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8)

    作者:2175254816。

    字数:7986。

    ()(肉少)。

    「萧炎公子,再用力些,人家快看倒高潮了」雅妃趴在沙发上,双腿勾住萧

    炎的腰,任由萧炎的肉棒抽插,充实的感觉让雅妃一脸满足,但淫气阶段的萧炎

    想满足自己力量和速度都还有些欠缺,所以雅妃就从纳戒中拿出了自己最近在看

    的一本书看了起来,萧炎看到她的举动,有种做了雅妃苦力的感觉,也意识到自

    己目前还无法让雅妃真正的泻身,好报自己的两次被玩弄之仇,不由的有些心灰

    意冷,不过,还是努力的在雅妃身上发泄,除了雅妃身体的丰腴美好,自己也控

    制不住的要努力发泄那乳汁中的催情药力,「艾尔兰朵的游历你看过吗?」雅妃

    转头举着手中书对萧炎说到。

    萧炎摇了摇头。

    「很不错的书哦,而且是她开启了整个大陆修炼淫气的时代,我读一章吧,」

    雅妃继续趴着,不过也开始读起了那本书,艾尔兰朵的游历,大陆几乎十分之一

    的人都读过的一本书,第一本用印刷术印刷的书,历经千万年,依然有大批读者,

    讲述了许久之前的第一位女淫帝:艾尔兰朵通过自己的游历,解决各地的纠纷,

    同时教授所有人修炼淫气,追求欢愉,让淫气大陆迈向如今的绚烂旖旎的故事,

    雅妃在读了几章后,感到萧炎的肉棒慢慢小了许多,大概自己乳汁的催情效

    果结束了,也就停了下来,「我去给你们准备金币和VIP 卡,以后你成了淫药师,

    要多照顾我们生意哦,」说着雅妃扣好旗袍的扣子就出了房间,留下她的胸罩和

    内裤在沙发上,而萧炎看着她留下的内衣,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一会,刚

    疲软的肉棒又慢慢有些要挺立起来,不过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这多半是雅妃的阴

    谋,等她回来时好只能再在她身上发泄一次。

    雅妃回来时看到已经穿好衣服,在喝茶几上早已凉透了的茶水,自己的内衣

    也不知在哪里。

    「萧炎少爷,你把人家的内衣藏哪了?」雅妃平静的说到,将一个盘子放在

    桌子上,然后就自己一人找了起来,「我忘了,」萧炎也平静的说到,「你这个

    坏蛋,看我怎么惩罚你,」雅妃则准备找不到内衣,就自己赤身上阵,今天还没

    舒服够呢。

    这时,一声轻咳从身后传来,「咳,雅妃,不能强求客人」。

    说话的正是谷尼,而她的身后则跟着一个浓妆艳抹,风韵犹存的美妇,正是

    熏儿化了许久化的妆。

    而熏儿的年轻身体差些漏了馅,不过好在药媚主动和谷尼聊了自己的保养丹

    药,还把炼制方法都告诉他,这才让他的疑心消减,转而关心起那丹药。

    「你还说我,你看人家的表情,连我们的顾客都没满足」雅妃看到熏儿一脸

    的无聊,就不客气的对谷尼回道。谷尼转过脸,则看到熏儿满脸的勉强笑容。心

    里也觉得也许确实自己太不用力了,「萧炎小兄弟,你也即将成为淫药师,我受

    了你师父的点拨,很多地方也都解开了,你师父不愿要更多,那我就为你准备份

    礼物吧,稍等,是你一定需要的」。

    谷尼说完就急匆匆走了出去,雅妃也没有继续准备脱衣大战,毕竟萧炎的师

    傅就坐在旁边,就主动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尽量撑到谷尼回来,而谷尼很

