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河情】(01)

    作者:eric110110jj。

    字数:12046。

    【湘河情】——1。

    湘河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镇子,镇子里的人也都是淳朴善良的。

    镇子西边的湘河是镇子名字的起源。镇子里的人大部分靠着背后的金矿生活,

    90% 以上的老爷们都在矿上打工,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在家忙活生计。

    李思雅站在门口,往山上的方向看了两眼,没什么人,便转身回家,将门从

    里面反锁起来。这是湘河镇的规矩,男人不在家,妇孺都要保护好自己。将身上

    的围裙接下来,李思雅慢慢的坐在桌子边上,看着满桌的饭菜实在是吃不下去。

    李思雅今年已经36岁了,男人赵亮是矿上的工头,算是这附近比较有日子

    过的人家。随着日子的增长,赵亮已经有两个月没回家了。儿子赵梓桐今年1

    岁,在县里念高三,成绩优秀,是李思雅一家人的骄傲。但是随着高考的临近,

    儿子也有两月没回家了。家里就剩下李思雅一个人,难免孤独寂寞。草草扒了两

    口饭,将饭桌勉强收拾了一下,换了件衣服。换了件衣服就打算出门找自己的好

    姐妹潘婷聊聊天,这是镇上唯一跟李思雅聊得来的人。

    从家里走到潘婷家,不过是5分钟的路程。路上李思雅还在想今天是不是再

    找两个人来打麻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到了潘婷家,门没有反锁,轻轻地推开,

    看见院子里的桌上饭菜已经动过,没有收拾。「这个懒猪,碗筷都不收就跑哪里

    去了?」李思雅小声的嘀咕着,准备叫潘婷。

    突然,听见一阵阵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这声音很熟悉,就是潘婷。但是转

    念一想,不对啊,她老公也跟赵亮一起在矿上啊。好奇心一点点随着呻吟声的增

    大在李思雅的心中长大,听着声音,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靠近门边上竖直了耳

    朵,仔细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

    「妈,你怎么不接着叫了?啊?是儿子的鸡巴没有爸爸的大吗?」一个年轻

    的声音说道。

    「叫什么叫,怎么跟你爸一个德行,操着老娘的逼,还要听那些淫乱的话,

    我说你们爷俩是不是变态啊?」成熟且妩媚的声音回答道。

    才听了两句,李思雅的心里就开始颤抖,这是潘婷和她儿子刘川的声音,因

    为两家平时关系不错,所以彼此比较熟悉。他们是母子啊,怎么可以这样呢?平

    日里虽然两母子关系挺好,也不会想到会这样啊。

    「妈,你转过来嘛,我想从后面日你的逼。」刘川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哦,好的,这次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啊。」潘婷说着。

