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一章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一章 骑虎难下。

    正焦急间,见一辆车疾驶过来,不是别人,正是臭球开的拉达,臭球本来在

    舞厅外守着,无聊的几乎要睡着,只是太冷,突然发现舞厅的另一侧一片混乱,

    接着就是一帮壮汉追赶一个女的,他当然不知道这女的就是李永红,但有状况不

    能不让屋里的两位知道,他进去找了一圈没找到,又跑了出来,琢磨着跟着看看,

    至少算情报吧,于是开着车追了过来。

    没想到来的及时,叶南飞忙把李永红交给他,自己冲了上去,他的参战,立

    马改变了格局,他对刚刚二人的表现是不满意的,虽然对战五个人,可都是小流

    氓,有那么难对付么。只见他时而以快打慢,时而以静制动,打的非常从容,边

    打还边教着俩人:「关键要冷静,不能慌,不能乱,判断对方动作要准确,出招

    也要快准狠,不动则已,动如脱兔,能一招解决,别浪费两招,特别是这种群架,

    胡打蛮力的,一会气力就浪费没了,等没了气力,再花俏的招式也不管用,一力

    压十技」。

    其实说来简单,可他之所以打的这么轻松,虽然离不开这些年的训练和感悟,

    更重要的是实战训练出来的,这谁比得了。只见他闪转腾挪,没几下就撂倒俩,

    接着三对三更无悬念,等剩俩的时候,那俩哥们明显感觉自己手脚生的少了,哪

    里抵挡得过来?刚护住奔着头来的一拳,结果肚子挨了一脚,刚躲过踹膝盖的一

    脚,后脑勺挨了一拳,没一会就被打得晕头转向,叶南飞心里对李永红受的虐待

    来气,下手也就重,接着一拳砸在他头上,那家伙晃了两晃,倒了。

    舞厅方向似乎又有动静,叶南飞怕他们又有人手赶来,忙招呼他们上车,撤,

    临走,那哥俩还没忘一人补一脚。车直接开回李永霞家,上楼后,先安排他们到

    楼下端两盆雪,他怕李永红的脚要冻伤,这时候最忌讳用温水和热水,更不能加

    热,最有效的办法是用雪挫,或者凉水泡。

    他边用雪挫着,边安排他们,他有种预感,这事怕是越闹越大,让铁蛋和臭

    球,开车找骡子,把这拉达车弄外地去,最好直接换个车回来。李治国去把美奈

    子和小胖找回来。

    李永霞并没有如预想的那样牢骚埋怨,而是帮着他忙前忙后。李永红还处于

    迷糊状态,有些发烧。更让他担心的是,连续的事,如引起癞疤子的重视,以他

    现在的势力,查出谁在捣鬼,并不是难事,如果真如骡子预料的,那孩子被扔到

    深山老林里出苦力,一个学生娃,怕是凶多吉少,可这时候救是不救。

    不救吧,良心难安,和华姐也没法交代,救吧,他现在有家,有这帮兄弟姐

    妹,还有个不小的生意,他可不想冒这么大风险,一时让他纠结,难以抉择。

    第二天找到华姐,把事情原委一说,华姐也挺为难:「那不行就报警吧,反

    正也知道他的下落了,咱也算尽到心了」。

    叶南飞犯愁的道:「这时候更不能报警,警察要讲证据,而且那家伙警察里

    有人,知道报警后,还不来个杀人灭口啊,那大林子里随便一埋,哪找去啊?他

    爸妈着急了吧?」。

    「能不急么,那么大的儿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是我压着,没让他们老

    来找你」。

    叶南飞琢磨着,是不是带俩人神出鬼没的摸进林子,偷摸带回来得了。他正

    为这事糟心呢,突然又有人找,谁呢?竟然是挺长时间未见的陈茹,陈大美女,

    他对这女人的印象不是很好,长得漂亮,人又精明,简直就是美女蛇,还是保持

    距离的好,说不上啥时候卖了你,你还帮人数钱呢。

    「呀,陈茹姐,啥风把你给吹来了,嘿嘿嘿」。

    「咋的?不欢迎我来啊?我不来,你也不去看我啊,呵呵呵,我只能主动点

    了。来找你吃饭,别找借口啊,浩宇也在」。

    这娘们,话都让她一人说了,他还真想拒绝了,不过一听周浩宇在,那不得

    不去。

    「就知道我没那么大面子,得回把浩宇拽上,走吧,咱边吃边聊」。

    她本长得就漂亮,打扮的又入时,看的店里人眼睛都发直,特别是小丽,那

    眼神已经充满杀气,现在除了她和骡子对象,又雇了两个女孩,她早就以小店长

    自居,如没有丈母娘在背后指手画脚,他还真有心把店交给小丽经营。

    正好这时进来一位熟客:「呀,王哥来了,晓娟赶紧把那几个新款拿出来让

    王哥瞧瞧,这鞋子没来几双,就给你们这些老回头客留着了,呵呵呵」。

    那顾客大咧咧的:「是么?拿出来瞧瞧,呵呵,对了,以后有啥好货惦记着

    点这帮老客,要不都奔你家来呢」。

    叶南飞瞧着小丽面色不善,没敢指使,但也没耽误挨了个白眼,她嘴里也不

    知道嘟囔着什么。叶南飞赶忙打了个招呼,带着陈茹出了门。

    陈茹何等精明,屋里的状况眼一扫就都看在眼里:「那你爱人啊?我好想来

    的不是时候啊,没事吧,呵呵」。

    叶南飞被糗的满脸通红:「不是,,,,那是我小姨子,人还行,就是脾气

    不咋好」。

    陈茹表情丰富的道:「我瞧着好像没那么简单呢?呵呵」。

    叶南飞整的,憋了半天,脸憋的越来越红,话没整出一句。陈茹反应多快:

    「我看你做生意有一套么,那刚进来那货,让你两句话弄得尾巴都上天了,看来

    不买也得买了,呵呵呵」。

    叶南飞:「嘿嘿嘿,人都有点虚荣心,你满足他一下,自己又不少啥,大家

    都愉快不是挺好么」。

    陈茹:「那咋就没见你满足满足我的虚荣心呢,呵呵呵呵,是不对我有啥成

    见啊?」。

    叶南飞又被糗的脸红脖子粗:「不是陈茹姐,没有吧,,,,。」么你说有

    和没有都不合适,这娘们也太刁钻了。

    门外停着一辆伏尔加轿车,那时候能坐的上轿车的凤毛菱角啊,还没脱离等

    级和级别的观念,总认为这玩应不够级别不配做。她属于先富起来的一拨人,按

    现在的话说,大款,土豪,叶南飞和她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主要区别在生活方

    式上,人家天天吃啥,穿啥,玩啥,而你叶南飞这会虽然也不缺钱了,可生活上

    和以前一点变化没有,顶多可以任意吃肉了。

    所以她请吃饭,吃的啥不重要,地方一定够排场,就他三人,还专门定了个

    大包厢,叶南飞不禁咂舌,么包厢费估计都够他哥几个搓一顿了,真是土鳖上不

    了台面,再有钱也小家子气,经过苦难生活留下的后遗症。

    三人坐定,也好久没见周浩宇,很纳闷都在忙些啥,陈茹嘴快:「他呀,现

    在可忙了,是他们局的大红人,还是局长的干儿子,那是他们局公认的太子爷啊,

    局里家里一把抓,能不忙么,是吧浩宇」。

    「别听你茹姐瞎咧咧,哪有那么邪乎,那领导么,你当下属的,不就得为领

    导服务么,应该应分的」。

    陈茹:「下属多了,可不是谁都有机会为领导服务,呵呵,特别是局长夫人,

    我在圈子里没少听她夸你啊,就这势头,好好维护着,你干爹年纪不大,这两年

    肯定还的往上挪,到时候还不得你上位」。

    三人东扯西拉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叶南飞禁不住提了:「茹姐,你找我

    有事吧,咱都不是外人,不用不好意思,掖着藏着的,我能办肯定帮。」他心理

    明镜似的,就陈茹这大能人,她要是办不了求你的事,肯定不简单。

    陈茹也不扭捏:「还别说,找你真有点事,这事还真就得你能办了,俺俩都

    不行。」说着话,拿出一封信,几张照片:「你认识照片里的人不?」。

    叶南飞哪里认得,一个劲晃头,不过这信他看明白了,是一封举报信,举报

    一位,肯定是领导,如何收受贿赂,贪污,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知真假。叶南

    飞看完好奇的看着陈茹。然后把东西递给周浩宇,他感觉,既然陈茹带他来这,

    肯定不避讳他。

