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41)

    作者:druid12345。

    字数:3984。

    第四十一章美脚地狱。

    绫濑依然沉浸在高潮的幸福之中,丝毫没有理会那个温柔声音的嘲讽,只是

    急促的喘息着,面色潮红。

    那个神秘的女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她蒙着厚厚的面罩,看不清真实的模样。

    她轻轻地转动了一下自己右手上银白色的蜘蛛戒指,戒指上镶嵌着的硕大的绿宝

    石转到了一边,弹出了一根细长的针。神秘女人欣赏着这根隐隐地透出一抹翠色

    的银针,似乎非常满意,突然,她抓起绫濑的右手,一下将那根银针刺入了绫濑

    的静脉之中,过了几秒钟,才拔了出来。她又转动了一下戒指,银针收了回去,

    绿宝石也回到了原位,只是那碧绿的颜色似乎黯淡了一些。

    过了几分钟,绫濑睁开了眼睛,但眼神却十分的迷离,她的头不受控制地左

    右扭动着,口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绫濑!绫濑!」神秘女人温柔地呼唤着。

    「谁……叫我……」绫濑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的主人在叫你。」神秘女人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

    「我的主人……」绫濑终于停止了扭动。

    「要记住哦~ 我是你的主人~ 你要服从我~ 」温柔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我要……服从……主人」绫濑恍惚地说着。

    「当我说出洋葱的时候,你就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神秘女人的声音

    突然变得不容抗拒。

    「是……」绫濑依旧恍惚。

    「要记住,跟自己的儿子做爱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神秘女人趴在了绫濑

    的耳边,轻声地说着。

    「跟自己的儿子做爱……是最开心的……」绫濑的眼皮又开始打颤了,似乎

    快要睡着了。

    「今天发生的事不许和别人说。洋葱!」神秘女人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是……」绫濑说出了最后一个字,终于支持不住,头一歪,昏了过去。

    神秘女人轻蔑地看着昏迷的绫濑,冷哼了一声,对站在一边的男孩勾了勾手

    指。

    「源太,把这个婊子的衣服穿好」。

    源太放下了压得极低的风帽,开始笨手笨脚的给绫濑穿内衣。

    「哼!便宜这个婊子了!」神秘女人恨恨地说着,突然一把搂住了源太,轻

    轻地舔舐着他的耳垂,「你这个小贱货是不是也很开心啊?」。

    源太心里一紧,包裹着黑皮手套的玉手一下握住了源太的要害,然后用力一

    拧。源太痛苦的哀嚎和神秘女人得意的笑声在昏暗的房间里回荡……。

    平山县,初冬的阳光温柔而明媚。纯子轻轻地放下茶杯,优雅地拨通了手机。

    「喂!纯子大人!上午好!您有何吩咐!」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激动而有些沙

    哑的声音。

    「河童,你吵到我了!」纯子皱了皱眉头。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纯子大人,请不要生气!」电话里的声音一下子

    变得恭敬起来。

    「晚上点,我到你办公室去,有事跟你说。」纯子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就

    挂断了电话。

    「是!是!」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敏夫的心情无比激动,纯子大人已

    经外出多日,今天终于回来了!胯下的贞操带已经折磨了敏夫一个多月了,今天

    终于有机会释放一下了。敏夫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开始调整今天的日程,把

    整个晚上都留出来侍奉纯子大人……。

    晚上点,船沼大厦楼下,敏夫焦急地等待着,终于,一辆红色的汽车出现

    了!敏夫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恭敬地站好。车子缓缓地停住,一只穿着

    黑色高跟踝靴、包裹在高档天鹅绒黑丝袜里的完美玉腿伸出了车门,轻轻地踩在

    了地上。紧接着,那个让敏夫朝思暮想的美丽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纯子乌黑的秀发盘成了精致的发髻,身披酒红色的羊毛大衣,勾勒出完美的

