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27)

    〈27〉。

    老阿伯在我体内射精后,他用企佔有式的温柔紧抱着我。我用所剩无几的力

    气,臣服乖顺的抚摸着,这个让我欲仙欲死的男人。问他:

    「听说,很多女人一辈子,都没有嚐过这种滋味?」。

    「对啊!丫头今天品嚐到了。咱能在此邂逅,多么幸运啊」。

    「嗯」。

    「来,蹲下来…」老阿伯,用冷泉帮我洗涤小屄,水流的刺激让我浑身颤栗。

    我直打哆嗦的问:「听说这样不好?」老阿伯笑,答:「当然,要配合中药。

    要嫩穴才会愈玩愈窄巧,小丫头,你的的小穴会收缩,明天就宛如处子」。

    人已虚脱无力躺在吊床上,他竟拉着我的小手,去抓住他的硬屌。

    「呵呵~丫头能再一次容纳老乞儿的大鸡巴吗?」。

    我一脸惊奇紧张的看着他,回:「不要…老哥哥,你的丫头不行了,饶了我

    吧」。

    我们心神荡漾,将嘴挨在了对方的嘴上,我无意识的张开了嘴,老人家将舌

    头试探性的伸了进来,我没有犹豫太久,小嘴饥渴似的吸住了的的舌头。老人家

    的一双手用力的抱着我。

    许久许久之后…。

    我才转身改仰靠,倚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指撚住乳头转动了几圈,我的呼

    吸声又大了起来。

    「老人家,明儿充实这世外桃源的陈设,我会常来,嘻嘻…嘻…」说完了这

    些话,我一跃而起,低下头,拭去眼泪,这回换我转身逃离。

    「喂!丫头…跑慢一点,咱的定情信物别掉了。」知道他说的,是射在我小

    穴里的老精。

    觉得噁心,跑得更快,赶回家洗完澡后,把珠宝盒拿出来。

    这回不是要保养小穴,而是赶快看看坏掉了没?。

    嘻嘻…一个洞大大的,阴唇不再粉嫩,充血瘀青。这个好,谷枫常在说,想

    看粉红的屄被肏到洞口大开,阴唇乌黑还外翻,很有感觉。

    女人变坏还不简单,啍。

    掰开,想拍一张照片给谷枫,想气他,你再不在乎,你的女人就坏给你看。

    二腿大开,掰开…被老阿伯肏到红肿内屄,突然噗…一声,一沱精液掉下来,

    怪了!老精,怎结成晶?仔细看,那沱精液里有一颗钻石。

    原来老阿伯叫我跑慢一点,就是说这颗钻石。没有去想,怎么放进去的?而

    是想如果是真的,他何需当流浪汉。

    上班拿给同学看,雅婷夫家有钱,识货,眼尖酸我:「你去那里卖身,挣来

    一颗钻石,这可值港币十来万」。

    我吓一跳,等不及天黑,就跑去找老阿伯。一再逼问,他才说,最近白天有

    一个黑衣人会躲进他的地下坑道,还吃他冰箱食物。

    「看来像逃犯,不想和他打照面,很困扰!这钻石就是他留下来的」。

    「那怎会在我小屄里?」。

    「我躺在吊床上自慰,想把钻石入珠在龟头上。丫头你拿手电筒下来,我以

    为逃犯回来拿钻石,一急就把它塞进尿道里。和你做爱后,就连精液射给你了」。

    我拿手机给他指认,是逃犯没错。可这逃犯和我有缘,他是国际知名珠宝大

    盗Marlon。之前我为了逮捕他,还拿他精液自慰。

    那事儿是我自己淫荡,反被上级误会我傻,尽责以身相许完成任务。为此林

    雅婷觉得我和她争功,一直看我不顺眼。

    而Marlon被捕后,面对冗长的审判,就在半个月前,他出庭时竟拉屎

    在裤子里,藉清洗之机屎遁逃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於是我主动找警司邓钰芳,申请查探Marlon的去处。处长基於上回因

