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7)

    几天里,云山不断将纳戒里的所有食物都取出来,喂食这个不请自来的奇怪

    美人,同时也吸收着她乳汁中的充沛淫气,云山觉得照这个样子下去,半个月后

    大概就可以尝试凝气突破了,不过自己纳戒中的食物也快没了,「老宗主不用担

    心我会没有奶水,梦清能够将淫气炼化为奶水,比身体分泌的奶水里的淫气更多

    ,」

    魂梦清在云山把自己纳戒中的食物都取出来,全部喂给自己后,准备转身出

    去找食物时,心中既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哦,淫宗原来可以这样的,

    老夫见识浅陋了」。

    「嗯,淫宗可将自己身体的淫气化为液体,而淫尊更是能以气化物」

    魂梦清一边不断的在体内炼化淫气,一边微笑着向云山解释。

    很快源源不断的乳汁又从她的乳孔中喷射出来,流到搾乳机里。

    「梦清姑娘,不知你所找何物」

    云山盘坐在魂梦清身前的一块石头上,拿起一杯她的乳汁,一饮而进后,看

    着满脸微红,享受着榨乳生活的她。

    「天鼎榜第十四的本原鼎」

    虽然自己这几天的榨乳生活里,自己一直很娇媚享受,偶尔还挑逗下云山,

    但说到自己所来的目的时,语气也认真了些。

    「没听过,老夫不会炼淫丹,对这个也没啥兴趣」

    云山听到是药鼎,也不用考虑了,直接说到。

    「嗯,其实我也对药鼎没兴趣,不过族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想要这鼎,

    找到的奖励非常丰厚,我们也就开始关心起药鼎了,对了,这是族里发的关于那

    鼎的资料,」

    说完一迭厚厚的纸张飞到云山身前,云山看到将近有四五十页的资料,头也

    是一痛,直接问到「大致是什么样?」。

    那堆纸张中靠上的一张飞出,悬停在云山面前,只见画中那鼎红蓝绿三足,

    鼎外白内黑,「这鼎颜色好辨识,找起来应该不会太难,我虽然已经有几年不理

    派中事物,找个鼎的面子还是有的」

    云山盯着画中的鼎说到。

    「你想专心修炼,她想逍遥帝国,这位子多少人想坐都没机会,在你们师徒

    这倒成了烫手的山芋,你直接硬给她,她能不生你气吗?」。

    魂梦清也是不客气的揭了云山的老底,什么不方便要回宗主之位,是不想要。

    「你怎么知道的」

    云山对于自己和云韵都不想当宗主这件事倒是很诚实,不过还是问了句,「

    我在来你这之前,抓了个云岚宗的弟子在小树林里逼问出来的,」

    魂梦清满不在意的说到,「不想当,才能让日渐衰微的云岚宗平稳运转,」

    云山想了很久才缓缓的说出这么一句。

    「不懂,怎么和她说是你的事,」

    魂梦清也是不客气的回到。

    云山笑了笑,便不再言语。

    「继续买药吧,多买些,让「药姐姐」

    多炼些,」

    熏儿想到药婶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就故意用了这个称呼,萧炎听到这小丫头说

    药姐姐三个字的时候会心一笑,药媚不注意听到这个称呼,心里一热,虽然满是

    功利的话。

    晚上萧炎的房间里,药媚和她的火灵在桌子上方浮现,而这次药媚直接把那

    六枚水淫核都抛到了那个火灵的嘴里,而火灵被撑的鼓胀的腹部似是要生产一般

    ,很快便一枚枚的排出,然后脸上满是满足神色,鲸脂则被火灵从胸部挤出来,

    骨头只是嚼了下就吐出来,不过吐出来的已经是粉末了,然后一枚枚的将药力渗

    透到淫核中,最后吐出来。

    被药媚一一接住。

