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徐秋曼】第十四章

    作者:zq199433。

    2017/11/3。

    字数:6895字。

    第十四章。

    「嗯……嗯……嗯……哦……」。

    幽暗的出租屋里女人的呻吟声与男人的喘息声交相辉映,随着床铺嘎吱嘎吱

    的响声此起彼伏。两人都好像有所顾忌,刻意压低着音量。

    「嫂子……你真美……」男人凑到身下的女人耳边轻声说道,接着抱起身下

    的一双美腿直往肩上扛,修长的双腿白净无瑕,黑色的高跟鞋不住地摇晃着,眼

    看就要掉落,露出半只小脚,粉色的指甲在肤色丝袜的覆盖下性感无比。

    男人一声低吼,臀部持续发力,粗暴地脱去女人的高跟鞋,捉住一直丝袜小

    脚又亲又摸,旋即不断用脸部磨蹭着丝滑的脚底,一边更是用双手往返抚摸着眼

    前的丝袜美腿。口中不断轻哼着「啊……平常还假正经……」压抑许久的的情感

    倾斜而出,男人腰部发力,粗大的阴茎冲破层层阻碍,直抵深处,咕唧……咕唧

    ……不多久,房内尽是令人面红耳赤的交媾声。

    「徐秋曼,老子干得你爽不爽?我大哥平常一定没喂饱你!啊?」男人咬牙

    切齿地低吼着,与平常截然不同的狰狞面庞很难让人认出这是那个油嘴滑舌的李

    波。

    「不,不是的……」。

    「小明都那么大了,还保养这么好,怪不得连你学生都想干你」。

    纤细的身姿,端庄得体的职业教师套装惹得李波兽性大发,双手离开丝袜美

    腿,除去那黑色的小西装外套,急不可耐地拉开衬衣,一下便从胸罩底部猛地叹

    了进去。「嗯~ 」娇媚的闷哼在李波听来就像是冲锋的号角,一手一个刚好掌握

    住那对迷人的双峰,毫不怜惜地搓揉起来。

    「看你爽得流了这么多水,老张知道你被我干成这样不知道会怎么想啊?哈

    哈」。

    「…求你……不要告诉他……」。

    李波看着对方面色红润,双眼紧闭,脑袋随着自己的操弄不断摇晃,脸上隐

    隐露出痛苦的神色,微微张开的小嘴只听得到轻微的呻吟。两条穿着肤色长筒丝

    袜的美腿在自己肩头疯狂起伏,舒爽的摩擦感让李波到达了极限。

    感受到包裹着自己阴茎的阴道越来越湿润,李波心生得意,身子一沉,对着

    那粉嫩的双唇难以自持地吻了下去。

    「呜呜呜……唔」。

    压住突然开始抵抗的双手,修长的丝腿被高高拱起,李波死死抱住对方,拼

    了命地抽插。

    「唔唔……」。

    「嗯……」。

    「啊……」。

    随着两人的一阵狂颤,屋内重新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这是1000块钱你拿好」

    「谁让你亲了?规矩不知道?再加200」。

    「你们就是做这行的,让我亲亲怎么了?就这些了,再多我也没有了」。

    「你……穷逼一个,还学人玩花样,死变态……再见」。

    眼看对方砸门而去,李波不慌不忙,悠闲地点了支烟。

    「小明,感觉好点了吗?」妈妈白皙的手掌划过我的脸颊停留在额头上,

    「还是很烫……怎么会这样」。

    「妈妈帮你请好假了,在家好好休息,记得好一点了就把早餐吃了」妈妈担

    忧的望着我,未经梳理的秀发如瀑布般像下垂落,睡袍、居家拖鞋的装扮则平添

    了几分平易近人的气息。

    「我觉得还是得去医院」。

    「没事的,男子汉大丈夫,一点小毛病,让他睡一天就好了。再不走上班就

    迟到了。」爸爸安慰着妈妈。

    「没事的……妈,我感觉还好」。

    妈妈一声轻叹,转身刚走两步又回到我身边,拉了拉背角「不要嫌热,捂出

    一身汗病就好了,妈妈今天不去上班了,觉得不舒服马上叫妈妈,我们去医院」。

    「今天不是市领导来吗?你不去不太合适吧?」。

    「没关系的,我找其他老师代一下好了。我们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我撑起又昏又涨的脑袋,望着爸妈离去的身影,一旁的牛奶,还有妈妈亲手

