回答,拉着我手往外走。

    很气,警署没有公义,我自己来,看我今天不切了你的鸡鸡去喂狗,我就不是倪

    虹。

    从包包里把暗藏的德国制切肉小钢刀备好。

    我很不客气的质问:「你调戏女警,被警犬咬掉鸡鸡,还不知收敛?」。

    志杰低下头:「对啊!我比狗不如,什么也没吃到」。他一脸委曲样,再说:

    「照顾警犬的女警,是浩文的炮友,浩文怂恿她和自己的警犬发生关系。后

    来女警比较爱狗,浩文赔了夫人,和狗相争,动手打了警犬」。

    我很好奇,警署出这款大事,我怎都不知道?督察班结业,职务令未下达前

    的官阶,统称是报派的,却有可能比他高,我威吓志杰把过程说给我听。

    志杰诺诺的说:「出事那天,女警和警犬交配,性能力强的警犬强搞很久,

    同事来催,女警不及穿内裤,就带狗出任务。她利用任务空档,叫警犬回去拿内

    裤,不知怎了内裤在浩文手上。旧仇新恨,狗追着奸夫想咬」。

    我愈听愈想笑,志杰继续说:「浩文跑不过狗,把内裤拿给我,骗说是你的,

    那警犬也笨,看我拿牠主人的内裤,就往我鸡鸡狠咬」。

    后续的,志杰送医,在医院他有讲过了。於是我改问:「那,你和浩文究竟

    有何赌盘?而赌注怎会是我?」。

    「蛤,几年前的赌盘,你还记着?唉!是你选错郎。江浩文视你是禁脔,我

    刚失婚,是正常的追求,我是贪图你的肉体,但没那么卑鄙啦」。

    都是一丘之貉,生气,看我亮刀当他面比划,他说:「喂,咱位阶同是见习

    督察,没必要这样。淫照是他散布的,目的是想逼你为娼,就因为金色耻毛,价

    格看涨」。

    「至於我的过错,我已经自请处分,又被降职了」。怕我不信,志杰说完就

    把手机的画面摆到我眼前。

    「…什!不、不要啊,删、删掉啊,这种东西!」手机上的视频,让我惊慌

    的,是我还穿着女警服,竟趴在男人厕所,用一脸淫荡的表情,被浩文肏着的画

    面。

    还有一段,也是我女警服紊乱,瞪大了双眼,碎声喊着:「不行,不可以,

    会怀孕的…」。眼前全是浩文挑眉,用狂妄的眼神,说:「谷枫…好好欣赏你未婚

    妻,勤务中还兼差当妓女的样子」。「你仔细看,倪虹被内射、被配种的母狗表

    情…」。

    「浩文就是用这二段影片受理预约,钱都收到明年了。你还想怎样…」。我被

    吓得目瞪口呆,这画面远比杀了我更可怕。

    志杰还说,这些视频,全九龙城警区总部的人,全都看过了。

    们心自问,这种女警怎能破格升迁?连我都不会投自己一票。也可以想像,

    谷枫看了这视频,对他打击有多大。

    我拔腿在雨中狂奔,被街灯染黄的街上,交通灯的红和绿已经交替了几百次

    后,我全身颤抖拿手机打电话给邓钰芳警司,说:「我也要自请处分」。

    翌日,邓警司看那视频,笑,我无地自容。我又不得不钜细靡遗的,把视频

    里被肏过程,一五一十转成访谈笔录。

    「好了,你签名吧!」邓警司看我签名捺印,笑,说:「做笔录做到我自己

    下面湿淋淋的热,这还是第一次。你这样丢官,也值,不枉为女人啊」。

    公事办好,心里的石头落下。陈报上去,我恐会被再降级为警员。不敢再贪

    图破格升迁了,可以重新做人的感觉真好。

    秘书送进来咖啡,钰芳递一杯给我:「咱抓珠宝大盗时,我还在想,这间办

    公室早晚是你的」。

    我不敢再想升官。谷枫心灵受创,纯纯的爱回不去了。我唯一能想到的臂湾,

    只有老阿伯。与世无争,他懂中药,超会做爱,治人医心。

    「倪虹,你怎了?累,就回去休息。我还是要一句公道话:虽然你无法相信,

    但是志杰并没有和浩文这夥人搅和在一起」。

    钰芳是我好友,我变得不再信任人,官官相护,於是,决定向和我有多次肌

    肤之亲的同事姚千莹查证。