    快就回来,手上拿着一个小木盒,和几人一样坐了下来,然后推向萧炎,「一枚

    纳戒,淫药师必备品,」谷尼没有多说,不过他的话用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

    而事实也如此。

    而萧炎则满是激动,一枚纳戒可至少两三千的金币,而这枚被精致小盒装着

    的肯定不会是普通的纳戒,在控制了情绪,表达了谢意后,就忙戴上盒子里的灰

    黑戒指,然后又在指点下将桌子上的金币和那卡收到戒指里,愉快的离开了。

    「别太高兴,你知道一级淫药师想炼到二级淫药师需要多少钱吗?」在回萧

    家的没人路上熏儿也满脸笑意,这次可赚了不少,不过药媚听着这两个不懂的年

    轻人的欢声笑语,终于还是忍不住飘出来告诉他们真相,「多少?」萧炎试探性

    的问到。

    「资质好些的十几万,悟性不好的百万也不一定」。

    熏儿和萧炎听到后都惊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而他们是希望你们去他那买

    药材,这样他们就可以大赚一笔,我猜他们已经收集不少低价的一级药材了」。

    而随着天气的渐渐转寒,熏儿和萧炎也不敢再赤身裸体了,而当外面下雪时,

    两人更是默契的无论药媚如何鼓励和威胁都不为所动的躺在被窝不出来。

    也让药媚对这两人一阵头疼,不过又觉得还真是般配。

    不过药媚还是不能饶了这两人,由于乌坦城在大陆靠北的地方,所以冬天异

    常寒冷,而萧家为此便准备了一间特别的大厅,作为冬天年轻一辈的修炼场所。

    而由于大厅为了保温比较矮,所以几十个年轻人在一起就显的比较挤,有几个找

    了个温暖的坐垫,打坐凝气,也有几对赤身裸体在地摊上不断翻滚,还有几人躺

    在房间正中的大火堆旁,看着书,不时还会邪邪的笑着。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今天

    不会再有人来这而随心所欲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了一阵吱吱声,两个裹的严严实

    实的人进了来,同时小心的关上了身后的门,摘下帽子和围巾,对着屋里停下来

    看着他们的好奇目光,有些尴尬的笑着说了句「大家好」。而当所有人看到这两

    人的样貌后,有些错愕,「终于肯献出你的萧炎哥哥了」。

    「是啊,萧炎你独占熏儿也够久了,该轮到我们了」。

    萧芝,萧峰两人默契的化解了的这种可能要弥漫全屋的尴尬。

    萧炎和熏儿又觉得欠了这两人一个大人情,笑着便主动向这两人走去,熏儿

    很快就融入了女生们的聊天,萧炎则找了个靠近火堆的地方坐了下来,想慢慢融

    入这种氛围。

    不过很快就被一个女生看到,拉去磨炼自己的技巧了。熏儿则也因为倒了淫

    者,被拉去练习他们的淫技了。

    那个女生看到萧炎后,微微一笑,将萧炎推到一个人少处后,轻声说到「麻

    烦脱衣躺一下」,萧炎听到后也很配合的脱去衣服,躺在地毯上,「人家最近练

    的功法叫荷叶,才刚起步,需要你们男生的精液来润滑皮肤后才能修炼,麻烦了」

    说完便坐在萧炎两条小腿间,用两只如玉般的白皙脚掌触碰着萧炎疲软的肉棒,

    自己则用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蜜穴,然后随着蜜液的流出,用手涂抹在自己的脚

