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遍古今】(12)

    第012章、舞女陆婷。

    2007年4月10日,这里是07年的上海,相比三年以后,此时的大上海并没有

    多少不如之处,毕竟这个年代,整个天朝的发展都是十分强大的。

    而此时的苏星宇,则是已经出现在了2007年的上海了。

    就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前,2010年的苏星宇,刚刚将那个美丽的贵夫人秦妍给

    狠狠地淫辱了一番,而且还是当着她的丈夫的面,真是他妈的很爽啊,而之后,

    苏星宇向秦妍这个因为丈夫的自杀而已经无比绝望的美妇人做出了一个保证,保

    证自己会让她的父亲、母亲、妹妹,还有那个张贵龙复活,当时秦妍的脸上可以

    说是吃惊无比,根本就不相信。

    其实,这个计划,苏星宇早就已经想好了,他所谓的复活,其实就是依靠自

    己的外挂回到过去,将那几个受苦受难的女人给救下来,灭了钟祥那个王八蛋,

    然后把那几个女人都给带到现代,也就是2010年,和秦妍团聚。

    嘿嘿嘿,如果可以把钟家这一家子都给弄到床上去的话,那才爽呢,哈哈哈

    ……苏星宇心里真他妈的觉得痛快啊……。

    因此,苏星宇当时并没有管秦妍那张十分惊讶的脸部的表情,而是直接运用

    起了自己的穿越之力,瞬间就在衣服穿戴整齐的情况下,来到了2007年的上海,

    他要在这里,改变钟家的悲剧。

    此时在2007年的上海,苏星宇又成功地和上海的一位几乎可以影响整个上海

    的大领导有了关系,有了那位大领导的支持,苏星宇在上海要完虐钟祥,以至于

    他那个大富豪的伯父钟肃,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此时,在上海的一处茶楼中,苏星宇在这里捡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身材高大,流着寸发头,面目凶恶,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人

