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4回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4回:刘铁铭,会议室里的座位。

    【加长回】。

    天体中心,25楼,2506号会议室。

    河西省体育局局党委书记、局长刘铁铭同志,笑眯眯的缓步走入会议室。秘

    书小齐已经替他把茶杯、笔记本、钢笔整齐的搁在主领导位上。

    机关的会议室,一般来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主席台加群众列席型的,上面

    一排主席台,下面面对着主席台排排列列是与会群众的旁听席,洋气一点的,还

    会在主席台旁边设立一个站立式的演讲桌,这,其实学的是首都的「国家大会堂」;

    第二种,是友好接见型的,往往是雁翅排开两排的大沙发,依照会见双方的等级

    居中及次就坐,装模作样一点的还要在沙发背后设立个翻译或者书记员的席位,

    这,其实学的是首都的「亚细亚国宾馆会客厅」,C 国的官场文化上行下效,哪

    怕是体育局这种机构也不例外。

    但是,其实两种会议室,严格意义来说,都根本无法进行像模像样的「会谈」;

    所以,机关里真正开会,也会使用2506这样的,更加传统的、小型的长条桌会议

    室。

    即使是这样的会议室,「座位」也是大有讲究的。比如今天的2506长条桌的

    顶端是领导席,当然是专门留出来给刘铁铭局长的,而正对着刘局长的长条桌的

    另一端,是不会安排任何人去坐的。即使是郭忒副局长或者当年的竞技赛事处处

    长陈礼同志,也是坐在左右两侧的位置。左右两侧,以左为先、右为后,一个个

    位置,是按照级别或者重要性排序来安排与会者的座次。而整个长条形会议桌的

    外围,靠着会议室的墙壁,还会有一大圈折叠型的排椅,那是与会者多于19个人

    时,给与会的基层人员,或者是与会领导的随从下属坐的。

    当然了,省体育局毕竟不是省常委,过分严格意义上的「排序」还是不存在

    的,偶尔坐得不那么严谨也是有的。

    今天,郭忒副局长出差了,所以,刘局长居中,坐在会议桌两侧的,都是正

    处级干部。依次就是省局各处的处长,河溪市体育局的局长童万秋;然后才能安

    排坐几个分管中心的主任,属于副处级干部;原西体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

    思江是特邀来参加的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国有企业领导,坐在右侧的最后一个座位

    ……即使整个长条形会议桌上,满打满算,其实可以坐十九个人,如今只坐了十

    二个,但与会的十来个科级干部、或者享受科级干部待遇的基层干部,都知趣的

    坐在外围的椅子上。而明显只是随从的五、六个与会旁听的,虽然也坐在外围,

    但是就也会主动的缩在最角落里。

    刘铁铭还没坐下,所有人都稀里哗啦的站起来,冲自己谄媚的招呼,「刘局

    好」、「刘局好」叫个不停。刘铁铭憨厚爽朗的笑笑,连声摆手招呼「大家坐、

    大家坐么」。所有人,内圈的、外圈的,河西省体育局临时扩大会议与会的男男

    女女,才又按照级别先后,稀里哗啦的坐下来。

    最后一直到刘铁铭局长都坐安稳了,几个级别特别低,仅仅是来旁听的助理

    工作人员还站着呢……不过……。

    虽然刘局长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个没见过女人的老色鬼似的,但是也实在忍

    不住瞄了一眼,外圈几个年轻人还在站着,欲坐未坐的,实在太惹人眼睛一亮的,

    还是那个长发翩翩的公关办公室的女文员李瞳。

    妈的,这小妞,今天穿一条高腰的淡蓝色紧身牛仔裤,雪白的紧身衬衫,配

    上她那标志性的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胸前抱着本淡蓝色封面的笔记本……看上

    去也算是得体大方;但是那包得身材显露的也太诱人了吧。她标志性的特点,就

    是一头及腰长发,男人总是对这种长发女孩特别瞩目,而今天的高腰牛仔裤,让

    她整个人的线条都显得更加挺拔,飘飘的长发和修长的两条玉腿形成了一道流瀑

    一样的风景线……。

    这种场合,刘局长知道自己的目光是不适合特别停留在这个女生身上超过0.5

    秒的,但是即使移开了目光,他也忍不住有点遐想连篇:毕竟是自己下属的下属,

