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2)

    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2)。

    不自觉的熏儿趴在萧炎的手臂上还是哭了起来,这是萧炎第一次看到熏儿哭

    泣,不过,记恨他,忘记他都好,总好过让她看到自己的老去,总好过让她一辈

    子都这么护着他,这样的话,也许萧炎自己也会讨厌自己了。

    「啊,」

    面无表情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发呆的萧炎,突然发现自己右手的那个黑色戒

    指上升腾起一阵白烟,熏儿也被萧炎这一声惊到,不再哭泣,看着那白烟慢慢汇

    聚成一个白衣老者的形象,「唉,宁拆百座庙,不破一段情,是老夫错了」

    熏儿和萧炎都怔怔的看着这个身形缥缈的老人,老人停了一会后说到「嗯,

    是我在吸收你的淫气,本以为没什么,不过听到熏儿这丫头为你哭了后,老夫也

    没脸再藏了,」

    「你是」

    熏儿擦拭了自己的泪水后带着些哽咽问到「药尘,曾经的淫药界第一人」

    熏儿听到这个名字后思虑了许久才终于试探性问到,「那个药族弃人,后来

    的炼药界传奇」

    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的淫药界第一人,不过加上药尘这个模煳的名字,

    熏儿倒是可以根据自己知道的猜一下。

    药老听到药族弃人后自嘲一笑,不过还是回道「是啊,药族弃人,」

    「熏儿失礼了,只是熏儿只知道这些」

    熏儿的泪水还没干,不过还是很有礼貌的说到。

    「不怪你,我已经有几十年没出现了,或者说我早就死了几十年了」

    「死了几十年?」

    这次是萧炎问到,熏儿和这个老者的对话他一点也没听到过,不过死了几十

    年却听的真切,努力试探问到。

    「嗯,我被自己的弟子联合外人陷害,由于精神力强大,才得以以灵魂体存

    在,我被他们抓住就是被逼的练一些药粉,药液,不过我感觉他们是想练一种极

    其复杂的丹药,只不过故意把这些药材和步骤分开,所以与他们周旋,并且找个

    机会逃了出来,不过还是被他们特殊的攻击方法给打的灵魂体重伤,躲在了这个

    特殊的纳戒,」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药老又补充道「我吸了你三年的淫气,不会白吸的,我

