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三章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三章 淫窟。

    李永红已经被秘密转移到医院,身体已恢复的差不多,可精神很差,很抑郁,

    哪还见原来那活泼好动的萌丫头,看的叶南飞这个心疼。

    李永红一见叶南飞,眼圈立马就红了。这是见着亲人的感觉,很多人会有个

    疑问,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男人,衡量标准不一样,价值观不同,得出的答案肯

    定不一样。

    不过笔者认为,真男人应该由和他相处的女人评判,不是用嘴说,而是用心

    感受,不是你有多大本事,或者多么顶天立地,而是当她想到你或者见到你时,

    心里立马踏实,安全感来了,哪怕你什么也不干,她累死累活,但一想到你,心

    里安了,平静了,这就是精神支柱和心理依靠,那么在她心目中,你就是真男人。

    说着容易,能让别人心里有这种感受,很难。叶南飞潜移默化的就给了李永

    红这个感受,二人没有说话,李永红坐在床上不自觉的展开双臂,叶南飞忙走过

    去把她搂在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

    「南飞哥,,,,他们,,他们真的很坏,比滕涛他们坏多了,,真的,,,,,,」。

    「别急,,,慢慢跟我说,说出来就没事了,哥替你出气去,谁招惹了咱,

    咱就收拾谁,到时候,让你亲手打还回来,好不?」。

    叶南飞靠坐在床头,李永红靠在他怀里,慢慢的说出这几天的经历。

    原来她去应聘,挺顺利,娱乐场所么,女人随时都是缺的,特别是漂亮女人

    更是紧俏。本来问题不大,她应聘的是服务小姐。可有那么句话么,不怕贼偷就

    怕贼惦记,这是什么地方,说的直白露骨一点,特别是那个刚刚解封的年代,娱

    乐场所基本就是消费女色的场所。

    这舞厅大致设计是这样的,一层面对普通大众,二楼更有针对性,类似于现

    在的vip服务,三楼更神秘,不是普通人能涉足的,说白了,招待的非富即贵,

    而且三楼有自己独立的通道,来去无踪。

    这些权贵呢,都是外表光鲜,一个个瞧着正气凌然,多是大家羡慕和仰望的

    人物,社会上有地位,受人尊重,越是这样的人,在公众面前越是要伪装自己,

    同时也是压抑了自己的天性,比如普通一个男人,看见美女,那就多看两眼呗,

    当然是在老婆或者女朋友不在的情况下。

    而这些人物,却要表现出一副坐怀不乱的神情,领导么,模范么,当然要视

    美色为无物,总这么压抑着,势必心里要扭曲,时间久了就要变态,一旦条件允

    许,他们所释放出来的变态需求是很惊人的。所谓表面人摸狗样,一肚子男盗女

    娼。

    癞疤子牛叉的地方就在于他发现了权贵这个刚需,要是能把他们这个需求满

    足了,可以说,你就可以打入他们的内部了。说得简单,做起来并非那么容易,

    你得知道他们的心理,和很多良家妇女一样,心理想出轨,但是得有个说得过去

    的理由,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必须安全。

    说的难听点,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你做到这点,说明你成功了。说成

    功呢,只是说有了个成功的开始,刚才不是说了么,他们压抑太久的心理是扭曲

    的,需求是变态的。普通男人的简单生理要求是满足不了他们的。

    如果简单的风尘女子就能满足,那太容易了,舞厅里最不缺的就是这种女人,

    你也不能说都是被黑社会逼良为娼,大多是好逸恶劳,很多女人和男人当混混差

    不多,活着活着就活这条道上来了,当然也有大量误入歧途的还有一部分就是逼

    良为娼的。

    权贵们对这种女人多是不感兴趣,也瞧不上眼,他们感兴趣的多是,学生了,

    大学生,清纯型,要么是良家,处女,人妻,你看看要求的都是些什么人,就那

    个年代来说,绝对属于稀缺资源,话又说回来,越是稀缺越显着弥足珍贵。

    人无我有,这才说明咱有能力,不过那个年代的黑社会还是有底线的,知道

    不能直接向学生下手,但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猎取的机会,所以呢这些人随时都在

    巡视四周,是否有可猎取的对象。

    所说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说的就是,李永红的条件相当的符合,她虽然

    性经历颇为丰富,但并未在风月场所混过,没有风尘气,长相甜美,又活泼,打

    扮打扮,说是学生,没人会怀疑。她在舞厅一亮相,立马引来N双贪婪的眼睛。

    如果情况只是这样,还不算糟,他们会进一步试探你的底线和意向,如果当

    时李永霞坚决拒绝,他们也未必会硬来,至少会慢慢转变你,但李永霞的打算是,