    掌上,而看着萧炎慢慢坚挺起来,她也用力的让两只脚掌合拢,,同时上下搓弄

    着萧炎的肉棒,「尽量射到人家的身体上哦,这样才有效果」。

    与此同时,熏儿则被三长老家的双胞胎兄弟:萧风,萧云拉到了墙边,两人

    练习了一种风系功法,可以让自己的阳具再勃起时外围生成一圈风环绕,插到女

    生的阴道里更是让女生们「如沐春风」,屋里的女生都败在了两人一前一后的夹

    击下,而新来的熏儿正好被二人拉去当做练习对象。

    由于二人身高比熏儿高出不少,所以在前后夹击下,熏儿的脚直接脱离了地

    面,加上肉棒上的风不停的在吹拂着自己的阴道内壁,熏儿不一会就流出了大量

    淫水,不过声音依然平缓,脸上也只是红晕加深了些而已,这也让这两兄弟不经

    感慨,淫者果然耐受力强了许多,淫气期的女子早就高潮了。

    「你们俩很不错,不过力气小了些,下面该我在你们身上练习了」熏儿在两

    人渐渐停下来后,点评着,不过最后一句,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分头跑

    了开来,熏儿则直接将面前想逃跑还在转身的萧云,一把抓住,然后任由他如何

    用力,都似被锁在柱子上似的,熏儿看着他有些慌乱的神态,有些好笑又有些得

    意,「我今天还没吃呢,你就贡献点吧」,熏儿笑着对他说到。

    萧云以为的是熏儿要拿自己的精液当饭吃,因为淫气大陆的女子由于修炼淫

    气,可以将阴道内的含有一丝男子淫气精液吸收炼化为体内的淫气,而精液更是

    许多女生喜欢的「饮料」,心中莫名一阵寒意,而熏儿说的则是自己体内的需每

    天都喂食精液的金帝欲炎。

    「荷叶,这名字好意像啊」萧炎在她用脚搓弄了自己许久,自己还没有射精

    的欲望后,为了缓解两人间渐渐尴尬的气氛,忍不住开了口。

    那女子大概是觉得这么弄是无望让萧炎射精,就转为用手,同时回了萧炎的

    话「就像这名字一样,修炼后,可以让皮肤如荷叶,出淤泥而不染,不过就是要

    精液涂抹皮肤后才能开始配合功法修炼,他们的我都取过了,你不会在意吧」说

    到最后一句,语气和缓了许多,同时浅笑看着萧炎。

    萧炎则似乎被这浅笑打动了,肉棒似乎一时没了知觉,然后不自觉的喷出了

    一股白浊的精液,落在了她的胸口,而她也不客气的将脸放到萧炎还挺立肉棒的

    龟头处,将残留的精液抹到自己的脸上。再次对萧炎笑了下,就盘腿打坐起来。

    而萧炎也仰躺过去,感受这高潮的余韵。

    就这样熏儿和萧炎慢慢融入了萧家同龄人的修炼,而两人也见识了许多奇妙

    的玩法,心里暗暗的准备在对方身上实验下,而且萧炎也是三月里连破两段,到

    达淫气九段,也许春天来了,就可以试着突破到淫者了,这让许多男生都有些羡

    慕,当然找他练习淫技的女生也更多了,熏儿则把萧家同龄男生的精液都尝了个

    遍,还和女生们一起排了个精液味道榜,虽然就二三十个男生……。

    而当初春来后不久,萧炎感觉自己丹田处淫气已满,便去了后山,准备再次

    突破,还是那块巨石,而在他吞下那枚凝气丹,萧炎试着第二次将淫气扰动旋转

    以便凝成水滴的时候,远处的两人依然焦急不已,虽然凝聚失败也无非从九段淫

    气继续努力,但两人还是有些不安,在看到萧炎满脸愉悦挣开眼后,两人的心也

    终于沉了下来,「嗯,一个药材毁灭者诞生了」萧媚抢在熏儿前面说到,然后意

