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的禁忌爱恋】【堕】(第二卷)(59-60)

    第五十九章一网打尽。

    中村、绫濑和高诚来到了藤堂平虎的家里。藤堂平虎一家十几口人也早已盛

    装华服地站在院子里的草坪上,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今天是高诚和佳美子再次举

    行婚礼的日子,由于那次婚礼的刺激,佳美子不愿再举办大型的婚礼了,而藤堂

    平虎和他的夫人也对上次的婚礼变故心有余悸,于是决定将这次婚礼放在自家举

    行。

    「请问高诚先生,你愿意娶佳美子小姐为妻吗?」牧师庄严地问道。佳美子

    羞涩地低下了头。在场的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等待着高诚的回答,中村俊介的手

    微微颤抖着,心中激动不已,藤堂平虎那整天板着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微笑。

    「我……不愿意!」高诚迟疑了一下,还是坚定地回答。牧师懵了,他参加

    了无数场婚礼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佳美子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着平静的高

    诚,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周围的所有人都开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弄不明

    白这是怎么回事!牧师觉得这一定是自己的幻觉,他清了清嗓子,再次庄严地问

    道:「请问高诚先生,你愿意娶佳美子小姐为妻吗?」。

    「我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高诚重重地把「不愿意」三个字重复了三

    遍。

    「高诚!你要干什么!你发什么疯!」中村一下窜上台来,一把揪住了高诚

    的衣领子。

    「父亲!我没疯!我不喜欢这段婚姻!我渴望自由!我有我自己的梦想!」

    高诚一把甩开中村的手,激动地大喊着。

    「你这个逆子!!!我……我打死你这个混蛋!」中村已经气疯了,他一把

    抄起牧师手里的圣经,劈头盖脸地朝高诚打去。佳美子已经直接昏了过去,一群

    人围了上去。

    「中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藤堂平虎疯狂地咆哮着,藤堂家族的几位男

    性成员也纷纷围住了中村和高诚,愤怒地质问着,几束狼一般凶狠的目光聚在了

    他们身上,似乎要把他们生吞活剥。

    「啊!!!你不要打他!」突然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嚎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混乱的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只见绫濑一下子冲破众人,扑到了高诚身边把他护

    在了身后。

    「绫濑!滚开!」中村气喘吁吁地咆哮着。

    「你不许打我儿子!你明明那么讨厌藤堂的跋扈!为什么还要逼我儿子娶她

    女儿!你这个混蛋!混蛋」。

    「你胡说什么!你也疯了么!你给我滚开!滚开!」中村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不明白自己的妻儿为何在这个时候开始发疯。

    「爸爸!你心里只有钱!你自己明明天天在家里诅咒藤堂!你为什么还要逼

    我和他联姻!」高诚义愤填膺地指着中村。

    「呵呵呵呵!中村!你就是这样对待我藤堂的嘛?我脾气是不好!但我可有

    亏待过你!你说啊!你能有今天,离得了我藤堂家嘛!」藤堂呼哧呼哧地喘着粗

    气,声嘶力竭地咆哮着,他看了一眼被众人围着的女儿,怒不可遏地向中村和高

    诚扑了过去!藤堂家的几位男性看到藤堂平虎已经开始动手了,也顾不得什么体

    面与风度了,抄起身边的家伙就开始围殴中村一家,连80多岁的藤堂老爷子都

    开始抓起桌子上的食物朝他们扔去。原本幸福的婚礼现场却变成了混乱的战场,

    怒骂声、哭声、惨嚎声响成一片!台上的牧师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本要结为亲戚的

    两家人现在却打的你死我活,不停地在胸口划着十字,向上帝祈祷着,希望快点

    结束这混乱的一幕。

    中村一家被藤堂家六七个人一路连打带骂地赶出了家门。

    「滚!给我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藤堂平虎被他的两个侄子架着,声

    嘶力竭地大喊着。

    中村狼狈地跑出去十几米,就感觉心脏一阵抽搐,急怒攻心、惊吓过度加上

    突然的剧烈运动,已经让他承受不住了,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接下来的一周,对于中村来说,如同噩梦一般。