    透过门缝,里面的情景一目了然,只见潘婷从沙发上爬起来,身上黑色的蕾

    丝胸罩只有一边的肩带挂在肩膀上,下身不着片缕,黑色的阴毛上还有亮晶晶的

    水渍。潘婷双手撑在沙发上,将肥厚的屁股高高的撅起,整个人就像一只发情的

    母狗。刘川站在她后面屁股也是对着门这边,由于李思雅站的角度问题,刚好在

    他们的侧面。这时候看见刘川胯下听着一根黑粗的大鸡吧,将乒乓球大小的龟头

    顶在潘婷的阴户上慢慢的摩擦着,一缕水晶晶的淫水从中间掉下来,橡根蛛丝一

    般,闪耀着淫乱的光泽。

    「进来啊?你这个混小子,你就在老娘的逼门口擦过来擦过去的,还不赶紧

    操进来。」潘婷头顶在沙发上,喘着着粗气说。

    「哈哈哈哈哈哈……第一次操的时候还不让操,这时候求着我操……」「你

    说说,你长这么风骚,不让我操。想留着给谁?我爸早就不行了……上次你们两

    做爱的时候,其实我就在你们衣柜里,我看见我爸的小鸡吧,才有我一半大,操

    了两分钟就射了,你在床上用假鸡巴滋味的时候我就想出来操你了……」。

    潘婷低着头不说话,像是享受着大鸡吧在阴唇摩擦的快感,不时地发出一声

    声淫靡的呻吟声。

    见潘婷没有回应,刘川似乎很不满。用手伸到前面抓住了潘婷两颗硕大的奶

    子,并用力将自己的大鸡吧狠狠地操进了这个生自己的逼里。

    「啊……慢点……慢点……你个混小子,我又不是会跑……啊…………啊…

    …」。

    「妈妈,其实我是很喜欢操你的逼的,也想给你性福的,我做到了,你舒服

    吗?」「要操就赶紧的,老娘当年把你生下来不是为了让你今天有机会来日我的

    逼得。你赶紧操完了,待会你李姨还来找我呢?」潘婷一边耸动着屁股配合着儿

    子的奸淫,一边说。

    「怕什么,李姨应该也是和你一样的骚逼,赵叔经常不在家,估计也是饥渴

    难耐啊?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像现在草您这样的操李姨,李姨年轻漂亮,老

    早她来我们家的时候我就躲在她背后打飞机了。」刘川毫不在意的调笑着。

    躲在外面的李思雅听到这里,脸不自觉的红了,像蒙了一块红布似得。

    「你这个色狼啊,把你亲妈都奸淫了,还想着你妈的闺蜜,你是不是要死啊?」

    听着妈妈的淫声浪语,刘川色心大起,采用网上学来的九浅一深的招式在潘婷的

    肉穴里不停的操着。操的潘婷大声求饶「好儿子,求求你,快点…………快点,

    妈妈的逼都快被你操烂了,赶紧,妈妈快到了……快点……啊…………啊……」。

    随着母子两不断地淫声,突然一声大家,双双倒在沙发上。

    「妈妈,这次你可比上次还要骚啊,把我的大鸡吧都快夹断了……」。

    「臭儿子,你还说,老娘的逼都被你操肿了,你过来看看……」边说着,还

    伸手将刘川的头按过来,按到自己的阴道口。刘川抬头看,只见平日里粉红的小

    逼经过一番肉搏大战,已经有点红肿了,精液有一点点渗出来,更有一番隐秘的

    景象。经不住自己的色心,刘川猛地将头靠近潘婷的小逼,伸出自己的舌头舔了

    起来,这一下把潘婷刺激的「好儿子,你这是干嘛,不要舔啊…………啊………