    腰部曲线,修长的脖颈上松散地系着一条白色围巾,手腕上挎着一个黑色的贝壳

    包,戴着黑色的羊皮手套,大衣的下端露出了黑色的裙摆,一双包裹在丝袜里的

    纤细美腿勾魂夺魄,被精致的小踝靴衬托得格外性感。纯子今天的妆画得有些浓,

    但是非常的有诱惑力。

    敏夫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有些过分的女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纯子

    大人今天的装扮是我认识她以来最诱惑的一次!敏夫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

    口了。

    「喂!河童~ 今天很冷哦~ 」纯子冷冷地说道。

    「啊!啊!很抱歉!纯子大人,这边请!这边请!」敏夫晃了一下神才反应

    过来,赶紧掏出一张卡,刷开了门。

    敏夫小跑着,摁下了电梯的按钮,殷勤地说道:「请进!请进」。

    纯子打量着这间有点狭小的电梯,皱起了眉头。敏夫见状赶忙解释道:「这

    是我专用的电梯,所以有点小,没有我的允许,是没人能进来的」。

    「你这只丑陋的河童还挺会享受的嘛~ 」纯子走进了电梯。

    「好歹也是董事长呀,总是和员工一起挤电梯多丢人啊!是不是?」敏夫谄

    媚地说着,贪婪地嗅着纯子身上的香味,他感觉自己有些头重脚轻,快要醉了。

    电梯的速度很快,直接通到敏夫的办公室。纯子走进了巨大的办公室,脱下

    了大衣和围巾,直接坐在了敏夫的老板椅上。敏夫赶忙倒了一杯热茶,放在纯子

    手边,然后恭敬地跪在了纯子跟前,磕了三个头。

    「纯子大人~ 不知您有何吩咐啊~ 」敏夫恭敬而惶恐地问道。

    「呵呵~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这只臭河童了么?」纯子翘起了二郎腿,一阵

    香气铺面而来。

    「纯子大人,纯子大人,我想你想的好苦啊!」敏夫居然哭了起来。

    「好了~ 好了~ 不要哭哭啼啼的~ 」纯子踢了踢敏夫油亮的秃头。

    「去把你的爪子洗干净,给我捏捏脚~ 」纯子懒懒地命令着。

    「啊?!」敏夫有点不敢相信。

    「听不懂人话么?」纯子突然微笑了起来。敏夫心中一紧,赶紧爬起来跑到

    隔壁去洗了三遍手,然后又跑回来跪好。纯子伸出一只美脚踩在敏夫的大腿上,

    对他点了点头。敏夫颤抖着,捧起了纯子神圣的美脚,轻轻地握住靴跟,脱下了

    那只精美的踝靴,放在地板上。一股无比美妙的香气在空气里扩散开来,敏夫贪

    婪地嗅着,想要把这股香气全部都吸进肺里,生怕浪费一点。

    「啊!」敏夫突然惨叫一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这股美妙的香气勾动

    了他体内压抑已久的欲火,他那安静已久的肉棒一下子暴怒起来,但是却狠狠地

    撞在了钢制的鸟笼上。纯子看着敏夫痛苦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

    「喜欢么,猪猡~ 」纯子冷冷地问。

    「喜……喜欢!啊!」敏夫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充血的肉棒挤压

    着鸟笼内壁的钢钉,让他痛不欲生。敏夫深深地呼了两口气,开始温柔地按摩纯

    子完美的玉足。

    天啊!这是纯子大人的玉足啊!滑腻的丝袜和美人的体温让敏夫兴奋不已,

    他激动地想哭。随着他的按摩,更浓烈的香气飘散了出来,配合着手上那美妙的

    触感,让敏夫那闲置已久的肉棒变得更加坚硬,也更加痛苦。敏夫佝偻着腰,一

    边按摩,一边哼哼唧唧地呻吟着。

    「给我捏脚有那么痛苦么?」纯子冷冷地问道。

    「啊!不是的!不是的!纯子大人!是我太兴奋了!啊……」敏夫赶紧抬起

    头。

    「哼,没用的东西!捏个脚就兴奋成这样~ 」纯子继续羞辱着敏夫。

    「纯子大人!纯子大人!我想……」敏夫按揉着纯子的玉足,心中的欲火越

    来越旺。