    制作的蛋挞,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平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我裹紧被子,思绪渐渐回到了昨天那个惊魂的一晚。

    「就这儿,到了。」出租车疾驰而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在寒风中,夏秋交汇

    之际的夜晚格外的冷,159号……501,我一边默念,一边打开手机探照灯

    查看着路过的一桩桩老式公寓房,晨光小区年代久远,小区内几乎见不到几盏路

    灯。

    紧绷的情绪稍稍缓和,我重新恢复了理智,忐忑的心情却又七上八下,那个

    神秘人约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为钱吗……难道会像电视里演的一样,被敲竹杠

    吗,如果他们人多怎么办……。

    159号……是这里了,我将手机的亮度调到最大摸进了漆黑的楼道,一阵

    阵臭味在空气中弥漫,过道旁的垃圾箱边上散乱着各种生活垃圾。

    咦……501的门没关,门缝中流露出点点亮光,到了这会儿,恐惧的情绪

    反而消失无踪,想起妈妈被羞辱,被愤怒占据全身的我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屋门。

    吱……呀……随着屋门打开,老式破旧的公寓映入眼帘,客厅、过道一片漆

    黑,只有最里边的房间传来惨白的灯光,诡异的气氛让我不禁倒吸一口气,空气

    中弥漫着一股好似薰衣草的味道。想起学校里那个嚣张跋扈的黄毛,我佯装镇定,

    板鞋与地面重重碰撞,一时之间制造出偌大的声势。

    心里七上八下的我走到走廊深处,直接被卧室里的景象吓了个半死,一对满

    是眼白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着屋外,一股红色的液体从额头开始沿着脸颊缓缓流淌

    而下,地板上已然形成了一小块血泊。

    黄毛……死……死了?宛如电影中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前所未有的害怕冲

    上心头。捏了捏已经吓软的双腿,我疯了似的向门外跑去。一个不留神,被门槛

    绊了一跤。

    「不可以……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妈妈……应该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现在

    走了,我会后悔一辈子……」撑起身子,我硬着头皮走进了里屋。

    破旧的卧室,裸露的房梁,是视频中的场景。这时我才看清黄毛侧身倒在床

    上,头破血流的脑袋想必和不远处沾满血水的半个瓷杯有关。

    难道是他良心发现,自杀了?我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打开电脑

    着手开始寻找我要的答案。令人意外的是,电脑直接从待机状态唤醒,映入眼帘

    的正是神秘人发给我的那段视频。带着屈辱看过快进后一段段淫靡的画面,我将

    进度条拖到了关键位置。小腹处不争气地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东倒西歪的高跟鞋……散落一地的衬衣、胸罩、内裤……。

    一双裹着丝袜的修长美腿出现在画面里,凌乱地在空中划着弧线,不断向外

    蹬,企图摆脱腿上的咸猪手。妈妈双手向上,吊在半空,腿弯处则被黄毛牢牢钳

    制,整个下半身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脸上面露苦色,脖颈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

    珠。

    黄毛将妈妈抱紧,挺着凶狠的肉棒不断接近妈妈,眼看就要……可恶,。拍

    摄的角度什么都看不到。就在我着急的片刻,妈妈突然停止了挣扎,小腿紧绷,

    跟着着全身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这是……?。

    「徐老师,你的阴唇开始吸我的鸡巴了,看起来她比你诚实多了,哈哈」。

    「不……我和你做……不要……不要在这里……」披散的秀发跟着妈妈的脑

    袋无助地摇晃,视频里传出近似哀求的声音。

    「做什么啊?徐阿姨,我没听清楚。」黄毛眼睛一亮,抱稳身侧的美腿,胯

    部原地摇晃起来,身下的阴茎好像在做着什么小动作!妈妈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

    起来,早已哭花的俏脸片刻失神,转而布满了屈辱的神色。

    「……做……爱……我和你做,但是不要在这里」。

    「去……床上」妈妈闭上眼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嘿嘿,好!……我也怪累的,难得徐阿姨有兴致」妈妈毕竟170的身高,