    为我才让Marlon落网,於是批准我所请,免除一般勤务,专责缉逃。但上

    级要求,只负责追查行踪回报,不可单独逮捕。

    消息传开,林雅婷又觉得我在和她争功,我又被说成要藉身体去勾引珠宝大

    盗Marlon。

    我不想解释。不用上班真好,白天和老阿伯盯着地下坑道,晚上我就睡在老

    阿伯的地下坑道里。

    我很喜欢採石山日落后的景致,和白天大异其趣,充满独特魅力。

    〈何文田上配水库〉的沟渠,流水潺潺。

    在这种情境下做爱,有一种花落风吹的浪漫情怀。这个挖坑道的艺术家,我

    决定今生都叫他老伯。

    「喔~好大。阿伯,他好大…」还是会有一丝痛的感觉,但我很喜欢。

    他说:「那…咱慢一点~」,大傢伙慢慢的,一点点,一点点,慢慢滴…龟

    头整个进来了。

    「嗯,好…,来,全部进来吧~」老阿伯屁股一沉,终於,完全进入了。一

    老一少,紧密结合在一起。

    阿伯低头吻了吻我,说:「对啊,老乞儿感受到你小穴的温热了,丫头,你

    舒服吗?」。

    他慢慢耸动着腰,我忸怩着腰迎合他,小嘴「嗯…嗯,啊…啊,嗯…老伯,

    你的丫头舒服,啊~啊,好深啊」。

    老阿伯加快力度。「啊,老伯!你顶到…顶到丫头的花心了!啊啊啊,嗯~

    你好厉害啊」。

    「老乞儿,忙~丫头,你揉揉自己的骚奶子。」我照作。被他带坏了,随着

    不断操干,我淫词浪语层出不穷。

    「丫头,说实话,老乞儿让你满足,在你生命里,排在第几位?」。

    「嗯……排~第一位!嘘~不能太大声,我怕失去你」。

    每当他把精液注入我性灵深处时,那烙印的火热,象徵这时刻已铸成永恆.

    话说埋伏等Marlon回来拿钻石,等了五天;我和老阿伯,也相守了五

    天。

    大清早阳光明媚,我出去买食物,我穿的很亮丽,老阿伯的粗衣旧裤,我帮

    他洗乾净了。白头发在逆光下闪闪发发亮,我们竟然向往这种美丽的浪漫,想就

    此终老一生。

    我从23岁开始,付尽心力,苦苦追求遍寻不着,原来美丽的浪漫,它就在

    採石山下。

    一老一少像父女,又似新婚夫妻,早晚都在附近散步,喝咖啡,树下席地睡

    午觉聊天。

    「丫头,你这那是埋伏啊?」老伯的手抚在我的脸上。

    「嗯…有你看着啊!丫头被你操到虚脱了…Marlon没动静吧?」。

    「没,一直没出现。抓不到…会影响你工作吗?」。

    「没事啦!大不了辞去女警,跟着你当乞丐…让人家再睡会儿…」我翻了个

    身,抱住他。

    「唉~你这丫头…」。

    天黑了。

    夜晚的採石山,可以是万籁俱寂,宁静如世外桃源。可一走出天光道,马上

    是喧嚣繁杂,充满灯红酒绿。

    我们趁黑,就在小溪沟洗澡,席地吃晚餐,喝老茶。夜深了,就进坑道在木

    板床上彻夜缠绵。

    没几天,我粉红的屄真的被老阿伯被肏到洞口大开,阴唇乌黑还外翻。

    叫老阿伯拿手电筒,当情境吊灯,想拍几张自拍,原来红与黑、淫与秽、老

    与少的对比很有感觉。

    我没有传给谷枫,因为老阿伯说,我的转变专属於他,别人没得拥有。

    「呵呵!我属於你,谷枫没得拥有?」。

    「对!浩文、谷枫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那阿伯你呢?」。

    「老东西,等帮你抓到Marlon后就丢。现在,来干爱吧」。

    「呵呵~老伯你玩不腻呀?啊…老伯体力好厉害哦…嗯…丫头好舒服…啊…」。

    「嗯…嗯,啊…啊,嗯…老伯,问你,你喜欢…喜欢丫头现在这个样子吗?