    结果令人吃惊的是,姚千莹的说法,和邓警司完全一样。

    姚千莹没有被追究兼差卖淫,是志杰袒护,才没丢了女警工作。但千莹对我

    承认,受浩文蛊惑,兼差当妓女好几年。

    「你有女儿,又不缺钱,怎会受蛊惑去接客?」。姚千莹这才哭着说出真心话,

    她是女同志,生小孩,下海为妓…都是为了妹妹,也是她的同志恋人。

    「我找到负气出走的妹妹姚思荥时,她欠了一屁股债,我为了救妹妹,才受

    浩文蛊惑兼差抵偿」。

    钱是还清了,却没想到浩文反拿这事儿,逼姚千莹继续卖身。志杰受理调查,

    浩文就献计让她和志杰上床。这事儿我有参与,当时我还帮忙摄像,也算帮凶。

    真象大白后,志杰督察自请处分,又帮姚千莹求情。是邓警司体谅女人没追

    究,才保住姚千莹的工作。

    「我怎一直没有察觉浩文的不对劲?竟然还爱上他」。

    「倪虹!你,不要再跟这个可恶的人渣纠缠不清了,好吗?」。我挂了姚千莹

    的电话,仰头,眼眶淌下泪。

    一个星期后,浩文被调走了,听说被调去看海。

    那一年我廿八岁,算了算,和浩文的性关系维持了三年多。当浩文只是电脑

    里的男模裸体,按下Delete键,我不想知道他被调去那里。

    因为谷枫生病了。

    谷枫是条汉子,怎会生病,着急的我担心不已。心虚,一定是我的被肏视频

    让他纠心成疾。

    打电话跟他说,请假了,等明儿就回去看他。谷枫竟然说:「不是纠心成疾,

    而是思念成疾,你心要回来就好」。

    我的心,回的去吗?谷枫,到底是想当NTR的绿帽族?还是无法忍受被绿?。

    才纠心成疾。

    回到卧虹居,慌张张的冲上阁楼,发现床头有一瓶男人补肾的壮阳药。问他,

    你怎吃这个?。

    他在我耳边亲暱的反问我:「你老实说,我真的让你不满足吗?」。

    「你实在是…」。这一问,我连耳根子都红了。

    我很生气,脱他裤子,那肉棍子一棒打在我脸上。我害羞得大喊:「你…是

    精力太过旺盛!就是…技不如人」。真想掐断它,骂:「都这般硬还吃壮阳药?」。

    他说已经一个月没得到释放了,小声的问我,可不可帮他舔?。

    着实心疼。我又伤了他的心,谷枫误以为满足不了我,才做出人尽可夫丢人

    现眼的淫荡事。

    我连丝袜都没脱,跪在他身旁,抡抡掐掐,用手指对那肉棍子轮番点按。心

    里想,被谷枫知道在香港有这么多淫荡事,好冏。

    低头,像做错事的孩子吃糖果,原来,眼前才是最好吃的棒棒糖,就一口大,

    很习惯!舔着。含着。吸吮着。

    谷枫伸手脱我的衣服,由他。他抓着乳房说:「口口不够,我要肏屄」。

    我推诿说:「你生病多休息;我累给喘口气,晚上再做,好吗?」。

    听我话语,谷枫生气:「你的未婚夫要,你竟然推诿不给,这还有天理吗?

    该不会,你被肏满满才回来?我看看…」。

    我赶忙袒胸露乳趴在他身上,抱着他的头用双唇就印了上去,说:「枫,我

    是担心病情啊!对我有兴趣,那就来吧」。

    我骑在他身上,丝袜对着他的阴茎磨蹭起来,感受他的比平时坚硬,我双眼

    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疑惑的问道:「你下面,怎么…」。那阴茎吃了壮阳药,这会

    儿硬的狠凶。

    谷枫得意的笑,吵着要肏屄。我说:「枫,你生病多休息。躺着,我来侍候

    你…」。把内裤拨向一边,对准洞口,屁股用力一挺,阴茎全根尽入了我的小穴里。

    「最好!让我更舒服点」。他二手顺着身体曲线在抚摸我,用贪婪的眼神,

    看我整个人坐在他身上摇晃着,还把清凉的奶子送到嘴边,喂奶帮他退烧。

    吃习惯了老阿伯的那根粗大,现在吞进这小了二号的。我形於色被谷枫发现,

    他皱了一下眉,说:

    「怎,被别人干久了,开始嫌弃我的屌小了么?靠,你这骚妇嫌弃我,我肏

    …我肏…我肏肏. 」他挺腰猛往上顶。

    「嗯~别误会…是舒服啊~啊~啊~」蛮荒一阵子的肉屄,感受急又猛的抽

    插,我全身苏软,渐渐地开始呻吟起来。

    谷枫用仰望的角度,看着二人性器的接合处,知道他在找什么?我不拆穿,

    也不吝啬把内裤往旁拨,穿着丝袜的腿,蹲成在M字形,让他看清楚。

    摇了许久,肯定没有他要找的东西,有的只是我透明的淫汁。

    被我发现他的纠结,谷枫改口:「吃壮阳药,看今儿可不可以干久一点」。

    「啊!不要…不要说了…用力,你快用力往上顶…肏我啊…」。

    「倪虹,我很爱你!越是爱你,看你不满足,心会很酸。觉得技不如人时,

    就想看你被别人肏的样子」。

    「枫,我没有不满足啊!我被奸都是被迫…不,是被下淫药」。

    「我看你被别人肏的騒样,就很兴奋。倪虹,不要说推诿的话,你快告诉我

    真话,说你是骚淫忍不住,才被别人肏的。快说,是不是?」。

    谷枫不只是绿龟王,更是一只大鸵鸟。

    有点火!真受不了他的想法。

    我跳下床,跑出房门就站在阁楼口,对他招手说:「好老公,要检查?这儿

    光亮,过来」。

    他从床上起身追了出来,我一脚架在栏杆上,露出粉嫩的湿穴,说:「你来

    看一下…我是骚淫,但我没有被肏坏掉…」。

    谷枫蹲了下来,他在摸我的内裤,乾脆自己撕开,要做就狂一点,问:「要

    舔别人肏过的骚穴吗?要不…」。

    他靠的更近,看着我两腿间的小穴,犹豫几秒伸出舌头,真的舔了起来。

    我由他,一边享受被舔弄,一边看着黛瓦、粉壁、马头墙的窄小巷弄。看着

    三三二二走过的邻居,忽有灵感。

    「枫,咱卧虹居这小阳台,正面对老村的巷弄,街坊邻居都在做生意,咱这

    二楼也可以用来展示你的商品」。

    「呵!你现在的样子,好像在招揽客人的妓女。奇怪,怎都没有人把头往上

    看?」。

    「今天非假日,没游客啦!」很讽刺,马头墙的作用是防火墙,更有徽商防

    止女人红杏出墙的意谕…

    而今,谷枫不只想看我红杏出墙,还想拿出去卖。

    情境…舒服…刺激,让情欲高涨的我发出淫啼。我用渴望的表情,说:

    「当我是妓女,在这阁楼门口肏我,如何?」。

    谷枫看我样子,露出邪恶的笑,竟然说:「背着老公给人肏?都不让我参与。

    你坏…你贱!给我跪着,你这只欠肏的小母狗」。

    蛤,情境…怎差那么多?也只好配合:

    「欠肏的小母狗?哦~一小母狗直很乖,好!我趴着…」。我乖乖跪着双手撑

    地,翘起了屁股,双腿趴开,摆出母狗等待交欢的姿势,淫荡的转过头说:

    「母狗都在街头交配的,就在这巷弄当众吗?那…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吧,快

    …」。

    谷枫看我这样,笑了!掴了几下屁股,我装狗应了几声。他把我赶到他喜欢

    的位置,半跪在我身后,自己也装哈巴狗吐舌头,让阴茎往我小穴乱捅。

    他故意,我也故意,「后!你这哈巴狗,肏千百回了还找不到洞」。我伸手

    抓住阴茎对准小穴口,说:大狗狗,肏这里,用力肏进来,爽,我就帮你生狗儿

    子」。

    听要帮他生儿子,谷枫超兴奋,用从没有过的激狂,猛地一挺,感觉听噗滋

    一声,硬烫的阴茎又再次进入我的蜜穴里。

    「啊…狗鸡巴~插进来了…爽啊…」。

    「我吃了壮阳药,和你家男人比,如何?」。

    「我家男人?喔了…我家男人和狗鸡巴不能比啊!干我…当街帮我配种…哦~

    好大…哦~好强…哦~好硬…」。

    这时候的我,那是女警?把职场的憋闷化成叫声,和着心里的淫荡,全部展

    现出来。

    发烧的肉棒,夹着壮阳药的威猛不一样,今儿特别硬,顶到肚子感觉有些疼。

    看他样子很爽,所以我乐得让他驰骋。

    被操了一会,谷枫看我开始放声在淫啼,很得意,说:「小母狗!这样当街

    被肏,你竟爽成这样?」。

    「母狗舒服呀!…狗鸡巴…你干的我好舒服…嗯~再快点…更用力干我…」。

    我配合只是想让他发泄,但谷枫死死抓住我的细腰,对我激狂的抽送,我真

    的很舒服。

    性欲开关一跳开,脑子里,就只剩下想被狠狠地猛插,只要可以化开他的心

    结,他想怎样都可以。

    啪~啪~啪~啪~啪~啪~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进出,沿着我大腿往下流淌。

    斜对面直线距离约十几米的地方,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假装四处拍照,实

    是拿手机在拍我。

    「你看那…有人在看着我们…」。谷枫说:「认识,看过你淫照,买了不少你

    的原味内裤」。

    「喔!」为了生意我无话可回。

    「你和三叔的事,四邻八村早传开了,你这么个美女,淫荡如母狗,就让他

    欣赏,明儿叫他多买几条」。

    被自己的男人这这样说,是莫大的耻辱,…却又有点刺激的感觉。

    加上谷枫肏的猛,乳房四处乱甩,刺激感觉越来越大,兴奋感让小穴流出更

    多的淫水,我放声呻吟,似乎故意要给那个邻居听似的,一声比一声响亮,几乎

    全巷弄都能听见了。

    「你看你看,他在挥手,走过来了,盯着你看呢!…你湿漉漉的屄,金色耻

    毛被他看到了!倪虹,你把内裤丢下去,勾引他…」。

    那个小屁孩也不拍了,很专注地看着我,手还在裤子里上下摆动,我知道他

    在为我打手枪。就说我对小屌毛超有感,觉得好玩刺激,於是娇滴滴说:「今天

    的狗鸡巴,好利害,都被干坏了!还要我去勾引小屌毛…」。

    谷枫说:「喔!你喜欢?那你屁股翘高一点,让我干得更进去些,肏给他看。

    要不,乾脆召他上楼,一起帮你配种…」。

    听要被配种…我羞死了,浑身起鸡皮疙瘩,颤抖:「我…不行啦!啊啊…好

    舒服,我快到了啊!狗鸡巴…让母狗好舒服,高潮到了啦~啊~啊~啊~」。

    「啊~啊~啊~不行了,你看地上,涓涓滴滴也会聚出一滩水」。

    听我浪叫说高潮到了,谷枫似乎很高兴,再看地上,说:「真的很大滩,我

    从没想过能把你操到流出这么多水。真是淫妇…」。

    「没错,我是个淫妇,我还准备要去当妓女。我要让你当绿龟王…」。

    壮阳药让他更有信心,加上这种淫话的刺激,他抽插的速度很快,肏很久都

    没有减慢,感觉他一身大汗,情绪似乎该发泄完了?

    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我就不信男人有多猛?很了解他的性能力,

    谷枫吃再多壮阳药,被我高潮热穴连吸带啜,想必也快不行了。

    谷枫,你再猛,也得在我跨下称臣。我很清楚这一点,淫荡能驱人之兵,让

    我得意,更加兴奋地迎合着他。

    「哦~哦~哦~老公…快看,看无耻小穴被你弄得湿答答的。你饶了我,就

    不要嫌弃我肮髒,把你滚烫的精液射进来…小母狗乖乖帮你生儿子好吗?」。

    谷枫停下了动作,说:「不会嫌弃,即使你出轨,我依旧深爱着你…」。谷枫

    终於讲出心里话:

    「看你在视频里呻吟,和满足的表情。那种猛烈,那种感觉,是我短小鸡巴

    达不到的」。一个男人向女人袒露自己的性癖,很脆弱,但也最具野性力量。

    「那不一样啦!枫哥今天就很硬,很强…你不要自卑,不要憋闷啦」。

    「不是憋闷,就说我接受了。今后你让我参与、分享…,让我看你在别人胯

    下当母狗的样子…」。

    唉!还是沟通不良,好累哟。

    心累的我,改口说:「我还是很爱你!枫哥,哪怕是当你你的情人、妓女、

    性奴、玩物…,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愿意?」。

    「情人、妓女、性奴、玩物…我希望可以全都拥有,呵呵」。

    我们相拥,倚靠在阁楼的栏杆上,突然听到小叔的声音,他和咘咘从我们脚

    下走过,裸裸抱抱嘻嘻哈哈往旧堂屋而去。

    赶快拉谷枫躲进房内,横陈甩在床上,二人大笑,他们新婚燕尔眼里只有对

    方,好在没往阁楼上看。

    谷枫抱着我四目相对,我说:「过去…我很抱歉!你能原谅我吗?」。说完,

    我把嘴唇印在他的嘴上,然后开始拥吻,很热烈的狂吻。

    吻过之后,谷枫说:「没得原谅,是我接受。只要以后让我参与、分享…」。

    叹!牛骥同一皁,鸡栖凤凰食…。

    就在这时,我妈妈打来视讯电话。

    谷枫见到丈母娘,赶忙拿起电话,帮我按下通话键,毕恭毕敬的把手机递到

    我手里。

    自己赤裸裸,我大吃一惊,赶紧把手机推开,小声的说:「我一丝不挂在你

    床上,怎么和妈妈讲电话啦?」。

    但手机里传来妈妈先是喂…喂…接着叫我名字的声音,我只好无奈地拿起手

    机,超近只拍脸,和妈妈讲视讯电话。

    「你不是说,这回休假要回来陪我?怎现在还没到家」。

    对后!谷枫生病一急,就忘了这事儿。我妈没什朋友,就和我最聊得来,母

    女一聊都半小时起跳,从街坊邻居聊到码头有什么鱼,今儿我无心只是倾听,但

    谷枫吃了壮阳药,那硕硬等到不耐烦了。

    他竟然把我双腿架在肩上,抓着我的腰,挺起阴茎就肏了进来。先是怕丈母

    娘发现,只是挺动下体慢慢的进出,谁知后来听到妈妈在念谷枫:「其实他一脸

    老实相,就是家里穷…」。

    谷枫看来生气,又开始用力肏,撞击臀肉啪~啪~啪~啪的声音又开始响起。

    我被突袭弄的措手不及。

    呜着手机,想斥喝他,却一阵舒服一阵麻:「啊~啊~啊,妈在线上,你怎

    么又来…不要啊啊~啊~」看来壮阳药很猛,这牛突然变成一头驴,使劲往我家

    深处里肏.

    家教严谨、性格保守的我,竟然一边和妈妈讲电话,一边被谷枫用阴茎肏着。

    妈问我怎脸那么红,愈聊愈喘?我说没事!大惊失色,想拦,没办法,这头

    驴好猛,我不敢挣扎只能承受,舒服大气更喘。

    「啊啊啊~快停下来…停啦~啊啊啊!求你快停下来啊」。

    妈听到我歇斯底里,又问:「说要回家怎还躺床上…喂~你…哦~在自慰?

    有什好害臊的,妈也早上刚做过」。

    这话儿被谷枫听到,这傢伙表情一脸得意,猛地更把我的屁股往上抬,同时

    他下身也向前一顶,我啊了一声,说:「妈,等我一下」。

    呜着手机,嘴里小声的骂:「枫,别闹。喔~不行,我会来,等一下」。头

    一次怕高潮到来,我全身颤栗,这头驴懂,他再一使劲,我就开始恍惚了。

    妈听出来,我语气不对劲了。骂我:「你在做爱?和谁?连妈都不要了」。

    我拼死不承认,但感觉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上,因为我高潮了。

    「女儿呀,你这是在欺负你妈喔!守寡的女人,那禁得住这诱惑啊…」。

    对着手机扮鬼脸,一边听妈妈诉说哀怨,一边被炸出高潮。

    眼睁睁看着妈妈,让谷枫把充满怨怼、生病的精子,全射进我屄深处。好多、

    好浓、我好喜欢,但好气。

    他爽了,我还在被骂。妈妈骂我「彩凤随鸦,他和你不配呀」。

    唉!一脚把男人揣开,翻身趴在床上,不顾精液沿着大腿往下流淌,对妈妈

    频频说对不起。

    冏!反逗得妈妈嘻嘻直笑,说:「没事,以后不回来要打电话讲一声」。她

    还说,从没听女儿这么娇气过。

    她还问我舒服吗?说很羡慕,这一辈子,什么都不缺,就缺男人的疼爱。

    而我呢,我岂只是彩凤随鸦?谷枫的绿帽癖,我根本就是沉沦,牛骥同一皁,

    鸡栖凤凰食…看来这就是我今生的的宿命了。

    妈妈这一生只有一个情人是郝牛,却为了抚养我长大,牺牲了自己的青春。

    郝牛、佳伶姨、妈妈,这场三角恋,已经被我解开了一半。郝牛在我安排下,

    已经和佳伶姨洞房了,现在二人感情好的不得了。

    其实郝牛不是鸡爸的线民,他是台湾警政署派驻在香港的国际刑警。是他提

    供线索给鸡爸,才能顺利救出咘咘,他才是踩浩文痛脚的人。

    可是他现在归我管,毕架山花园登记在我名下,我改派他去当混一天老麵店

    的伙计。

    唯一悬而未决的,是南丫还有一个空缺。我要给妈妈找一个性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