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5回

    第15回:李瞳,炙热目光。

    【加长回】。

    天体中心,25楼。

    今天的李瞳,坐在2506会议室外圈的角落里,其实却是刻意打扮过的。

    本来机关里的文化,无论你是多么年轻漂亮的女孩,都不适宜穿着的过于时

    尚。这不仅仅是说,不适宜性感暴露,不适宜吊带衫、超短裙什么的,甚至就连

    服装的款式、颜色都不适宜太过时尚,有时候,连衬衫的领子稍微宽幅一些,裤

    子的颜色稍微香艳一些,都容易让人侧目。所以,今天李瞳选择的装扮,乍一看

    只是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非常的平凡普通。实际上,这一身「平

    凡中的性感」,却是她酝酿了好几天的形象设计。

    那运动鞋是Redox 的新款高帮休闲跑鞋,型号叫做「Ree T 」,专门为走运

    动休闲风的女孩设计,时尚娇俏,连鞋带都是银色粉彩,雪白的整片透气多孔鞋

    身,鞋帮外圈还衬了一小圈淡粉蓝色的衬边,鞋底又在后跟处不显山露水的垫高

    了好几分,这会让自己本来就算比较挺拔的身姿,显得更加的窈窕。那件束腰白

    衬衫,看上去很普通,只有在领口这里稍稍做了一些小V 领的修饰,其实却是溪

    月老街一家知名的老师傅时装铺里量身订制的,一套下来要3000多人民币,那老

    师傅量自己的身体甚至都细致到了「下乳内侧抬高弧度」这样的细节,然后全靠

    手工裁剪的功夫,用布料折转接缝的变化,去衬托自己细腻的腰肢、削平的香肩

    和俏丽的胸膛。试穿那天,光在镜子里看看自己这一领白衬衫所挑起的那些饱满

    却又纤细的丰富线条感,就觉得3000元人民币花得一点都不冤。而即便是这种行

    家才懂的手工衬衫,在性感程度上,也比不上……今天自己下身穿的这条「偶遇

    挑选」的这条紧身牛仔裤。这虽然不是昂贵的品牌时装,却是有一次,自己在月

    溪世贸的一家时尚小店里偶得的精品。这条牛仔采用的是非常适合自己的修身贴

    体弹力设计。细裤管、长裤线、高收腰、柔包臀,紧紧的贴合着自己的下半身线

    条。高腰的设计,不仅大方的展现着自己腰肢的细腻,更可以凸显自己胸部和臀

    部的完美比例风光。而恰到好处的弹力布料,不仅使得自己的臀部更加显得挺拔

    精巧、浑圆可爱,也将自己的两条腿衬得特别的细长。而那种挺少见的淡蓝色牛

    仔纹,看上去非常的柔软、舒适、更有一种细腻妩媚的少女性感。卖裤子给自己

    的那个年轻的二奶老板娘,看了自己试穿的效果,也忍不住夸张的夸奖自己:

    「美女,你穿了这条裤子的效果啊,怎么说呢,就是那什么啊……这两条腿,让

    男人看了,就想摸,可是又摸不到,那个眼馋心热啊……」老板娘挺会说话做生

    意,倒也惹得李瞳笑了半天。

    她还将自己标志性的一头长发放了下来,让那流瀑一样的黑发直垂到腰际。

    今天早上起来,她还特地用了一些从H 国带回来的柔发精华,那是一个H 国产的

    专为亚洲人黑直长发设计的品牌,只要淡淡的一抹,就能让黑发在灯光下有一种

    饱满的色泽,即使是外行,一时看到这么一头迷人的长发垂秀,也会惊艳于这本

    来只是在时尚杂志里才能看到的画面。

    无论是新款的Redox ,还是3000元的手工裁剪衬衫,还是600 元的「街淘牛

    仔裤」,无论是自己的翩翩长发,甚至自己长发下若隐若现的两颗宝石蓝的耳钉

    ……李瞳已经越来越懂得,用精致的细节去装扮自己,凸显自己的「个人形象设

    计」。

    就连内衣……即使不是在什么「特别的日子」,也一定要穿上成套的高档精

    致内衣。

    何况今天,对李瞳来说,也算是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了。

    如果纯粹按照级别来衡量,李瞳是没有资格参加省体育局在2506楼召开的

    「关于河溪市体育产业改革实践研讨会」的。她的职位,是河西省体育局群众体

    育处下属公共关系办公室的「行政助理」,其实只是普通文员。别说她了,就连

    名义上她的直属上司,公关办公室张主任,理论上都只能坐在这个会议室的外圈

    旁听而已。

    但是,张主任今天「肚子疼」,群体处罗建国处长的意思,公关办公室和这

    个会议的主题是有密切关系的,没有人去旁听不好,所以就让李瞳代张主任出席,

    在外圈角落里「旁听会议的精神,做了笔记,回去向张主任汇报工作」。

    不过连李瞳自己都知道,这一切纯属借口。张主任的肚子,只是在合适的时

    间疼起来而已。这个张主任,是从河溪广电局借调过来,等着退休的老机关混子,

    似乎早有人和他打过招呼,介绍过这里的情况,他来之前就知道,这个公关办公

    室,实际上还是如今炙手可热的石川跃石少的地盘,由自己这位行政助理,也是

    人所尽知的「石川跃的秘书」来操盘实控。自从调了来,这位张主任简直是任事

    不管,一天到晚除了开会应卯嗯啊这是,就是在电脑上折腾他的股票,好像和整

    个公关办公室乃至整个河西体育局都枉若局外人。而公关办公室,如今已经扩展

    成群体处下辖或者说局党委直辖的重要科室,省局最近两年的「社会事务」那么

    多,几乎大大小小,公关办公室都有参与;而且六个科员、四个实习生,全部都

    是李瞳一手挑选的比较有活力的年轻人,也一律由李瞳统一调派安排工作;别说

    张主任了,就是罗建国处长都是不闻不问的。李瞳都已经习惯了,有什么重要的

    事情,除了私下里请示石川跃,就是直接向刘铁铭局长或者郭忒副局长汇报,连

    刘局也一口一个「小李」「小李」叫得很亲切。

    以李瞳这种动人姿色和多少有点「秘书情人」的「个人形象」,机关里当然

    也会有领导干部占个小便宜,偶尔拉个小手,摸摸肩头,讨点嘴巴上的便宜什么

    的。那天,郭副局长还借着玩笑表扬李瞳的工作态度,拍过李瞳一下屁股,李瞳

    也只是风情万种的娇笑着,略微做一些不经意的闪避动作而已……她已经并不恐

    慌这种事情。机关里也有机关里的规矩,她是石川跃的人,这一点省局无人不知,

    就算有人视她为「花瓶」、「秘书情人」,要借机「上」她,至少,总要问过石

    川跃的意见的。石川跃不点头,就算是郭副局长,也最多只会吃吃豆腐,不会动

    真格的;而石川跃如果点头……就李瞳如今的心态和立场来说:只要石川跃点头,

    告诉她是可以的,是应该的,或者是必须的……那么,不管什么要求,不管陪任

    何男人睡觉,给任何男人奸玩身体,做任何普通女孩会觉得羞耻不堪、毫无道德

    底线的事,她都会甘之若饴的执行。

    甚至,也许石川跃只是无意中的随口提起「小瞳,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个人问

    题……」,她考虑了几天,就会对一个一直在疯狂追求她的,至少各方面条件不

    那么让人讨厌的,现任河西卫视的年轻制片人,叫倪翔的,略假以一些颜色。她

    和这个爽朗之中带着几分羞涩的大男生一起吃了几次饭、喝过几次咖啡,甚至陪

    他去看了一场电影,唱了两场K ,还去东溪区的湖畔音乐厅听过一次音乐会…

