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归原】(匹夫夺志)第一百八十四章

    【司命归原】第一百八十四章 淫窟2。

    淫窟2。

    话说李永红被余力粗暴操弄,本就恐惧到极点,哪有爱液分泌,以前虽和叶

    南飞等长枪短跑没少操弄,可叶南飞他们谁不拿她当个宝似的,唯恐弄疼了伤了

    她,百般呵护,那胖子更是对她百依百顺,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

    摔了。

    如此待遇,毕生头一次,在余力等人眼里,女人本就是男人的玩物,至于她

    们的感受如何,谁知道呢,最重要的是我的感受。

    余力用手指在哪穴内套弄了一通,猴急着端着胀的发紫的肉棒,对着蓬门插

    了进去。李永红那干涩的小穴根本没有做好迎接这么粗大异物的准备,撕裂般的

    疼痛立马袭来。身体因为疼痛而僵硬挣扎,可又奈何得了几位壮汉?

    小穴没有爱液分泌而干涩,反而增大了磨蹭,紧张僵硬反而令小穴紧致,太

    润滑,松弛的肉穴哪里还有多少感觉,而余力等人平时大多接触的都是这类,猛

    地碰到一个如处般的肉穴,让他大呼过瘾:「我擦,不会是处女吧,这尼玛紧啊

    哈哈哈,啊过瘾」。

    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的他们,你越是痛苦,越是能刺激他们,余力一味的猛

    力抽插,娇嫩的小穴已被撕裂擦伤,血丝伴着分泌物被抽插的肉棒带了出来,而

    且量越来越大,不但没有阻止他们,反而更刺激了他兽欲,认为处女无误,男人

    的处女心结这个年代还大有市场,何况当年。

    余力认为捡到了宝,越想越是兴奋,越兴奋干的越是用力,越用力,李永红

    越是痛苦,痛苦让她更紧张僵硬,反之越是让余力更爽。几分钟下来,终于把持

    不住,几个冲刺,身体痉挛,在李永红体内,一泄如注,那个超爽的姿势他保持

    了半天,才退到一边,倒在了沙发上。

    几个帮忙的小弟迫不及待的轮番上阵,你不用担心会产生什么争执,黑社会

    这个群体某些时候比现实社会更有规矩和制度,第一他们很好的保持了原始民主,

    其次完全按照个人能力排出了座次,这个在大混混之间可能有名分,在小混混里

    面完全是大伙靠平时的表现,默认了的东西。

    可怜了李永红,一着不慎,被几个混混轮奸了,何时受过如此羞辱,要说身

    体多大伤害,还不如说她心理伤的更严重。连着上了三个,下面私处早就被糟蹋

    的一塌糊涂,血糊糊的,几个人的精液混着血丝,里里外外,沙发上都是。原本

    白皙细嫩的小穴,被捅成了血窟窿。

    余力都看不下去了:得了,么一个处,在让你们几个祸害死,今天就这么地

    吧,你几个憋着火的,上外面拽进俩泄泻火得了。」这句还算人话,没准以后能

    救他一条命。

    李永红被人抬进一个很多房间的楼层,这楼层她从来没来过,被放到一个床

    上,一个女人帮她清理了下下体:「唉到了这,就由不得你了,想开吧姑

    娘」。

    李永红连急带气,还有恐惧,也懒着理她,女人走之前帮她盖了被子,她很

    疲倦,身上哪都疼,想坐起来,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屋里依旧,只是床头边上放了饭菜,之前的折腾对她身体造