    味深长的看向熏儿,「嗯,我出药材,你炼,利润都用来买萧炎哥哥的基础药材」

    熏儿则看相萧炎哥哥,但是却在回答药媚的话,「放心这小子天赋不错,再差也

    是个三品淫药师」药媚似是安慰熏儿般说到。

    之后萧炎就被药媚留在了后山,熏儿则比萧炎还先熟悉常用的低阶炼药材料,

    基本上就是在除了萧家的坊市去搜刮所有能买到的低阶药材,药材毁灭者这个称

    呼,熏儿和萧炎也是慢慢真正的开始体会到了,成堆的失败药材留下的残渣或者

    灰烬,几乎有小半个池塘多了。

    而药媚对萧炎更是苛刻,不是像普通初级炼药师那样先凝火灵,再和火灵心

    神合一去煅烧药材,而是要萧炎直接通过最古老和原始的方法,从运转淫气到指

    间形成一定的火焰开始,然后试着直接用火焰去灼烧药材,不断改变火焰形态,

    和体内淫气运转快慢,控制指尖的那火焰的温度正好可以将骨头类的东西烧成粉

    末,「之所以教你吹吸掌,因为这也是淫药师必学的,试着将指尖的火焰吹起来,」

    药媚在见到萧炎只用了三天就能控制指尖的火焰后,也进一步肯定了萧炎的炼药

    天赋,就开始试着让他控制给体外火焰供给淫气以维持火焰不灭。

    而熏儿则基本把除了萧家的坊市外的低阶药材几乎在一天内扫空了,因为要

    是自己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把正常价格的药材在所有人还没缓过神的时候扫光,

    很容易让药材价格生许多,而萧炎哥哥炼药一天的消耗量都有自己买到药材总量

    的十分之了,这也是熏儿看了萧炎哥哥两天的炼药消耗后,做的最果决的一次判

    断。而熏儿也确实猜对了,之后的低阶药材价格大涨。

    「小丫头,外面的低阶药材都是你收的吧?」雅妃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笑嘻嘻

    看着自己的熏儿,不在意的说到,同时拿起茶杯缓缓的喝了口茶,「果然瞒不过

    雅妃姐,熏儿这次来是想让雅妃姐将库存的低阶药材也卖给熏儿的,」熏儿笑嘻

    嘻的趁雅妃喝茶的空隙,做到她身边,双手抱着雅妃的手臂使劲的摇晃着说到,

    「我该卖多少钱好呢」雅妃也是丝毫不吃熏儿小孩子耍赖这一套,自顾自的说了

    起来。

    「嗯,我用这个换可不可以?」说着熏儿拿出了一个玻璃小瓶,隐约能看清

    里面的绿色丹药。

    「她炼的?」雅妃知道熏儿一定明白她是谁。

    「对,萧炎哥哥就是靠这个才能几个月就由淫气三段到七段的」熏儿依然拉

    着雅妃的手不住的摇,「嗯,还不错,但却不够」。

    「等萧炎哥哥正式成为一名淫药师,我们就把这药的炼制方法告诉你们行长

    谷尼,说到做到」。

    「这我得找行长商量一下,过两天再来吧,我们要试下这药,」雅妃拿起那

    玻璃瓶,仔细看了看后,对熏儿说到,「雅妃姐,说好了,药材都留给我们哦」

    熏儿开心的就要将脸放到雅妃的肩上蹭两下,被雅妃轻轻的推开了,熏儿礼貌的

    告了别后就离开了,而雅妃则在熏儿走后,拿着小瓶,想了许久,大概是觉得自

    己这么推算也无趣,就去找谷尼一起商量了……。

    「只有一瓶可看不出什么」谷尼拿起筑基丹,瞧了两眼后,不急不缓的说到。

    「放心,现在该急的是他们,过两天他们就会带着更多的丹药来了,所以,

    我们等着就行」雅妃也是不急不缓的说到,似是早已料到了。

    「在掌握了各种药材的提炼温度后,就可以试着凝聚丹药了,师傅的鼎先拿

