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二章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二章 双面作战。

    叶南飞和陈茹二人分手后,边走边琢磨,事情千头万绪如何安排,哪一头都

    紧迫,没得余地,那孩子如果真的被扔到大山里,恐怕凶多吉少,而陈茹交代的

    事,叶南飞不敢怠慢,以前的他,多是躲着权贵走,导致自己一直很被动,游离

    余社会边缘,过着鼠蚁生活,虽然他挺淡泊,但生存总是要的吧。

    给自己,给家人,朋友一个稳定,富足些的生活,如真如周浩宇和陈茹所说,

    不如努力一下试试。反正就是多费点力,不但没啥损失,还有一万块的收益,对

    家人也是个交代,别以为放着正事不干,这也是赚钱的。

    但两件事都很急,不能分先后,应该同时着手,谁能替自己独当一面呢?周

    围的人想了一圈,骡子是有这个胆识魄力,只不过身手差了点,铁蛋的阅历少了,

    本来张默可以,但陷在舞厅出不来,李永霞鞋店的一大摊子离不开,治国和胖子

    做助手还行独当一面明显欠缺,最后一个人选,美奈子。

    想到美奈子,不禁眼睛一亮,嘶,,,,,,,,,,,,,,简直没有比

    她更适合的人选了,身手,能力无疑都是顶尖,很多方面叶南飞都叹服。最关键

    的是这丫头甚好此道,人家干是逼不得已,她干这种事纯属于兴趣爱好。

    心里想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美奈子家,也没多想,敲门,可开门的竟然是

    郑宇哲,这让叶南飞本很兴奋的情绪,被浇了瓢凉水。

    「呀,,,飞哥,您咋来了?快,,,进屋,,,,呵呵呵。」自从上次的

    事以后,郑宇哲对叶南飞的态度10度大旋转,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心

    里明白这家伙是自己最大的情敌对手,但敬佩之情仍如滔滔江水。

    「哦,,,你在啊,,,奈美呢?」在外人面前他尽量不叫她的日本名字。

    「在厨房做饭呢,,,您坐,,,,呵呵」。

    怎么有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还做饭?自己都很少有这种待遇啊,叶南飞心

    里冒着酸水,虽然他心里早就有准备和预期,身边的这几个女人,红姐是自己老

    婆不用说,尹令仪和自己两家并一家,也算一个归宿不用考虑。

    李永霞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也不要名分,虽然发现和李治国又出轨行为,

    但毕竟有可理解的地方,而且情况特殊,说句不好听的,肥水没流外人田,李永

    红早晚要嫁人的,美奈子也会有自己的恋人甚至丈夫。其他人都是有夫之妇不用

    他操心,这些他都想过,可事情真的面临,心里还是不爽,看来人本性就是自私

    的,而并不一定是什么爱情是自私。

    来到厨房,果然看见她在忙活,回头看见了他,一下子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叶南飞的气消了一半,不过酸爽更浓了些:「怎么自己亲自下厨了?这小子这么