    周一,藤堂财团宣布从中村的公司撤资,导致股价大跌。

    周二,中村和藤堂决裂的新闻曝光,藤堂家围殴中村的录像在互联网上肆意

    传播。

    周三,中村在SM俱乐部被调教的录像被上传到互联网上,点击率一路狂飙。

    周四,中村家母子乱伦的丑闻曝光,舆论一片哗然。

    周五,中村公司召开了紧急股东大会,决定罢免中村的总经理职位,以避免

    中村的负面新闻牵连企业。刚刚散会,中村就被保安架着在一片鄙视的目光和唾

    骂声中被赶了出去现在用身败名裂这四个字来形容中村再贴切不过了,中村痛苦

    地瘫在沙发上,他身边的地板上满是烟头。中村的头发凌乱,眼中透出一股深深

    的绝望,自己现在这样,事业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妻儿自从那天婚礼之后就不

    知所踪了,而且他也不想再见到他们了……。

    中村掏出烟盒里最后一根烟,颤抖着点上,他打算抽完这根烟,就去自我了

    断。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还有新诚呢,他还没长大呢,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就

    在这时,屋子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但是中村依然瘫在沙发上,他已经不在乎是

    谁回来了。

    「中村俊介。」一个温柔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中村缓缓地转过头,发

    现站在他身后正是那位蒙面的凌美女王!她的声音似乎变了,变得格外的熟悉,

    但是似乎又有些陌生。中村麻木已久的脑子这一刻又开始飞速运转,突然一个让

    他终身难忘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中村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大喊着:「丽

    奈!丽奈!是你」。

    「不错啊~ 你还没忘了我~ 」丽奈缓缓地卸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张美丽绝伦

    却又透着冰冷恨意的面孔出现在中村面前。

    「我就说!我就说!怎么那么熟悉!」中村神经质地自言自语,一屁股坐在

    了茶几上。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中村突然蹦了起来,愤怒地大

    吼着。但是丽奈却不为所动,只是拍了拍手。一男一女从门外走了进来,正是绫

    濑和高诚,他们脖子上都带着皮质项圈。

    「你们!你们!你!你!」中村狂乱地来回指着这三个人。

    「你的妻子和儿子现在都是我的肉奴隶了哦~ 和你一样呢~ 哈哈哈哈~ 」丽

    奈看着崩溃的中村,快意地大笑起来。中村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恶狠狠地看着丽

    奈。

    「所有的事!所有的事!都是你策划的!都是你!对不对!」中村心念电闪,

    丽奈的出现把这半年来出现的种种怪事全都连在了一起,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有了

    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你!恶魔!恶魔!」中村一阵晕眩,他已经一天一夜水米没打牙了,

    他挣扎着想要扑过去撕裂这个恶魔般的女人,但是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中村喃喃地问着,一点一点向丽

    奈爬去,他心中的恨意已经膨胀到了极点,死也要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为什么!因为你背叛了我!还想让我倾家荡产!你这个人渣!」丽奈一脚

    踩在了中村的背上,金属的靴跟刺入了他的脊背,鲜血流了出来。

    「这些新仇旧恨!我要十倍奉还!」丽奈的美脚残忍地在中村的背上转动着,

    中村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把这份文件签了。」一份文件扔在了中村面前,是一份股权转让书。

    「你休想!休想!」中村癫狂地喊着。丽奈又拍了拍手,蒙着脸的源太用胳

    膊夹着新诚的脖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爸爸!爸爸!救救我!救救我!」新诚凄惨地喊着。

    「新诚!新诚!你放了他!我求你放了他!」中村看到自己的小儿子也被丽

    奈控制了,终于软了下来。

    「签了这份文件我就放了他。」丽奈得意地说道。

    「爸爸!爸爸!你签吧!他们会杀了我的!」新诚哭的无比凄惨。中村痛苦

    地用头撞着地板,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更在意儿子的安危,钱可以再赚,儿子

    就这么一个,况且自己还愧对他的妈妈。中村拿起那根无比沉重的笔,在那份文

    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高诚过来收好了那份文件,乖乖地站在了一边。

    「新诚~ 干的不错呢~ 主人会奖励你的~ 」丽奈对新诚勾了勾手指。新诚跑

    了过来,跪在了丽奈的脚下,把头伸进了丽奈的裙子里,疯狂地嗅闻着主人花园

    的香气。

    「新诚!新诚!你……这……」中村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你应该感谢我啊!中村!啊哈哈哈哈!啊哈哈