    录用提拔,甚至停职开除,都在自己一念之间,这个小妞又那么会钻营,自己改

    天调她来局长办公室任职,就算不做什么,乘机摸摸头发、拍拍大腿、甚至无意

    间碰碰屁股胸脯,以她的「懂事」,应该不会抗拒的吧?

    但是,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意淫,刘局长毕竟是有党性的,他今天来是主持

    会议,不是来胡思乱想的,女孩子有的是;所以,他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的思绪,

    装作若无其事的环顾一下会议室里的座位,笑眯眯的开口了:

    「哈哈……同志们,今天召开这个会呢,是一个啊……轻松一点的碰头研讨

    会。大家都不要太拘束,啊,不是正式的局党委的会议……与会者也不全么…

    …选在这里,就是为了大家都可以发言……啊……这个……我老刘还是那句话,

    我是外行,啊……哈哈……是我……啊……哈哈……向大家请教专业,集思广益

    么。哈哈……啊……今天……主要就是讨论一下新的改革形势下啊……咱们河西

    省,尤其是河溪市的……这个……体育产业化的实践……啊……以及我们省局应

    该有的一系列的配合措施啊」。

    他温吞水一样的说完,又环顾会场笑笑,自己还特地挪了挪屁股,坐的惬意

    一些。身为局长这么一定调子,所有人就算不轻松,也立刻随着自己的招呼,摆

    出一副轻松的聊天笑容来。

    「老童……今天以河溪的情况为主,所以特地请你过来。要不,就从你这里

    开始,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情况吧……」刘铁铭亲切的冲右侧的第一个席位上,河

    溪市体育局局长童万秋点了点手。童万秋局长是河溪市局一把手,也是河西省局

    常委,论级别也是正处级,今天两位副局长都缺席,所以他的位置排在右侧第一

    位,区别于左侧的省局干部,却也优先于各个中心的主任。

    「好的,刘局……」童万秋是个肥嘟嘟的胖子,也是点头笑笑,清了清喉咙,

    拿起手里的笔记本,翻开来,煞有介事的开始介绍其实所有人都已经一清二楚的

    情况:「各位同志,我这里呢,就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河溪市今年以来体育产

    业化的一些进展情况……关于啊……关于啊……还有这个……还有……」。

    他东拉西扯的尽说些犄角旮旯有的没的,倒说了有二十来分钟,与会者也只

    能装作很认真的听讲甚至装模作样作着笔记……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这个

    会议,局里是要定调和新的「西体体育产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关系。这件事

    情规模很大,影响也很深远,其实早就已经连体育总局、省委、甚至首都更高层

    领导都惊动了;但是机关就有这个办事特色,说一千到一万,再怎么样一个「企

    业级别」的问题,河西省体育局毕竟是厅级编制,高高在上统领河西全省体育事

    务的领导机关,再怎么关心,也拉不下脸面来专门开个「新西体相关会议」。所

    以一上来,刘铁铭就已经定调了,今天开的是关于河溪市区的「体育产业化实践

    研讨会」,那么市局童局长,就有必要拉些有的没的来垫垫场热热身。

    终于,那边,童万秋局长说到了重点:「今年……在新的体育产业改革的大

    好形势下,引入了国际上的战略投资基金,注资我们省的国营企业……啊……那

    个就原西体公司,已经成立了西体体育产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啊……这个…

    …,资本方出钱,地方上出资源,体育局出管理,一起整合了我们河溪市城区里

    的一连串的……啊……这个……比较老旧的体育文娱地产项目。嗯……将会在各

    级党委、总局、省局和市局的指导下,引入国际化、标准化、系统化的管理经验

    和模式,以及更多的崭新的运营理念。这一点,省委、市委、总局都给予了我们

    高度的评价。国营企业改革……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引入资本、整合资源、是可

    以作为一个示范性案例来观察的……这个可以说……啊……这个,是贯彻了国务

    院前年第46号文件,关于大力引入民间资本、外来资本发展民用体育产业的

    指导精神;以及和省委三个一致,三个开放的新河西精神也是一致的;