    收起来。

    「师傅,火灵是由您控制的吗?」。

    「只有炼药的部分是,其余的因为这火灵存在时间长了,也有了些自己的性

    格」

    而那火灵则继续不像吐瓜子一样把几乎有她脑袋大小的丹药吐出来,「这五

    枚你们拿去卖,这枚你自己留着用」

    说完一枚比其他五枚都更圆润光滑的蓝色丹药被抛到萧炎手中,熏儿则不客

    气去拿起那些漂浮在空中的丹药,用小玉瓶一一小心的装好,然后放到自己的纳

    戒里,「萧炎哥哥」

    说着,熏儿递给萧炎一个空的小玉瓶,萧炎也不再去看那丹药上的纹理,将

    丹药收好。

    「你们准备怎么卖,以你们的年龄就算是天才也炼不出这种丹药,肯定惹人

    怀疑,」

    一阵沉默后,熏儿突然灵机一动的坏笑着说到,「我试着扮成老女人的样子

    ,话则由药姐姐来说」

    「你就知道调戏你药姐,你药姐才不到两百岁,」

    「一百多岁的老女人也不害臊」,……熏儿不客气的和药媚斗起嘴来,萧炎

    夹在两人中间一阵为难。

    第二天当萧炎以为又是熏儿在敲门的时候,开门后一脸疑惑,轻声问了句,

    「你是?」。

    而那个有些皱纹,似是中年女性的面孔依然笑脸看着他,萧炎又看了眼后才

    惊讶的说到「熏儿?」。

    「为啥不化的像姐姐呢,我这张脸可是很有男人缘的哦」

    药媚也飘出来看了眼熏儿的妆容。

    「谁喜欢你这种没特色的脸,」

    熏儿不客气的反驳道。

    不过这次药媚没和熏儿争辩,直接钻到戒指里,而熏儿则拿出了自己准备好

    的一条细细的银链,将戒指挂在脖子上,拉着萧炎的手说到「走吧,」

    熏儿很快就听到脑海中传来药媚的声音,「你现在是中年人,声音太细了,

    让我来吧」

    「走吧」

    这次是药媚的声音,熏儿也很快明白过来,忙放开萧炎哥哥的手,走在萧炎

    哥哥前面,尽量装成他的师父。

    「萧公子,又来了,这位想必就是你的淫药师父吧」

    雅妃看着走进大厅的两人,在两人扫视大厅的时候,先走上去说到。

    「药媚」

    熏儿直接转过脸故意不看这个让自己输掉几千金币的女人,「不知道你们这

    次来是买什么,」

    雅妃见到她不愿意与自己对视,也就看向萧炎问到,「我们想卖几枚凝气丹

    ,」

    「哦,那先随我来,需要我们的淫药师鉴定后才好接手」。

    说完雅妃带着两人来到大厅边缘的一间房间,然后说到,「请稍等,我去找

    我们的淫药师来做下鉴定」。

    便悄悄关上房门。

    「萧炎哥哥,她会不会认出我了」

    在雅妃走后,熏儿终于不再沉默,率先说到,「好像没有,」

    「我总觉得她认出我了,怎么办,会不会露馅啊」

    熏儿焦急的说到。

    「药婶的声音和你的差别很大,你保持沉默就行,」

    「要叫师父」

    药媚的声音突然在两人之间想起,两人也会心一笑,放松了许多。

    「那个买了五十枚木淫核的淫药师弟子又来了,他师父也来了,这次是来卖

    凝气丹」

    「哦,这乌坦城的淫药师,我要去见见」

    说完把套在自己肉棒上的淫具拿下来,简单擦了下,穿好衣服,就跟着雅妃

    来到那房间,「女淫药师可不常见,不知道怎么称呼」

    谷尼看到房间里的是一位中年女子,心中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有失态,「药

    媚」

    由于怕熏儿的口型跟不上自己说话,漏出马脚,所以药媚说话一直很简洁,

    「嗯,能把要卖的凝气丹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谷尼也做到这两人对面,本想和她聊聊淫丹,炼药之类的事,但听到这位的