    物,这个人不是别人,乃是上海这里黑道上著名的人物,外号「龙哥」,在上海

    黑道圈子里有着不俗的地位,基本上就算是钟肃那样的富豪,也轻易不敢得罪这

    样的人物。

    只不过,如今这个在上海十分横行的黑道大哥,却是恭敬地给此时的苏星宇

    倒茶,客气地说道:「苏先生,来,喝茶……」他之所以会这么客气,当然是因

    为有自己绝对惹不起的大佬,要求自己配合苏星宇的一切行动,他这样的黑道大

    哥可以不怕一些大富豪,但绝对是不能不怕官的,苏星宇后面有上海的大官支持,

    这个黑社会当然必须要客客气气的。

    「龙哥多礼了,那个钟祥的事儿你看……」苏星宇此时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

    件事儿,就是要把那个钟祥解决掉,这个人是个十足的隐患,不弄掉那实在是太

    不安全了。

    「那个钟祥我是知道的……」说到这里的时候,龙哥哼了一声,说道,「这

    小子跟我舞厅的那个舞女他妈的打得火热啊……」。

    「你是说……陆婷?」苏星宇听到「舞女」这两个字,立刻想到了再资料上

    看到的细节,简单来说,那份自己看到的关于案件的档案资料上,钟祥有一个共

    犯,帮助他奸杀了钟肃的女儿钟慧,那个共犯就是陆婷,曾经做过舞女,被钟祥

    给杀人灭口了。

    「是啊……」龙哥哼道,「这个陆婷本来是我一个场子里还算红的舞女,哪

    知道几个月前才干了两个月的她,忽然就不干了,而是跟那个什么钟家的钟祥跑

    了,妈的,要不是因为那小子他伯父,我还真要好好收拾他和陆婷那个贱人呢…

    …」很明显,这个龙哥看起来对那个陆婷有点意思,估计是还没来得及睡上,就

    被钟祥给撬走了,虽然龙哥未必太忌惮钟肃,可是也不想无端树敌,所以才放过

    了钟祥和陆婷。

    「陆婷……」苏星宇曾经看过那份档案,那个叫陆婷的舞女长的确实很漂亮,

    一时之间,苏星宇不禁想,不如先尝尝看那个舞女的滋味儿,却又如何呢?。

    想到这里,苏星宇立刻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性冲动了,本来他今天来找这个

    龙哥,是为了直接让这个黑道头子直接帮助自己把那个钟祥给除掉的,可是现在,

    苏星宇却一下子改变了主意,因为他忽然很想玩儿一把陆婷那个骚舞女……。

    苏星宇知道,那个陆婷既然愿意帮助钟祥去强奸女人,想来一定是对那个钟

    祥感情很深,自己如果能先控制住那个钟祥的话,那后面的事儿就简单多了。

    「龙哥,今天我来这里,其实是有些事儿想找你帮忙的……」苏星宇打定了

    主意,于是这才缓缓开口,对着龙哥说道。

    那个龙哥此时就是来帮苏星宇做事儿的,听到苏星宇开口了,他哈哈一笑,

    说道:「苏先生,您是那位的朋友,自然也是阿龙的好兄弟,不管您有什么事儿,

    随便开口,我阿龙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来……」。

    「呵呵……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多谢龙哥了……」苏星宇微笑着点了点

    头,然后才缓缓地把自己要龙哥做的事儿告诉了他……。

    这一天晚上的时候,钟祥,这个未来在上海可以说算是比较有名的变态杀手,

    一手奸杀了自己的堂妹,亲姐姐等多名亲人的凶手,此时正在准备去进行自己的

    犯罪,就在今天晚上,他要去杀了自己伯父的继室——孙碧妮。

    而之所以要这么做,自然就是为了钟肃的那亿万家财了,而他之所以要这么

    做,就是因为之前被那个秦妍给甩了,他认为那是因为自己没钱的原因,所以他

    无论如何,都是必须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有钱人的。

    因此,杀光可能威胁到自己继承钟肃财产的所有人,就是钟祥的计划了。

    可是,此时的钟祥注定要悲剧了,因为他才刚刚走出自己的家门,还没来得

    及前去,忽然迎面冲出来了一辆面包车,停在钟祥的面前,接着还没等钟祥明白

    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车门忽然一下子打开,接着从车上一下子跳下来几个黑衣大

    汉,不由分说就把钟祥绑架上了车。

    「你们干什么……」钟祥大吃一惊,想要挣扎,可是这几个人看起来都是所

    谓的练家子,钟祥虽然也有些功夫在身,可是此时哪里敌得过这几个高手?立刻

    就被强行带上了车……。

    「你给我老实点……」上车之后,面包车立刻开动,其中一个人将一把亮晃

    晃的匕首顶在了钟祥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敢不老实,我立刻让你

    的脖子开花……」。

    钟祥身子一抖,知道今天是遇到了不好惹的人了,所以只好闭嘴,也不再挣

    扎,一句话也不说,乖乖服软了,只是心里面还觉得奇怪,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

    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自己?。

    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开到了附近的一处工厂,那帮人将钟祥押下车,

    很快地就来到了厂房里。

    在那里,有一个彪形大汉正在等着钟祥。

    「你是……文哥?」钟祥见到那个人,立刻愣住了,他认得这个人,是自己

    的秘密女友陆婷,之前所在的那家舞厅的老板,人称「文哥」,是上海黑道大哥

    龙哥的手下。

    这个人绑架了自己,想要干什么?钟祥心里面十分吃惊。

    「嘿嘿嘿……钟公子,想不到你他妈的居然还认识我啊?」此时的文哥看了

    一眼钟祥,眼中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文哥……你这是要干什么?」此时的钟祥哼了一声,轻轻抖了抖自己的身