    也是刘局长一再指示的活学活用、立足河溪、遍布我省、融汇全国、放眼世界

    新战略的一次实践……」。

    他说到这里,算是一个章节完毕,抬起头,目光炯炯又空洞无物的稍稍扫视

    了一下会议桌上的各位。

    与会者免不了都点头示意,表示改革形势果然一片大好。

    左边第二个座位上,省局群众体育处处长罗建国已经搭腔了,他是一向最会

    装戆的,似乎是顺应着刘铁铭的「轻松一些」的调子,问的却也是大家其实心知

    肚明的问题:「老童,其实我们大家都是生活在河溪好多年了,不说领导不领导

    的,也是河溪市民么。哈哈……啊……哈哈……这次能有这样的成绩,我们也很

    欣慰啊。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这个新的西体集团,一共整合了哪几个项

    目啊?」。

    童万秋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在笔记本里一通翻,找到一张纸片才又

    说:「啊……那个,这第一个阶段……啊……我们市里面……一共涉及到……啊

    ……是……十二个项目。市委已经批复了十个项目……啊……是这个……后湾体

    育场、后湾中心、泓祺小球体育馆、啊……还有……那个河西排球馆、屏行网球

    中心、西体酒店、西岭垂钓公园、东溪龙舟会所、万年篮球公园、和连锁的河溪

    街道棋牌中心……嗯,市委没有批准的项目还有两个,一个是旗客卡丁车赛车场,

    因为那个地方很快要拆迁,嗯……市委和省委的消息是,我们市可能要在那里建

    设F1赛道,所以没有批复。另一个项目是,河溪冰雪运动中心,因为是新建项目,

    国资委认为还不能算整合旧资源,所以需要观察,也希望省局能给意见……」。

    他一口气说完,也就恭敬的转过头,殷切的看向领导席,就像一个求知的小

    学生在请教老师一样,一副等着刘铁铭局长能给到关于河溪冰雪运动中心的「意

    见」的样子。

    刘铁铭不易察觉的笑了笑,甚至交换了一下大腿搭的位置。他听着童万秋这

    么「收尾」,好像是希望自己能出面支持一下新西体的整合计划,连那个崭新的

    河溪冰雪运动中心都不肯放过……这条老狐狸来头不小,论起来可是万年集团老

    总童万年的堂弟,算是根子很硬的,这次背后拿了人家多少好处?