    会帮你跟上这个小妮子的修炼,要知道我可是顶尖淫药师,这小妮子应该知道顶

    尖淫药师的价值」

    说完看向熏儿,熏儿直接转过脸冷哼一声,药老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不过熏

    儿很快就漏出笑脸,药老这才安心,主要是自己不至于真的做那拆散别人的恶人

    ,萧炎则一脸疑惑的试探性问了一句「淫药师是干什么的?」

    药老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的说到「咳咳,淫药师是大陆上唯一能炼制淫丹

    的一批人,我既然说了帮你跟上这妮子的进度,你只要提供药材,我就保证你的

    修炼速度不会比她低」

    说完斜撇了一眼熏儿,「晚辈该怎么称呼老先生」

    萧炎听到这心中的悲伤一扫而空,恭敬说到,「叫我药老就行,对了,我还

    不能出来太久,这是药单,你们明天就去买药,我会帮你练一种筑基单,」

    萧炎轻轻的接过从黑色戒指中飞出的药单,「好了,别装了丫头,有个淫药

    师答应帮助这小子修炼,丫头你就可劲乐吧,」

    说完钻回了戒指,熏儿在药老钻进戒指后,笑脸如花,「淫药师真的这么厉

    害」

    萧炎询问道,「嗯,而且能让高傲的淫药师欠你一个人情,这可是非常难得」

    萧炎听完后抱头躺在草地上,脸上浮现了一种自信,期待,兴奋的神情。

    熏儿则一样双手抱头躺在草地,微笑着看着天空。

    「萧炎哥哥,起床了,」

    熏儿从昨天黄昏见到那个药尘知道了自己的萧炎哥哥为什么停滞后,就一直

    高兴了大半夜,早上醒来简单的梳洗后则直接来到了萧炎的房门前。

    萧炎则睡眼朦胧的开了门,然后又躺会了床上,熏儿看到后又好气又好笑,

    然后在萧炎躺下后,爬到他的床上,用胸部压住他的脸,笑着说到「起不起来」

    「不起来,」

    萧炎也满脸笑意的闭着眼睛说到,「那别怪熏儿把今天的精液提前取了哦」

    熏儿妩媚的笑着说到,「好,我投降,」

    说完直起身,熏儿则下床把衣服都拿了来,然后去看桌子上压着的那个药单

    ,萧炎则穿好衣服后一起坐下看着这个药单,「我们乌坦城会有吗?」

    「去看看吧,感觉不像什么贵重的药」

    「红媚狐的骨头,一级木淫核,妖葛草,」

    萧炎和熏儿走在萧家的坊市上,其实他们连这些药见都没见过,只能问那些

    卖药材的,这免不了要被宰一顿,两百金币买了个一级木淫核,一百金币只买了

    两棵妖葛草,而红媚狐的骨头那个卖药的直接要250金币,虽然熏儿和萧炎都

    知道被宰了,但萧炎也只砍到两百金币,买完这些后,萧炎的心在流血,熏儿看

    着萧炎肉痛的表情,又想笑,又觉得可能会让萧炎哥哥更难过,就没有笑,当萧

    炎和熏儿刚回到房间关上门后,药老就一脸笑意的飘出来说到「250金币,这

    是在嘲弄你这个不懂的家伙,」

    「原来药老你能听到」

    萧炎倒不在意自己花了500金币就买了这么点东西,「当然,你们每天的

    啪啪声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萧炎和熏儿听完后都瞬间涨红了脸,「又没什么,老人家我都一大把年纪了

    还能到外面去说吗,而且我这个样子也不敢出现在外人面前」

    说完满不在意的看了看自己那虚无的身体,萧炎和熏儿也没多想,毕竟在大

    陆上不是什么新鲜事,不会有人在意的。

    「药老,药材都在这了,」

    萧炎将自己买到的东西放到桌子上,「你小子想不想跟老夫我学炼制淫丹,」

    萧炎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随后很快明白过来,忙说到「尊师在上,受

    徒弟一拜」

    熏儿也调皮的跪下说到「您老也能收我为徒吗」

    「你个丫头,一边玩去,你能不能当炼药师你自己不知道」

    「嘿嘿,果然逃不过您老的法眼」

    熏儿笑着站起来。

    「你起来吧,就算以后淫气跟不上熏儿,这个淫药师的头衔也能让你有资格

    和熏儿在一起,」

    萧炎和熏儿看这位老人家也都多了些亲近,「好了,先来教你认识药材,」

    说完那株妖葛草飞了起来……「妖葛草性温和,是最常用的药,生长的时候

    会吸取一些淫气,化成汁液,而这些汁液则有加速吸收淫气的功效,有些许催情

    效果,五十斤一把」

    萧炎虽然知道自己被宰了,但听到价格后还是有些心痛,「我先提炼一株,

    你看不懂没关系,只要有些印象就行」

    说完一个全身白色的女性身体出现,打着哈欠漂浮在药老指尖上方,那乳白

    色的身体周边还有着些白色火焰,「这是淫火之灵,以后再与你说,」

    说完,只见那个乳白身体的火灵将那株妖葛草吞了下去,而她的胸部则慢慢

    变大,最后从哪乳孔中慢慢流出几滴绿色的液体,药老另一只手食指一勾,那几

    滴绿色液体则缓缓飞到食指指尖上方,「嗯,这就是提炼药材,」

    药老在提炼了几滴药液后转头看着萧炎说到,「感觉一点也不难啊」

    「训练火灵识别和炼化各种药材既是一件费神又是一件费钱的事,所以淫药

    师才这么珍贵,光是费去的药材就是很多人承受不起的」

    「啊,那我可以不学了吗,我一个月的零花钱连一捆妖葛草都买不起,」

    萧炎一脸无奈的说到。

    在一旁看着的熏儿听到后,微笑着说到,「萧炎哥哥放心,熏儿支持你」

    说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水晶卡片,在手中晃了晃,萧炎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张

