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8回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8回:许纱纱,备战。

    控江水上运动基地,女子宿舍。

    许纱纱穿着一件自己网购来的粉红色的长袖T 恤和粉白色的宽松休闲裤,懒

    懒的蜷在椅子上,像一团刚刚绽放嫩芽的新荷花苞一样的娇艳冰雪……

    宿舍里来了一位昔日里的室友,如今的稀客,省体育局委培硕士,如今正在

    「改制」的西体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总监助理:周衿。穿着一身素灰色的绸缎连衣

    裙裤,坐在床头。

    这位昔日的「衿衿姐」如今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今天来这里倒算是有

    点正经事。她正跟着周衿,用生记硬背的笨方法,在学习着两句法语。名义上,

    许纱纱参加剧组拍摄的竞技类真人秀综艺节目「超级大竞技」将要拍摄电影版,

    其中有一整组镜头要在法国取景,根据合同,她也要随着剧组去法国「出差」两

    周,所以,学两句语言,这是为了「超级大竞技」节目组在当地必然要举办的一

    些社交活动做的准备。这部电影,新的「西体集团」是投资方,水上中心的赞助

    伙伴晚晴集团是制作方,所以周衿今天来,也算是公私两便。

    「J'ai……J'ai toujours r êv é de ……de……Avenue Des Champs

    ……Elysées」。

    许纱纱是绕着舌头,跟着周衿又断断续续的念了一遍这拗口的句子……她已

    经念了好几遍,但是就连自己的耳朵里听着的感觉,都觉得特别生涩,根本没有

    影视作品里法文的动听和美妙。她实在忍不住撅着嘴唇,发起了牢骚。

    「Baldwin 先生不是英国人么?我为什么要学法语呢?用英文说不是简单多

    了,I'm longing for Champs Elysees?或者用I d love to go to ?英国人

    爱用哪种词来着?……」。

    周衿摇摇头给她分析说:「没让你学法语……就是学一两句客套话,跟那种

    老外来我们国家游玩,说两句别扭的你好、我很喜欢河溪是一个意思。

    显得对当地人友好和赞美当地文化……你这次主要的任务还是跟着非常大竞技。

    节目组去里昂参加节目组的拍摄,这是电影取景,明年要上映的,投资方投了四

    千万呢。至于遇到Baldwin ……那是巧遇,不能太着痕迹了。别别扭扭的说

    一两句法语,感觉很可爱,很友善,即使说的不好也是很俏皮的……等着他来告

    诉你他不是法国人而是英国人,这样会显得你特别没有心机,和他的相遇也是偶

    然的而不是刻意准备的」。

    许纱纱当然听得懂周衿的意思,这次去法国拍摄,节目组会安排几位欧洲的

    老裁判老教练来酒会,她今天名义上是在为电影拍摄做准备,其实却是另有目的

    的。她几乎想「呸」一声,可是到底忍住了,还是追一句:「就算是这样,…

    …香榭丽舍大道是在巴黎吧,我在里昂说这种话,是不是显得有点像傻瓜啊?里

    昂就没有像样的景点了么?」作为一个90后的小姑娘,虽然常年习惯了封闭训练,

    但是这点基础的地理知识她还是有的。

    周衿耸了耸肩,依旧耐心的解说着:「这只是一种设计。一则女孩子喜欢一

    些浪漫的时尚的景点,会让男人觉得有品质感,另一方面,说错了,他就可以纠

    正你……纠正,就是话题。也是一种最好的沟通……」周衿的眼神里也露出嘲讽

    的笑容来:「男人喜欢女孩子有品质感,有时尚感,又希望女孩子呆呆的笨笨的,

    呆呆的笨笨的女孩子在男人的心目中更加可爱,也更加容易骗到手,他们又可以

    在纠正和引导女孩子的小错误中,体现出自己的高大上来……男人,都这样…

    …不管是哪国人。你想像一下,你呆呆萌萌的,憋红了小脸蛋,在哪里挤牙膏似

    的挤出一句蹩脚的法文来,不但发音不准确,而且连地理位置和对象国度都搞错

    了。Baldwin 先生说不定忍不住爱怜的刮刮你的鼻子,笑得前仰后合,先纠

    正你,说他是英国人,不是法国人;再纠正你,香榭丽舍大道在巴黎,不在里昂

    ……是不是一下子感觉你们两个的关系近了很多?也许话赶话,他就可以顺口说

    出来诸如你要不要去香榭丽舍大道喝咖啡啊,明天我带你去参观啊……,一

    切不就水到渠成了……」。

    许纱纱的小脸更红了,她自己都有一种魔幻的感觉,自己居然很认真的,在

    自己的宿舍里,和自己曾经的学姐,曾经崇拜的对象,也是那个陷害了自己的女

    人,认真的设计三周后的一个场景,是如何勾引一个远在异国他乡的,年龄都可

    以做自己爷爷的国际泳联的官员。

    这个荒唐的世界,这个肮脏的圈子,竟然还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黑色

    幽默感……。

    周衿却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窘迫,还在哪里继续讲解自己的意见:「关键

    是细节,一切要自然……要让男人觉得你全方面可爱,而不仅仅是个漂亮女孩子。

    而且,要像淘气的孙女一样安全无害……当然,装扮也很重要。你的形象,

    当然要把纯洁可爱风走到极限,千万不要穿太暴露的衣服,要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但是头发要扎起来,让脖子这里的发根都看的很清楚,这样才是属于你这个年纪