    …喔…顶的好深哦…」。

    「喜欢,好喜欢!我喜欢丫头可爱又淫荡的样子」。

    做完爱我虚脱了,坑道里热,拉他陪我出去小溪沖凉。才掀出入口盖子,就

    看见手电筒从厕所那头下来。

    老阿伯说:「是那逃犯!我认得的步伐声。咱快躲去坑道深处…」他切断电

    源,二人没时间穿衣服,都赤裸,迳往坑道更深处躲。

    Marlon进来后,先找工具在坑道山壁挖洞,好像又在埋藏赃物。我想

    传简讯,请钰芳派警力支援。

    没讯号。老阿伯也阻止我,在我身边说:「叫支援,爱巢就曝光了。咱自己

    抓他,等机会」。

    Marlon藏好赃物后,又吃了冰箱的食物,再拿小桌子旁的时尚名援芳

    草集。

    「老傢伙,你都几岁了还看?」。

    「是那贼子拿来的啦!」果然,Marlon似乎从中在物色对象。一把手

    枪就放小桌上。他硬了,脱下裤子。

    老阿伯拉着我绕进另一条坑道,说:「冰箱有机关,你去勾引让他躺在咱的

    床上,再藉机拿啤酒,伸手推倒冰箱」。

    我走到他身后,开口:「淫贼,这几天就你偷我食物?」。

    他瞬间拿枪指着我,看我赤裸,定下神来说:「你怎很眼熟,咱上过床吗?」。

    「没有」。

    「好靓,这骚样靓爆镜,怎不早一点来,你什么名字?」。

    怪啦!说和上回一样的话,他怎没认出我是女警?。

    Marlon说:「看我扯旗,大啲!正愁撸管浪费。自己送上门的,搞嘢

    好!这是枪,给我乖一点」。

    他靠过来,我往后退,跌坐床板上。

    他拿枪指着我头,我瞄到保险扭是锁着的,安心不少,我作势装羞,问:

    「你搞咩?」。

    「扑湿你啊!」他低头吸吮我的乳头,手也同时往我小穴摸去,他的动作很

    轻蔑。被他摸第二次了,还是很羞耻,但我苦无对策。

    老阿伯在暗处,似乎很紧张。床离冰箱有二M之遥,我踢不到呀。

    「啊,咬我奶头,痛!嗯…」。

    「痛,就叫大声一点…叫骚一点!叫啊!叫啊」。

    「啊,痛啊!救命啊…谁来帮我呀?」。

    Marlon用力扯着我的长发,迫使我的头往后仰,接着用力咬我的玉颈,

    我使劲挣扎但敌不过,仍被在颈部烙下紫红色咬痕我。

    「你怎要咬我?」。

    「这是我的习惯,搞过太多女人,做记号,这样才不会重复」。

    他要亲嘴,我说:「大哥!你嘴巴臭,我去拿啤酒你嗽口一下,好吗?」。

    「不行!」Marlon突然空出手,用二指去挖我的小穴。

    「呵呵…这么松,你还真的很骚,摸没几下淫水就流到木板床了。」我心里

    笑,那是老阿伯的精液啦。

    「骚啼子,现在先帮我吹吹!吹硬了,我好强了你…」。

    完蛋,无法脱身怎办?起身摇着翘臀,召换他躺在床板上。我跪在地上,翘

    着臀,我抓过Marlon的肉棒,只是用手上下套弄。

    「快吹啦!一星期没洗澡了,你把龟头垢给我舔乾净」。

    女警,那有对逃犯低头的道理?我说什么也不愿意,手死死的握住他的阴茎,

    说:「不要啦,顶多这样帮你弄。」我用余光看向暗处,想向老阿伯求救。

    Marlon看我不就范,性火一起露出凶悍的真面目,重重的一巴掌打在

    我脸上,然后抬我下巴,恶狠狠地说道:「靓妹!老子今天强你强定了!你不依

    都不行」。

    说完,捏开我的下巴,强行把鸡巴插进我嘴里。

    迫於淫威,为了抓他,只好蹙起眉头含住。他箝住我的长发,大力按住我的

    头,缓缓地来回抽动。

    我不得不吸允着那根没洗,全是污垢的肉棒。几下之后他开始仰头哼着:

    「妈的,爽死了」。

    后来,他又抽出阴茎,逼我把棒身、蛋蛋舔乾净。

    接着他要我上木板床,用侧躺帮他口交,他粗鲁的想掰开我的腿,我不依,

    没想到竟然开保险,用枪撞着我大腿内侧,示意我自己分开。

    我开始害怕,如果枪有上膛,这枪随时会走火。

    乖乖就范,任由他用枪口在刮着我的小穴,宁愿枪管插进来,也不能子弹击

    穿小屄。

    嘴里含着男人的鸡巴,小屄又被侵袭,情境很紧张,老阿伯在暗处爱莫能助,

    这让我觉得无比羞辱,无比害怕。

    他把枪口指向我,枪口全是淫液,很湿。「靓妹!看…你真骚,淫水四溢,

    躺好,我要来强你了」。

    整间坑道充满着淫味,你我不骚,那是这几天和老阿伯天天肏,夜夜淫欢所

    留下来的。

    「大哥!子弹不长眼睛。你躺好,我会顺从你的。」坑道本就充满着淫味,

    这会儿又多了我帮Marlon吸吮肉棒的声音。

    「大哥,你鸡巴好大,好似一支棍咁,和你扑嘢一定很舒服」。

    「废话!待会我扑湿你,搞到你咁分泌,湿漉漉!快吹啦…」。

    「好啊!多啲…大哥,人家口渴,去拿啤酒,待会搞嘢才不会声音沙哑」。

    「我也口渴,给我一瓶」。

    「那大哥你躺好…」他警觉性很高,突然拉滑套,一颗子弹弹出,在空中飞。

    他是认真的,我知道另一颗子弹上膛,这不是做秀。保险已开,他把手伸进板机

    护弓,枪口指着我。

    我战战兢兢的,慢慢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丢给他,趁他接啤酒时,推倒冰

    箱。瞬间,床顶一堆土石哗然而下,全砸在Marlon身上。

    老阿伯上前夺下枪,Marlon满眼都是沙,任由我二人拿绳子捆了。

    「小妞,谈个生意,放了我,我给你一克拉的粉红钻,你有看新闻吧?」。

    「你逃狱就是去台湾劫粉红钻,钻石在那里?」。

    「你松开我,我带你去拿。」老阿伯拿衣服套住他头,东西就在地窖里,没

    有交易可谈。

    我想穿回衣服,这才发现昨夜疯狂,内衣、内裤四散丢,这会儿全被埋在土

    石下。只好拿老阿伯的破桌巾围住自己,再拿绳子捆在乳胸之上。二人合力把M

    arlon拉出坑道。

    别看老阿伯一把年纪,扛着Marlon从陡坡直上,我还跟不上呢!