    子,说道,「我好歹也是钟家的子弟,我伯父也是上海的房地产大亨,您这么绑

    架我,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此时的钟祥自然是要赶紧把自己的伯父给搬出

    来做挡箭牌了,他相信只要自己搬出自己的伯父,这个黑社会老大,是不敢把自

    己怎么样的。

    「哎呀呀……钟公子,您这话可是严重了啊……」此时的文哥心里是他妈的

    非常不爽啊,他早就看这个姓钟的小王八蛋不顺眼了,居然敢撬走自己舞厅的高

    级舞女,只是之前顾及他伯父,自己吧敢对他怎么样,现在嘛,他的伯父已经不

    足为惧,文哥也可以好好收拾他了,只是还有些事情必须要办才行,「如果只是

    我阿文的话,当然不敢对你钟公子怎么样了,只是这次却是没办法啊,因为我后

    面有人,他让我这么做的,我想你的伯父,也不能够把那个人怎么样吧?」。

    「啊?」钟祥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个龙哥什么意思,于是问道,「龙哥,你

    什么意思啊?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我只是要告诉你……」一边说文哥一边从自

    己的怀中取出一样东西,那是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你现在最好听老子的话,

    否则老子现在立刻一枪把你的头打爆」。

    眼看这个文哥居然把枪都拿出来了,这下钟祥才真正意识到,今天有麻烦了。

    「哎哎,文哥,文哥……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钟祥现在还没完成他

    的夙愿,还没把那个秦妍给睡了,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死去?这个时候好汉不吃

    眼前亏,最好还是服软才好,于是赶忙摆手道,「那个,文哥,您有话好说,有

    话好说嘛……我……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可……可千万别开枪啊……」。

    「哼,贱骨头一个……」文哥的心里很明显是非常鄙视这个钟祥的,只是现

    在还不是跟他翻脸的时候,于是说道,「好,肯合作就好,其实这事儿也没什么

    的,一点小事情,就是我后面的那位大佬的一个好朋友,看上了陆婷,想让你去

    勾兑一下,让陆婷去陪一晚上,然后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说到这里,他心

    里则是想「什么事都没有了才怪呢……」,要知道,在此时的文哥心里,这个钟

    祥其实已经等同于死人了。

    「哎呀……就为这事儿啊……」钟祥只觉得一阵蛋疼,妈的,就因为这种小

    事儿,居然他妈的就把自己绑架到这里来?破坏了自己今晚本来想要去杀孙碧妮

    的计划?犯得着吗?。

    要知道,在钟祥心里,陆婷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玩物而已,自己只是要利用

    她,玩弄她,这个文哥想要,可以有其他更温和的方法,何必绑架自己?。

    只是现在自己必须要脱身才行,也就不能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必须满口答应

    了。

    「好,你这种态度我非常的喜欢……」此时的这个文哥舔了舔自己的嘴巴,

    哼了一声说道,心里其实有些不是滋味儿,因为这个陆婷在他的场子那儿呆的时

    间还不算长,就被这个钟祥给套走了,他都没来得及尝尝鲜,如今居然要去陪其

    他的男人,这让这家伙感觉到很不爽,他斗不过那个人,所以只能想着,等到这

    事儿办成了,在干掉这个钟祥之前,好好地折磨折磨他,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