    的女孩的性感,锁骨可以露一点点,如果穿T 恤,小臂也可以露出来,但是肩膀

    不要露。还可以露一点脚踝和小腿,到时候给你买一两件七分裤,休闲的,宽松

    的那种……可以穿跑鞋,运动鞋比较适合你……不要穿袜子,光脚丫就很好…

    …不要戴首饰,可以扎个彩色的发带……」。

    「内衣呢?」许纱纱听周衿说的如此认真,实在觉得一切都那么荒谬,忍不

    住用讥讽的口气追了一句。但是旋即,却连自己的肩膀和脖子,都被自己嘲讽烫

    到了……因为她的问题,是嘲讽,却也不是嘲讽……她真的已经变得越来越懂了,

    她真的已经学会开始揣摩,穿什么样的内衣,能够给男人足够的刺激和诱惑了。

    但是周衿好像依旧没有意识到,只是顺着许纱纱的提问在思考:「……嗯

    ……内衣当然要成套。但是不要刻意穿那种名贵内衣,要特别朴素,特别少女风

    的。这些西方佬对我们东方女孩子,尤其是有一种纯洁的臆想。所以一定要纯色,

    不要用蕾丝,要包全臀,全罩杯,就是那种根本不可能考虑过给男人看到的内衣

    的感觉……当然了,你也可以算是出国去旅行的,所以如果带泳衣……到可以带

    一两套比基尼,可爱一点的,稍微性感一点的,这个谁都可以理解,我们国家的

    小运动员难得有出国拍摄住五星级酒店的机会,带一两件漂亮泳衣游泳没问题的

    ……反正以你的条件,就算穿比基尼,都会显得特别纯洁……」。

    周衿似乎是旁若无人的一路说着,说着……才意识到了许纱纱的问题在某种

    意味上是讥讽的,她的声音逐渐羞愧的轻了下去……有点躲闪的目光偷偷撇向自

    己……。

    一个十七岁的女孩,一个曾经根本不谙世事的少女,一个河西乃至C 国跳水

    队的当家小花旦,一个无数河西少年中年甚至老年男性忍不住疼爱怜惜却也忍不

    住在被窝里意淫的小美人鱼,一个人人都认为玉洁冰清纯洁无暇却又忍不住怀疑

    和同样阳光开朗的小师兄有着如同童话一般暧昧初恋的邻家妹妹……却在这里,

    如此认真的谋划着自己应该穿什么样的内衣和泳衣,去满足一个猥琐好色的老男

    人的恶心癖好……。

    许纱纱觉得胸腔里有一股热流在涌动……除了刻骨铭心的羞耻,还是一种苦

    痛和绝望,然后就是鼻子有些酸楚……终于,犟了好半天,装了好半天「无所谓」,

    装了好半天坚强,装了好半天小大人,她的眼圈又红了,眼泪又溢满了她的眼眶。

    周衿叹了口气,坐到自己身边,踌躇了一下,才轻声安慰说:「纱纱……他

    ……又没让你一定要这么做。你其实不一定要……去做的」。

    许纱纱冷冷的看了一眼周衿,努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咬到非常非常疼痛,

    让肉体的疼痛压制自己心头的凄凉,转过小脑袋,故意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努

    力控制情绪了好半晌,才说:「这次……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纱纱……」。

    「没什么的。去年……在全运会上,晚晴不就想安排了么。他叫我不要,只

    许逗逗那老头,我就听他的话了……但是马上就要奥运了,我得为自己打算,所