    黑晶卡,这种卡片萧炎也只是听过,至少有十万的存款才能有的特殊卡片,「卡

    片可以送给萧炎哥哥,不过训练的火灵要以熏儿的身体为参考,怎么样?」

    「火灵长什么样由我决定吗」

    萧炎看向自己的师傅,「火灵最初都是没有形体的,你可用体内的那丝木气

    慢慢培养其形体,」

    药老解释道,「哦,那怎么有自己的火灵啊,我都想试试了」

    「你先成为淫者才能尝试凝聚火灵,现在看着就行,」

    说完又将另一株妖葛草炼成液体,那骨头炼成粉末,顺带也说了下那骨头的

    功用和价格,「看好了,刚才只是开胃菜,下面才是正式开始,」

    说完那液体和粉末混合成黏煳的深绿色液体,然后包裹住那木淫核,而那个

    火灵则一口吞下,腹部被撑的鼓胀了起来,随后就看到源源不断的白色火焰从药

    老指尖飞到那火灵周围,那火灵则不客气的不断吞噬着这些火焰,一会后,药老

    指尖不再飞出火焰,那火灵似是要生产一般,面露痛苦,随后只见一个绿色的圆

    润丹药被火灵痛苦的一点点挤了出来,在出来后那火灵满身疲倦的躺下,然后似

    是讨要糖果般的看向药老,药老则又飞出了几缕火焰,而那火灵也不客气的吞了

    下去,脸上的疲倦也少了几分,又再次望向药老,这次则是像是在询问我可以回

    去了吗,药老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那火灵就钻回了药老指尖,而萧炎则在那火灵

    痛苦的挤出那丹药后不怀好意的望向熏儿,那个要他把火灵养成她样子的熏儿,

    熏儿则羞愧的捂着脸,不过还是不时的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向萧炎……「嗯,这

    是筑基丹,我独创的,把他放水里,然后你在水中吸收淫气的速度会快上不少,」

    说完将手中的丹药抛给萧炎,萧炎忙用两手去接,然后放在眼前仔细打量,

    「嗯,今天就到这,这丹药只有两天的药力,所以药材多备些」

    药老似乎也很满足,大概是心里的愧疚少了一分,笑着钻回了戒指。

    「既然这丹药要泡在水里才管用,那要不要去熏儿那里泡澡」

    熏儿说到泡澡后,脸色又变得有些微红,萧炎在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停滞不

    前后,心里的积郁已经一扫而空,也慢慢变得自信,以往熏儿这么说,自己多半

    都要犹豫,不过这次则直接答应了,自己也许久没去过熏儿的房间了……熏儿的

    房间比萧炎的大多了,起初萧炎还有些奇怪,在慢慢知道熏儿身后家族后才明白

    过来,房间大概被分成三部分,桌椅,浴缸,和床榻,而在萧炎去脱衣沐浴后,

    熏儿也悄悄的脱衣,并且裹了身浴巾,准备趁萧炎哥哥闭眼吸收淫气的时候悄悄

    熘进浴缸,熏儿和萧炎哥哥共同沐浴还是第一次,想想就身体发热,然后熏儿就

    透过屏风看着萧炎哥哥沐浴,嘿嘿,这也很刺激啊,熏儿心想,萧炎在泡了一会

    后将那丹药放到水中,闭眼吸收起淫气,果然如药老所说,吸收速度几乎是平时

    两倍,而熏儿也悄悄的进到浴缸中,萧炎自然知道,从她提议起就猜到了,萧炎

    在听到熏儿也进入浴缸后,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不过依然闭眼,盘坐,熏儿则

    慢慢向前坐在萧炎盘坐的腿上,双臂抱住萧炎,下巴则抵在他的肩膀上,喃喃说

    了句「就这样真好」。

    在水慢慢凉了后萧炎缓缓睁开眼睛,他已经感觉到熏儿趴在她身上,但没想

    到她竟然睡着了,不过萧炎和这妮子久了,猜她大概是装的,这才不到一个小时

    ,然后就抱住她起身然后把她放在桌子上,熏儿果然醒了,不过没睁眼,只是满

    脸的笑意再也不遮掩了,就这么闭眼笑着,萧炎则不客气的将丹药里那些摧淫的

    功效都发泄在熏儿的身上,就这样两人在桌子上玩到后半夜才在床上睡去,第二

    天早上,熏儿终于可以用上她想试了很久的叫醒萧炎哥哥的方式,她先用嘴慢慢

    将萧炎的肉棒含到挺立,然后坐在萧炎的肉棒上,缓缓滑入,然后,轻声喊到「

    萧炎哥哥起床了」

    萧炎从肉棒被熏儿含住就醒了,不过还是装睡,任由这妮子随便玩弄,自己

    就是不睁眼,熏儿在见到喊醒无望后,就邪魅一笑,双手撑床,自己动了起来,

    不过萧炎铁了心不为所动,自己也忍住熏儿的一次次冲击,如果泄了,她的奸计

    不就得逞了,萧炎脸上也因为忍耐而变得紧绷了起来,熏儿则看着萧炎的神情笑

    了起来,不过没出声,只不过自己动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好了,你赢了,你都淫气九段了,我才昨晚刚四段,」