    话,也就不想了,万一尴尬了怎么办。

    而熏儿则从自己的纳戒中拿出那五个玉瓶,笔直的摆在面前的茶几上,谷尼

    拿起一瓶倒出丹药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丹药有些粗糙,不过火候还行,一

    枚两千三百金币如何」

    谷尼拿起丹药仔细观察后不急不缓的说到。

    「可以」

    依然简洁明了,不过声音里也多了些平缓,「嗯,其实我也是淫药师,来乌

    坦城好几年了,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淫药师,所以我们可以两千八买下你这五瓶

    ,而且送你一张我们的贵宾卡,只是希望可以彼此交流些炼药的心得」

    谷尼看到丹药后大致猜出了她的淫药实力,他不认为药媚有多高明,但火候

    的掌握比自己好却是肯定的。

    熏儿听到后有些惊讶,不过不敢用自己的声音拒绝,而药媚听完后,决定戏

    耍下这个平时和自己作对的丫头,通过精神力对她说:小丫头,我一会会媚笑着

    说好啊,漏不漏馅就要看你的了,熏儿听到后要不是她已经死了,她真想掐死这

    个老女人,不过还是配合着她装作笑脸,然后张口媚笑着说到,「好啊」,谷尼

    以为会她会婉拒,没想到竟然答应了,自己也是喜出望外,忙说到,「我正好想

    到处适合聊炼药的好地方,不如现在就随我来」

    谷尼说的也有些激动,毕竟自己好久都没有与人聊丹药了,「带路吧」

    熏儿也是满脸微笑的配合着药媚的声音。

    谷尼打开门,伸手向外示意熏儿一起,熏儿也顺着他的指引离开了房间,去

    往拍卖行后面,而萧炎本想跟上,但是一旁的雅妃却紧紧拉着他的手,让他不能

    站起来,同时示意他不要跟去,待两人走远后,才关上门,说到「你还没成为淫

    药师吧,跟去了你也听不懂的,还不如留下来,嗯我可以给你每枚丹药再加两百

    ,说说你怎么认识你师傅的」

    虽然雅妃笑意盈盈的说着,但萧炎知道要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故事没有漏洞,

    便随便说到「我是在山林修炼遇到的」

    这也是为自己流出补全的时间。

    「哪里的山林」

    「萧家后山」

    萧炎觉得有些麻烦了,只得硬着头皮说到,「来了两次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呢」

    「萧炎」

    在萧家后山,虽然后山连着其他山脉,如果自己随便编个其他性反倒奇怪了

    ,只得这么说到。

    「那上次那个丫头是熏儿」

    雅妃似是想通了,「嗯,」

    萧炎看到她豁然开朗的神色,知道瞒不住了。

    嘿嘿,雅妃心中暗喜,「你师傅和我们行长去交流炼药了,那我们不如来交

    流下淫技吧」

    不等萧炎拒绝,她直接将萧炎推倒在一直坐着的长椅上,一只手捂住萧炎正

    要开口拒绝的嘴,顺势做到他身上,一只手去解开自己的旗袍,媚笑着看着萧炎

    ,而随着她自己解开旗袍,那对丰满的充满弹性的巨乳跳了出来,雅妃也不客气

    的直接一只手握住乳房,另一只手不再捂住他的嘴,而是用自己丰满滑腻的乳房

    去堵住他的嘴,而刚捂着萧炎嘴的那只手则继续去解开自己的旗袍。

    雅妃虽然看不到被自己乳房埋住脸的萧炎,但他的手却攥拳直直的挺在身体

    两侧,雅妃看到后轻轻一笑,将自己的衣服扒光后,两只手都用力的揉搓起自己

    的乳房,因为自己的揉搓而变的坚硬的乳头开始慢慢在萧炎紧闭的嘴唇上滑动。

    感受到萧炎紧闭的嘴唇,雅妃有些生气了,自己直接用嘴唇吻住了萧炎,见

    他紧闭的双眼的脸庞依然一副誓死不从的表情,雅妃坏笑一下,直接用牙齿咬了

    下他的嘴唇,见到萧炎被痛的一阵颤抖,又坏笑着说到「从了吧,萧炎少爷,这

    次没有熏儿来救你了」