    哈哈!」听着丽奈那得意的大笑,中村把额头贴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趴在地上一

    动不动,就像一具尸体。他已经失去了一切,事业、家庭、财富、名誉、尊严…

    …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已经离他远去了,他眼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的火光也熄灭了,

    只剩下了一片死寂……。

    刚刚签署了并购协议的平一郎,志得意满地坐在回家的车上,他恶狠狠地吐

    出一口眼圈。真是太过瘾了!只用了短短半年时间,就把一个曾经要置自己于死

    地的强大对手直接击垮并且收入囊中,没有比这再爽的事情了。平一郎趾高气昂

    地走进家门,看到丽奈正坐在沙发上。

    「丽奈!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啊!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平一郎激动地说着。

    「纯子!你怎么在这!」平一郎发现一个女人远远地和丽奈面对面坐着,正

    是他的前妻——目黑纯子。

    「这是我和丽奈的家,请你出去!」平一郎激动地指着大门。但是纯子并没

    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丝戏谑的微笑。突然,一只穿着黑色高跟皮靴的大脚狠狠

    地踹在了平一郎的胸口,把他直接击飞了出去,咚地一下撞在了墙上,然后又摔

    在地上。原来是萨卡夫人看到平一郎侮辱自己的好友纯子,忍不住从屋里出来打

    抱不平。

    「你这个混蛋!」萨卡夫人把平一郎一把揪了起来,狠狠地抽了四记耳光,

    直接把他抽晕了过去。等平一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茶几上,面前放着

    一份文件。他的脸颊麻麻的,已经有点没知觉了,胸口每吸一口气都会一阵剧痛,

    脊背上传来沉重的压迫感和尖锐的刺痛,萨卡夫人正把他死死地踩在茶几上。

    「喂~ 平一郎~ 把这份股权转让书签了吧~ 」丽奈冷冷地说道。

    「转让给谁!」平一郎艰难地问道。

    「全部转让给源太!」纯子慵懒地回答。

    「为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啊!啊!」萨卡夫人狠狠地两鞭子抽在了平一郎

    的屁股上,直接把西服都抽烂了,伤口鲜血淋漓。

    「啊!啊!你们这些婊子!我杀了你们!」平一郎愤怒地大喊。萨卡夫人又

    是五鞭子抽在了他身上,平一郎痛的哭了起来。

    「没有我们,你早就被赶回平山县摆摊去了!我们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丽奈恨恨地说着,她对这个自私而又无情的男人已经失望到了极点。

    「不想死的话,就签吧~ 反正你死了,继承人还是源太,有什么区别呢~ 」

    纯子开心地说着。

    「我不签!我不签!你们休想得逞!」平一郎一把把文件夹掀到了地上。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纯子对萨卡夫人点了点头。萨卡愤怒地把平一

    郎从桌子上提了起来,扔在地上,然后狠狠地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平一郎整个

    人都缩了起来,在地上翻滚着,发出杀鸡一般的声音。萨卡夫人用尽了全身的力

    气,狂风暴雨一般地鞭笞着平一郎,衣服的碎片四散纷飞。

    「平一郎~ 萨卡夫人可是美国人哦~ 她就算打死你,也会有美国大使馆护着

    的~ 恰巧,大使馆的某些人,就是萨卡夫人的学员呢~ 呵呵呵呵~ 」纯子对着浑

    身都是血痕的平一郎说道。

    「啊!啊!我签!我签……」平一郎真的害怕了,这个女人太凶狠了,他感

    觉如果自己拒绝的话真的会被她活活抽死的,他不想丢了性命,有命在,一切都

    有可能。他爬了起来,捡回了那份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是转让给自

    己的儿子,他也不是那么担心。

    「很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的总经理了~ 要好好工作,为我们赚钱哦~

    萨卡夫人会监督你的哦~ 」纯子开心地说着。

    「亲爱的萨卡夫人,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学员了!你要好好地教教他,

    该怎么对待女士哦~ 」纯子的声音冷了下来。

    「放心吧,纯子,我会好好教他的~ 」萨卡夫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揪住平

    一郎的头发,把他向别墅的深处拖去。

    「好了~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现在,该说说源太的事情了吧,丽奈!」纯

    子的下巴扬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挑衅。

    第六十章女王间的决斗(上)。

    「呵呵呵~ 有什么好说的呢~ 源太是我调教出来的奴隶!他所有的第一次都

    属于我!当然是归我了!」丽奈毫无惧色地迎上了纯子挑衅的目光。

    「你调教出来的!真是大言不惭!你知道我在源太身上下了多大的工夫吗?