    到了厕所边,我打电话给钰芳,叫她多带一件衣服。老阿伯确认Marlo

    n捆的牢靠,对我说要先闪人。

    「我回去整理咱的爱巢。」我猜老阿伯是想回去找那价值五千万港币的钻石。

    「不要!黑漆漆四下无人,你再陪我一会儿。」我坐在Marlon身上,

    他蹲着,我们相拥激吻。他又硬了,我说:「支援警察还没到。来!我帮你吹吹

    …」。

    「喂!你们这一老一少失心疯吗?做爱真值五千万港币」。

    我扯下Marlon头套,说:「你看清楚,我叫倪虹,九龙塘最美女警。

    上回是我逮你,这回,我会再放过你吗?」。

    「原来…唉!求你一枪毙了我吧!」他气到全身颤抖,面目狰狞被我再度朦

    上头套。

    许久,才听警车到来,老阿伯溜了。

    几个男警解开头套,确认是珠宝大盗Marlon,开始念告知权利。

    钰芳看我狼狈样,吓一跳。问我:「你这次,怎比上回更激狂?连衣服都没

    了」。

    没空解释这些,Marlon栽在二个女警手里,媒体大肆报导。警务处长

    马上召见,允诺要破格升迁。

    但我在职务报告上,没有写Marlon去台湾劫了价值五千万港币的粉红

    钻。

    过了几天。

    想用淫水洗净九龙城警区总部不公不义的狗男女,又在〈黄警论坛〉PO影

    片了。

    这回,我同学林雅婷和蒋秋,竟然在江浩文的办公桌上做爱。

    影片结束於一张图片,是江浩文伸手拿一跟钓竿,用警徽当饵,在钓一条金

    光闪闪的鱼。

    在报案室那一次,我不就是他的饵?他拿我当饵钓谁?。

    很可怕!就如大卫,把自己的老婆分享给汤姆,而汤姆竟把竹君拿去卖。

    浩文和志杰这一狼一狈,会不会把我拿去卖?。

    浩文肯定会把我拿去卖。

    疑!志杰呢?他已经错过三次肏我的机会了。都是自己踩刹车,他在忍什么?。

    不去猜,不去想,想脱离冏途,唯有脱离这个肮髒的漩涡,等机会再回头完

    成硕士论文。

    总之,就是不能在九龙城警署继续待下去,否则只怕会变成浩文和志杰的禁

    脔。

    我想申请调离开九龙塘,却放不下咘咘,去留之间纠结不下。想去找郝牛商

    量,二人先去混一天老麵店吃麵,再塔电车回到毕架山花园。

    吃麵时,老闆娘依旧先端乾麵在他面前,才问我想吃什么?要离开时,佳伶

    姨还卤一锅乾烧蹄膀,让我们带回毕架山花园。

    一进门,我劈开话题直接问,佳伶姨对你那么好,你怎都不动心?郝牛却问

    我:「别离题,你遇到什么困难?」。

    我不敢说是为咘咘而来,吱唔的回:「你不是说心情不好,可以来毕架山花

    园住一晚,看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

    「直说,你一定有什么事?」。

    我又低头开始扣指甲,不知从何说起。

    自从接受了的钥匙,每当我遇到瓶颈,我都会躲在毕架山花园,为什么和郝

    牛,会从冷陌变成无所不谈?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这一栋别墅可以远眺维多利亚

    港。

    每一张相片,都是一个故事,为什么要拍?或许郝牛救过我,相片只是跳板,

    我只想躲在他的臂湾,也想让他潜入我心里去。

    倪虹!难道你真变成朝秦暮楚的女人了?。

    他开了红酒,我在微醉下,人也变得更大胆,开始把当警察遇到的每一个人,

    每一件事全告诉他。

    包括谁疼我,谁凌虐我的肉体;当然也包括我的内心想法。我对郝牛承认,

    我也有背德感,但从一幕幕的荒唐关系中,我体会很多连想都没想过的刺激,也

    有快乐过。

    又乾了一杯红酒,我鼓起勇气承认说:「我不再是好女孩了!」他点头,我

    的脸更热了。

    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把头低了再低。也许是因为坦诚的话,也许是因

    为酒精作用,我有点轻飘飘的感觉,有了些许不真实感,抬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