    「想什么啊?」。

    「我想舔您高贵的玉足……」敏夫怯怯地说。

    「啊哈哈哈~ 你觉得你配么?」纯子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敏夫闻言惭愧

    地低下了头,但是却又不甘心,他又鼓起勇气,小声地哀求着:「求你了,纯子

    大人,就让我舔一下吧,就一下」。

    「啊哈哈哈~ 本大人今天心情不错,就赏你这只猪猡吧~ 」纯子似乎颇为开

    心。

    「谢纯子大人!谢纯子大人!」敏夫激动地鼻孔冒烟,他捧起纯子那柔若无

    骨的美脚,细细地端详着,从黑色天鹅绒丝袜里依然能看出这只美脚洁白滑嫩的

    皮肤。敏夫把美脚捧到嘴边,深深地嗅了一下,一股诱人的香味直冲大脑,他感

    到一阵天旋地转。敏夫喘息着,再也按耐不住,一口含住了纯子的脚趾,贪婪地

    吮吸着,品味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在敏夫的嘴中扩散开来,顺着唾液的吞咽渗入

    了敏夫的身体,就像是一根燃烧的火柴掉进了汽油桶,敏夫只听见脑子里「轰」

    的一声,整个人都好像被点燃了一样!燃烧的欲火在他干瘦的身体里乱窜,似乎

    是要破体而出一样!敏夫哀嚎着倒在了地上,肉棒已经膨胀到了极限,前端渗出

    了透明的液体,撑得金属鸟笼嘎吱嘎吱地响。

    纯子翘着二郎腿,看着脚下缩成虾仁一样的敏夫,轻蔑地说:「真是没用!」

    敏夫在地上哀嚎了一阵之后,终于平静了一些,他喘匀了气,怯怯地问道:「纯

    子大人,可不可以解除我的痛苦,太难受了」。

    「办好我吩咐你的事,可以考虑哦~ 」纯子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只美脚伸到

    敏夫的鼻子边上蹭了几下。玉足的香味再次刺激到了敏夫的肉棒,他又开始捂着

    裆部在地上哀嚎不已。

    「纯子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一定照办!」敏夫疼出了一身

    冷汗。

    「你和中村俊介的公司是不是有合作啊?」纯子严肃地问道。

    「是……是,我是他最大的供货商!」敏夫喘息着。

    「从现在开始,停止与他的一切往来!」纯子斩钉截铁地说道。

    「啊?!可是……可是那样损失……不小的……」敏夫的声音越来越小。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只是你要一直戴着这个小东西喽~ 」纯子似乎有些

    遗憾,伸出那只勾魂的美脚踩在了敏夫的口鼻上轻轻地搓揉着。敏夫从未享受过

    这样的优待,着魔一般贪婪地嗅闻着、舔舐着,一脸沉醉,但是很快,幸福的表

    情就被狰狞的面目打到了九霄云外。

    「啊!啊!!!」敏夫大声地哀嚎着,一边哀嚎,一边着魔似的大口大口地

    嗅着玉足的香气,舔舐着滑腻香甜的足底。纯子端起茶杯,细细地品尝着茶叶的

    香气,就好像在她脚下哀嚎扭动的那个男人不存在一样。

    纯子喝完了那杯茶,轻轻放下了茶杯,脚下的敏夫还在被她的美脚控制着,

    折磨着,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哀嚎了,只是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翻着白眼,但仍

    然在疯狂地嗅闻和舔舐那只让他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的黑丝美脚。纯子厌恶地

    抽回了自己的美脚,抽了一张纸巾擦干净自己的脚底,穿好靴子站了起来。

    「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纯子淡淡地说道。

    「纯子大人!纯子大人!请等等!请等等!」敏夫突然爬过来抱住了纯子的

    双脚,激动地哀求着。

    「我一定照办!一定照办!」敏夫痛苦地喘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