    看到萧炎依然一脸不从,雅妃想到了个办法,雅妃自己开始吸允起自己的乳

    房,直到吸出了一点自己的乳汁,然后又去吻起了萧炎,当然少不了咬的他痛的

    睁开嘴,而自己的舌头也被萧炎咬住,雅妃自己也痛的只能近距离的一直看萧炎

    的脸,而此时雅妃才注意到这张脸似乎近看更迷人,自己第一次看见萧炎只是觉

    得长的不错,才去打招呼,这次则是觉得这脸似乎有种让人迷醉的感觉,她也不

    准被缩回舌头,就这样看着他年轻的脸庞也慢享受的。

    不过很快萧炎就投降似的放开了雅妃的舌头,而雅妃看到他睁开眼睛,眼中

    有些迷离,但大致还是清醒的,虽然还是不乐意的表情,但似是准备认命了一般

    ,雅妃知道自己乳汁的天热催情药效起作用力了,也不再去看他的脸,转而去脱

    光他的衣服,不过还是准备继续让他喝自己的奶,这样自己躺在那享受他的抽插

    ,而不是自己坐在他肉棒上动,体力活还是留给这些男人,这是雅妃一贯的想法

    和做法,也许和自己有些懒散的性格有关吧,不过她到没想到,喝了自己更多乳

    汁的萧炎直接将自己大腿抱起,他则跪在沙发上,雅妃仰着身子,感受着阴道一

    次次被他顶到最里面,心中有些惊讶,上次见到他还没这么粗大,这次则直接可

    以顶到自己的阴道最里面,不过细想也不奇怪,有个淫药师师父,又买了那么多

    淫核,差不多吧,自己只是想再调戏他一次,没想到能让自己这么爽,最好永远

    不要停,让自己一直被这么舒服爽快的插着……「努力哦,姐姐今天下午的幸福

    可都指望你了」

    雅妃调笑着对在自己阴道里驰骋的萧炎说到。

    仰躺着的雅妃,说完还不忘拍拍萧炎的手臂,以示鼓励。

    而另一边,谷尼带着熏儿来到自己房间后面的院子,最后在一处石桌边停下

    ,示意熏儿坐下来,熏儿也不客气,谷尼刚想开口问这位淫药师关于控制火灵的

    火候,熏儿则直接用手指在嘴前面一竖,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看了看周围,没

    人后,走到他身后,下巴抵在他的头发上说到「一边做一边说吧,」

    这当然不是熏儿的声音,更不是熏儿想做的事,可是药媚这个老女人,路上

    就向自己说了要指点他些炼药的技巧,为了不露馅,就让熏儿不要让他看到自己

    的嘴,而她则可以不在顾忌的与他聊天。

    而熏儿也没办法,虽然她已经在心里想把这个老女人的戒指给扔到海里,但

    是脸上还是要和煦的微笑,药媚的那句一边做一边说更是让熏儿差点现在就把脖

    子上的戒指给扔了,然后带着萧炎哥哥回萧家,但一想到一系列麻烦的后果,就

    忍住了。

    谷尼被这句给镇的一愣,好半晌没说话。

    不过,还是回过神,似是懂了般,抓住熏儿的手,轻轻说到「好」。

    熏儿绕到他的侧身,解开扣子,让自己的长袍滑落到地上,自己趴在了石桌

    上,头则正好可以看着地面,让谷尼看不到自己说话,谷尼看到熏儿的这个举动

    ,满脸笑意,这般有趣的女子,又是淫药师,当真是让自己高兴,他将熏儿的衣

    服小心翼翼的拾起迭好,放在凳子上,自己也将衣服脱下,放到自己坐的那凳子

    上,双手分开熏儿的腿,用还没完全勃起的肉棒在熏儿的子宫口上下磨蹭起来。

    熏儿也被这磨蹭苏痒的流出了不少淫水,谷尼见到熏儿流出淫水才开始慢慢

    插入她的阴道,两人都没有发出声音,只有肉棒不急不缓的抽插着熏儿发出的一

    点声音。

    「不知道药媚小姐是如何让火灵将骨头炼成那么细的粉末的,我炼时多少都

    会有些残渣,这些残渣去除起来也很麻烦」

    谷尼当真是准备一边做爱一边聊炼药。

    药媚也不保留,笑着和他聊起了炼药。

    只有熏儿无聊的看着地面,感受着自己阴道可有可无的抽插的感觉,他好像

    不准备用力,似乎是想这么插一下午,也这让熏儿更觉得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