    …那天晚上,他送她回家,拉了一下她的手,她也只是象征性的挣了一下,也就

    由得他握着了。

    她知道,在那个仰慕她如女神一般,却对她真正想法一无所知的大男生心目

    中,也许,这是一段都市中常见的浪漫感情故事的开始。但是其实对于她来说,

    更多的,只是她内心难以告人的,细密的也是试探性的念头:「也许……老板需

    要我有一段正常的感情作为某种掩饰?」。

    「只要老板需要,自己怎么样都可以」,这,才是李瞳坚信不疑的心声。

    今天,对她来说,能够参加省局这个扩大会议,已经是够风光的了……有时

    候想想,对比两年半前,自己还在省局走道里忐忑不安的,和老同学安娜窃窃私

    语,准备参加临时工招聘面试的自己,真是恍若隔世。谁能想到,自己这个昔年

    无学历、无背景、无经验的民企小前台,如今,已经可以参加河西省体育行政系

    统那么重要的会议了?。

    想到安娜,她的心里却好像蒙上了一层阴霾,只是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些事情

    的时候……某种痛苦、愧疚甚至自卑的念头在她心里一划而过……也就散去了。

    抬头看看。今天,即使是外圈在坐的,都是科长一级的人物;内圈,更是河

    西省体育界处级以上的干部;对河西体育系统来说,已经都是大领导了;作为会

    议室里为数不多的年轻女孩,李瞳当然希望自己今天的这一身悉心装扮,能够散

    发出独特的魅力,让那些领导们忍不住偷偷多瞄自己几眼,可以小小的满足一下

    自己的虚荣心。

    但是,今天之所以更重要的原因是……她的「老板」石川跃,今天也受邀从

    后湾中心来到省局,也要参加这个会议。和石川跃一起,参加一个省局的重要会

    议,对于李瞳来说,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这,才是今天让她内心掩饰不住激动,

    又悉心打扮自己的真正原因。

    她的长发、她的衬衫、她的牛仔,当然是为了让自己在一群机关男女中傲然

    出众,也是给石川跃观赏的……石川跃喜欢他的女人漂亮、精致、时尚。

    但是,其实更重要的,都不是给石川跃去「直接欣赏」。而是,在这种环境

    下,用这种机关里少见的靓丽艳色,去故意让周围的人,射来羡艳、嫉妒甚至愤

    恨的目光:

    「看见这个长发漂亮妞么?那是石川跃的女人」。

    李瞳都可以想象,这是那些人带着嫉妒,带着「想摸,却摸不到」的愤恨的

    心声……。

    「对!这么精彩、性感、迷人的我,就是他的女人!怎么样?!」她仿佛要

    从肺腑里骄傲的欢唱出来。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只是觉得莫名的骄傲和得意;

    自己的老板石川跃似乎并不介意,那她,当然更加坦然的沉浸在这种特别的快感

    中。

    当然,她也明白,自己其实是石川跃布局在省局里的棋子。所以在台面上,

    今天的省局扩大会议,石川跃的身份是「后湾体育中心管理办公室主任」,自己

    的身份则是「省体育局群体处公共关系办公室行政助理」,两个人之间,没有必

    然的关系,不应该有什么交集,甚至连目光的交集,都不适合有太多……。

    但是,当刘局长向那个内圈的座位一指,石川跃不卑不亢的坐上去,又开始

    了他一向以来那种风度翩翩、侃侃而谈、挥洒谈笑的表演……李瞳,却实在忍不

    住,有点迷惘、有点情动、有点心神不定,无法将自己炙热的目光从老板身上移

    开,心头里,好像有一头小鹿在燥热的蹦跳,就像是怀春少女,看见暗恋的情人

    一样的激动。她想挪开自己的目光,却有点做不到;她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她明

    白周围一些同僚看她时异样的鄙夷目光,她也不在乎;她只是沉浸在一种那莫名

    的骄傲和眷恋中:她甚至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特别羞涩的意动神摇,好像小腹下有

    一股酸涩的激流在回荡,好像自己的乳房都羞人的鼓涨起来……。

    这个在会议室的内圈,正在温文尔雅、举重若轻的掀起河西体育圈又一场壮

    阔波澜的帅气男人,那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男人,我的主人:石川跃。

    而会议室内圈里,石川跃的发言,也越来越让与会者心动神摇、震撼不已:

    「依照刘局的指示,我们一直在后湾试验的就是体育产业改革。什么是体育

    产业改革,我们反复学习国务院去年的46号文件,以及国家体育总局的指示,归

    根结底就是五个字体育产业化。只有产业化,才有生命力,只有产业化,才

    有持续力。否则,一切都停留在文件,停留在财政拨款,停留在旧的举国奥运体

    系下,体育部门,就永远只能像是个讨糖果吃的小孩子。哪个省、哪个市富裕一

    点,分管领导体恤一点,体育工作才能多一些空间和余地,这也要分哪个项目热

    门,哪个项目冷门,奥运的、非奥的、有夺牌希望的,没有夺牌希望的。可是,

    现在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各个省市领导要统筹的社会民生问题那么多,

    除了经济问题之外,教育、卫生、科研、礼宾、扶贫、维稳……哪个不是要糖果

    的小孩?省委、市委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啊。再说了,就不说国

    外那些完全市场化、职业化的体育项目运作,就看看筑基市和首都的一些成功经

    验,我们体育人,就真的只能张口要糖吃么?是不是应该倒过来想,五环基金愿

    意引入这么大的资本收购体育项目,难道在资本家的眼里是黄金,在我们的手里,

    就不能闪闪放光了?所以我坚信,只要寻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体育产业,一定能

    焕发其他行业人不敢想象的光芒。到时候,不是我们问别人要糖果吃,而是让其

    他行业的同僚,来问我们要糖果吃啊!」。

    那边,办公室主任老赵是老党员了,当然,也可能是年纪大了,有点跟不上

    思路,似乎忍不住疑惑的问了一句:「小石……我们是主管部门,可不能违背党

    中央的政策,私自办企业啊……再说了,就算我们想办,省局一年能有多少预算?

    能参与这么大规模的事情?」。

    李瞳不易察觉的露出了嘲讽的微笑:赵主任是真的老了,多嘴多舌的,这么

    简单的道理……老板还想不到?。

    果然,那边,石川跃已经连连点头,说:「赵主任,这个是原则问题,我们

    当然不会越线的。我并没有说,是由我们省局出面办公司办企业,这也不现实

    ……我的意思,是由我们省局主动出面协调,主动招商引资,主动引入新的民营

    资本,支持他们进一步去扩大这次新西体改革的规模……五环基金这次,算

    是在我们河溪市放了一颗卫星!我们呢……与其只是为这颗卫星保驾护航、配合

    协调,再给一些政策指导,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为这颗卫星,放上一颗

    伴星!五环基金有那个魄力,有那个手笔,敢做100 分,我们就敢,做上120

    分!这是总书记当年的话么……改革,敢做100 分不算好汉,就要敢做120 分

    才是英雄!我虽然年轻,也学习过呢当年的总书记精神呢……」。

    内外圈的听众,都被石川跃说得意动神摇,只有李瞳,不易察觉的交换了一

    下交叉的双腿,环顾了一下众人的表情:

    与会者,除了几个基层的小科长之外,都在略略的沉吟后,发出一阵阵会心

    的笑声……他们是听懂了,至少听懂了一半,石川跃的意思。

    石川跃虽然说的慷慨激昂、正大光明、官话连篇,但是那背后隐含的,却是

    赤裸裸的吸引力。人在官场混,到了一定级别,就得学会听这种「话里话」。

    五环基金搞什么新西体集团,一口气收购了河溪一半以上的体育地产的产权,

    不管它是侵吞了多少国有资产,总有汤汤水水……可是,这些都掌握在两级国资

    委、河溪市委、各区委等冲要部门里。河西省体育局呢,明明是这次「体育产业

    改革」的主管部门,却只配溜边喝点汤,甚至多少有点「替他人做嫁衣」的感觉。

    既然如今大局已定,现在留给河西省局的选择,无非是「积极配合」或者「消极

    配合」;顶破天,也就是稍微下点绊子,在新西体这里再捞点「租金」之类的好

    处。

    但是,这个石川跃……还真能另辟蹊径,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想出了一个

    「主动出击」的主意。说穿了,就是:乘着这个机会,干脆河西省体育局,也来

    牵头成立一个公司,一起「注资」这次的收购行为,要吞?一起来吞。

    你能侵吞国有资产,我就不能?你能大搞「体育市场化」,我就不能?反正,

    有这个五环基金「新西体」在前面挡着,省委、市委总不能惯着他拦着我吧?他

    是联合国旗下的基金?我还是国家主管机关呢!只要能找到资本方买单出钱做好

    账目,100 多个亿都吞了,还在乎多那么一点半点?。

    省体育局虽然是领导部门,但是也不过是一个政府机构,年度有预算,上下

    有限制。和很多外行想想的不同,机关里的预算,却是永远都「不够」的,就不

    说私人的好处,就是单位里,没点小金库,没点灵活资金,谁给你卖命?基层小

    喽啰又不指望升官当处长,还不就看好那点灰色收入,这都搞不定的领导,再怎

    么阴谋诡计、算盘打尽,都做不好部门管理的。

    按照石川跃的暗示,以省局的名义出面,乘着这次东风,干脆躲在新西体的

    背后,跟着来一起搞什么「体育地产」、「体育市场化」,自然就能分一杯羹。

    搞得好,那就是省局上上下下的「福利」;搞得不好,最多就是「体育产业改革」

    中的「经验教训」了,又不会让这些在场的干部私人来承担……而且这也不是什

    么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事,公出公入的,堂堂正正的「体育产业改革」,又不

    进谁私人的腰包,只能有成绩,无法追责任!就算退一万步说……将来要追究起

    来,这不也有一个「新西体集团」挡在前面么?总不能不追究它的100 多个亿,

    而来查省局的这颗「伴星」?。

    难为这个石川跃,竟然能在这个时候,想出这样的好主意来?!。

    李瞳的级别,当然离这些「念想」还差的远,但是她,却是与会者中少有的

    几个,事先已经知道了石川跃今天谈话主题的人。今天,虽然没什么特别的任务,

    但是她只是出于那种「想老板之未想到的细节」的秘书的本能,细心的,在替石

    川跃在观察着与会领导的各种反应:哪一个是欣喜若狂却强行压抑,哪一个是暗

    含警惕却含笑不语……。

    她很满意。不仅是老板这番话的效果,也是满意,自己的眼光进步了。因为

    几个处长、主任,那眼光,那表情,那动作,她都看的真真的,她的眼光,已经

    和那些懵懵懂懂的小年轻不同了,她已经学会了洞悉人心……好几个领导,她甚

    至都能感觉到,他们都好像在想象着一座座小金库落在他们的手里,成为他们进

    行各自「部门管理」的可用资源那副猴急得意的模样。

    不过,绝大多数有经验的机关老手还是现实谨慎的,他们中好几个有见识的,

    也似乎立刻意识到了石川跃这个建议中的问题。徐泽远是刚入省局主事情不久,

    城府没有其他几个处长深,已经忍不住问了一句:

    「小石说的对,引入民营资本是一个方向。但是……现在河溪,还有哪家民

    营企业……可以和五环基金这么大的手笔相提并论呢?」。

    与会者立刻又陷入了沉默……徐泽远的话,还是隐晦的,说是「相提并论」,

    其实他真正质疑的是,哪家「企业」敢这么「多事」。

    在今天这个会场中的人,至少有一大半,都是河西体育圈的老官僚,以前可

    能还有些懵懂,如今,都已经看明白了,这次五环基金和晚晴集团「竞标」的把

    戏。那夏婉晴处心积虑,拉拢了那么多的势力,有太子党宋家的资本背景,有河

    溪即将退休的副市长出面,表面文章做到十足,连今天在坐的,刘局长、徐处长、

    童局长、包括石川跃,其实都个个有好处,又有河溪市国资委的默许,甚至都请

    来了省委书记的大公子压阵,她又前前后后在河西体育圈做了那么多铺垫,投了

    那么多钱……如今的河溪,又有哪家企业,愿意来,或者说敢来趟这趟浑水?从

    夏婉晴的手心里剜肉?。

    夏婉晴,是那么好惹的么?。

    但是,石川跃又一次开口,却让与会者在一个惊讶的高潮后,陷入了一个更

    加不可思议的高潮。

    而李瞳的眼睛……几乎都要放出火花来了……。

    「徐处,您忘了?这不是还有一个晚晴集团么?他们和五环基金……这次竞

    标不太顺利,肯定也不甘心啊。再说,他们也是一心为了体育事业,就不能允许

    他们也来注资一部分?投入和管控一两个项目?既然市委和省委认为,纯粹的民

    营企业资本注入的思路容易走向太过于商业化,由我们省局来给到专业规范管理,

    晚晴集团应该也乐于做一些小的尝试的吧?我们省局一向和他们合作愉快,这,

    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补偿么」。

    除了刘局长依旧抱着茶杯,笑而不语的端坐在那里,与会所有人,都震惊了。

    所有人一时之间,甚至都无法掩饰那种张口结舌的惊诧莫名了。

    李瞳的瞳孔深处……尽是骄傲、得意和眷恋。

    男人……真的是在这种瞬间,最是散发出迷人的光彩!这是男人的性感!这

    甚至比处女第一次脱下内衣,都要耀眼夺目。

    她恨不得可以立刻扑到石川跃的怀抱里,像一只温驯的猫咪一样,用自己的

    舌头去舔舐一下他的手背,表达自己的爱慕、依恋和倾倒。

    而会场里,绝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迷惘和不可思议中。

    这个石川跃,难道不知道所谓的「五环基金」是个幌子?那个子基金,根本

    就是晚晴集团的马甲?他和晚晴集团关系何等密切,他还能不知道?让夏婉晴的

    晚晴集团出钱,来做「只投资不管理」的冤大头,支持河西省局和夏婉晴的晚晴

    集团分一杯羹?夏婉晴去分夏婉晴的好处?夏婉晴去唱夏婉晴的对台戏?夏婉晴

    去争夺夏婉晴的风头?这是唱的哪一处?。

    「晚晴集团?」有人实在忍不住,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问了一句。

    「对,当然是晚晴集团。」石川跃笑得很灿烂,说的很从容。

    李瞳努力压抑自己潮涌奔腾的心绪,甚至挪动了一下两条腿,稍稍用内裤柔

    软的布料去摩擦了一下自己的下体,依旧在偷偷的观察每个人的反应。

    除了早已经和石川跃密谋过的刘局长之外,最先反应过来的,其实还是罗建

    国处长。但是这个「愣事不管」的处长,在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之后,马上又

    摆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痴呆表情。然后是河溪市体育局局长童万秋,他那胖

    乎乎的脸都忍不住挤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了,然后是徐泽远和韩炳义等人……等等,

    西体的吴思江那只老狐狸「惊讶」的表情,好像是装出来的,他难道事先也知道

    了?。

    在片刻的震惊后,这些人大多体育人又同时是机关里的老狐狸,至少一小半

    人,都已经理顺了。

    绝妙!而且……阴损。

    这么绝妙阴损的招数,亏这个石川跃怎么想出来的?。

    没错,「五环基金」的背后,其实是晚晴集团,这已经是河西省市两级省委、

    市委、体委、国土局、国资委中高层无人不知的秘密。但是无人不知是一回事,

    这件事,却是永远搬不到台面上来讲的。夏婉晴只能通过资本运作、人事调动,

    来达成她的利用两层马甲侵吞国有资产的目的,但是却无法在名义上改变「晚晴

    集团出局,五环基金得标」的台面现实。

    而现在,石川跃偏偏利用了这个漏洞,让河西省局出面,干脆装糊涂,提出

    其中一两个项目要「扩大投资」或者「补充投资」、「多样投资」,再要晚晴来

    「和五环基金」一起投资参与。夏婉晴在这个时候,又能说什么?。

    参与?这和五环的马甲大戏不同。因为晚晴未来的实际的投资都在五环和

    「新西体」这里,两头管控一定露陷,人事也无法兼顾,资本运作都要倒向五环;