    可人家周浩宇很讲究,没接:「有些事还是少知道,不知道的好,呵呵,既

    然我帮不上忙,也就别知道了」。

    陈茹:「这照片,是有人寄给她,威胁她公布的,这举报信也是举报她的,

    她的意思,想让你帮她查出谁干的,最好能查出幕后黑手」。

    叶南飞一听头就大了:「大姐啊,这事警察该干的活,你哪只眼睛看我能办

    了这事啊?别说你这事,就刚才我跟你俩说那事,不还磨磨唧唧擦不净么」。

    陈茹搬出杀手锏:「我觉着你行,这事不用说,不能交给警察,那不等于丑

    闻公开了么,而人家要求的就是保密,你的本事咱上次合作时候我见过,我的眼

    光差不了,而且不让白干,只要你查出来,后面的事就不用你管了,事前五千,

    事后五千,再说了,你现在害怕癞疤子,不就是因为他背后有靠山么,求你办事

    这人,一点不比他的靠山小,你要办成了,靠上这棵大树,你还用怕他么?」。

    周浩宇也不断点头:「我要是你,不给钱也干,难得的机会,搭上这关系,

    受用无穷啊」。

    这么一说,叶南飞不得不重视起来,既有钱赚,还能搭上关系,天朝这种关

    系社会,那真是有关系走遍天下,没关系寸步难行啊。就这么,又接了一个活,

    他自己都感慨,自己怕是破车乱揽活啊。

    接下来问了很多细节问题,很明显,这是有人要坏当事人,或者想搬到她,

    想搬到一个领导,无外乎从两处下手,一个是贪污受贿,一个是作风问题,但当

    事人是个女的,作为一个普通女性,想出轨都很困难的事,首先你自己这关未必

    过得去,自己没问题了,又怕舆论和安全,总之各种制约,等你做了领导,那更

    需要洁身自爱了。

    而且领导么,要让人有威仪感,一身正气,多数人都敬而远之,女领导更甚,

    作风问题,很难有突破,虽然你身上没有破绽,那就找你老公的,她老公是大学

    教授,照片里,就是他老公分别和几个女性的亲密瞬间。到底能说明多少问题不

    一定,但是搞臭你是问题不大,有和女性在室外某处比较亲近的,最严重的是有

    一张室内的,非常暧昧,让人浮想联翩。

    叶南飞向她确认了一下照片里的地点和人物,看样子只能从照片留下的线索

    下手了,举报信很难追查,不过笔记没准有用,活就算这么接下来了,陈茹给钱

    的时候,好一阵谦让:「让你收,你就收下,这事要是办成了,钱不算事,这你

    该拿的,拿着,最后办没办成都没事,但一定要保密」。

    叶南飞收下这钱,心里也算安慰,最起码回家和几个女的有交代,自己不是

    没正事整天胡混,干这些,也是有收入的。

    可眼下同时有两件事要办,先办哪个?具体如何办,新愁旧烦一时都涌上心

    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