    …不要舔…………受不了了,刚刚高潮过的引导有开始瘙痒,结婚1年了,老

    公是从来都不会给自己口交的,没想到,儿子是第一个给自己口交的男人」。

    在刘川小舌头不懈的努力下,潘婷又一次躺倒在沙发上,刘川也是累的躺在

    了旁边。

    看着这一对淫乱的母子,李思雅才发现自己都快站不稳了。深呼吸了两口,

    李思雅又蹑手蹑脚退出了潘婷家。走在回家的路上,才发现自己的下面因为看着

    潘婷母子淫乱的交合已经变得小河潺潺了。快步走回家,把门锁起来。走进卫生

    间,把衣服裤子慢慢的退去。看着镜子里自己的36D的大乳房高耸挺立,平坦

    的小腹并不会因为生过孩子就有一点点的赘肉,修长的双腿更加显得标致。伸手

    摸到自己的阴部,已经湿掉的阴毛,不自觉的将自己的中指伸了进去…………。

    李思雅将自己的手慢慢伸进自己阴道里,享受着手指带给自己的快感。左手

    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胸部,看着自己挺拔的胸部,眼神迷离,在自己的脑海中,

    不断地出现这潘婷两母子在沙发上不断交媾的画面,随着思想的激动,手指不自

    觉地加快了速度。

    随着快感的不断侵袭,在李思雅的脑海中的潘婷母子也在加快着速度,看着

    刘川的大龟头不断地在潘婷的阴道中驰骋,李思雅的脑海中的两个人物开始模糊,

    那个男孩子慢慢的变得有书生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瘦高的身材与下身粗大的

    鸡巴几步相符,在不断地挺弄着大鸡吧,就像是儿子赵梓桐。

    「妈妈,妈妈…………你的小逼夹的我好爽啊……妈妈……」一边进行着活

    塞运动,一边喃喃呓语,豁然就是赵梓桐。

    而身下的赤裸女人,身材极好,面庞俊秀,双眼微闭喘息着,不断地咬着自

    己的下嘴唇。用自己的左手摸着自己的硕大的胸部,不时的发出一声声令人脸红

    的呻吟声。

    随着赵梓桐不断地冲击,大龟头不停的在李思雅的阴道中进进出出,把李思

    雅的乳房撞击的前后晃动着,慢慢的形成了一道乳浪。

    渐渐地,随着「啪啪啪」的撞击声传来,赵梓桐一个激灵,射出了一滩纯白

    色的液体。而身下的李思雅也高潮叠加,大叫一声「来了!」随后就瘫倒了。

    快感逐渐退去,李思雅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瘫倒在卫生间门口,右手

    手指还在自己的小逼里,手上一滩亮晶晶的淫水……突然,李思雅的脸莫名其妙

    的红了起来,想起自己刚才自慰时想象的画面。「我怎么会想到这种画面呢?梓

    桐可是我的儿子,我为什么会想像和他做爱呢?难道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吗?」李

    思雅自言自语的说着。

    慢慢的爬起来,将自己刚刚的疯狂收拾了一下,穿好衣服从卫生间出来,坐

    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当当当……」墙上的挂钟在点的正点钟敲响,李思雅从睡眠中醒过来。