    如果答应,是不是会尽快打入他们内部,这难得的机会啊,就这样,她犹犹豫豫

    的算是答应了。

    苍蝇一看见鸡蛋裂缝了,那还不疯狂的往上扑。两下的理解明显有误差,李

    永红没想到来的如此凶猛迅速,要求尽快培训上岗。李永红当然不会就范,她只

    是想趁机会多了解内幕,谁会和你来真的。

    她这面一犹豫,对方可就上了心了,这么好的猎物,可不能到嘴了在让她跑

    了,马上调查背景,说是没啥背景,就是孤身来应聘的,市里也没啥亲戚朋友,

    这就好办了。

    女人不想就范,黑社会有很多办法让你低头,有直接用暴力的,还有就是打

    破你的羞耻心,碾碎你的尊严,人一旦没有了这两样东西,啥事都可以做了。第

    二种办法是他们很喜欢用的,几个人轮奸了你,你还会再在乎那点事么,轮奸的

    时候还都围观。

    李永红的犹豫不定,给了对方一个错误的信号,认为应该帮着姑娘一把,让

    她尽快上道,于是,把她叫道了三楼的一个包房,她也是太大意了,没意识到危

    险,认为大白天的,不会为所欲为吧。

    包房内沙发中间坐着一人,瞧着很是精悍,估计坏事狠事没少干,眼里透着

    股虐气,看着挺怕人,一看就是资深混混,脸上贴着标签似的。此人不是别人,

    正是癞疤子头马余力。

    「姑娘,听说你有意入行啊,怎么还有啥犹豫的?这行别的不说,就是特么

    来钱快啊,跟风刮来似的,你看看咱这场子里这些个姐妹,那个不是穿金戴银,

    吃香喝辣啊,而且就凭你的条件,绝对不让楼下那些脏爷们碰你,我都给你选,

    干部,教授,大夫啥地,都是有地位,有身份地人,你看咋样?」。

    李永红毕竟年纪还小,独自面对着场景还头一次,不免紧张:「额,,,,,,,

    大哥,,,你看俺,,还没想好,在容俺想两天呗,,,,俺刚来,也不明白呢

    ……」。

    「妹子,,,,这玩应没啥好犹豫的,不用怕,女人都得经历这一关,你看

    看外面这些姐妹,哪一个不是开开心心的?想开了就是那么回事,对吧?」。

    余力边说边站起来,靠了过来:「只要你干,我保证你能做到咱场子里的头

    牌,额呵呵,你这长相,这气质,还真是独一无二啊,呵呵呵,怎么样?」。

    他这个时候已经动了色心,甚至有点担心她答应的过快,你要答应了,我还

    有理由上了么,一个没靠山,没背景的美女,那就是无主之地么,不占还等着留

    给别人?傻不傻?。

    边琢磨着,手已经挑起了她的下巴,屋里其他几个人都淫笑的看着。

    李永红此时才意识到,怕是掉进狼窝了,在不反抗,怕是没了机会,猛地一

    抬膝盖,顶向他的裆部,余力不怪是头马,而且正端着她下巴,视线是向下的,

    突然感觉不对,略侧身,但也被顶到了大腿根,疼的他倒退了两步:「嘶,,,

    呀,小丫头挺狠啊,看不出啊,还是匹烈马,,,嘿嘿嘿,我喜欢」。

    几个手下被突发事件弄得一愣,马上围了上来,此时李永红在想反击可由不

    得她了,刚一出腿,余力向后一躲,几个家伙立马围了上来,这么小的空间,她

    一个女孩,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了群狼,拧胳膊的,抱腿,累脖子的,李永

    红陷入了绝境。

    几人连拉带拽的把她按在沙发上,余力淫笑着走了过来,边解着腰带:「这

    小妞这不错,我喜欢,嘿嘿嘿,好久没碰到这么有味道的了,哈哈哈」。

    几个人按着,她哪里动得了半分,想叫,嘴里早被塞了手巾,余力过来,三

    下五除二的褪下了她的裤子,别妄想这种人会跟你玩温纯,无论对待男女,他们

    只会暴力,这是他们唯一懂得的语言。

    白皙细嫩的大腿露出,让几人眼睛发直,更关键的是,李永红的私处也很白

    嫩,粉嫩的小阴唇如小荷才露尖尖角,整个私处如一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几人

    眼发直,嘴里都留出亮晶晶的东西,么这些混混,女人的私处见得多了,这么细

    嫩白皙的,很少见,恐怕只能在未发育的少女中有。

    当年叶南飞私下里给她们三个起了尊号的么,李永霞是红玫瑰,美奈子是黑

    玫瑰,李永红就是白玫瑰。

    「嘿嘿嘿,哎呀我艹,捡着了,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馒头逼吧?哈哈哈,真

    尼玛像样。」说着话,已经迫不及待,手已经摸了过去,那私处本就敏感细嫩,

    他那粗糙的大手,又不知温柔,疼的李永红唔唔的叫了几声。

    几个家伙知道老大要开战,识趣的把她腿搬了起来。余力还在那摸娑着,粗

    大的手指对着小穴插了进去,疼的李永红眼睛圆睁,身子一挺「唔,,,,」。

    「我擦,这么紧,不会是处吧,,,哈哈哈。」边说,手指来回抽动并搅动

    着,李永红当然不是处,只不过,此时恐惧害怕,这爷们还不知温柔为何物,硬

    生生的往里弄,哪里好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