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42)

    作者:druid12345。

    字数:4984。

    第四十二章 女厕榨精。

    敏夫在纯子脚下哭泣着,他现在非常后悔刚才为什么要多那一句嘴!经商多

    年的本性让他习惯了万事先言利,但是面对这个仅用一只脚就能让他死去活来的

    女神,一切利益和算计都没有意义,他要做的只有服从,即使是让他献出自己的

    生命。

    「嗯~ 算你识相,但是再有下次,你就戴着笼子过你的余生吧~ 」纯子的声

    音很温柔,但其中的威胁意味却让敏夫不寒而栗。

    「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敏夫一边磕头一边道歉。

    「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过什么吗?」纯子转过身,轻轻地倚在了办公桌上。

    「记得!记得!」敏夫有些兴奋了。

    「你现在去找一身女装来。」纯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白色衬衣的花苞袖口。

    「是!」敏夫不敢再怠慢。

    过了半个小时,敏夫像个蟊贼一样从门外钻了进来,一把拉上办公室的门,

    松了一口气。他双手捧着一个纸袋子,像献宝一样呈到了纯子面前。

    「纯子大人,这是您要的女装!」敏夫的声音无比恭敬。

    「把这身衣服换上吧,河童~ 」纯子的声音很淡然。

    「啊?!」敏夫有点懵,但是却不敢违抗纯子的命令,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

    「你从哪找的衣服?」纯子饶有兴致地问道。

    「从更衣室偷的……」敏夫有些底气不足。

    「啧啧,要是你的员工知道他们的老板偷衣服会怎么想呢?」纯子戏弄着敏

    夫。敏夫羞的面红耳赤,但是身上却没停,已经把自己扒了个干干净净。

    「真是丑陋的肉体呢!」纯子一脸嫌弃。

    敏夫拿起了一件女士衬衫,笨拙地穿在了身上,衬衫起码大了两号。敏夫看

    了一眼胸牌,心中暗骂,怎么就拿了纪香那个胖妞儿的衣服呢!明天一定辞了她。

    「喂!猪猡!把你的小笼子解下来吧!」纯子从包里掏出一把精美的小钥匙,

    扔到了敏夫的脚边。

    「谢纯子大人!谢纯子大人!」敏夫激动地快要哭了,他赶紧捡起钥匙解放

    了自己的下体,一阵小风吹过,都让他舒畅地打了个哆嗦。

    「皇帝不差饥饿之兵,今晚就让你释放一下~ 你记住,中村俊介是我的敌人,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纯子双手抱臂,面如冰霜。

    「是!是!我知道怎么做!请纯子大人放心!」敏夫赶紧恭敬地回答。

    终于,敏夫穿好了整套衣服,硬是把脚塞进了高跟鞋里,疼的他呲牙咧嘴。

    纯子从包里掏出了一顶假发,戴在了敏夫的秃头上,又掏出化妆盒给他画了妆。

    纯子绕着他来回走了两圈,终于忍不住大笑道:「我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女人」。

    敏夫讪讪地笑着,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无比丑陋。

    「哪个楼层女员工最多啊?」纯子问道。

    「32层吧。」敏夫恭敬地回答。

    「好!10分钟后在32层的女厕所见~ 」纯子向大门外走去。

    7分钟之后,敏夫从办公室的后门溜了出去,坐上他的专属电梯到了32楼。

    他探出头观察着走廊,好在已经是晚上了,只有几个值班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走

    廊上没有人。敏夫低着头,轻手轻脚地向走廊尽头的女厕走去,每走过一个有人

    的办公室,他的心都会揪起来,生怕被人看到。

    终于走到了女厕门口,敏夫把假发往脸上拨了拨,低着头走了进去。夜晚的

    女厕很安静,突然一阵冲水的声音响了起来,吓的敏夫一哆嗦。最里面那个隔间

    的门开了,一个高贵美丽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纯子!纯子轻蔑地看着女装的敏

    夫,对他勾了勾手指,又走进了那个隔间。

    敏夫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也跟着走了进去。隔间有点小,敏夫和纯子站

    在里面几乎是脸对脸,敏夫呼吸着纯子身上的香气,肉棒遏制不住地肿胀了起来,

    把下身的裙子挑了起来。纯子缓缓地拉起了黑色的短裙,露出了雪白滑嫩的下体,

    冷冷地说道:「跪下」。

    敏夫扑通一声跪在了纯子面前,脸正好对着纯子粉嫩的花园,一股特殊的香

    味飘进了敏夫的鼻孔里,让他热血沸腾,呼吸都粗重了起来。纯子用双手扶着隔

    间的墙壁,一只玉腿弯了起来把敏夫的头勾到了自己的花园跟前。

    「舔。」纯子的声音很轻,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敏夫伸出舌头,舔舐着粉嫩的肉唇,酸甜而又清香的滋味让他沉醉,他双手