    揉揉自己的眼睛,又看看钟,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

    「李姨,你在家吗?」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李思雅一听就知道是是潘

    婷的儿子刘川。刚刚才看过潘婷母子的疯狂举动,李思雅在思考要不要答应,转

    了下念头,还是答道「小川啊,阿姨在,你等一下」,说完慢慢从沙发上爬起来,

    给刘川开门。

    「李姨,我妈让我过来请您到我们家去,说你们约好了一直等着您呢?」才

    打开门,刘川一脸人畜无害的道。

    「哦,是这样的,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来!」李思雅应了一声。「李姨,

    我还是等您一起过去吧,要不然我妈又要骂我了!」刘川顿了一下,坚持等她。

    「好吧好吧,那你在客厅玩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就好!」李思雅看他坚持,

    也就同意了。转身进了卧室,也没多想,就在衣柜里找了一件红色外套,准备换

    上时,突然感觉好像有人在偷看自己。想到这里,边用余光看了一下镜子,从镜

    子里可以很明显看见刘川正在门外,偷偷的看着自己。刚想转身呵斥他,突然想

    起今天看见的那个又黑又长的大鸡吧,就想逗逗他。本来只是把外套换了,这时

    候就直接将现在自己穿的外套脱掉,露出一套黑色的蕾丝胸衣,两只丰满的乳房

    呼之欲出。伸手从下面托了托,看着自己的大胸部,曾经老公每天的爱抚让它变

    得更有韵味了。余光瞟了一下镜子,刘川已经把鸡巴拉出来,正在对着自己的背

    影打飞机,大龟头亮晶晶的,像一只黑色的乒乓球。镜子里,刘川像魔怔了一样,

    不断地用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吧,来回的撸动着。

    温柔的笑了一下,李思雅伸手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来,看着自己笔直的两

    条大长腿,就算是跟20岁的小姑娘比较也算是美腿中的极品了,伸手做了一个

    手指从脚踝上慢慢抚摸上来的动作,将自己的身材线条表现的极致诱惑。这时候

    的李思雅,身上就只剩下一件黑丝的蕾丝内衣和配套的黑色蕾丝内裤,配合着白

    皙的肤色,更有诱惑的熟女范。身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双黑色的丝袜,转身,将身

    体侧着对门口,为了让刘川看的更清楚,慢慢的将丝袜穿上,快穿完的时候。听

    到了一声舒畅的呻吟声,好像有什么畅快的排出来一样。就看见刘川黑色的龟头

    上还沾着一滴精液,浓浓的。感觉到李思雅的转身,刘川快速的将大鸡吧塞回裤

    子。

    李思雅已经达到了调戏刘川的目的,就加快速度穿好衣服。然后冲着外面喊

    道:「小川,你在等一下啊,阿姨马上就好」。

    「啪」外面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然后就听见刘川慌慌张张的说:「李姨,

    不急不急,您慢慢换」。

    在往潘婷家的路上,刘川一直走在前面,不停的用手动一下下身,感觉前面

    一直在挺着。

    李思雅一直在观察着这个小孩子。默默的偷笑着。

    想到刚才对着自己手淫的刘川,李思雅开始注意到这个小朋友的身高好像是

    长高一点了,不在是以前那瘦瘦的身板,有了点男人的样子。

    「小川啊,你好像和你妈妈很亲啊?每次都会给你妈妈拥抱!」看着刘川的

    背影,李思雅决定挑逗一下这个小男孩。

    「没有啊,我从小就和我妈比较亲,所以会……」刘川没想到李思雅会这么

    问,有点窘迫的回答道。

    「噢噢噢噢,这样啊,你是几岁和你妈妈分床谁的啊?」。

    「这个啊,我妈妈说是3岁,具体的说我不知道?」听到李思雅的这个问题,

    刘川在心里暗暗偷笑了一下,其实我刚才还和我妈睡了一下,而且不只是睡了

    一下,还把她给操了。

    看着前面小男孩回答的这么不随心,脸红红的,李思雅这个过来人知道,小

    刘川肯定又在想刚才在他家里发生的事情了。

    「小川啊,你觉得李姨漂亮吗?」打算将这个砂锅问到底,李思雅的问话也

    开始有针对性了。

    「漂亮啊,我最喜欢李姨了!」听着李思雅的问话,刘川不加思索的就回答

    道。

    「那你觉得是李姨漂亮还是你妈妈漂亮啊?」李思雅穷追不舍。

    「这个嘛,我妈妈呢比较丰满一点,但是李姨你的身材更好一点!你们两个

    都是我的女神!」刘川停下脚步,歪着头看了一下李思雅,慢慢的回答道。

    听到这里,李思雅不自觉的用手拢了一下耳朵旁的头发。这个姿势在李思雅

    自己感觉没什么,但是刚好被刘川看见,只觉得好有女人味啊,这是怎样的一种

    享受。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刘川不自觉的嘟囔:「赵叔可真有福气,娶了李姨这么

    一个尤物」。

    「小川,你刚才说什么?」李思雅听见了这声嘟囔,心里暗喜,但又止不住

    的问了一遍。

    「没有啊,我什么也没说。李姨,马上就到家了,你先进去吧,我去那边一

    下。……」话还没说完就跑过去了。

    「这臭小子……我又不会吃了你!」李思雅看着刘川往外跑的背影,讪讪的

    骂了一句。随后想到了什么,又嘟囔了一句「就算要吃,也不要你……哈哈哈哈

    哈」。

    推开潘婷家的大铁门,铁门咯吱的声音在李思雅的印象中从来都没有今天这

    般清脆。