    晚晴这次「出局」名义上是因为什么?不就是担心「民营资本」过于商业化?所

    以,现在省局再捞一手,以晚晴集团为名义花的这笔「补充扩大投资」钱,只能

    是花钱买平安,给河西体育局捞了资金管理实权去。

    不参与?人家只要问一句:你们不是竞标竞的很热情么?现在竞标失败了,

    河西省局「一片好心」给你们补一个机会,你们为什么又不肯了?难道一开始就

    是猫腻?。

    绝妙!而且……阴损。

    你夏婉晴不是玩偷梁换柱玩的飞起,让河溪城一夜之间冒出来一个新的体育

    地产巨无霸么?我偏偏把你换掉的原先那根梁上凿个眼,让你有疼都没处喊去。

    虽然夏婉晴侵吞河溪体育地产的现实无可改变,但是这么一来,却可以用这

    种方式,逼她另出一笔钱,上贡到河西体育局……恭恭敬敬的邀请河西省局来

    「指导工作」。

    虽然无法改变大局,但是至少对省局的这些领导来说,这简直是火中取栗、

    无中生有的妙招。

    亏这个石川跃怎么想出来的!?。

    在坐的,好几个「想明白」的领导,都已经释然,兴奋的甚至忍不住有点蠢

    蠢欲动了。当然,刘铁铭局长那一副稳坐钓鱼台笑眯眯的模样,也明显暗示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授意」!刘局么……这是他的老风格,一切都是别人的「专

    业建议」,一切都是别人的「内行想法」,他只负责领导,把握大局。做错了,

    是石川跃年轻不懂事,做对了,当然是刘铁铭同志「富有改革精神、先进的管理

    理念」。

    只有李瞳的眼睛里,全是炙热、迷恋的光芒。

    这就是我的老板,石川跃。

    他又将掀起一场河溪城里新的风暴了。

    他是我的老板,他是我的主人,他是我的男人。

    我是他的秘书,我是他的性奴,我是他的女人。

    李瞳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蛋有点滚烫,自己的脑海里,居然都有这样的春情,

    甚至感觉到文胸下,乳头似乎有些勃起,摩擦着罩杯内侧面料的纹路那种激荡,

    而底裤下,那幽密的少女私处,更是有一股股说不清的渴望;两条淡蓝色牛仔裤

    包裹下的长腿忍不住略略的摩擦了一下,有一点酸酸的感觉……。

    但是……她又不禁有点黯然:

    这……毕竟不是我的男人。

    不管怎么说,名义上,石川跃,都是后湾中心的主任,而自己,是省局的一

    个文员。两个人的关系,既上不了台面,其实,也根本说不清楚,是个什么关系。

    为了避嫌,为了掩人耳目,今天这样的场合,老板,别说找自己去陪伴了,恐怕

    连说话都不会和特地和自己说的,甚至目光,都不会和自己和特别交流的吧?老

    板暗示我可以去交个男朋友,不也是这个意思么?。

    我的衬衫、我的长发、我的牛仔裤下,那别的男人「想摸去摸不到」的弹滑

    和性感,那两条几个处长都偷偷在瞄的长腿和臀瓣……我的老板石川跃,会瞩目

    一下么?。

    不会的。

    不会的。

    在这个男人心目中,根本没什么女人,会让他特别流连吧……除了老板的那

    个堂妹,和老板的婶婶。

    李瞳的目光,又忍不住有点黯然、有点神伤。

    也许今天晚上,自己可以约那个倪翔一起再去打打桌球。自己说起过自己曾

    经是九球的准职业选手,倪翔还说了好几次要和自己「切磋」呢。

    略略一走神,那边,石川跃已经开始谈「刘局高瞻远瞩的构思……关于邀请

    晚晴集团出资,如何翻新屏行网球基地,建立一个新的屏行体育中心,以及和溪

    山旅游景区综合开发规划局魏晓月局长谈体育旅游合作框架……」云云。

    但是李瞳又错了。

    那个戴着黑边眼镜、高大帅气、文质彬彬的男人,在谈到一个节点的停顿时,

    居然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抬起头,就对着外圈的李瞳,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

    甚至有点玩笑的眨了眨眼。

    像是一个不经意间的招呼;像是一个朋友之间的问候;像是一个上下级之间

    的默契的信息传递;像是当着河西省局各级领导的面,毫无顾忌的展示着自己的

    风流不羁。甚至,更像是一种赤裸裸的,亲密关系的宣示。

    内圈的几个处长都是有身份的领导,当然是视若无睹,但是外圈,几个城府

    浅薄的科级干部,已经忍不住,冲李瞳射来玩笑、鄙夷、贪馋、蔑视的目光。

    李瞳,却已经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