    激动地攥着,嘎嘣嘎嘣作响。敏夫忘情地舔舐着,就像一个沙漠中干渴的旅人遇

    到了一汪清泉。敏夫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肉棒上分泌出的液体已经湿透了裙子的

    前摆。敏夫开心地舔着,感觉仿佛身处天堂一般!突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敏夫

    的享受,他停止了动作,竖起耳朵听着。

    「哎呀,累死我了!敏夫这个老不死的,天天逼着我们加班,还经常拖欠加

    班工资,真是个混蛋!」一个清脆的声音抱怨着,拉开了一扇门,然后传来了悉

    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之后又是哗哗的流水声。

    「是啊,他的头顶全都秃了,都是算计我们算计的,这都是报应!」另一个

    有些尖锐的声音也恨恨地说着。

    敏夫听着自己的员工居然在背后骂自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气得他浑身

    发抖。

    「真恨不得把他塞到马桶里冲走!」那个清脆的声音恶狠狠地说着,随后是

    一阵冲水的声音。

    敏夫就这么尴尬地跪着,那两个骂骂咧咧的女孩终于走了,纯子低下头看着

    他,憋着笑掀开了他的假发,摸了摸他光秃秃的头顶。

    「你的员工可真是爱戴你呢~ 」纯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敏夫也顾不得纯子的嘲弄,继续卖力地舔舐着那甘美的花园,越舔越兴奋,