    「老潘,在家吗?我来了!」朝着里屋打着招呼,李思雅慢慢的走进了潘婷

    家。这是一个熟悉的摆设,李思雅已经来过N次了。但是今天很奇怪,没有人回

    答她。

    正在李思雅奇怪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位身材丰腴的女人走出来。

    「老潘,你可真行,大白天的,你穿个内裤就敢出来?不害臊啊?」。

    「你又不是没见过,摸都被你摸了那么多次了,还怕被你看?」只见这个女

    人上身不着片缕,两个白花花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让真个空间都有一种隐秘的

    味道。下身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内裤,在阳光的照射下,可以看见阴部上郁郁葱

    葱的的黑森林,有一两根从内裤边上探出头来,更有风情。

    ——这个女人就是潘婷,刘川的妈妈,李思雅的闺蜜。

    看着这个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成熟韵味的女人,李思雅也是不由得感

    叹,有男人滋润的女人果然就是不一样,浑身都散发出来的魅力连自己这个女人

    都会被吸引。

    被李思雅看的浑身不自在的潘婷,慢吞吞的将手中的黑丝蕾丝胸罩穿好,双

    手将两个大奶子往中间推了推,留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才好整以暇的看着发愣的

    李思雅。

    「你这个色女人,把老娘都看的不好意思了!」潘婷看着李思雅装作狠狠的

    样子说。李思雅回过神来,没有回答,只是慢慢的走到潘婷旁边,将手伸进潘婷

    的黑色蕾丝的内衣里,粗暴的摸着潘婷丰硕的两个大奶子。「你要死啊!」潘婷

    一边喊着,一边不服输的将手也伸进李思雅的衣服里,摸着李思雅的两个白兔子。

    「啊……啊…………啊……你快点!快点!」感觉到潘婷的手,李思雅促狭

    的感觉着不属于自己抚摸的快感,边开玩笑边对着潘婷喊道。

    「哈哈哈哈哈…………看来这段时间你们家老赵没有好好用力啊,你这下水

    道都快堵死了吧!」潘婷开玩笑的对着李思雅说。

    打闹了几分钟的时间,两人都有点累了,瘫坐在沙发上,互相看着。

    「这是什么啊?」李思雅坐下的地方,赫然便是刚才潘婷和儿子刘川激烈做

    爱的地方。伸手在沙发上摸了一下,一股粘滑的液体在真皮沙发的格外的明显。

    「不知道啊,怎么会有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沙发上?」潘婷凝神看了一下李

    思雅手上的液体,脸迅速的红了起来,又假装不知道的样子说道。

    将手递到自己的鼻子旁边闻了闻,李思雅嫌弃的从茶几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

    擦手,并将身子挪了过去,不在坐在那个地方。

    都是过来人,他们都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骚骚的淫水。

    感觉到李思雅的想法,潘婷也没什么解释的,就说:「这是刚才突然有点不

    自在,所以自摸了一下下了。」作为闺蜜的两个人,毫无秘密可言。

    「是啊,你说说这矿上有这么多事吗?天天不着家,家里多舒服啊!」感觉

    到潘婷的窘迫,李思雅也适时地转移开话题。

    「你家老赵还好一点,你说说我家老刘?他都快3个月没回来了,老娘守了

    三个月的活寡了。」不说还好,一说潘婷马上就炸了。

    「好了好了,这么多年还不习惯吗?你看结婚都快二十年了。」李思雅也是

    不断唏嘘。

    「二十年前,两天不回家都急的像狗似得,天天往老娘身上扑,现在倒好,

    还要老娘倒贴!」潘婷一脸媚笑的看着李思雅。「是啊,以前是壮牛,天天要不

    停,现在是死牛,你动一下,他才动一下。」…………两人不停地回忆着当年的

    老刘和老赵在两人身上不停的所取得事情。浑然没有发现在客厅的门口又一道身

    影,一直听得津津有味。

    「好了,看来今天是打不了麻将了。」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

    九点了,李思雅神了个懒腰说。

    「好吧好吧,我的李大美人,我知道你要回去睡美容觉了,去吧去吧」。

    送走了李思雅,潘婷回来转身进了卧室。回想着今天两人的谈话,走到试衣

    镜前面,慢慢的将外套脱了下来,两只手指轻轻地捻动着乳头,乳头慢慢的挺立

    起来,像两个小樱桃一般。

    感觉着自己的乳头已经站立起来,潘婷慢慢将手掌覆盖在自己的双乳上,轻

    轻地揉起来。眼眸微闭,喘息声逐渐的加重。幻想着老赵那粗大的手在自己身上

    探索着,不自觉的两条玉腿摩擦,大腿内侧有一股湿湿的感觉。潘婷用呀咬着自

    己的嘴唇,左手摸着乳房,右手不自觉的往身下的密洞探去。随着一指两指的增

    加,潘婷感觉自己的密洞里面有无数的蚂蚁在走来走去,手指已经伸不到里面去

    了。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给自己听觉上的刺激。

    突然,潘婷感觉自己的手被人往外面拉,正要惊呼,却发现原来是儿子刘小

    川。只见儿子简自己的手从阴道里抽出来,紧接着塞进去了一条粗大的肉棒,把

    自己的密洞填的满满的,止住了蚂蚁的瘙痒。正当潘婷觉得自己的救星来了的时

    候,儿子却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傻儿子,你赶紧动一下啊,妈妈有点痒啊,快点」。