    于是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好了,这个文哥马上派车,带着钟祥,去了他为陆婷

    秘密租的房子。

    这个钟祥如今在搞药物的研究,也算是个高干了,外加他那个有钱的伯父钟

    肃时不时地还会接济他一下,所以这家伙的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并不算穷,因

    此包养一个舞女,外加给他租房子,也算是应付的过来了。

    此时,钟祥已经和文哥那帮人说好了,自己去找陆婷的时候绝对不能说是被

    强逼的,要说是自己为了钱而出卖了女友,为此,文哥还在自己身上放了窃听器。

    钟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帮人其实在自己干完这事儿之后,就要把自己干

    掉了,还以为只是把陆婷交出去就完了,所以也没什么坏心思。

    当来到了陆婷的屋子的时候,此时的陆婷正在看电视,这女人今年才二十三

    岁,上海本地人,大学刚刚毕业,因为找不到好的工作,所以干脆就到夜总会去

    做了舞女,哪知道没几天就遇到了钟祥,这个钟氏集团老总的侄子。

    当时钟祥的年轻帅气,外加是富家子弟,让陆婷心里十分迷恋他,二人很快

    搞在一起了,而之后陆婷之所以愿意帮助钟祥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一方面是

    因为钟祥,她的确是喜欢,二来也是因为钟祥答应,等取得了钟家的财产之后,

    就立刻娶她为妻,为了成为豪门贵太太,这个女人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了。

    而最终,陆婷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被自己的心爱的人,给杀人灭口

    了,只能够说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

    「亲爱的,你来了啊……」看到钟祥今晚来了,正在家里看电视的陆婷心里

    十分欢喜,一下子站起身来,跑到了钟祥身边,就要把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给抱

    住了。

    「别这样,有事儿跟你说……」钟祥看到此时的陆婷在开着暖气的家里只穿

    着背心和内裤,露出雪白的大奶子若隐若现,修长的玉腿也是那样的可人,心里

    也泛起了巨大的欲望,可是他却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干那事儿的时候,自己身上还

    装着窃听器,外面的人还等着自己的回话呢。

    「什么事儿啊?」陆婷眼见自己的男朋友居然没有直接扑上来迎合自己,反

    而是用这种冷淡的语气拒绝自己,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一时之间陆婷

    有些愣住了。

    「今晚你去陪我一个朋友过夜……」钟祥直接摆摆手,说道,「我不会亏待

    你的……」。

    「你说什么?!」陆婷听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么说,先是一愣,接着立刻反

    应过来,心里又惊又怒,万万想不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你开

    什么玩笑啊?我可是你的女朋友,你让我去陪别的男人?」。

    「你本来就是舞女,跟我睡的时候也不是处女了,这有啥关系?」说到这里

    的时候钟祥心里其实听吧不痛快的,这个女人跟自己睡的时候明明已经不是处女

    了,可是居然一直在自己面前装清纯,说什么这一生只属于他,让钟祥听着特别

    恶心。

    「你……你说什么啊?」陆婷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男友的话让她很是震惊。