    肉棒都跟着微微颤抖。纯子静静地享受着敏夫的口舌侍奉,渐渐地,她的脸也红

    了,花园分泌的蜜汁也越来越多,腿也软了,有点站不住了。

    「停!」纯子轻轻地娇喘着,一把推开了敏夫,转身放下了马桶的盖子,跪

    了上去,粉嫩的后庭撅到了敏夫的脸前。

    「舔。」纯子的命令依然那么简洁。

    敏夫双手捧住丰润的玉臀,用舌头刮擦着纯子的菊门,一股苦涩酸臭的味道

    在舌尖弥散开来,纯子似乎是刚刚上过厕所,菊门上还残存了不少大便的颗粒…

    …。

    就在敏夫皱着眉头忍受纯子黄金的恶味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赶紧停

    止了动作,屏住了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动静。

    「哎,好累啊!加班好烦啊!」一个女人抱怨着,声音很嫩。

    「都是敏夫这个猥琐的老河童!周末也要加班!本来我男朋友约我去吃大餐

    的,现在可倒好,只能在这吃外卖了!」另一个女人拧开了水龙头,她的声音有

    些低沉。

    「哎,你知道吗?听说敏夫那个老家伙是个性无能,他老婆因为这个跟他离

    婚了,他也没有再找女人。」那个嫩嫩的声音小声地说。

    「不是吧,我看他每次看到年轻漂亮的女孩,眼里都往外冒火星呢,就差扑

    上去了!」低沉的声音并不同意。

    「他要真那么好色,为什么从来都不找女人啊,天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加班?」

    嫩嫩的声音有些疑惑。

    「谁说他不找女人!有好几个姑娘都因为受不了他的骚扰辞职了呢,这个老

    变态经常把好看的姑娘留下,然后晚上10点钟让人家单独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

    低沉的声音异常的激动。

    「天啊!那我以后可要小心点!我宁愿不要这份工作,也不想被一个又老又

    丑的秃头男人骚扰啊!希望他千万不要让我晚上单独去给他汇报工作,那样我只

    能辞职了!」嫩嫩的声音似乎很惊讶。

    「喂,你小声点,被人听到了可不好!」低沉的声音忍不住出言提醒。

    「怕什么,难不成敏夫这个变态还会在这个时候躲在女厕所里偷听我们吗?」

    嫩嫩的声音有点不屑地说道。

    「那可说不准哦,说不定他就是那么变态呢,哈哈哈哈!」低沉的声音似乎

    因为侮辱了老板而异常的开心。

    两个八卦的女孩离开了,敏夫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她们做梦也想不到,她们

    的老板真的在偷听……。

    「敏夫,你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可真是高大呢~ 」纯子开心地挖苦着气得要

    死的敏夫。

    敏夫把自己的一腔怒火都用在了自己的舌头上,拼命地抠挖着纯子的菊门,

    纯子闭着眼睛享受着。舔菊的强烈羞耻、玉臀的滑润触感和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

    危机感彻底点燃了敏夫那干瘪身体里的M男之魂,他一边卖力地舔着,一边恶狠

    狠地想着,我只要能够侍奉纯子大人就可以了!其他的女人我根本不需要!啊!

    纯子大人的肉体……真是太完美了!简直就是天神的恩赐。

    敏夫那有些苍老萎缩的肉棒在纯子完美肉体的刺激之下,也恢复了年轻时的

    雄风,直直地向上翘着,龟头涨得红彤彤的,周身布满了青筋,马眼渗出的前列

    腺液湿透了整个裙子的前摆。敏夫舔的太过疯狂,纯子有点受不了了,她的脸红

    扑扑的,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她喊停了敏夫,站起来急促的喘

    息着。

    「纯子大人!我想……我想……」敏夫可怜巴巴地看着纯子,肉棒不停地抽

    动着。

    「把你那肮脏的肉棒放在这儿!」纯子掀起了马桶盖,指着马桶的边沿说道。

    敏夫闻言,赶紧撩起裙子,把自己那肿胀已久的肉棒放在了马桶边上,冰凉

    的触感让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纯子抬起一只脚,轻轻地踩在了敏夫的龟头上

    左右晃动着,一股触电般的舒爽感从龟头传遍了敏夫的全身,让他呻吟了起来。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人又走进了厕所,但是纯子的美脚却并

    未停下,依然在轻轻地摩擦着。敏夫吓的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发出什么奇

    怪的声音,惊动了外面那个人。那个人拉开了一扇门,锁好了之后就开始脱裤子,

    过了没多久就传来了噗嗤噗嗤的声音,一阵臭味飘了过来。敏夫紧紧地捂着自己

    的嘴,感觉自己快要把自己闷死了,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让他爽到飞

    起,可是神经却不敢放松,还要时刻堤防着被人发现,这种做贼一般的奇妙体验

    反而是前所未有的。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菊门一紧,精关一开,一股白浊滚烫的液体喷在了

    马桶盖上,让他爽到了极致!但是他依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他抬起头看着纯子,

    发现她脸上满是戏谑的微笑,还把手指竖在嘴唇中间摆出一个「嘘」的姿势。纯

    子的美脚并没有因为喷射而放过敏夫的肉棒子,反而踩的更加用力,速度也越来

    越快。敏夫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感觉着自己的肉棒在纯子的靴底下快速地再次

    膨胀,强烈的快感又一次席卷了全身,伴随着不远处传来的冲水声,敏夫再一次

    喷了出来!敏夫爽的直翻白眼,纯子大人的美脚实在是厉害的紧呢。

    当那个上大号的女人离开的时候,敏夫又被纯子的美脚榨出了一次,这次喷

    出的液体已经是透明的了。敏夫放开了捂着嘴巴的手,急促的喘息着,同时抬起

    头哀求地看着纯子,他有点受不了了,连续三次喷射已经榨干了他一个多月来的

    存货,但是纯子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只是换了一只脚用力地来回搓弄着敏夫那

    可怜的肉棒。敏夫的肉棒已经被粗糙的靴底磨破了皮,白色的马桶边上沾上了丝

    丝的血迹,而纯子却反而越踩越来劲了,敏夫在痛苦的闷哼声中交出了自己的第

    四次,只射出了一点点透明的液体。

    纯子残忍地踩着敏夫那已经沾满血迹的肉棒,丝毫不顾及敏夫的呻吟和哀求,

    终于,在确定敏夫什么也射不出来了之后,纯子终于拿开了她那残忍的美脚,平

    静地看着敏夫捂着自己的裆部倒在了马桶旁边。纯子抽了两张纸,擦干净了自己

    的靴底,又把那两张纸塞进了敏夫张着的嘴里,拧开隔间的门,若无其事地走了

    出去,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