    体重也在一百出头,瘦弱的黄毛托着妈妈半天想必也快脱力,当下就松开双手,

    翻出剪刀,急不可耐地剪去了妈妈手上的束缚。

    眼看对方依然失去了抵抗再加上自己掌握着对方的把柄都让黄毛胜券在握,

    就在黄毛兴奋地准备扑上去大干一番的时候,妈妈稳住摇晃的身躯,右脚往外一

    步,一把抓起刚才黄毛丢在地上的剪刀,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放我走……不然我就死在这里……」妈妈用剪刀抵住自己的脖颈,抓起一

    旁的衬衣挡在身前,通红的眼睛一边流泪一边死死盯着对方,决绝地说道。

    「你……你忘了视频了吗?」黄毛显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让我走……」妈妈提高音量,锋利的刀口触碰细致的肌肤隐隐划出一道血

    丝。

    「你……好吧」黄毛紧盯着眼前被自己差不多剥得精光的诱人酮体,原本雪

    白的脖颈因为紧张、愤怒或是羞愧涨得通红,秀发散乱,红润的眼眶里散发着无

    尽的恨意,身下的阴茎反而愈加坚挺,虽然不舍却也无计可施。

    妈妈快速收起地上散乱的衣物,一步步向后退,紧握手中的剪刀一步步向后,

    黄毛好像并无多少恼意,依然淫笑道「我知道要徐阿姨这么快接受我有点难,但

    是千万别忘了视频还在我手上哦,给你几天时间好好调整下心态,晚些我会把视

    频发到你的邮箱,望好好珍藏」。

    画面里再也看不到妈妈的身影,面对黄毛的污言秽语,妈妈没有任何回应。

    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关门声,视频戛然而止。

    「妈妈没有再失身……」不幸之中的万幸,我捏紧拳头,咬着牙退出了播放

    界面,如果警察看到这个视频,那妈妈的名声不也毁了吗……我实在无法想象视

    贞洁如性命的妈妈会如何面对这样的打击,防止电脑其他地方存有视频,我果断

    地按下了格式化的按钮。

    就让这些都跟着黄毛一起消失吧……我看着格式化的进度条渐渐走完心里默

    念道。

    慢慢漆黑的屏幕上突然反射出红色的光晕,我望向窗外,从远处渐渐驶来的

    的是一辆……警车。

    这下可没把我吓轻,如果这辆车是来这儿,看到我和黄毛的尸体……我该怎

    么解释?我会坐牢吗?我还这么小……千丝万缕到最后只剩一个字:跑。

    刹那间余光瞟到墙角的摄像头,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地跳到

    床头柜上,带着电源线一把扯下,逃命一样地跑了出去。

    「别抽了,别让头儿看到」。

    「切,她怎么可能来这儿」。

    楼道深处已经传来脚步声,避无可避,眼看对方就要上来,情急之中留意到

    拐角处一米高的垃圾箱,看着其中各种乱七八槽的垃圾,仍有空间,顾不得扑鼻

    的臭气,纵身爬了进去,垃圾袋经过挤压破碎,大堆的生活垃圾涌出,呛得我快

    要晕死过去。

    努力钻到最深处,手脚却怎么也无法抑制地抖动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我

    心一横,死死咬在了手腕上……。

    「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听到了……你放屁的声音」。

    「滚……」。

    「你说咱们这一辈子也只能让她使唤了吗?一个什么都没说清楚的匿名举报

    也要过来调查,要我说这就是闲着没事干在整我们」。

    「别抱怨了,早点结束,回去收工了」。

    「还是你心态好……呵呵」。

    紧张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抗压能力想来就不强的我差点想要出来自首,

    其实我出来自首大可无事,但要解释为什么大半夜我会在这儿,就必须托出妈妈

    和黄毛的事情……这可绝对不行。