    却被你玷污了!看在你照顾了他三年的面子上,我没有跟你计较就罢了!这次的

    行动我还帮了你的大忙!你居然还不赶紧识趣地退出!」纯子第一次露出了气愤

    的表情,源太一直被她视为自己的禁脔,结果却被对面的那个女人玷污了,这让

    她难以接受!如同一根刺扎在心里。

    「哈哈哈!你把他扔在家里三年不管不问!你还好意思说他是你的!按照会

    里的规矩,如果源太是你的奴隶,你这样做已经算是遗弃奴隶了,之后源太归谁

    都跟你没关系了呢!至于帮忙的事情!那是我向圣女申请的援助,只不过恰好她

    派了你来罢了!我要谢也是谢圣女!与你何干!你不过是奉命办事而已!你不要

    以为你级别比我高就可以为所欲为」。

    纯子眼中的怒意越来越浓,反而笑了起来,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寒意。

    「你是在挑战我吗?青山丽奈~ 」。

    「我哪里敢哟~ 纯子姐姐~ 谁敢挑战『噬心罗刹』哟~ 」丽奈装出一副可怜

    的模样,但是眼中却透着轻蔑。

    「当然是你喽~ 『幻梦魔女』~ 」纯子冷笑着。

    「看来~ 只好按照会里的规矩办喽~ 」丽奈突然严肃了起来。

    「好啊~ 你以为我会怕你么~ 」纯子也收起了笑容。

    三天之后,源太静静地跪在一间巨大的地下室里,他脸上套着黑色的皮质面

    罩,双手被套在黑色的皮质束缚手套里,脖子上拴着细细的铁链。他不知道妈妈

    和继母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来,他只是感觉到她们两个都很愤怒,由内而外地

    散发出一股寒意,让他浑身发抖。

    突然,地下室左右两边的门开了,丽奈和纯子从两边同时走了进来。丽奈乌

    黑的秀发披散着,紫色的眼睛,血红的双唇,穿着一身黑色的皮革女王装,露着

    白嫩的胸脯和修长的脖颈,戴着黑色极肘的皮手套,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黑色的

    弹力丝袜,脚蹬一双黑色的过膝高跟皮靴。纯子的头发精致地盘在了脑后,挂着

    黑色的面纱,穿着紫色的丝质束胸衣,外套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纱衣,手上戴着

    短款的黑色丝绸手套,美腿上包裹着薄薄的黑色复古丝袜,用吊袜带固定在腰间,

    白嫩的花园在纱衣的掩映里泛着淡淡的水光,脚蹬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鞋。

    源太看看左边妖艳火辣的继母,又看看右边神秘中透着淫荡的母亲,两个人

    都是那么的诱人,但是却又是不同的风格,仅仅是看着,源太的肉棒就硬了起来。

    「啊哟~ 纯子姐姐~ 穷的没钱买内裤了嘛~ 要不要妹妹我送你一条啊~ 」丽

    奈阴阳怪气地问着。

    「呵呵呵~ 我一向不爱穿那种累赘~ 不用了~」。

    两个人正在斗嘴的时候,面对着源太的一扇门开了,走进了四个披着宽大斗

    篷的女人,她们都戴着面罩,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有三个人的斗篷是黑色

    的,只有一个人的斗篷是红色的。那个穿着红色斗篷的女人开口了,声音低沉而

    又性感。

    「今天,二位女王要在这用决斗的办法来决定这个奴隶的归属,我是本场决