    以,这次,是我叫他给我安排的……」许纱纱努力又努力,咬牙又咬牙,一直到

    牙关都在打战,才用尽量平和却依旧在颤抖的声音叙述着荒唐的事实……。

    去年全运会期间,她代表河西去首都参赛,国际泳联裁判事务处秘书长,英

    国老牌水上运动裁判Sam Baldwin 就在那个时候,作为国际泳联的官员访问C 国、

    考察全运会。原本,晚晴公司的人横着安排,竖着撮合,许纱纱经历了那么多事

    情后,其实已经渐渐闻到了那种交易的气息,晚晴公司的人可能是想安排自己和

    这位号称看了新加坡赛资料后「很替自己抱不平」的Baldwin 先生「亲近亲近」,

    以图谋某些利益。以她当时的立场,一直以为石川跃和晚晴集团是一伙人,而如

    果那时候,她的「主人」,掌握了自己各种裸体照片和视频,逼奸了自己,夺取

    自己童贞,甚至都夺取了自己少女心的石川跃,顺应晚晴的意见叫自己顺从驯服,

    她是没得选择的。再羞再辱,也要陪男人睡觉,给男人操玩,去换取石川跃想要

    的利益。石川跃费尽心机包装自己,拔高自己的身价,总不见得是为了增加在床

    上睡自己时候的快感……。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种安排,对她本人也是有一定好处的,Sam Baldwin

    和自己这个即将参加奥运的美少女运动员如果真的「亲近」了,当然要在奥运赛

    场上给到自己一定的「回报」。C 国参加十米跳台大概有4-5 个名额,以自己的

    实力想问鼎奖牌甚至冠军当然是很难很难的,但是只要稍作暗示,打分上几个裁

    判高高低低抬抬手,自己顺利打入决赛应该是有保障的,这也算回国足以交代了

    ……但是,世事难料,那个时候,出于某种许纱纱也说不清猜不透的原因,石川

    跃非但不允许自己和Sam Baldwin 亲近,反而要求自己在略微逗引一下这位Baldwin

    先生之后,等他开始毛手毛脚,就去徐泽远指导那里哭诉,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徐

    泽远教练只能选择不了了之,但是这也一下子让几个偷偷摸摸在「安排」的人弄

    了个灰头土脸……。

    她不知道石川跃在搞些什么阴谋诡计,在石川跃这里,她只能听话、服从、

    照作,毕竟,她如今的一切,都可以说是石川跃造就的,而石川跃也可以轻易毁

    灭的……事后,她也想明白了一些,无非是晚晴和石川跃的合作关系正巧在那个

    时候出现了裂缝,估计也是石川跃拿自己当枪使,在恶心他的某些合作伙伴们

    ……不管怎么样,她也没得选,她只能顺从石川跃的意志,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

    ……只是私下里,可能是因为贞操已经沦丧在石川跃的胯下,也可能是因为

    看多了这些龌龊开始灰心,更可能是品尝到了出名后的物资和精神快乐让她难以

    割舍,她竟然也有些失望:如果自己的身体,一开始就在石川跃的商品名单里,

    那么这个能够主宰自己这次奥运命运的Baldwin 先生,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她并没有选择权。