    钟祥哼了一声,说道:「你最好听话,这朋友是个特有钱的主儿,他跟我说

    了,只要你去陪他,他可以在钟家帮我们想办法,弄到足够的财产,怎么?难道

    你不想做亿万富婆吗?」。

    「这个……」听到钟祥说的亿万富婆这个词语,陆婷立刻就脸色一变,接着

    不怎么反对了,要知道,她跟着钟祥,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钟家的财产,自己可

    以借着钟祥改变命运,成为亿万富婆,如今听到钟祥说那个什么朋友可以帮助钟

    祥争夺财产,陆婷立刻怦然心动。

    现代的女人都是这个屌样,为了金钱名利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陆婷这种

    舞女尤其如此。

    终于,在经过一些考虑之后,陆婷终于在金钱面前抵受不了诱惑,答应前去

    陪那个人睡一觉。

    当然,接陆婷的车也已经早就安排好了,直接就把陆婷给接走了,而钟祥以

    为这个事儿就这么完了,哪里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居然是直接被折磨之后在

    杀死扔到黄浦江的悲剧……。

    可以说,这个在2007年即将犯下那禽兽不如的罪恶的男人,就在这一刻,彻

    底地不可能去实行他的犯罪计划了,而是带着对秦妍、钟家财产的无尽的欲望,

    就这样含恨而终,到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就这样窝囊地杀死……。

    当然了,在被杀死之前,钟祥未来用来对付秦妍的那个春药,也被这帮黑道

    找到,第二天交给苏星宇了,要知道,那个药是很牛逼的,也是苏星宇这次指定

    要得到的东西,无论如何,也是必须要搞到手的……。

    再说此时的苏星宇,已经在陆婷家附近的一家不错的酒店套房那里,等待着

    那个骚舞女陆婷了,他知道,钟祥已经完蛋了,而玩弄钟祥的女人,也是苏星宇

    来到这个2007年的第一步了。

    就在酒店的套房里等待了两个小时以后,随着一生「咚咚」的敲门声,苏星

    宇打开了门,门口一个长发飘飘,浓妆抹艳,身穿低胸短裙套装的妩媚女子出现

    在了苏星宇的面前,不是别人,正是陆婷。

    「妈的,这女人不错啊?」苏星宇此时一脸贪婪地打量着陆婷,还别说,这

    个女人长的还真是不错啊,虽然一脸风尘之气,但是皮肤白皙,身材苗条而且火

    辣,胸前低胸领口下,雪白的大乳房露出深沟,两颗乳球没有任何挤压的现象,

    却是那样的硕大,真迷人。

    「陆小姐是吧?快请进……」见到陆婷来了,苏星宇很是欢喜,立刻把陆婷

    引了进来。

    陆婷在来之前,听说需要服侍的人名叫苏星宇,心里还在嘀咕,不知道是个

    什么样的人,可是谁知道来了之后,出现在她眼前的居然是一个如此俊美的青年,

    这让陆婷心里又惊又喜,同时松了口气,跟着钟祥一段时间后,她可不想在去服

    侍一个丑陋的老头子。

    而苏星宇的长相肯定要比钟祥好看的多,在陆婷看来,陪这样的帅哥睡一觉

    也没啥,自己还赚了呢。

    「您就是苏先生吧?您长的可真帅啊!」陆婷优雅地走进了苏星宇的房间,

    随手将自己的包放在房间的床上。

    此时的苏星宇淫笑着伸手,摸进了陆婷短裙下,立刻触碰到了陆婷三角蕾丝

    内裤裹着的大屁股,肉感十足的美臀,隔着内裤抚摸,苏星宇的鸡巴一下子就硬

    了:「哈哈哈,陆小姐,你的屁股还真有意思……」。

    「嗯……啊……苏先生,别这么急色嘛……我先洗澡吧……」感受到那下身

    的私密部位被男人抚摸,陆婷立刻只觉周身一酥,臀部上传来一阵阵奇特的感觉,

    让她俏脸晕红,身子发热,她心里暗暗吃惊,心想这是怎么了?怎么被男人轻轻

    摸一下,就有这种感觉?。

    苏星宇笑着轻轻把手搭在陆婷的肩膀山,笑道:「要洗澡的话,我们一起洗,

    你看怎样?」。