    当然,自己也无意深究。新西体的计划曝光后,晚晴公司的人通过非常婉转

    的方式,送到了自己的情妇罗岚这里几条「关于某香港股票的内幕消息」,自己

    给了罗岚30万去按照这个消息操作,稳稳的在一支快要死掉无人问津的港股这里

    赚了一倍有余。罗岚那个女大夫医术不错,这方面是个傻白甜,傻呵呵的就真以

    为自己是炒股大师了。刘铁铭却知道,这是晚晴集团专门运作的,非常安全的

    「上贡」模式。他们在海外炒作一支垃圾股票,却把炒作消息提前只「泄露」给

    几个目标对象,这30万,与其说是自己赚的,倒不如说份礼品,30万的数目,也

    是那个叫程绣兰的助理暗示的罗岚,再多参与也不合适。这个方法非常安全,就

    算纪委查到,明明白白都是投资盈利,远在香港的一次资本运作,谁能深究?这

    一点上,他还是很欣赏夏婉晴的缜密的。

    但是30万么……这么点数额,其实刘铁铭是不太满意的。30万,是买不到自

    己的「大力支持」的,就是买自己一个不干涉或者小小支持,估计童万秋拿的数

    额都不止这些,他是没那份心情去替新西体再敲什么边鼓;所以,他装作没听见

    童万秋的暗示,反而是笑道:「很好么。这么一来,河溪的民间体育文娱事业,

    简直是气象一新啊!西体集团能够有这样的魄力,一举整合这些资源,哈哈…

    …老童,你也是功不可没啊」。

    这是自己最擅长的也是一向的风格,一手太极,就圆转的把「新西体」这份

    「功劳」推到了河溪市局。当然,功劳是你的,将来出了事情,「责任」也就是

    你的。与会者也都心领神会的一通附会:「老童是有很眼光的」「童局长是改革

    闯将啊」……。

    左手第一个座位,新上任的省体育局竞技赛事处处长徐泽远同志。他刚刚从

    省水上中心调入省局担任这个位置的正处,可能还不太习惯纯机关的行事风格,

    按照陈礼处长还在位时候的「排序」,他可能也觉得轮到他说话了,就冲自己点

    点头,又转过头对着童万秋局长,略微有些直率的说:「童局啊……这么多项目

    ……那个五环,一共到底出了多少钱啊?市面上有人在传,150 个亿呢……150

    个亿,是人民币还是美金啊?」。

    刘铁铭听他如此直率,倒有点好笑,但是所有人的耳朵也都明显竖了起来。

    童万秋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刘铁铭的两眼里,还是充满了温暖祥和坚定的目光,

    却又好像在目视远方的远方,考虑河西体育大局,一点也没有发言的意思……

    童万秋只好挠挠头,硬着头皮笑着说:「徐处……具体的数额,其实我也不

    太清楚……嗯」。

    「嗯?」。

    「啊……这个……这些项目啊。虽然是由省体育局、市体育局、有些是下面的各中心在管理的。但是产权却有的是国资委的,有的是旧西体的,有的是地方

    上的,有的还是企业的,有的还是什么基金的,有的……嗯……嗯……产权上可

    能还有些界限模糊。有的是严重亏损,还有的是资不抵债,当然也有盈利的,啊

    ……这个……那个……啊……所以,究竟如何注资,注资多少,各个收购之间的

    股转债、债转股都很复杂。有些我们是无从得知,有些也不好统计。目前啊,是

    由……这个……那个……啊……市委、省委在协调。哦,我们比较可以确认的,

    是对于原西体公司部分的注资……」。

    他说到这里,却也不说了,低下头喝茶,刘铁铭知道他是不肯替西体吴思江

    开口的,否则今天特地找吴思江来干什么,他笑笑就冲右侧内圈最后一个座位说:

    「啊……思江啊……不如你来说说吧……」。

    内圈座位右侧最后一个,是原西体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思江,其实吴

    思江同志也一直属于省体育局直辖管理的享受副处级干部待遇的企业领导,但是

    毕竟,说起编制职位,并不是省局直辖体系,今天与会,是特地坐在来汇报这一

    部分工作的。

    和童万秋肥胖的不像个体育干部不一样,吴思江是比较干练清瘦的,他咳嗽

    一声,点点头,只是恭谨的对着大家环视一周,才说:「是……各位领导,各位

    同志,我是汇报一下啊……这个……五环基金呢,是联合国旗下的国际综合投资

    集团,这次注资我们西体公司,啊……这个我一定要再次说明一下,注资西体公

    司,是原来我们的西体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注资之后,成立的新的公司,是西体

    体育产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这是不一样的……啊……哈哈……我们老西体的

    运营范围、资产结构、业务构成,目前还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资本上,五环基金

    是用了1200万美金,收购了我们88% 的股份。第一期到位的是……500 万美金,

    剩下的,分成三期到位。嗯……这500 万美金中,其中,200 万美金是收购了原

    河溪市奥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西体的持股,奥金呢,本来就是国资委指定的持

    股公司,这下就算是退出了……还有100 万美金呢,啊……是出于财务需要,抵

    偿了部分我们债转股的企业债权人。还有……200 万美金是以投资的形式到我们

    公司账户里的……这一部分,主要将用于我们的团队建设和赛事建设」。

    刘铁铭看了看众人的表情,所有人都忍不住露出嘲弄和嫉妒的笑容来。这次

    「新西体」的资本游戏,到了今天,已经逐步明朗,瞒得了底下的基层干部,却

    瞒不过这个会议室里的人。听吴思江这么介绍,所有人都明白,算起来,其实五

    环基金是用了300 万美金收购了西体,但是这300 万美金都是到了原本西体的投

    资方腰包里,还有200 万美金算是注资,至于剩下的700 万美金,在一系列体育

    系统干部根本不熟悉的对赌协议、股权质押、期权兑现、代持协议的游戏中,恐

    怕这辈子都看不到了。而这一期500 万美金,不仅收购了西体旗下的资产(虽然

    那资产也包括了债务,并不怎么吸引人),也收购得到了「西体」这个名义,才

    有了后续的一系列所谓的「资源整合」的计划。

    就童万秋和吴思江的情况介绍,其内容去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所有人也都听

    懂了,说白了就是:不管五环给了多少钱,哪怕真有150 个亿收购这些项目,都

    落到了国资委和河溪市委、国土局、持股基金之类的单位里;河西的体育系统,

    唯一能拿到的,就是给西体的那200 万美金。即使如此,那200 万美金也只是躺

    在旧西体公司的账面上,难道会议室里的人还能分了不成?虽然与会的人都心照

    不宣,吴思江、童万秋、甚至刘铁铭局长,私人都可能从中获得了一份,但是这

    么大的一个局面,河西体育系统在公账上,居然只能喝这么点汤?从某种角度来

    说,其实是河西省体育系统的尴尬,甚至是屈辱,这也是刘铁铭今天找大家开这

    个研讨会的主要目的。

    150 个亿也许是谣言,但是总有不少钱吧,夏婉晴可是连省委书记大公子都

    抬出来了,简直是个震撼C 国的大手笔,又是以「体育产业」的名义,河西体育

    系统上上下下,难道不能再捞一点?实在不行……多买几个热水瓶、保温杯当当

    福利都好啊?

    所有人都沉默了……刘铁铭似乎看懂了大家的嘲笑,又好像没看懂,似乎听

    懂了吴思江的介绍,又好像没听懂,咳嗽了两下,依旧笑嘻嘻漫不经心的说:

    「同志们,你们都是老体育干部了。啊……,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比我都有经验

    么。哈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么……看看,我们体育局还能怎么协助童局长

    这里的工作啊」。

    「啊。刘局,各位同志,我提个不成熟的看法啊……」左侧内圈第四个座位

    上,省局行政办公室主任老赵也是老资格了,该说两句:「这么大的一次改革试

    点……我们不能光站在群众体育的角度去看待吧。国务院的精神是要将体育产业

    化和国有企业改革深入……啊……这次集团公司成立后。这些项目的管理工作,

    还是要我们参与的吧,省队的训练,不能耽误,省队的福利,更要保障,马上就

    要奥运了么……对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向河溪市委提出来,注资计划的细节要

    由我们来主导啊?」。

    所有人都一通点头称是,但是旋即又陷入了沉默……他的话前面半段还是对

    的,这些项目即使归入新的西体集团,因为土地使用的限制,还是主要必须承接

    原有的功用。商业项目是不谈了,像西体酒店、龙舟公园,肯定是被新的西体集

    团垄断的死死的,像后湾中心这种原本产权和功用一团模糊的旧场馆,估计省局

    也玩不过新西体,挣扎一下拿走也是有的……但是像河西排球馆、泓祺小球中心,

    还是必须作为河西省队的训练和比赛基地……西体公司和五环基金能耐再大也不

    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这些重要的省队级甚至国家级训练基地彻底拿过去商用

    ……但是赵主任最后提出来的,「由体育局主导场馆的注资细节」,听上去很合

    理、很馋人,其实却是明显的异想天开。省体育局理论上是厅级编制,确实也在

    历史上就这些场馆的所有权、管理权有过各种争议,有的还落在了手里,但是体

    育部门毕竟是冷衙门,不管五环出多少钱,蛤蟆腿也是肉,堂堂河溪市委和国资

    委,有什么必要把这么大一锅肉漏给省体育局?就算是逼死童万秋,他又有什么

    能耐去跟河溪市国资委、河溪市委,甚至说不定有河西省委去争夺这件事情的

    「主导权」。

    沉默了一会,因为场馆利益相关,坐在右侧内圈第三位的,也算特别是应邀

    参加的小球中心主任韩炳义开口了:「刘局,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们小球中

    心……啊……那个……还是训练备战奥运是我们今年主要的任务。泓祺的场馆,

    现在省乒乓球队、市乒乓球队、省羽毛球队还有省网球队,都在这里……不过,

    这场馆的所有权,本来也不是我们这里的,是泓祺区国土规划局代持的。这次一

    并资源整合,我们和河溪市委、泓祺区委还有新西体的几个董事都谈过。总局也

    给了回函,总之,要保证泓祺小球中心的土地使用方案不能变,也要保证我们小

    球中心正常运维不能变,更不能影响我们的奥运备战……但是……国家网球中心

    也已经安排了,国家队的集训,是要安排在屏行网球中心了……所以这一点,还

    是要跟各位领导也汇报一下的」。

    刘铁铭似乎想了想:「韩主任……泓祺那个场馆,现在的乒乓馆、羽毛球馆

    和网球馆都有对外开放吧……」。

    韩炳义无奈的笑笑,也只能点头说:「是。那是外面的几个民用的场地,一

    向都是泓祺区的人在管理,晚上和周末开放,给市民锻炼一下身体,有时候也接

    一些会议会展的项目,还有就是外面的沿街商铺……啊……这个,我们是省队,

    总不可能和他们争这种事情……无非是按月再支付给我们一笔租金吧……现在整

    合了……肯定要企业化管理。新西体的人是承诺了,这部分租金一定还是会付的

    ……」。

    有人忍不住起哄笑一句:「不是我们的产权,还能拿一笔租金,韩主任已经

    很不容易了……」。

    刘铁铭听了一笑,他当然也明白韩炳义的苦衷。这种场馆,从产权的角度来

    说都是市、区两级政府的,但是因为实际上是省队的训练基地不可能挪作他用,

    市、区两级政府也就睁眼闭眼,不过是晚上和周末开放几个场子,和沿街商铺的

    租赁,弄点小钱,这点小钱再分一部分给省队,也算是省队的福利小金库了。本

    来,很多地方的省队都是清水衙门,但是河西省小球中心这几年成绩不错,又有

    类似言文韵这样的当红花旦,弄点福利也是题中应有之意。韩炳义的心思,全放

    在今年的奥运上,言文韵要是能拿个奥运八强甚至四强,甚至拿下一块奖牌,鸡

    犬升天,少不了他韩炳义的好处和政绩,哪里有那份精力和立场来和新西体争夺

    泓祺场馆的经营权。

    刘铁铭点点头,示意韩炳义也不用说下去……该到正题了……。

    他用憨厚亲切的目光扫视了会议现场,却没有依照惯有的程序让另几个干部

    发言,而是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冲着外圈那一圈「旁听者」的椅子这里,几个

    科级干部和处级干部的跟班堆里,坐在这圈人中头一个穿着POLO衫,带着黑框眼

    镜,高大俊朗的年轻人笑了笑:

    「小石啊……你可是念过国际体育管理专业的,在后湾搞培训中心也是搞得

    非常出色。在这方面,你是专家啊。你有什么看法?来来来……知无不言么」。

    石川跃的职位是后湾体育中心管理办公室主任,以职权来说,是属于河西体

    育的一方诸侯了。但是论级别,和吴思江这种董事长还是不同的,石川跃是属于

    「享受科级干部待遇、代行管理职权」,连正科级的职位都还没有落实,当然只

    能坐在外圈。石川跃似乎觉得坐着要让几个领导转过头看他有点不方便,干脆站

    了起来,冲刘铁铭局长点点头,面带笑容说:「各位领导……」。

    他还刚开口,刘铁铭却打断了他:「小石,你坐在后排,说话不方便,坐上

    来,那边不是还有个位置么……」。

    他的手指指着内圈长条形会议桌的右侧,空着的一个位置……

    与会者似乎都愣了……但是短短的1 秒,甚至只是短短的0.1 秒,所有人都

    附和起来「对对对……坐上来说么」、「小石就是太客气」、「你是后湾的主任,

    应该坐这里……」、「是啊……来来来,老韩我们挪一下,小石过来这里坐…

    …」。

    刘铁铭的心里,不由发出一阵阵得意和满足的冷笑……。

    其实今天与会的人,固然有官僚,但是也有好几位,都是常年在体育战线一

    线打滚的体育人,但是老官僚也好,体育人也好,终究所有人都有他们该有的

    「聪明」。所有人,都是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之一,就是当

    着河西体育圈部分处级干部和科级干部的面,把石川跃的地位「指」下来……不

    管后湾的事情如何善了,不管石川跃的职位如何安排,就是要让所有人了解一个

    事实:刘局长的手指指向的位置,是要算数的。

    这个座位,当然给与会者一些小小的震撼。好在,刘铁铭最欣赏的一点,就

    是石川跃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吃过洋墨水又是世家子,就是风度翩翩器宇不凡,

    自己这么一指,他也就这么大方方的坐下来,既没有特别的受宠若惊,也没有特

    别的得意造作,好像真的只是参加一个普通的研讨会一样,稳稳的坐下来,也没

    有什么特别的表示。这种落落大方,使得周围那小小的骚动也平静下来,都在等

    着他发言了……仿佛是自然的变化,就这么静悄悄的发生在河西体育系统的干部

    圈中,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是年轻人,无论是经验、意识、眼界,都还只

    能算是初出茅庐。今天要感谢刘局创造这么一个环境,给我们年轻人说说话…

    …我呢,就说一点个人看法……应该是挺不成熟的……大家别笑话啊……」。

    所有人都笑着看着他……这种谦辞,大家听听也就算了,大家也习惯了石川

    跃这个人的这种侃侃而谈、顾盼有神的风格。老实说,石川跃刚来河溪时,还有

    个别人当他是个只会自我表现眼中无人的纨绔,时至今日,就算瞎了眼,也都知

    道这个年轻人不是池中物,他的发言,可不会是个「笑话」。

    就连刘铁铭,都在那一瞬间,都有一些让他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今天,石

    川跃要在这里的发言,其实是事先来请示过自己的。甚至可以这么说,今天这个

    会议的主要目的,就是让石川跃来这场发言。他刘铁铭是不肯承担任何责任的,

    石川跃年轻人想出头,那正好一拍即可,由得石川跃去冒头……今天,自己特地

    安排手指这么一指,其实就是在明示河西体育系统:虽然以资历而言,石川跃还

    不可能升处级干部,但是已经要拿他当河西体育系统的重要干部来看待……从某

    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更是有意栽培这个石川跃,来担任自己的亲信骨干。

    但是,就在这么一瞬间,看着这个石川跃的风采和神情,他忽然有一点说不

    清的烦躁的感觉……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个普通的靠奋斗上位的基层年轻干部,他

    是个真正的人中龙凤,他真的能被培养成自己的人么?他的叔叔……可是石束安。