    「妈,你哪里痒啊?我要怎么动啊?」。

    听到儿子的这句话,当妈的潘婷又怎么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儿子在想些什么呢。

    但是为了赶紧止住里面的痒,只能配合着儿子的变态。

    「儿子,妈妈的逼里痒啊,赶紧用你的大鸡吧在妈妈的逼里面抽插啊,给妈

    妈的小逼爽爽啊」。

    「妈妈啊,儿子可是很喜欢你的小逼啊,每一次都想把你按在床上好好操你

    啊。想想我现在能操着自己妈妈的逼,我真的是很爽啊」。

    刘小川平时性子就是很跳脱的,加上潘婷对他也是很溺爱的,所以,刘小川

    可以对着潘婷说很多不找边际的话。感觉着儿子的大肉棒在自己的阴道里越来越

    大,潘婷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1年前,我把他从这里生了出来,现在这里痒

    了,儿子又用他的大鸡吧来为自己止痒,着不就是自己的成就感吗?可是为什么

    自己的这个儿子这么变态,每次和自己做爱总是要说一些淫乱的话。

    「妈妈,你想什么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鸡鸡都要变小了。」感觉到

    潘婷的发呆,刘小川不高兴的打断了潘婷的思考。

    「啊?儿子,你这也不行啊,怎么会变小呢?」潘婷往后挪了下屁股,感觉

    儿子的鸡巴慢慢的从阴道里抽了出来,果然是软掉了。「软掉就算了吧,反正我

    已经不痒了,哈哈哈……」看着儿子的样子,潘婷伸手摸了一把儿子的屁股,笑

    嘻嘻的说。

    「你这个坏妈妈,我告诉爸爸,你鸡奸我……」看着妈妈的样子,刘小川眼

    睛珠一转,假装哭着说。

    「好了好了,小祖宗,妈妈帮你把鸡巴搞硬了好不好!」忍着笑意,潘婷往

    前靠了靠。

    「好啊,用嘴!!!」听到这个消息,小川激动地发出了指令。

    「臭儿子,我就知道你想这个,但是不行。」坚决的拒绝。对于这个要求,

    从第一次母子两做爱开始,小川就已经提出过,但是对于潘婷来说,这不行。因

    为老刘都没有享受过,而且,对于儿子的要求,潘婷是有计划的,有些游戏是要

    慢慢来的。

    「臭儿子,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样把你老妈搞上床的?啊?还敢提要求?」

    对于刘小川的得寸进尺,潘婷向来有的是办法。

    两年前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潘婷和老公个隔了两个多月终于有见面,当然是

    免不了一番云雨。面对两个月不见的爱人,自然是全身心的投入。老刘提出的姿

    势越来越羞人,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老公,潘婷还是坐在了老公的身上,观音坐

    莲,好好地满足了一番。在连续10多分钟的时间里,两口子不停的肉搏,最后,

    老刘深深颤抖,将精华全部注入了潘婷的身体了,潘婷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休息

    了5分钟以后,潘婷恢复了力气,慢慢的爬到了老公的头上,将自己的小逼对准

    了老公的嘴巴,得到老婆的暗示,老刘也是毫不在意的对着老婆的小骚逼给她口

    交,随着老刘舌头的工作,潘婷手中老公的鸡巴也是有了苏醒的迹象。半蹲着身

    体,潘婷爬过去,将老公半软半硬的鸡巴塞到自己的小逼里,但是可能是累了的

    缘故,老刘的鸡巴没有再重振雄风。叹了口气,老刘默默地用手指有送了潘婷一

    程,感觉到潘婷高亢的声音再次袭来,老刘用纸将自己的鸡巴和老婆的小逼清理

    理一下就睡下了,没一会便传来阵阵鼾声。

    听着老公的阵阵鼾声,潘婷默默地爬了起来。从衣柜最下面的一层里拿出了

    一个盒子,只是用睡衣将自己包起来就准备卫生间。睡衣是老公之前去北京带回

    来的,半透明,把身材半隐半现的展现出来,很是诱人。卫生间里,刘小川躲在

    浴缸里,裤子已经脱光了,将帘子拉起来,用一个纸卷的筒子贴在墙上,在听着

    什么。右手抚摸着昂首挺胸的大鸡吧,嘴里轻轻地呻吟着:「妈妈,我也要干你,

    我也要插进你的小逼里。我爱你,我已经长大了,我的鸡巴比我爸还大,我可以

    给你快乐!妈妈,我要你…………」。轻轻地推开卫生间的门,为了不惊动儿子

    和老公,潘婷没有打开全部的灯,仅仅是将镜前灯打开,把光线调暗了一些。打

    开热水器,将莲蓬头从肩部降水倾斜着冲刷在自己的身上。感觉一股水流暖暖的

    从身体表面流过,叹了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浴缸帘子背后那一双赤红的眼睛。

    低下身子,打开带来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根条状的东西,轻轻地在自己的阴部

    摩擦。借着镜前灯的微光,刘小川看出来那是一根假阳具,他曾经在A片里面见

    过,岛国的女优就用那个自慰。随着潘婷的不断投入,假阳具在阴道里不停的进

    进出出,潘婷发出了一连串的:「啊……啊……啊……老公,对,大鸡吧就是要