    斗的公证员,她们三位是本场决斗的评审员。二位都是资深的会员,决斗的规矩

    我就不多废话了!现在请二位把各自的圣器交上来,以免影响决斗的公正」。

    纯子和丽奈都摘下了手上的戒指,交给了红斗篷女人。然后那三位穿着黑斗

    篷的女人又仔细检查了两人的身体,嗅闻了她们身上的气味,确定没有问题之后

    就回到了一张长桌后面坐下。

    「我宣布!青山丽奈和目黑纯子之间的决斗,现在开始!」红斗篷女人大声

    说。

    决斗的第一项是体味分辨,源太被蒙上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到。然后,纯子

    和丽奈分别将一件自己贴身穿过的内衣交给了红斗篷女人。红斗篷女人首先拿起

    了丽奈的内衣,和一堆事先准备好的内衣丝袜混在了一起,然后倒在了地板上。

    「源太~ 去把妈妈的内衣找出来~ 」丽奈轻轻地用手里的马鞭打了一下源太

    的屁股。源太乖乖地爬了过去,仔细地一件一件嗅闻着那堆穿过的女人内衣,在

    都闻了一遍之后,源太叼住了一条内裤,爬了回来。那三个女人看着自己的手表,

    记下了一个时间。红斗篷女人又把纯子的内衣和另一堆内衣混在了一起,随意地

    扔在了地板上。

    「儿子~ 去找到属于妈妈的味道~ 」纯子温柔地命令着源太。源太爬了过去,

    低头在那堆内衣里寻找着自己熟悉的味道。很快,源太就找到了一条让他的肉棒

    无比兴奋的丝袜,把它叼了回来。纯子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自己曾经专门

    训练过源太的嗅觉,这一场自己是必胜的。

    「请各位评委给出本场测试的结果!」三位评委都举起了写着纯子名字的牌

    子。

    「我宣布!第一场测试的胜者是目黑纯子」。

    第二场测试是长鞭测试,源太被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用后背对着纯子和丽

    奈。纯子和丽奈需要用长鞭在源太的背上抽打出「太」字的鞭痕!纯子首先上场,

    她选了一条纤细的棕色皮鞭,手腕一翻,狠狠的甩出一鞭,源太惨叫一声。由于

    鞭子比较细,纯子甩起来虽然快,但是留在源太身上的鞭痕却不深,纯子一连抽

    了十几鞭,才把这个「太」字写完。

    「纯子姐姐~ 我要赢了哦~ 」丽奈得意洋洋地看着有些懊悔的纯子。红斗篷

    女人拿出一个精美的玻璃瓶,把一些紫色的液体涂在了源太脊背上的鞭痕上,过

    了两分钟,那些伤痕很神奇地消失了!就跟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丽奈挑了一根粗重的牛皮鞭,先甩了一个鞭花试了试手感,然后走到了源太

    的身后。

    「源太~ 你不要叫的太大声哦~ 会吵到别人的~ 」丽奈温柔地说着,但是手

    里的鞭子却狠狠地抽在了源太的脊背上,源太疼地大叫,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继母和妈妈要用我来比赛!无论她们谁输谁赢,最后痛苦的都是

    我。

    「啪!啪!啪!」又是连着三声脆响,丽奈干脆利落地用四鞭就完成了「太」

    字。她走了过去,安抚着哭泣的源太,轻轻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喂!离我的儿子远一点!」纯子冷喝一声。