    成多大伤害,到也说不上,毕竟练过功夫,在滕涛哪里还接触过系统训练,男女

    之事,和叶南飞他们没少操练,顶多算是轻微撕裂和擦伤,疼还是疼,行动不耽

    误,睡了一觉恢复的差不多,看见饭菜,第一反应先吃饱肚子,不然没劲反击。

    受过训练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这里,越是遇到危机,越是能保持冷静,而且

    第一反应是如何保持体能,并考虑如何摆脱危机,可不会在哪伤心欲绝,寻死觅

    活。

    肚子划拉饱,起身开门,竟然没有锁,看来他们并没有对她多大防范,认为

    和以往经手的雏没啥区别,扔在这伤心两天,等恢复过来,做做工作,连虎在诱

    惑的,一准上道。

    来到走廊,发现这层楼很特别,并不像二楼三楼的包厢,而是间隔更小的房

    间,正如她出来那房间,除了一张床,几无空地,走廊里空空荡荡,试了试几个

    房间的门,大多都能打开,里面要么是空的,要么就是躺着一女人,灯光昏暗,

    不知是在熟睡还是昏迷。

    难道都是跟自己一样的遭遇?当又走到一个房间,一打开门,一股很浓的味

    道扑面而来,很难描述,应该是各种腐臭和潮闷之气。李永红自然反应的捂住了

    口鼻,只见床上那女人居然会动,缓缓的转过了头,吓得她差点忘了捂嘴。

    蓬乱的头发下,一张异常消瘦的脸明显有些脱像,显的更大的眼睛直直的看

    着你,说是人,其实更像是鬼,一条胳膊还能缓缓抬起,不知是要向她求助还是

    要抓住她,吓得她往后一退。

    这一退后面竟然撞到了一个人,又让她吃了一惊,差点叫出声,往边上一蹦,

    发现撞到的是那会帮她清理下体的那女人,按普通人标准,这人也算是颇有姿色,

    但在这风月场所,明显人老珠黄,退居二线的角色,她面无表情的:「姑娘快回

    你自己屋去,别乱走乱晃的,看见床上这个了么,就是不听话,腿打折了,在床

    上都躺了一年,这辈子算是废了」。

    李永红不禁吃惊,在跟滕涛混的时候,也见过不少黑事,但把人折磨成这样

    的,头次见,惨无人道啊,看来这就是对付那些所谓不听话人的囚房,自己要是

    不逃出去,不也落得她们一个下场?。

    心里想着,就要往出走,那女人忙拦住:「赶紧回去还来得及,我就当没看

    见,那些人你惹不起的」。

    这女人对她挺照顾,拦着也出于好心,李永红并不想对她下手:「不关你的

    事,你让开」。

    如果放你走,他们会收拾我的,再说,门口有人看着你出不去的,别做傻事」。

    「那我就让他们怨不得你。」说完一手刀砍在她脖子上,让她晕了过去。在

    这层楼转了好几圈,才在一拐角发现了一暗门,连推带拽的,弄了半天也没弄开,

    这帮人平时都怎么开门的,难道里面的人出不去,只能是外面的人让你出去才能

    出去?。

    尝试着敲了敲门,也没啥反应,这真是囚牢啊,转身刚想去找什么工具开门,

    突然传来说话声:「梅姐,你不是刚进去么,又啥事啊?还敲上门了?话筒不好

    使了么?」。

    原来有传话筒,她当然不敢接话,不然暴露了么,只能将错就错,继续敲门。

    「天天的竟特么事,都死里面得了。」话筒里嘟囔着。

    这门设计的是由外往里推着开的,李永红躲在一侧,那家伙推开门:「咋的

    了?话都不会说了?梅姐,,,,,「话还没说完,李永红一脚已经踢在他刚露

    出的脸上,这一脚虽然说不上多重,但也踢的他一忽悠,明显有点懵,没等翻过

    劲,她右手五指一弯,用指关节怼在了他脖子上,这是最有效的防止他发声的办

    法。

    果然中了一下后,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她出去的时候,在他肚子上又补了

    一脚。拐了两拐,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走出了那层楼,出来以后才明白,这是

    在第三层的上面又加了一层暗层,关上门以后,从外面根本看不出破绽。

    门没啥破绽,不过她露了破绽,就她一身衬衣衬裤的,头发乱蓬蓬,光着脚

    丫子,出现在三楼这么敏感的地方想不引起人注意,还不可能的,在三层楼上工

    作干活的,那都是亲信级别,见状况不对,马上询问,并有了戒备。

    李永红心里话,么一拥而上我没招,单独对付你们还对付不了?不等他们回

    过神,她已经出手,叶南飞给打的底子,后又有特种兵训练,又在这么危机的情

    况下,哪里容得了你心慈手软,下手就是要害,一招制敌,让你没有反抗能力,

    也看出李永红确实急了。

    真如李逵闯法场,哪里顾得了是百姓还是官兵,板斧砍人头如切瓜般,李永

    红也是见人就打,只见她时而腾跃,时而俯身地面,只有一个不变,那就是往前

    冲,迎面遇到的人,要么脸上挨了一脚,要么太阳穴挨了一肘,有腿弯被踹的,

    有裆部被膝顶的,所过之处,倒下一溜。

    就这样,在对方无准备的情况下,她冲出了舞厅,后面引起骚乱,舞厅的人

    哪能不追,后面大伙都知道,被叶南飞救了下来。

    叶南飞一路听下来,搂着她的手越来越紧,听到最后,另一只手一下趴在边

    上的床头柜上,把李永红倒是吓了一跳:「妈的,癞疤子他们果然丧尽天良,干

    着这伤天害理的事,那些公安竟然视而不见,这什么社会,妈的坏人走遍天下,

    好人寸步难行,永红,你放心,这仇哥保证给你报了」。

    李永红说出来以后,心理顿感好受多了,只不过心理还有些障碍,怕经了这

    事后,叶南飞会看轻了自己:「飞哥,我这样了,你不会嫌我吧?」。

    「傻丫头,又不是你的错,是那帮王八蛋混蛋,麻痹的,我非得让他们都跪

    在你面前,你等着。」叶南飞确实很少这么愤怒,第一,他本性就是个挺淡漠的

    人,跟了师父又学了不少道家思想,更显宁静致远。

    对于女性贞操问题,他更不纠结,但他最受不了的是强迫女人,特别是自己

    身边爱着的这些女人,这是他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