    查到这里,对,你骚老婆的逼里就是要这么大的鸡巴来插我,我要你……快来插

    我啊……」。

    左手摸着自己的两个大白兔,右手不断地进进出出,将自己慢慢的推向了高

    峰……。

    随着潘婷的高潮即将来临,帘子后面的刘小川也进入了冲刺阶段,露出半张

    脸看着自己的妈妈在自己面前用假阳具自慰。右手不断地套弄着自己的大鸡吧,

    突然,潘婷到达了顶点,同时小川也喷出了自己的精华。感受到大腿上不一样的

    温度,潘婷转身,看见自己的儿子挺着一根又粗又大的鸡巴,看着自己全身赤裸,

    假阳具还在自己的阴道里。

    两人都呆住了。

    感觉到气氛的尴尬,还是潘婷先回过神来。转身将睡衣拿过来披上,然后对

    着儿子说:「小川,你怎么会在这里呢?啊?大半夜的怎么不穿衣服呢?」。

    刘小川本来的尴尬在潘婷将睡衣披上的瞬间有了释放,不是说想逃跑,而是

    感觉到穿上睡衣的母亲比全身赤裸更有诱惑力。随着身上燥热,小川刚射完的大

    鸡吧慢慢的又漏出了狰狞的面孔,一点点的长大,变得更有爆发力。

    看到儿子的发呆眼神和慢慢勃起的大鸡吧,潘婷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番模样对

    于这个未经世事的儿子来说,是多么巨大的诱惑。赶紧将浴巾围上,包裹住了透

    着成熟美丽的身体。深呼吸了一口,才慢慢将自己的状态找回来。

    「小川,妈妈这样子呢是因为不知道你在卫生间里面,所以穿成这样子……

    至于其他的,你现在还小,以后长大了你就会知道的。」努力摆出一副跟平常一

    样的脸孔,潘婷小心翼翼的解释着为什么自己为穿着这么暴露诱惑的睡衣来卫生

    间洗澡,至于假阳具,自己没办法在现在给出解释。

    「妈妈,我已经不小了,不管从哪里说我都不小了。你不用跟我解释。今天

    爸爸回家来,你们会做什么我也是知道的。至于你手上那根黑色的东西,我也知

    道是什么,也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所以,你不用解释。但是妈妈,我真的爱你!

    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今天你自己做的事,我也可以帮你做到。」不管自己

    的逻辑是否符合,刘小川说了一大堆自己都不太清楚地话。

    「好的,我的好儿子,妈妈也是爱你的。至于现在,你先回房间去穿好衣服,

    免得待会着凉了。妈妈换身衣服就会过来,我们谈谈。好不好。」听到刘小川这

    一段乱七八糟的话,潘婷觉得自己要想办法将这事做个了结,所以决定和儿子谈

    谈。

    回到房间的刘小川,并没有将裤子穿上,赤裸着钻进自己的被窝里面。将双

    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慢慢的揉弄着,感觉肉棒越来越大,静静地等待着自己母

    亲的进来。仿佛一对恋人要进行最原始运动之前的等待。

    回房间换上便服,连胸罩都没来得及穿上,就到儿子的房间来了。刚进入到

    儿子的房间,就看见儿子巨大的鸡巴从被子的侧面漏了出来。伸手将被子拉过来

    盖住儿子的大鸡吧,静静看了一会儿子小川。

    「小川,你今年也是16岁了,也算是一个长大的孩子了。生理卫生课呢老

    师也讲过了,今天妈妈只是想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听你爸爸和我的?」。

    「从我上初一开始,每次爸爸回来,我发现你们第二天就会起床的很晚,而

    且妈妈就会很高兴。后来,我从同学那里找到了AV回来看,我就知道你是和爸

    爸在做爱,是很爽的事情,所以,每次爸爸回来我就提前回房间,然后躲在浴室

    里面听你们做爱。」仿佛已经预料到潘婷的问题,小川没有害怕,而是像准备好

    了似的。

    「那你知道什么是做爱吗?」听到儿子的回答,潘婷有点慌。

    「当然知道,不就是爸爸的大鸡吧插进你的小逼里面吗?这有什么了不起,

    我还知道每次爸爸用的那个姿势叫老汉推车,你觉着屁股在前面,爸爸用大鸡巴

    在后面不停的抽插。而且我发现你最喜欢的姿势不是这个,你喜欢在上面。对吗?」

    刘小川淡定的有点令人害怕。

    「这么说每次我们做的时候你都在偷听?」潘婷听着刘小川的话,脸上一阵

    灼热。

    「到现在为止,我听过你们做爱至少二十次,看你们做爱五六次」。

    「什么,你还看过??」潘婷越发的不安。

    「第一次是你们做爱太投入,门都没关好就开始。我就在外面看了半个小时,

    知道你出来洗澡我才跑回去的。那次你们从头到尾用了三个姿势,你很舒服,因

    为你的叫床声越来越大……」小川眯着眼睛,回忆着。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妈妈跟你说啊,这事,是不对的,每个人都

    有自己的隐私,是要被尊重的。何况我们是你的父母。」潘婷有点急了。「放心

    吧,妈妈。我会保密的。这两年我从来没有说过啊。」小川还是那么的淡定。

    「但是以后说不说,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要怎样?」听到最后一句,潘婷几乎是要崩溃了。