    「呵呵呵~ 他到底归谁还不一定呢!」丽奈又抱住源太的脸,示威似的亲了

    一口,然后把源太的脸埋进自己的一对豪乳里,源太幸福地呻吟着,气的纯子咬

    牙切齿。

    三位评审一致认为,这场胜者是青山丽奈。两人战成了1:1。

    第三场是足交榨精测试,两人需要只用脚让源太射出三次,然后由评审员决

    定胜者。在第三场测试开始前,为了公平,红斗篷女人需要先排空源太自己存贮

    的精液。红斗篷女人伸出了包裹在红色羊皮手套里的玉手,握住了源太早已肿胀

    不已的肉棒,娴熟地撸动起来。

    「射啊~ 猪猡~ 把你体内肮脏的液体都给我射出来!」性感而又低沉的声音

    在源太耳边响起,光是听着这个声音,源太都快高潮了。伴随着红斗篷女人无比

    销魂的淫语,源太,不到一分钟就连射了4次,排空了自己的精囊。然后红斗篷

    女人又用一台专门的小机器把白色的人造精液从马眼强行注入了源太的肉棒里,

    源太疼的撕心裂肺地大喊,丽奈和纯子脸上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在注入完成之

    后,红斗篷女人又给源太喂了一口紫色液体,源太很快恢复了原来的身体状态,

    只是他自己的精液已经被排空了,换上了人造精液。源太被从柱子上解了下来,

    牵到了一张椅子跟前跪好。

    这次首先上场的是丽奈,她走到源太的跟前,摸了摸他的头,轻轻在他耳边

    说道:「源太,你要好好表现,给我兴奋一点哦~ 」源太看着丽奈那温柔的神色,

    心中不禁一暖。丽奈拉住源太的铁链,把他的头按到自己的脚边。

    「来~ 宝贝儿~ 帮妈妈把靴子脱下来~」。

    源太很娴熟地叼住了靴子的拉链,拉到了底部,然后叼住靴子的跟,用力地

    向后扯,再把脱下来的靴子放在一边。丽奈把她的黑丝美脚放在了源太的大腿上

    轻轻地摩挲着,温热滑腻的触感让源太禁不住呻吟了起来。丽奈要争取用测试开

    始之前的这点时间,尽量调动起源太的热情来。源太在脱下另一只靴子的时候,

    丽奈的美脚一直在源太身上抚弄着,虽然没有碰触他的肉棒,但也已经开始让他

    浑身热了起来。眼见红斗篷女人没有阻止自己的挑逗,丽奈的胆子更大了,她直

    接用一只脚勾住了源太的脖子,另一只脚按在了源太的鼻子上,用美脚的香味刺

    激着源太的神经。

    「来啊~ 宝贝儿~ 用力吸啊~ 你最喜欢的美脚哦~ 尽情地闻个够吧」。

    闻着熟悉的香味,源太浑身的欲火都被点燃了,他拼命地嗅着、伸出舌头舔

    舐着滑腻的丝袜,丝袜的独特味道让他更加疯狂了,他一下把丽奈的丝袜美脚含

    在了嘴里,用力地吮吸着,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丽奈女王,可以了,请放开奴隶!」红斗篷女人觉得丽奈的挑逗有点过分

    了,丽奈赶忙抽回了美脚,放在了源太的大腿上,但还是对源太做了一个飞吻的

    动作,抛了个媚眼给他,源太感觉浑身都酥了。

    「开始!」红斗篷女人一声令下,丽奈笑吟吟地伸出两只勾魂夺魄的美脚,

    一只脚搓揉着源太的肉丸,一只脚轻轻地夹着源太龟头正下方最敏感的那个位置,

    快速的上下摩擦。源太只感到一阵狂潮般的快感从下体直冲到头顶,丽奈之前从

    未对他用过刺激如此强烈的脚法,源太的脸一下子就充血了,低着头佝偻着背,

    浑身颤抖。天啊!原来……原来妈妈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脚法!源太一边想着,

    一边已经坚持不住,一股浓精喷了出来,沾在了丽奈的美腿上。源太张大了鼻孔,

    用力地喘息着,但是丽奈只让他休息了10秒钟,一双美脚又伸了过来,一前以

    后地夹住源太的肉棒。丽奈以后面那只脚为垫板,固定住源太的肉棒,翘起脚趾,

    用脚掌狠狠地摩擦着肉棒上最敏感的位置。快感的狂潮又一下涌了上来!虽然刚

    刚射了一次,但是脚掌的力量可是比脚趾大的多了,丝袜脚掌摩擦肉棒带来的快

    感无比强烈,爽的源太整个人都缩了起来,翻着白水,嘴角的口水都流了下来。

    「来啊~ 小宝贝儿~ 把你的精液都交给妈妈呀~ 快射啊~ 畅快地射啊~ 」丽

    奈兴奋地喊着。源太突然把腰挺了起来,一股浓精又射在了丽奈的美腿上。但此

    时丽奈已经激动起来了,她一脚把源太踹倒在了地上,双手抓起他的双腿,脚跟

    踩在了他的肉丸上,大脚趾紧紧地抠住了那块最敏感的地方,整只脚开始用力地

    搓揉了起来。

    「来啊~ 宝贝儿~ 尝尝妈妈的电气按摩吧~ 」丽奈眼中闪着嗜虐的光芒,看

    着源太在她脚下扭动哀嚎的样子,让她无比兴奋,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榨干

    源太,彻底地榨干他!源太像狗一样地喘着粗气,上半身不断地抬起又放下,两

    只被捆成了拳头的手捶打着地面,由于已经射出了两次,现在美脚的强烈刺激带

    来的痛感已经远远大于快感了,但是为了让他最快速地射出,丽奈使出了全身的

    力气。

    「啊!啊!妈妈!妈妈!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源太大声喊着,

    终于射出了最后一发浓精。

    丽奈把源太的双腿扔在地上,看着快要昏死过去的源太,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她拿过毛巾,擦干了源太身上的污渍。红斗篷女人再次给源太注入了人造精液,

    当那根银色的细管刺入源太马眼的时候,丽奈转过了身去,不忍观看,她心里开

    始有一丝隐隐的懊悔,懊悔自己不应该因为争强好胜挑起这场决斗,可是对源太

    的占有欲和天生的强烈好胜心又把这一丝懊悔压了下去。源太,等妈妈拿下了这

    场比赛,我会好好疼你的!你现在就吃点苦吧!