    去用,低阶丹药凝丹大多只需稳定的煅烧即可,而药鼎则由于起材料或者制作方

    法而有些特殊的效果,这也是在有了火灵后,药鼎依然存在的原因,而师傅的黑

    魔鼎,只需使手中的火焰尽量稳定,药鼎中的温度就能保持在比手中温度更小的

    变化范围里,对于一级淫药师,可以节约不少药材」说到节约药材,在第五天,

    准备让萧炎尝试凝丹的药媚看着成堆的提炼失败药材,心中也不经有些触动,让

    人控制以淫气为原料,燃烧的火焰大小和温度,有时还要精准的变化,没有参考,

    当真是难,而萧炎算是天分比较好的了,每种低阶药材,提炼煅烧几十次大多可

    以大致掌握其煅烧温度,不过作为凝丹的一部分就显得很不足了。而药媚也不打

    搅他,只是对萧炎的大错误指出来,小错误则让他自己摸索,而萧炎也知道这些

    药材的价格,所以每次失败都会更注意,精神也是高度集中,对于每次的失误都

    很努力的避免不再发生。就是如此,还是满地烧毁的药材。

    熏儿在扫光了所有低阶药材后,就几乎没啥事了,不过还是趁着萧炎炼药的

    时候,希望药媚能再炼些丹药让自己去卖,而由于原料充足,而且是乌坦城没有

    的筑基丹就成了熏儿最想药媚炼的,同时还把自己要拿筑基丹的药方换药材的事

    和药媚商量后,才敢和雅妃商量这笔生意,当然,成不成还要明天再去,雅妃和

    谷尼实验了熏儿送来的十几瓶筑基丹后,决定用十五万的药材换取那张丹方,同

    时希望萧炎和他的师父不要在乌坦城炼制和销售这种丹药,而二人也在看到丹方

    后准备将这三种药材垄断,本来乌坦城最大的药材商就是他们,其余商人的所有

    药材量加起来也不及他们的一半,二来其余人的药材由于运输货源等原因,大多

    比他们的要差,所以,只要他们控制了这三种药材,就可以安心挣筑基丹的钱,

    就算萧炎和他师父想插手,其竞争力也不会比他们高,这一点雅妃,谷尼早已考

    虑了很久,才决定买下这丹方的原因。

    熏儿倒是没想这些,毕竟萧炎哥哥和自己都用不到这丹药。拿到药后,就收

    进纳戒,回了萧家。

    而萧炎起初凝些只需固定温度煅烧的简单丹药时,很顺利,几乎只失败了三

    四次就成功了,而自己又成功了五六次后,药媚,自己这个很温和的好脾气师傅,

    也开始认真对他说到「这几天让你练的药材和丹药都是只要温度控制好就可以成

    功的,下面才是炼丹最常用也是用的最多的转温,在药材提炼的不同阶段,药材

    的性状会不同,就需要不同的温度,凝丹也如此」。

    虽然如此,借助前几天失败的经验,对于温度掌控越发熟练的萧炎虽然也失

    败不少次,但还是慢慢摸索出了一些自己独特的经验,让成功率高了不少。

    就这样,一连十几天,萧炎除了基础的淫气修炼,白天几乎就都是在炼药。

    熏儿则无聊的每天都自慰一两个时辰,修炼淫气,和练习淫乳术,这是她目前对

    自己身体最不满意的地方。

    萧炎炼药的第二十天下午,在凝出了自己最后一颗丹药后,萧炎看着几乎全

    是药渣的池塘,心中不经感慨,淫药师的稀有和珍贵不是没有原因的。

    随后自己和熏儿去了拍卖行,准备把自己练成的一些还看的过去的丹药卖一

    些,结果只有一万金币多一点,谷尼也是直指这些丹药的缺陷,不过最后还是鼓

    励了一下,毕竟他还只是一级淫药师,又这么年轻,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而此后的日子,萧炎也是和熏儿在后山大战了许多天,一扫炼丹的紧张,放