    萧炎终于睁开眼,自己也被熏儿泻去了两次,再不醒,就要被榨干了,「啊

    ,这么快,」

    熏儿听到萧炎只一晚就升了一段后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不过很快就又说到「

    我可是在九段故意不破淫者的,以前是怕你疏远我,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了」

    萧炎听完后开始庆幸自己的修炼天赋和药老的丹药,否则跟上熏儿的速度真

    是很难,而且这还只是淫者之前的修炼,熏儿可是想成为女淫帝,自己果然不能

    懈怠。

    「好了,要熏儿服侍萧炎哥哥穿衣吗」

    熏儿一脸媚笑着说到,萧炎知道这肯定不是免费的,说不定最后又是要自己

    的精液作为报酬,想想就算了……「妖葛草50斤一把,那骨头100金一斤,

    木淫核看行情,似乎也不便宜啊,」

    萧炎走在坊市上对着熏儿说到,然后看向熏儿的乳沟,倒不是熏儿的胸部有

    多壮观,而是萧炎知道这小丫头就喜欢把卡藏在胸部附近的衣服里,熏儿则挺了

    挺自己的胸部,又拍了拍说到,「萧炎公子是顶尖炼药师的弟子,前途无量,说

    不定以后还需要仰仗公子炼药」

    熏儿一副老成的市侩的说到,萧炎看到熏儿扮老成不住的笑了起来。

    妖葛草和那骨头在坊市就能买到许多,也没花多少,熏儿身上的钱就够用,

    不过木淫核却很少,而且由于两天就要消耗一颗,所以熏儿和萧炎就开始去城里

    唯一的拍卖行也是最大的拍卖行,米特尔拍卖行,其实这是萧炎和熏儿第一次来

    这里,在药材区逛了许久也就低价买了七八枚木淫核,不过这对年轻人很快就引

    起了在拍卖行实习的雅妃的注意,在二人正要走出去的时候,雅妃拦住他们,轻

    声问到「二位可是需要木淫核」

    萧炎和熏儿互看了一眼,萧炎也不瞒着「嗯,不知道拍卖行还有一级木淫核

    吗?」

    「一级的有很多,不过却不知道二位用来做什么」

    听到这萧炎和熏儿都谨慎了起来,不知道如何答话,妖娆的雅妃看到这两位

    不善掩饰的年轻人,刻意装了种很真诚的目光,不过萧炎和熏儿还是不敢答话,

    雅妃也轻轻一笑说到,「一级木淫核其实一点也不难得到,所以出产的还比较多

    ,而我们仓库就有许多,可以便宜些卖给二位,两百金币一枚如何」

    雅妃也不想太为难这两个人,也知道套不出什么,就索性直接说出目的。

    「两百金币太贵了吧,我们散买才一百五十左右的金币,」

    萧炎也知道了雅妃的目的,就放松了些,直接说到,「嗯,乌坦城流通的木

    淫核可不多,二位再买下去可就奇货可居了,不如考虑下」

    雅妃怂恿到「一百六十金币」

    「一百九十金币或者这个小哥抽插我一个时辰就可以一百六十金币一个」

    雅妃玩味的看向熏儿,试探着这妮子的底线,「成交,」

    熏儿不假思索的说到,而萧炎也惊在当场,这是熏儿吗,「不过,熏儿也要

    一起」

    熏儿迅速补充道,萧炎这才明白熏儿的意思,「你是要和我竞争吗?」

    雅妃笑意玩味的问到,「嗯」