    「你这个坏蛋……坏死了……」陆婷这个骚货舞女听到苏星宇要自己陪他一

    起洗澡,只是面上娇嗔一下,却并未拒绝,她以前伺候钟祥的时候,也曾经和他

    义气洗澡,对这种事儿也并不是如何排斥的。

    苏星宇眼见陆婷没有拒绝,激动难忍,于是笑道:「那我去放热水……」说

    到这里,苏星宇赶紧一把冲进了浴室当中,直接把热水打开,登时淋浴喷头当钟

    就哗啦啦地流出了滚滚热水。

    苏星宇放开热水之后,便自己快速地把衣服脱光了,他健美的身体下,那根

    阳物也早已经膨胀硕大,二十一二厘米长的巨物,此时翘的老高,犹如最英勇的

    骑士一般……。

    「天呐……好大啊!」苏星宇在浴室里面才刚刚把自己的衣服脱光,接着身

    边就传来了一个惊讶地叫声。

    苏星宇一下子转过头来,看见陆婷此时已经走进了浴室,而且已经脱光了衣

    服,连丝袜内裤也一起脱了,丰满动人,拥有着魔鬼身材的她此时将白皙可人的

    胴体彻底无保留地暴露在苏星宇面前,胸前的豪乳,洁白的大腿,妖媚的大屁股,

    以及中间,那舞女要做生意的肉洞阴部,都一一展现在苏星宇面前。

    陆婷的乳房很大,一对肉弹还富有弹性,挺傲得很,苏星宇只觉得除了杨晓

    燕之外,自己睡过的其他几个女人,似乎最多也就是秦妍和陆婷在伯仲之间,其

    他几个都比不上,而她的下身阴户,在不多的黑色阴毛下,苏星宇可以看到,肉

    穴还是粉红的,看起来这女人还没被钟祥那个变态给操黑啊……。

    苏星宇此时在欣赏着陆婷的身体,但其实陆婷也在一脸炙热地打量着脱光以

    后的苏星宇,她真的感觉到很惊奇,苏星宇这个男人长的如此帅气,本就让她感

    到诧异,而现在脱光后的苏星宇,居然身材如此棒,而且身下的那根男人巨物,

    也是如此的巨大狰狞。

    她之前陪睡过的男人并不算多,因为她当舞女的时间不长,高中也就是交过

    一个男朋友,所以她真正睡过的男人,加上钟祥也不过就是四五个,而其中,钟

    祥的鸡巴是她遇到的几个男人里面最厉害的。

    可是此时,苏星宇的这根鸡巴,却比自己心爱的男人钟祥,居然还大一半,

    就如同A 片里的非洲黑人一样,陆婷简直是不敢想象啊。

    「嘿嘿嘿,怎么样啊?我的鸡巴很大吧?」苏星宇色迷迷地看着陆婷的裸体,

    同时一把将陆婷拉过来,两个赤裸的男女立刻在热水的冲刷下搂抱在一起,苏星

    宇的大手,上下齐用,一手按在了这骚舞女一盘大白屁股上,一手就不客气地把

    她的大奶子摸着,揉搓玩弄,同时狂吻陆婷的玉颈。

    「嗯……啊啊……哎呀……啊……」当被苏星宇抚摸亲吻着自己的肉体之时,

    此时的陆婷,那成熟的肉体,登时连连泛起一阵阵奇异的燥热,难以想象的生理

    欲望在这一刻似乎被完全点燃,此时的热水冲刷在身上,火热的感觉更增添了极

    大的刺激,她一双纤纤白手,一只手抓在苏星宇的粗大肉棒上,熟练地进行着套

    弄,一只手极其狂热地在苏星宇的身上抚摸游走。

    「你的奶子真大,屁股真翘……摸起来真舒服……爽啊……」亲密享受着这

    骚舞女的肉体,下体的大鸡巴被这女人套弄着,苏星宇极其兴奋,而陆婷此时的

    性欲也已经被苏星宇挑拨起来,而那种极其快慰的欢乐,似乎比之之前跟钟祥做

    爱还要激烈。

    「啊啊……苏先生……你那里好大……啊……好粗……硬……啊……嗯……」

    陆婷此时已经陷入到了饥渴状态,丰满的肉体轻轻摇摆,这对男女都是已经到了

    极度饥渴的状态了。

    「你给我口交一下,好吗?」苏星宇此时的肉棒已经硬的厉害了,他指了指

    自己正被陆婷套弄的肉棒,低声笑道。

    「好啊……让你见识一下人家的口技……」陆婷是个舞女,为了防止得艾滋

    病和性病,她和男人做爱的,一般都是必须要戴套的,但是口交的话,她却不要

    求了,更何况现在她是如饥似渴,能够含男人的鸡巴,仿佛似乎也能排减一下内

    心的饥渴。

    此时就在这浴室里,陆婷蹲下了身子,抓住了那根粗大的肉棒,感受着手心

    里的粗硬感,看着翘的老高的肉棒,陆婷感叹了一声:「真的……真的好大啊…