    他的爷爷……可是……可是史老!那种级别的事情,自己真的要小心翼翼啊…

    …要知道……陈礼可是死了。

    想到陈礼的死,刘铁铭都觉得有些寒意袭来。去年年底,陈礼处长畏罪自杀

    的消息刚刚传来的第二天,那个叫陆咪的女生就出现在河溪的某派出所投案,报

    案陈礼在从纪委外逃期间挟持自己,并且要求自己回河溪作证,说她逃了出来,

    而在被陈礼裹挟的期间,她又一次被陈礼强奸了,还展示了满身的瘀伤……随后,

    警方通过反复调查,也确认了陈礼自杀在罗山县的全过程,认为是外逃期间强奸

    陆咪,而陆咪的再次逃走可能导致了陈礼的心理防线崩溃,最后自杀……关于陆

    咪的报案,已经超越了纪检的范畴,属于刑事案件,所以公安也只是知会,连省

    局都只有几个高层领导知道。但是这种事情,没有不透风的墙,坊间传的绘声绘

    色,陈礼如何强奸陆咪的细节,更是会说的如同黄色一样细腻,也有人传言,

    陈礼自杀的原因,警方还一度调查了他的女儿陈樱……当然这些都是传言,这件

    事情也已经了结,陆咪同学是受害者,省局还给了相当一笔慰问款,并且继续在

    控江三中安排学业……。

    但是,也有一些人,在阴暗的角落,传着更加可怕的传言:陈礼的死另有蹊

    跷。其实是陈礼胆大妄为,举报原外交部副部级驻外大使石束安,参与到了C 国

    高层政治斗争中,石束安的案件调查久拖未决,传言即使是柯禹州书记,都没有

    能攻克石束安的心理防线。而石家和石家所属的C 国政治团体「茶党」,为了杀

    人灭口更是为了杀一儆百,是将逃亡中的陈礼同志谋害了,并且一举摆平了公安

    调查……。

    刘铁铭毕竟只是个体育系统的官员,陈礼的死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他是

    知道深浅的,他可完全没兴趣,被卷入C 国三大派系的政治斗争中……他也不太

    相信那些可怕的传言,但是无论如何,站在他的立场上,撇去所有的细枝末节,

    那结果想想也是挺可怕的,那就是:石川跃调来河溪,陈礼同志整他……然后,

    陈礼同志死了。

    刘铁铭努力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也暗笑了一下自己的无聊……晴天白日

    的,自己是怎了?居然被这种无聊的坊间传言影响了?这毕竟不是拍谍战片?难

    道石川跃还真敢买凶杀人?

    那边,石川跃已经在侃侃而谈了:

    「各位领导,我认为,新西体集团的成立,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好事,就

    像童局长说的,是体育产业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典型案例。但是我年轻人,

    说话直接一些,我认为新西体这个项目,更多的,还不仅仅是我们体育系统的问

    题,而是一个经济改革和产业改革的大命题。我们应该以省委、市委、国资委的

    意见为主,我们是体育人,我国的体育人一向是以革命战士和改革先锋的要求要

    求自己的,这一次,首先是要顾全大局,要全力配合,不能掣肘」。

    「另一方面来说,我们体育行业,在我国历史上,一向都是改革开放的排头

    兵,体育人的精神,一向也是我们的改革精神。所以这一次,我们也可以被动的,

    或者等待着各级党委给我们的要求,看看如何配合新西体的工作……或者说,我

    们也可以站在体育项目的立场上,向新西体提出要求,要钱也可以,要资源也可

    以……但是我认为,那都是不够的。和中央的精神,和省委的要求,和刘局长的

    指示,都还有一些距离。体育部门,如果见」。

    「我的建议是:我们应该主动出击」。

    「我的具体建议是:不是我们去向新西体要什么,而是我们给新西体什么

    ……我们可以成立一个公司,主动参与到这个新西体这个项目中去,准备在未来

    新西体上市时,成为新西体的股东之一,或者在新西体的其中一个或者多个项目

    中,成为大股东……」。

    与会的所有人,都被这一想都没想过的建议……惊呆了。

    刘铁铭的眼中,也努力压抑着兴奋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