    有口福么?」。

    美奈子又看了他一眼,眼里异样的意味浓了些,但没表示:「我到想每天都

    让你有这口福,你也不来啊」。

    此时尴尬的只能是叶南飞,不得不伴着讨好的「嘿嘿嘿」声:「来吧,要说

    厨子,还是我比较在行,你就说整啥吧」。

    「得,都让你干了,以后俺啥也不会,未来老公还不得嫌俺,哎,,,,你

    表现这么好,无事献殷勤,肯定有事,对不?」。

    美奈子眼冒金光的看着他,到把他吓一跳,她这算不算变态啊,唯恐天下不

    乱,听见点动静如狼见了血般的兴奋,不过也确实提醒了他当务之急,可不是儿

    女情长,于是把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

    和美奈子说话就这样好,她一般不做是非好坏的判断,也不喜欢刨根问底,

    第一看是帮谁,第二看是有没有趣:「你让我自己去查拍照片那事?,我自己多

    没意思,不如咱俩一起,先去救那孩子,回来在查,俩不耽误么」。

    「哎呀,柰子,我这也没招啊,你看看咱这几个人,我寻思了半天,也就你

    能独当一面,而且去山里救人,也弄不准会遇到啥麻烦,牵扯起来也不知会多久,

    这面要是没点进展,我那明年不好交代不是,就算你帮我了还不行?人随你调,

    钱随便你要,咋样?」。

    连恭维在奉承,一再强调你的价值无人可以替代,在骄傲的女人也喜欢被人

    夸:「这样啊???那我考虑考虑,对了那小屁孩先打发走再说」。

    「额,,,这不太好吧……」。

    美奈子带着一身的得意边往出走边:「宇哲,,,,,今天有事,改天我在

    请你,,,啊听话」。

    「a啊,,,,我,啊,,,好吧,,,,那没别的事,,,我先走了。飞

    哥,那我先走了啊」。

    叶南飞看着他一脸的不情不愿,心里不免生出些许怜悯,这孩子也不易。接

    下来二人甩开小灯泡,进入二人世界,别误会,这会还来不及温纯,只是边吃边

    研究如何着手调查照片的事。

    本来呢事情紧急,既然美奈子这面安排妥了,该着手安排救人的事,找骡子。

    而且,李永霞那里自从出了那事,他还没和她照面,心里一直提溜着,不踏实。

    可良辰美人在此,时不时风情万种的瞥你两眼,你舍得走么。

    二人的亲热也越来越凸显暴力色彩,动作幅度大而猛烈,都想扮演主动一方,

    控制场面。

    美奈子在卫生间洗漱完毕,穿着睡衣出来,她身材本就动人,在睡衣的衬托

    下更有一番韵味,领口开的又大,看的叶南飞眼发直,嘴张着,明显有亮晶晶的

    东西要流出来。

    美柰子更是瞥来一眼,叶南飞哪里还按捺得住,扑过去就搂,可美奈子根本

    没打算让他这么轻易得手,双手一架,手肘跟着顶了过来。

    叶南飞色迷心眼,哪里有防备,被顶到了胸口,劲道还不弱,顶的他倒退了

    一步,征服欲顿起,迎上去,还是要搂抱,只是多了防备。

    而美奈子明显想制服他,二人你来我往,这外人看来,哪里是亲热,虽算不

    上强暴,最起码算打架。

    但毕竟叶南飞力量大一些,皮糙肉厚,挨了几下,总算把握机会从身后抱住

    了她,美奈子当然不肯就范,挣扎中,叶南飞的手已经探入那双腿之间。指如游

    蛇,在肉豆,蜜缝间游走,美奈子的挣扎明显减弱,叶南飞手上爱抚着上面当然

    也没闲着,亲吻着她的脖颈,耳后。

    「下面已经湿成这样,还犟?」。

    「不,,,是,,是刚才洗了,,,,。」不过她的表现已经暴露了,面泛

    红晕,气息急促混乱,眼神迷离,猛地把叶南飞推到到床上,并扑了上去,上面

    有力的亲吻着,下面在解着他的腰带。

    掏出那青筋暴露而滚烫的分身,在这里她到没那么粗暴,足可以看出对此物

    的珍爱,用手来回抚摸撸动。

    叶南飞哪里还忍得住,一翻身把她压到身底,同样解开她的睡衣,里面竟然

    什么也没穿,完美诱人的美体尽在眼前,丰胸,蜂腰,美臀,看的叶南飞血往上

    涌,正想扑上去享用,哪里想到,美奈子再次起身把他压到身下。

    这俩人在这么折腾下去,邻居很容易误会报警啊。美奈子不在犹豫,扶着那

    肉杵,对着爱液横流的蜜穴坐了下去,虽然蜜汁泛滥,但应很紧实,,美柰子感

    觉进入的很困难,拔了出来,在浅处坐插了几下,再一次用力一坐,末根而入。

    那一刻,二人都感觉到了那无比快感,接着美奈子开始上下耸动和前后摇动

    交替变换,每到这个时候,叶南飞都有些怀疑此时此刻的真实性,很难想象,这

    么完美的尤物正在和自己结合在一起,特别是这女上男下的姿势,美奈子所表现

    出来的所谓淫荡,更让他痴迷,一个冷酷冰美的冷美人,谁会想到她也有这一面

    呢。

    这个姿势在持续下去,用不了一会叶南飞就得缴枪,忙捧着美臀翻身,并不

    在直视那魅惑人心的脸。二人做爱早已熟知对方喜好,别被对方娇美误导,就怜

    香惜玉,她反而喜欢粗暴一点。

    所以叶南飞要么用力插入最深处,每一下都努力深插,要么快速抽插,如电

    动马达:「喜欢这样么,,,,,是不是那小子在追你啊,,,,?」。

    「啊,,,,,嗯,,,,,,怎么,,,嫉妒了,,,,,啊,,,这么

    大劲,,,,你这是报复啊,,,,?」。

    「是嫉妒,,,,舍不得,,,,,可又不忍心,,,我不在的时候,你太

    孤单,,,,」。

    「那就是个小屁孩,,,,不过要是我真和他有一腿,你会咋样?,,,,,

    啊」。

    「我不会咋样,,,,就是难受呗,,,,,早就说过,你是女王,,,不

    属于某个男人,,,」说话的时候,那种不忍不舍的眼神,美奈子读懂了。

    「你要不喜欢,我就不碰别的男人,,,,,啊,,可你的李永霞,,,也

    被别的男人碰过,,,,,,,,也没见你有啥反感,,,,啊,,,,怎么一

    提这个,反应这么大,,下面好胀啊,,,,,,,,好大,,,」。

    第二天,叶南飞明显有点疲倦,守着美女,难以自制啊,透支是难免的。

    找到骡子,骡子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虽然不敢肯定王明泽就在那,可烧

    炭基地就在那,可能性非常大值得走一趟。临走和家里告别,又去了李永霞那里。

    这还是被偷看后头次见面,叶南飞尽量装作什么事没发生过,有些事,不到

    挑明的时候,还是不挑明为好,不过李永霞的神态很尴尬,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

    那天的事有了察觉,没准小区闹飞贼的风波她也听说了,已她的精明干练,怕是

    一联想就明白。

    有点吞吞吐吐的道:「你就没啥想对我说的?」。

    「要说啥?就是我走后,家里事你多操心点,也别累着,照顾好永红,其他

    事,都不重要」。

    「真的?对了,永红醒来以后一直不咋好,好像有事啊,你问问她,以前多

    活泛,哪有一副心思的时候啊」。

    「啊???是么,,,,我先和她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