    熏儿虽然脸色有些微红,不过还是坚定的回答道,「嗯好,我们可以比试下

    半个时辰内,谁让他射的精液多,你先来也无妨」

    雅妃也不客气,「可以,现在就比吧」

    「嘿嘿,小丫头到时候可别心疼钱」

    说完对着两人勾了勾手指头,然后走向大厅旁边的楼梯,熏儿则拉着有些呆

    立在当场萧炎向楼梯走去,「熏儿,真的要比」

    萧炎一边走一边看着用胸部夹着自己手臂的熏儿轻声问到,「当然,可以省

    下三十金币呢」

    熏儿毫不犹豫的说到,「你不差这点钱吧,而且我不一定能守住」

    说到这,萧炎轻笑着看着熏儿。

    「萧炎哥哥知道不差这点钱,所以放开玩吧」

    熏儿也是一脸笑意的看向萧炎。

    这是为我放浪买单吗,还是……萧炎觉得还是让熏儿赢比较好,毕竟以她的

    淫气,如果想榨干自己……「好了,就在这吧,小姑娘别以为你们是一起的就一

    定会赢哦,」

    雅妃带着二人来到二楼的一处偏僻房间,一路上萧炎在身后看到雅妃那纤细

    的腰肢和圆翘的臀部包裹在旗袍中扭动,已经有些激动了,熏儿也不在意,似乎

    胜券在握。

    「嗯,还不错,那么我先开始别后悔哦」

    说完熏儿将萧炎拉到椅子上做好,然后解开萧炎的衣服,自己也脱光,不过

    不急于进行,让萧炎看了自己的玉体一会,直到那肉棒挺立才开始用嘴含住,套

    弄起来,不过一会后熏儿就转由自己的蜜穴来套弄,自己则与萧炎亲吻起来,「

    萧炎哥哥没唱过自己肉棒的味道吧」

    熏儿轻笑着问着萧炎,萧炎对她这种调皮的玩法也不反感,「没,不过等回

    去后我也让你尝尝自己淫水的味道」

    萧炎看着这个在自己胯下不断有节奏动着的熏儿温柔的说到,萧炎突然的柔

    和声音让熏儿不住的有些高潮,下面不断的流出淫水润滑着两个人,发出不断的

    声响,旁边的雅妃看到这两人不断打情骂俏,下面也有些湿润,随后脱下自己的

    旗袍,露出了那丰满的身躯,然后来到萧炎的椅子边,两个巨大的乳房放在椅子

    的扶手上,然后拉着萧炎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用自己乳房当起了扶手,萧炎

    看到这一幕,突然想到了个好姿势,自己用手托腮做思考状,不过手臂的关节却

    抵在雅妃的一个乳房上,那个乳房则被挤压变形,也让雅妃不断的高声愉悦,萧

    炎对于这种声音不以为意,继续假装思考,不过他也许是因为这个姿势,似乎真

    的有不少时间跑神。

    而熏儿则看着出神的萧炎,也有些出神,不过身体却不曾停下,雅妃则悄悄

    的从自己阴道拿出那个早上就放在里面胡萝卜趁着二人失神,偷偷的吃完了,就

    这样,很快半个时辰就过去了,萧炎只在熏儿的阴道射了一次,而雅妃则指着桌

    子上的杯子,示意熏儿去排出精液,好做比较,而雅妃在吃了自己的胡萝卜和被

    萧炎压了许久的胸部后,下体早已淫水泛滥,不过却没有急于动作,而是拿起了

    一杯奶递给萧炎,「补充体力的,不然不公平」

    雅妃说到,不过却有着一丝难以捕捉的狡黠闪过,萧炎也不客气,直接就喝