    我抱紧怀里的摄像头,判断对方大致已经进门,便小心翼翼地爬出垃圾箱,

    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地向楼下探去。

    「有人死亡!!快通知韩队!!!!!!!」。

    楼上传来警察的吼声,我再也抑制不住紧张的情绪,撒开腿就跑。

    凛冽的寒风刺入骨髓。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江城夜景渐渐在一盏盏灯光的熄

    灭中归于寂静。我来到江城湖畔,看到如叫花子般的自己,惊恐的心情难以平复,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畏罪潜逃。

    取走发间的菜叶,清理完身上的杂物后,我毅然决然地将手中的摄像头抛进

    了那深不可测的江城湖。

    经过事后的回想,不管我如何处理了电脑中的视频,摄像头中的数据。黄毛

    显然是被谋杀,而且这个人认识我,那么事情就远远没有结束……头皮愈发胀痛,

    一番挣扎之后干脆放弃抵抗,放松平躺,愈加珍惜这份只有在家里才能感受到的

    安全感。

    就在我倒头想再睡一会儿的时候,朦朦胧胧之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对话,勉强

    集中精神,两个女的,一个是妈妈,还有一个是?。

    没过多久,外面又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是一阵嘈杂的交谈。

    「小明,你看谁来了」。

    「小强,你怎么来了?」。

    「张明你没事吧,老师让我把今天课堂的笔记带给你,哦……对还有作业,

    她交代说下周不交就行了」。

    「小强真懂事,小明他就是有些发烧,没事的。」妈妈一脸慈爱地看着王强,

    小强他们都放学了?我睡了这么久……。

    「张明好好休息,王强这都是应该做的。」妈妈背后突然探出一颗脑袋,直

    把我吓了一跳,是王刚……。

    「好……谢谢王叔叔,谢谢小强」毕竟是长辈,虽然讨厌王刚但还是要礼貌

    地回应,这是妈妈一直教我的处事方式。

    「都是小伙子了怎么说生病就生病了,这样怎么保护你妈妈哦?」来人语气

    有些奇怪,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过道口还站着一人,身影有些熟悉却又十分陌

    生,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开口。

    「小明,还不快叫李阿姨。」妈妈拍了拍我愣神的脑袋。

    哦……李阿姨,「李阿姨好。」对了,去妈妈学校的时候见过,好像是妈妈

    的同事。这身材,还穿着黑丝,真性感。

    「你们聊,我去上个厕所。」王刚见没人在意他,偷偷溜了出去。

    「张明,这是数学的,这是英语的……这是……」我看着王强突然掏出一叠

    叠资料一脸黑线。与此同时也有些高兴,王强这小子虽然平时不声不响,其实也

    是很仗义的一个人。

    「够……够了……我知道啦」。

    「嗯……应该没事了」妈妈伸出小手在我额头摸了摸。

    「那当然,我可是男子汉」。

    「那既然这样……小强,阿姨请你帮张明补课好不好」。

    「好……好啊」。

    「妈……」。

    妈妈一脸坏笑地看着我,王强看出其中的意思也大笑起来。

    「佩涵、小强,你们就在这儿吃个饭吧,我先去做饭了。」玩笑过后,妈妈

    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真诚地发出了邀请。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王刚好像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看着他盯着妈