    纵的去享受淫气大陆最平常的快乐……。

    「萧炎哥哥坚持住哦,还有两个就一百了」双手抓着一段树枝的萧炎看着像

    树懒一样抱着自己的熏儿,而自己的肉棒早已插在她的阴道里一个上午了,熏儿

    则运用各种学过的淫技,让萧炎既不至于激动的射精,也不会因为感受不到刺激

    而变得疲软。就这样让自己已经「饿」了十几天的蜜穴,好好的在这几天饱餐了

    一顿。

    「药姐,你应该听过我们家族吧?」在萧炎享受了几日和熏儿的缠绵后,又

    继续炼药了,而这次主要是炼药补上熏儿买药材的钱。虽然熏儿不会要的,但萧

    炎觉得喜欢熏儿和花她的钱不还是两码事,而说话的正是和药媚远远看着萧炎身

    影的熏儿。

    「嗯,然后?」药媚不知这丫头怎么突然问这句话,「我必须要回去了,不

    知道萧炎哥哥会不会忘了我,如果真的不行,你就带萧炎哥哥来找我吧」熏儿不

    知道是在为萧炎考虑,还是在为自己考虑,不过眼眶却红了起来。

    「放心,我会让他有能力去找你。」药媚和熏儿一样盯着萧炎的背影,平静

    的说到。

    「萧炎哥哥,该炼最重要的东西了哦」熏儿不再和药媚谈话,跑上了前,在

    药鼎的另一面看着鼎中快要凝成的一颗丹药,神秘的说到。

    「什么」萧炎凝丹后,取出丹药装入玻璃瓶,才反问道。

    「火灵啊,熏儿样貌的火灵啊,」熏儿急迫的看着萧炎说到。

    「凝火灵先要吃颗木灵丹,」还没等萧炎说话,远处的药媚就飘了过来,从

    萧炎身侧,用有些虚无的身影拿着一颗翠绿的丹药伸到萧炎面前。

    「你们今天怎么感觉关系变的这么好了?」。

    「凝火灵才是淫药师最重要的事,可以加快你成丹的速度和成功率,不让你

    先凝,是为了培养你对于淫药师而言最重要的对提炼药材,和凝丹时的性状变化,

    现在也差不多了,」药媚依然保持着那颗丹药在萧炎眼前说到。

    萧炎分别看了两人一眼,觉得似乎不像是两人的恶作剧,就直接吞了下去。

    「以木为身,先引导身体里的木气慢慢到体外,」药媚在一旁轻声指点着,

    而这段时间的不断炼药需要用到身体的那丝木气控制火焰大小,让萧炎轻易的就

    将那木气引导到指尖。

    「先勾一个大字轮廓」就在药媚指点萧炎该怎么把一团绿色木气变化时,熏

    儿已经不知道几时就脱去了衣服,赤裸的在药鼎对面看着那个渐渐有些轮廓的绿

    色身躯,「嗯,腰细点,胸大点」熏儿看着那个还只有大字模样的翠绿身体,就

    开始让萧炎哥哥完善起来。

    萧炎抬头一看才发现熏儿已经赤裸在对面,不过也没多少吃惊,就照着熏儿

    的身形慢慢完善着这个绿木的样子……。

    「嗯,可以了,用火焰包裹这木身,烧一会,然后再收到体内」药媚看着和

    熏儿一摸一样的绿木熏儿成型了,就继续说到。

    而萧炎也照做了,不过却很用心的先在手掌控制火焰行成了一件与绿木熏儿

    身体一样大小的火焰长裙,当那焰衣穿到绿木熏儿的身上时,赤红的火焰包裹着

    翠绿的身形,有种说不出的妖娆艳丽……。

    「收起来先,等一会再放出来几次,熟练就行了」。

    「嗯」。

    「还有,焰灵其实可以自行炼药的,只不过要在你神识强大后才能,现在就

    用意识控制焰灵像平时那样淬炼药材试试」。

    这次萧炎觉得,这种控制火焰的感觉比直接煅烧药材要好太多了,而且煅烧

    出来的药材粉末或是液体都更纯净。这让萧炎心中大为欣喜,自己的成功率也差

    不多会更高了。不过却没太得意的表现出来,因为一级淫药师——药材毁灭者,

    一池塘的药渣,当真是肉痛啊……。

    由于不再需要泡筑基丹,萧炎就不再去熏儿的房间了,虽然自己如果主动提

    出的话,熏儿一定会满心欢喜的答应,但萧炎却不想这样,熏儿也不知为何,从

    没提过要与自己睡一张床,所以白天如胶似漆的两人,晚上却各睡各的房间,而

    就当萧炎决定要努力炼一天的药,好还上熏儿的钱时,熏儿却走了……。

    起床后那封在桌子上的信是那么不和谐,萧炎在萧家第一次成为淫者那会,

    自己的桌子上若是有一封信,自己绝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正常,那时很多女子都会

    送信与萧炎,而现在,送信给他的则只有熏儿一个了。

    熏儿虽然只是在信上说不得不回父亲身边一趟,还会回来,但萧炎知道,熏

    儿有可能不会回来了,一瞬间关于熏儿的记忆似是如洪水决堤般充斥着自己的脑

    海,熏儿的容貌,哭笑,这些仿佛会陪伴自己一辈子的记忆,就这么在昨天晚上

    的一声再见里结束了,自己那么想哭,却没有眼泪……。

    「熏儿小姐,老夫作为一个过来人,想提醒下小姐,想要百年的欢愉还是千

    年的厮守」。

    蹲坐在巨大鹰背上的熏儿听完后,只是擦了下眼泪,便转头看向一边的鹰翼,

    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