    「妈妈,我爱你!真的爱你!而且今天我看出来了,爸爸只能满足你一半!」

    几乎是咆哮着,小川第一次失去了淡定的表情。

    「但是,爸爸妈妈才是两夫妻,我们是相爱的,就算他不能满足我,我也是

    不会背叛这个家庭的」。

    「我不要你背叛这个家庭,我爱你,也爱爸爸,我希望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

    起。……我看过岛国的电影,如果你一个男人不能满足自己的妻子,妻子就会跟

    其他人做爱,就会破坏家庭。我不想我们家变成这样,我希望你不会去跟其他人

    做爱!」小川似乎有点沮丧。

    「小川,你放心,妈妈是不会跟其他人做爱的!因为做爱是只有相爱的人才

    是做爱,不相爱的人那只是交配!」潘婷不断地保证着。

    听妈妈这么说着,小川似乎冷静了下来。「妈妈,我看了很多书,女人的正

    常生理需求是要满足的,我希望你可以有完美的性爱,同事也不背叛我们这个家

    庭。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可

    以做爱。同时也能满足你的生理需求」。

    「这是什么歪理?妈妈和儿子是不能做爱的,那是乱伦,不符合伦常的,你

    知道吗?你上高中了,很多事情你应该都懂。不是吗?」听到小川的理论,潘婷

    自己都被逗笑了。

    「那妈妈,你爱我吗?如果我是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会帮我吗?」。

    「怎么帮你?」。

    「帮我摸一摸就好!」小川的一脸正经让潘婷真的无语。

    「你现在还小,儿子,等你过两年长大了。你就可以正常的交往女朋友了,

    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了。」潘婷耐心的解释着。

    「我们班有的同学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他们已经做爱了,他们经常在外面

    开房睡觉,就是操逼。好几个同学都跟我说过,我们还一起看过……」小川的侃

    侃而谈吓坏了潘婷。在小川的描述中,他的同班同学已经有好多人进行过性交这

    件事,他们会交男女朋友并约着去开房,而且还有的小孩子为了追求刺激,玩出

    了2男1女的3P游戏,小川就是其中之一。

    「那你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呢?」潘婷试着问了问。

    「上次和同学一起去操他女朋友的时候,我发现这些女孩子不成熟,没有妈

    妈这样的漂亮风韵!我喜欢妈妈这样的女人,这才是女人,那些小女生还没成熟,

    操起来也不会像妈妈一样的叫床,他们没有感觉。所以,找女朋友,我一定要找

    像妈妈这样的。」小川的回答很粗俗,但是潘婷听得很舒服。至少自己的儿子觉

    得自己是最漂亮的。

    「到现在为止,你一共做过几次?」听完儿子的描述,潘婷已经觉得儿子跟

    自己平日里看到的不一样了。

    「很多次吧,具体的不记得了。」云淡风轻的回答。

    「都跟谁?」妈妈穷追不舍。

    「跟我操过的女人,同学有两个,都是赵大鹏的女朋友,赵大鹏草比喜欢叫

    上我,说是刺激。另外,上次去CS市里,在网上找了两个40多岁的女人,操

    了两天,就是你说去矿上看我吧的那次,其他的都是30多岁的女人,不一样的,

    应该有20个左右吧?」小川有点炫耀的说道。

    「会有病的,你要学会洁身自爱,你还是个学生,还没有完全成人,这样对

    你不好的!」潘婷怕了。

    「不会的,我草他们的时候都是带着套的,不会的。赵大鹏操逼不喜欢戴套,

    他说会不爽,但是我有洁癖?」小川沾沾自喜的道。

    「明天跟我去医院,好好查查!免得一身的病。」潘婷听得心惊胆战。

    「妈妈,我真的爱你。真的!医院可以不用去查了,我前几天操的一个40

    岁的女人是个医生,在她的办公室操的她,我把她操哭了,在桌子上感觉真不一

    样。他帮我做过全身检查了,没事!!嘿嘿…………」小川接着着说。「妈妈,

    其实我是真的爱你,反正爸爸也满足不了你,我可以代替爸爸的,但是不会然爸

    爸知道。爸爸回来的时候,你依然是他老婆,你们依然可以做爱,但是爸爸不回

    来的时候,你寂寞的时候,我可以帮忙的。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保证以后不会再

    和那些女人有任何联系,也不会和他们操逼。他们就算脱掉衣服躺在我面前,我

    的鸡巴都不会直起来」。

    「让我想想,我有点乱。」潘婷这时候真的有点乱。

    要是放任儿子这样下去,出事是早晚的事。社会上那么多的人,形形色色,

    他这样的滥交,以后一定会出问题的。但是自己是他的母亲,怎么可以和他做爱

    呢?

    一边是伦理道德,一边是心爱的儿子?

    怎么选择,这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