    妈离去的方向,我不禁有些不爽。

    李老师也跟着妈妈走了出去。「谢谢你,佩涵,今天帮我带班,我们班上那

    帮小子可皮了。」我听得出妈妈言语中的感激。「别客气,大家都是同事」。

    「小明,我给你讲下今天老师讲的内容……」。

    「你们聊,我去上个厕所。」没人搭理,王刚找到机会溜了出去。

    没想到王强这个二愣子把妈妈开玩笑的话当了真,充当起授课老师起来,虽

    然枯燥无比,让我差点又要睡着,却也正好缓解了我的头昏脑涨,不知不觉中也

    被渐渐带入到了,王强的「讲课」中间去。

    「徐老师,你真贤惠」。

    「哪有……你们吃得惯就好」。

    「不会,比我家那口子做得好吃多了」。

    饭桌上,王刚对妈妈的称赞不绝于口,妈妈也都是礼貌性地回应着。反而是

    王强对自己爸爸的话语有些不满。

    「徐老师,你看王强这孩子语文成绩老是上不去,你看能不能给他补补课?」。

    王刚满脸堆笑,充满期待地看着妈妈,一张老脸映出几道深邃的抬头纹。此

    话一出,我留意到王强尽管仍在默默吃饭,嘴角却难掩兴奋。

    给王强当家教?小强我倒是放心,王刚这头老色狼,妈妈和他共处一室怎么

    行?妈妈快拒绝他啊。

    「小强语文底子不错的,可是我带毕业班也抽不开时间,这样吧,以后小强

    来我们家,我给他和小明一起补习,王师傅,你看怎么样?」妈妈抿了抿嘴唇,

    考虑周全的回答让王刚无法反驳。

    「好……那再好不过了。」王刚盯着妈妈的殷桃小嘴不知在想什么,幸好妈

    妈今天穿的朴素,一身职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让他占到什么便宜。

    「小徐啊,你看你叫王师傅都把我叫老了,我也就比你大个七八岁吧,以后

    叫我王哥就行了。」看来妈妈礼貌得体的回应反而让这种人有些拎不清楚。

    「嗯……」。

    「来,小明,吃鱼,好好补补身体。」一直话不多的李老师突然开口,妈妈

    感激地望了她一眼。

    「徐老师,怎么不见你老公呢?」李佩涵抿了抿红唇问道。

    「他呀,整天在客户那边,能回来就不错了。」妈妈的语气中有些不满。

    「哦……」。

    入夜,

    「呈林,你动过我衣服吗?」。

    「什么衣服啊?」。

    「就白色……带蕾丝的那件」。

    「没看见……」。

    「老婆……是不是在暗示我啊?……」。

    「……」。

    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席梦思发出一声悠扬的挤压声,断

    断续续的拉扯声若有若无,我赶忙跑下床,附耳贴在墙上。

    「曼曼,我忍不住了,我们都有个把月没有那个了……」。

    「嗯……别……小明还在睡觉呢,别……嗯……我……」听爸爸的意思,回

    来之后妈妈都没和他……那看来爸爸的表现也情有可原,整天有妈妈这么一个大

    美人在眼前晃悠却看得见吃不着,这也太折磨人了。

    墙壁那头爸爸好像不顾妈妈的反对准备「霸王硬上弓」,「啊……别舔那里

    ……我……」。

    之后断断续续传来妈妈轻微的呻吟声和爸爸低沉的吼声,我在病中疲软的阴

    茎忍不住也慢慢硬了起来,倒是很好奇爸爸是在舔妈妈哪里?。

    悉悉索索的声音仍在继续,「不要,今天不行……嗯……」。

    「啊……」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巨响,听声音好像是有人摔在地上?。

    「……」。

    「呈林,你没事吧?……」。

    「上次不行,今天也不行,你是嫌我不行吗?」爸爸声音突然抖高吓了我一

    跳,印象中还是很久以前冒充爸爸签名的时候他才发过那么大的火。

    「不是的,呈林,你先起来……」妈妈的声音有些哭腔。

    「从我回来之后,你就和以前不太一样,到底怎么了?」。

    「不是的……这几天,我……我危险期」。

    「今晚我睡书房」。

    主卧室内,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映在徐秋曼的身上,那被扯开一半的睡袍展

    露出其中纤细的手臂和一对光滑洁白长腿。披散着头发静静地坐在床边,一对哀

    怨的眼眸呆呆望着紧闭的房门,喃喃地念道:

    老公……再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