    下了,其实输赢对这两位来说都是小事,就算这里面是催情药,自己被刚刚走神

    勾起的欲火也要找个借口发泄下,雅妃很快坐到自己的肉棒上,然后缓缓吞下,

    雅妃的肉穴明显比熏儿的肥腻,那早已流出的淫水则让两人都感觉到一丝滑腻,

    而雅妃的不住上下运动则带着那胸部跟着也有节奏的晃动,萧炎则似是欣赏般的

    看着雅妃的胸部,熏儿在扣出了小穴里的精液后,看到萧炎哥哥看着雅妃的胸部

    出神,自己也过去用乳房做起了萧炎哥哥手肘的扶手,而薰儿则发现这种感觉真

    的很好,有些痛,但却很爽快,难怪雅妃愿意被压,不一会后萧炎感觉自己莫名

    的就想射了,而雅妃也玩味的看着他,不一会后就不住的射了起来,这次明显的

    比熏儿的多,都流到了外面,而雅妃在明显的胜利后,就改用口去将剩余的精液

    都吞了下去,而且将萧炎的阳具舔舐干净,而此时萧炎的阳具则挺立的似乎消不

    下去,雅妃在舔舐干净后就不管了,笑着对熏儿说到「我赢了,」

    然后指了指自己还在不断流出精液的阴道,熏儿坦然的回道「嗯,一百九十

    金币,有多少我要多少」

    「好,我这就去准备」

    说完,雅妃简单的穿上外衣,似乎内衣一件也没穿,就这么去取木淫核了,

    「萧炎哥哥真没用」

    熏儿看着萧炎还挺立的肉棒娇怒这说到,萧炎也被熏儿嘟囔着嘴撇过脸去的

    样子逗乐了,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不一会熏儿就又转过脸看着还挺立的萧

    炎哥哥的肉棒,「一定是给你喝的那奶有问题,我得试试」

    说完将杯子里省下的奶都喝光了,然后看着萧炎哥哥的肉棒轻声说到,「唉

    ,谁让熏儿喜欢萧炎哥哥呢,」

    说完就坐到了萧炎的肉棒上,而萧炎也因为雅妃的离开,心里放松了些,自

    己还没消下去的肉棒就用熏儿来处理吧,这次萧炎则将双手放在熏儿那纤细的腰

    肢上,彷佛是萧炎用手抱住熏儿的腰部用力不断拿着熏儿来回抽查,熏儿也被这

    个举动逗乐了,自己彷佛是玩具般的样子也让熏儿更兴奋了……不一会雅妃就拎

    着一袋子木淫核回来了,而熏儿则一边来回上下运动着,一边在衣服各种卡中翻

    找着,终于拿出了一张一万的金卡,「五十颗,九千五百金」

    雅妃将那袋子木淫核放在桌子上说到,同时同情的看向萧炎,似乎为他只能

    用这种方法解除催淫药而窃喜,熏儿头也不转的用一只手将金卡置于身后,然后

    说到「不用找了,不过这房间借我们用一下,等到我们解除了那奶里的药力就走」

    「我就喜欢丫头你这种直爽阔气的买家,有需要再来哦」

    说完带上了房门,「熏儿在时间里输给了她,但是总量上不能输,萧炎哥哥

    是吧」

    熏儿看着萧炎哥哥一脸期待的说到,萧炎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自己

    也迟迟消不下去,无奈说到「不要比她多太多就行」

    熏儿似是得到指令般,又媚笑着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