    …」说着,陆婷张开嘴唇,就熟练地含吮住了苏星宇的肉棒,展开自己已经熟练

    无比的口交嘴段,伺候着陆婷的肉棒,开始贪婪地品尝起来。

    苏星宇的大肉棒被陆婷含着,那坚硬粗大的巨物几乎让陆婷的嘴张的很大,

    口交起来也比较困难,尤其是苏星宇的肉棒达到了二十一二厘米,陆婷需要全部

    含进去吮吸的话,那就需要令龟头插入到自己的深喉,一般女人是做不了深喉运

    动的,可是此时的陆婷却似乎身有此技,她不但在口交的时候可以让自己的牙齿

    不会摩擦到苏星宇的棒身,而且还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肉棒龟头刺入到自己的喉咙

    深处,而且动作熟练,也狂热无比。

    「爽啊……你这骚货……真不错啊啊……」被陆婷这骚舞女口含着那根肉棒,

    一股股极度快乐的感觉,弥漫了苏星宇的周身,盯着这白嫩的美女,淫荡地为自

    己口交吸吮,内心的兴奋,搭配上身体的快感,真是太棒了。

    「人家……人家的口交是很棒的……嗯……可是人家也是第一次吹你这么大

    的……」此时的陆婷伸出滑腻的香舌一面舔着苏星宇的龟头一面嗔道,而她含着

    苏星宇的肉棒的时候,她的性欲居然在嗅着那腥腥的肉棒味道的时候,更是极度

    燃烧,下身的骚屄水流的多啊……。

    苏星宇此时也不满足于只是被口交,他渴望这个骚舞女的肉体。

    「不洗了吧,我们去床上玩儿吧……」苏星宇嘿嘿一笑,说道,他快忍不住

    了。

    「嗯……好……我们马上去……嗯……快点……」小穴里的难受,骚痒,已

    经折磨的陆婷更难以自制,她从未有过如此想要做爱的冲动。

    两个人互相擦干净了身体,然后搂着走了出来,坐到了床边,此时的陆婷打

    开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保险套,就要撕开:「来,戴上套子……」。

    可是苏星宇却是一把抢过那个保险套,随手扔到一边,然后一把将陆婷给压

    在床上,叫道:「哥做爱从来不戴套,我要你……我要……」苏星宇边说边搓揉

    陆婷的乳房,然后又要去掰开陆婷的大腿,要狠狠地干她。

    「不要……要戴套,要得病的……」陆婷眼见苏星宇居然要不戴套的插入,

    吓了一跳,她可是小心的很,一方面怕怀孕,一方面怕得病,所以做爱都要戴套,

    就算是和钟祥做爱也是这样的,可是现在,苏星宇却要无套插入,这让陆婷很是

    惊恐。

    可是一方面,陆婷的身体已经被苏星宇挑逗起了性欲,另外她的力气也不是

    苏星宇的对手,结果是被苏星宇掰开大腿,根本无法抵抗,而苏星宇直接就在陆

    婷的尖叫挣扎中,恶狠狠地把肉棒就这样毫无保护地插入了陆婷的肉穴中。

    就这样被无保护地插入,陆婷心里一阵恐惧,可是这一瞬间,被苏星宇的肉

    棒的坚硬粗大,包裹住了她饥渴的肉窟窿,一股股陆婷从未在任何男人身上感受

    过的快感,立刻令此时的陆婷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一般,无比强大的舒服感,

    令她不得不臣服。

    「妈的……这不就是没戴套也能干嘛?怕什么得病……大家爽就好了……」

    苏星宇反正不怕得病,干这种舞女出生的也不怕,插到了陆婷小穴里,这骚舞女

    的小穴似乎被男人干过不少回了,有一点松弛的感觉,可是水多肉嫩,插起来也

    很爽,很容易抽插,再加上陆婷的身子丰满,性感妖娆,苏星宇扭动的屁股干起

    来,也是越发的爽快。

    苏星宇压在陆婷的身上,如打了鸡血一般地操着这个未来杀害了钟慧那个大

    美女的帮凶,被钟祥杀害的女人,此时苏星宇干她,其实就是在救她,要她从绝

    望的地狱中解救出来,因此在身体上的快感的享受中,苏星宇内心也品尝着慈悲

    的快乐,因此越干越是兴奋。

    「啊啊……好棒……好哥哥……你弄死我了……啊啊……好棒啊……啊……」

    陆婷当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苏星宇给救了,但是这个男人和她做爱,那青春