    在服下了紫色液体之后,源太的身体又恢复了。纯子走到了源太的面前,轻

    轻的拉起了自己纱衣,把美丽的花园完全暴露在了源太的面前。

    「看啊~ 猪猡~ 妈妈的花园哦~ 等妈妈赢了,就让你享受哦~ 」。

    纯子一边诱惑着源太,一边扭动着腰肢,花园的香味一阵又一阵地飘进了源

    太的鼻孔里,让他激动不已!妈妈的花园对他的诱惑力是无比巨大的!纯子转过

    身去,把源太写满陶醉的脸摁在了自己的玉臀上,来回摩擦。

    「来啊~ 猪猡~ 好好尝尝妈妈的屁眼~」。

    就在源太正舔的爽的时候,红斗篷女人喝止了他们。

    「纯子女王,你的挑逗已经可以了,请放开奴隶」。

    纯子让源太背对自己,跪在自己两腿之间,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从源太的腰

    后绕到了前面,踩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抱住了源太的前胸,把源太搂在了怀里。

    「喂!猪猡~ 这个姿势熟悉么~ 」纯子在源太耳边轻轻地说着。源太身体不

    禁一颤,这个姿势不正是妈妈在他小时候惩罚他时最常用的姿势吗?就在源太陷

    入回忆的时候,纯子示意红斗篷女人,可以开始了。

    随着公证员一声令下,纯子的美脚一上一下地夹住了源太的肉棒,肉棒上面

    的脚向前,肉棒下面的脚向后,就这么快速地拉扯了起来,这种脚法的可怕之处

    就在于两只脚的反向运动会剧烈地拉扯包皮,产生强烈的快感与痛感。

    「你这个淫荡的小坏蛋~ 天天偷闻妈妈的丝袜和鞋子~ 妈妈必须要好好惩罚

    你~ 呵呵呵呵~ 」纯子搂着源太在他耳边低声地说着,激起了源太小时候的深刻

    记忆,源太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兴奋。

    「啊!妈妈!啊!妈妈的脚好棒!好棒」。

    源太淫乱地叫着,在疼痛与快乐的双重夹击下交出了第一枪,精液足足喷出

    了三米远。

    「真是个乖孩子呢~ 再射一次好不好~ 」纯子像哄小孩儿一样安抚着源太,

    一只手则捂住了源太的眼睛,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源太一下陷入了黑暗之中,

    失去了视觉,别的感官就会增强一些,而捂住他嘴的那只手让他体会到了强烈的

    被控制感,点燃了他的M男之魂,他的心脏激动地砰砰直跳,身体也颤抖起来。

    在纯子奇特脚法的刺激之下,源太在一阵痛苦的闷哼声之中打响了第二枪。

    源太剧烈地喘息着,连射两次的快感让他浑身舒畅,而这时,纯子捂着他眼

    睛的手又掐住了他的鼻子,她的美脚开始更剧烈地前后搓揉着源太的肉棒。口鼻

    都被妈妈控制住了,源太开始陷入了窒息之中,脖子和脸都憋的通红,缺氧的刺

    激让他的大脑产生了额外的快感,再加上美脚的强烈刺激,爽的源太直翻白眼。

    「小变态~ 死在妈妈的脚下~ 好不好~ 嗯~ 」纯子的淫语给源太那已经被快

    感、痛感和窒息感烧的通红的大脑里浇上了最后一勺滚油,源太直接爆炸了,他

    浑身抽搐地射出了第三发。纯子松开了源太,他一下瘫倒在地上,肉棒还在抽动

    着,向外喷射着残留的精液。

    「看到了么?丽奈!这才叫榨精!」纯子踩着已经昏过去的源太得意地说着。

    丽奈恨恨地看着纯子,源太在纯子的脚下明显射地更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