    而就在两周前,石川跃又叫自己去天霖公寓他的房间,奸玩自己的身体,并

    要自己陪他过夜……这种事情对她来说,非但已经习惯了,甚至渐渐变成了一种

    期盼、一种荣幸。羞耻的痛苦中,也夹杂着某种偶尔得宠的愉悦。因为石川跃虽

    然控制了自己,但是让她有些觉得不是滋味的是,大部分情况下,只是通过省局

    的那个叫李瞳的秘书,在安排自己的赛事、节目、拍摄、代言、广告、社交…

    …说实在的,和里描写的疯狂奸魔一点都不像,简直像是个体面而又尽心竭

    力的经纪人,每一件安排都是为了自己好,为了自己的形象,为了自己的收入,

    为了自己的前途……至于要和自己做爱,要享受自己的身体,反而是非常难得的,

    一两个月都未必有一次。

    她必须承认,这种疏远的频率,有的时候,让她在松了口气之余,竟然都有

    点焦虑和沮丧,十七岁的河溪美人鱼,被一个男人控制,而这个男人居然不是日

    以继夜的在自己的身体上耕耘,这让许纱纱都未免有点小姑娘的胡思乱想,怀疑

    起自己的魅力来。而偶尔的召幸,更是让她都有了和久别的男友幽会的感觉…

    …她甚至已经会在石川跃叫自己去陪睡的当天,好好的打扮一下自己,换上最可

    爱最性感的成套内衣……。

    两周前那次,石川跃还是和往常一样,玩自己的身体玩得很温柔,并不暴虐,

    却要自己学习着趴在他的身体上,用舌头去舔舐他的裸体取悦他……他的肌肉、

    他的气息、他的线条,他的乳头、他的肩膀、他紧绷的小腹,他的……那里…

    …许纱纱虽然羞辱得如同在炼狱里煎熬,但是她也必须承认:即使论身体的性感

    和魅力,这个控制了自己的魔王,竟然也是如此迷人,连跳水队的年轻的小伙子

    们都比不了。

    也许是那天的氛围太好,让她一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的尴尬,那天在床上,

    石川跃在自己的乳房、小腹和脸蛋上各射上一滩精液后,搂着自己摸玩时候,自

    己竟然忍不住聊天聊起自己的担忧:今年要奥运了……不管自己现在有多么出名,

    气质形象上有多么精巧装扮,自己的基础,毕竟是跳水美少女,没有了跳水成绩,

    仅仅是从娱乐的角度来说,自己是没有什么资本的,而奥运的竞争是激烈的,C

    国是跳水强国,每年的4-6 块金牌是志在必得,自己既然占了一个名额,如果万

    一连前十二(奥运十米跳台决赛圈)都进不去,回国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然后……就有了今天这位衿衿姐过来,教自己法语、穿着、谈吐,说白了就

    是勾引男人的方法和技巧,并且告诉自己,已经安排好了,自己会在法国拍摄期

    间,再次见到这位Sam Baldwin 先生……当然,这一次,不是晚晴公司的安排,

    而是石川跃的安排。

    她有些羞愧,有些沮丧,有些失望,也有些痛苦……但是她不愿意在周衿勉

    强暴露这些,所以,她宁可若无其事的认认真真的在这里听取周衿的意见……

    「他……怎么说?」许纱纱努力让自己若无其事的问,但是声音却是颤抖的。

    周衿别过头,挤出一丝笑容来:「这次你们去法国,我们西体的一位丁总,

    会陪着你们一起去的……他会来安排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会给那个老色狼暗

    示的……当然,那老色狼也不会有明确的回应。所以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

    「……」。

    「他一定会邀请你去他的房间里坐坐的……你可以去坐坐,可以……装装傻,

    稍微和他逗一下然后要离开。你必须表现的清纯却要羡慕,不要让一切搞得好像

    交易一样。你可以羡慕一下他的别墅啦,他的家人照片啦,他的收藏品啦什么的

    ……只需要一点点错觉和感觉,让他觉得你是因为崇拜他才和他来往的,就可以

    了」。

    「……如果他要……」许纱纱咬了咬牙,终于问了出来。

    周衿似乎爱怜的看了自己半天:「他说了……你自己把握。如果……和他做

    了,一定要留下证据。偷偷的,把……避孕套带走。将来万一那老狐狸不办事,

    就可以弄死他。如果……你不想做,也不要勉强。但是要礼貌的拒绝,留着余地,

    看看那老狐狸……吃不到……会不会放长线。不过他也说了,风险很大。如果不

    做……老狐狸可能反而要让你在奥运上栽个跟斗,显得自己的力量……这是微妙

    的决策,只能看氛围看情况而定,我们帮不了你。你想……你想成为一个可以控

    制男人的女孩,就得学会这种微妙的决策」。

    周衿似乎靠近了自己:「纱纱……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你……你……现在

    后悔来得及。这次不是他安排的,你可以说不的……」。

    许纱纱看着周衿那似乎也有几分真诚的眼神,慢慢低了头,抬起头的时候,

    终于……眼泪已经滚滚的落了下来,每一颗泪珠,都是少女的屈辱,和灰心的伤

    楚。

    「我……我……已经……和他……那什么了。早就不干净了……做不做,还

    有什么区别?衿衿姐,你该不会自己骗自己,说他是喜欢我们,哪怕是……喜欢

    我们的身体,才要这么对我们吧?……」。

    又叫出「衿衿姐」来,她的情绪更加接近崩溃,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哭的已经泣不成声:「呜呜……我都不是被他强奸的……呜呜……衿衿姐……我

    是送上门去给他……呜呜……玩的……,他其实不是好人,我其实早就看明白的,

    他不是什么好人……他看上去很温柔和蔼,礼貌亲切,跟个大哥哥似的。其实骨

    子里被谁都狠……我很怕他……呜呜……我……我……我也……也……爱他…

    …」。

    「但是我没办法……他一定会的。今天不会,明天不会,后天就会……他会

    要我去和谁谁谁睡觉的。他一定会的。他那么悉心的包装我……让我出名……一

    定会的……呜呜……我讨好他也没用,我再怎么给他睡也没用……」。

    「既然如此……不如我自己来决定!」许纱纱咬了咬牙:「既然已经这样了,

    我自己决定我的身体……怎么用?反正他一样有好处……他利用我……我也要

    ……利用回去……」。

    「纱纱!!!?」。

    「他利用我,我就要利用他!我要得到……我该得到的东西……」。

    「……」。

    「我一定要在奥运会上拿到名次,不管……用什么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