    的气息,男子浓烈的雄性激素,英俊的面容,强大健美的身体,熟练的性爱技术,

    还有无比巨大的阴茎本钱,这些交织在一起,不住地冲刺着陆婷的身体,她真的

    爽的厉害,刚才的空虚已经彻底消失,此时已经是无比的满足。

    以前,陆婷以为钟祥已经是很厉害的男人了,可是现在,她和苏星宇做爱,

    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男人,她现在的心里已经没有了钟祥了,因为在这样的

    快感下,她心里只能有苏星宇。

    此时苏星宇撑着自己的身体,双手搓揉玩弄那对被自己干而蹦蹦跳跳的奶子,

    一边剧烈地扭动抽插一边笑道:「怎么样……小骚货,你被操的爽吧?」。

    「啊啊……爽……我要爽死了……啊啊……」。

    「是不是从来没这么爽过……」苏星宇淫笑道,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妈的,

    钟祥本来应该得到的,如今已经全部属于他了,哈哈哈哈……。

    「是啊……啊……我第一次这么爽……快乐死了……」。

    「说……你说,我和钟祥哪个厉害……啊……说啊……」。

    「啊啊……当然是……是苏哥哥厉害……啊……要爽死了……啊……钟祥不

    算什么……啊……你才厉害……啊……」。

    压着这小骚货,苏星宇边干她边用言语挑逗,这骚舞女的确是做舞女的,床

    上不但淫荡,而且还是那种十分有技术的,和苏星宇做爱,她配合的也很好,今

    晚的苏星宇真爽,因此他很是畅快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在二人狂热地缠绵中,

    苏星宇干了这骚舞女三十多分钟,就把她操的高潮不已,快感十足,苏星宇也在

    这种高潮中来了个内射。

    「啊啊……你……你怎么射在里面了啊……啊……怀孕怎么办……」在快感

    逐渐消退以后,感觉到身体里有男人的精液,陆婷浑身一抖,激动地叫道。

    可是苏星宇不但没有管这个,而是笑道:「嘿嘿,我说,陆婷,你的屁眼,

    有没有被那个钟祥干过?」。

    「你……你什么意思?」陆婷愣了一下,还没明白苏星宇是什么意思,可是

    此时,高潮过一次、而浑身没力气的陆婷,却被苏星宇一把拽起来,把她那盘大

    白屁股一下子凑到自己面前,而陆婷这骚舞女已经变成了诱人的小狗爬。

    「哈哈哈……我刚才就看到你这骚货的屁股大,就想干你的后面,如今要爽

    了……」苏星宇的肉棒刚刚射精了,可是却没有丝毫衰退,还是那么大。

    「你……你不可以……我后面……后面不行……不要……」陆婷立刻明白了,

    苏星宇要干她的后庭,这下吓得她脸都白了,她后面可是从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就算是钟祥,也没干过。

    可是已经来不及等她反抗,苏星宇的肉棒已经不客气地对准她的屁眼插进去

    了,一把插苏星宇还用力地拍打着陆婷的臀肉,别提多带劲儿。

    「啊啊!疼……不要……啊啊……」从没被别的男人干过的屁眼,就这样被

    苏星宇插进去,疼的陆婷当场大哭,「啊啊……不要……拔出去……救命……啊

    啊……」。

    「哈哈哈……小屁眼真紧啊……看起来是第一次啊……老子爽啊……操……」

    苏星宇也算是有经验了,立刻就感觉到陆婷的屁眼还是第一次被人操,这样的兴

    奋感,令他更加要狠狠地蹂躏她,绝对不放过。

    可怜的陆婷,她的屁眼被男人无情地给开采了,她疼得浑身发抖,翘着的屁

    股不住摆动,可是现在却只能被苏星宇捧着屁股强行地冲刺猛干,后庭的疼痛让

    陆婷感受不到快感,只是疼痛,她不住地哭喊,可是却完全被苏星宇玩弄于股掌

    之中,根本无法抵抗……。

    可怜的舞女,屁眼被破,菊花残破,但是她的命却是保住了,也算因祸得福

    了,而苏星宇这样后庭爆肛骚舞女没,那种激动感,刺激感,更让他越战越勇,

    操的这可怜的骚舞女翻江倒海,菊花摧残啊……